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零五章 白猫哭门
    从一进入了这通天秘境开始,方原便在想白猫这位爷会不会在这里面。

    当初孙管事入兽苑搞事情时,就说曾经在兽苑深处见过这只白猫,而后来,他也发现通天秘境的入口,便也是在兽苑深处,心里便隐隐猜到了这件事了,再后来,知道了这秘境尽头,雾海里面,居然都是一些在守护秘境的妖兽兽灵时,方原便更是觉得八九不离十了。

    当初在乌迟国遇见了白猫时,可不就是在乌迟国的禁阵里头?

    而那禁阵里面,最多的不也是妖兽兽灵?

    所以,到了这雾海之前,方原已是十拿九稳,料这里面定然无甚凶险。

    但饶是如此,这一趟进来也算是挺冒险的,毕竟雾海的外围,仍然有着不少的妖兽兽灵,没有足够的实力不可能闯得进来,像那金家的子弟与那手持青色棒儿的乞丐,他们便是太过高估了这雾海深处的兽灵力量,觉得没有把握冲到最深处,再一路杀将出去,是以半途而返。

    “猫兄,总算找到你了,我有一事相询……”

    见到了白猫,方原心里也是有些松快了起来,笑了一笑,问道:“既然你可以在金家未开启秘境的情况下进来,那你有没有方法在他们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带着我们离开?”

    白猫听见了方原的问,懒洋洋的甩了甩尾巴,神情有些傲娇。

    方原一笑,道:“明白了!”

    站起了身来,开始认真的四下打量这仙台上的布置。

    却见仙台之上,一应布置倒是十分简单,只在仙台中央,卧着一只白玉铸就的石龟,背负九宫,上立一碑,此龟四爪如兽,覆生细鳞,口中有齿,这便说明不是普通的龟,方原打量了几眼,便已暗暗想到,这其实正是许多典藉里描述过的背负着石碑的霸下模样。

    那白玉雕成的霸下倒无什么殊异之处,吸引方原注意的,却是这龟负上的石碑,看得出来,这石碑此前应该是色呈白色,便如此时方原手里捧着的石碑一般,但如今却是表面斑驳,石皮剥落,像是被魔气浸染的久了,已然异化,朽化如泥,裂去了半边,符文不整。

    “这就是通天秘境最深处的秘密?”

    方原心里暗想:“这碑上的符纹,应该是一种很高深的符篆,虽然我辨解不全,但也大体猜得到,它应该是用来镇压这秘境里的凶兽兽灵的,而后借着这些凶兽兽灵之力,防犯着什么存在,只不过,仙台所在,有古怪的魔气时时浸染,这石碑久而久之,被邪气腐朽,便渐渐失去了对雾海之中兽灵的镇压之力,以致兽灵逃出雾海,在秘境之内作起乱来……”

    慢慢想着,思路也渐渐清晰:“金氏一脉,每隔一段时间便要解决这秘境深处的隐患,应该就是指更换石碑之事了,前不久兽灵作乱,很是可怖,连外界都受到了感应,把金家吓的不轻,以为这石碑完全朽化了,这才急忙的开启了秘境,但事实上,他们倒是虚惊一场,这龟上的石碑确实已经被腐蚀了,不过看着样子,还是可以再撑上一年半载的时间的!”

    想到了这里,倒是忍不住看了那位吃饱了犯困的白猫大爷一眼,心想:“估计着,十天之前,秘境里的凶兽兽灵作起乱来,会不会就是这只白猫大爷冲进了雾海给吓的?”

    越想越觉得此事靠谱,八九不离十。

    他却也无奈的笑了一声,缓缓摇了摇头,当初刚到天来城,还在外面观察的时候,就见这只白猫迫不及待的溜了进来,如今才明白,合着它是跑到人家秘境里来猎食来着……

    但无论怎样,没耽误自己的事情就好。

    凭良心讲,非但没耽误,还是帮了自己一个大忙的……

    内心里又将所有的环节都细细捋了一遍,方原长长的吁了口气,眼神微微坚定了起来。

    之前他带了金家的人一路赶了过来,已然猜到了不少问题。

    不过他不担心,自己也有自己的安排。

    目光看向了那座已然腐朽了大部分的石碑,方原凝神片刻,目光一闪。

    “既然你们想要解决这秘境里的隐患,那又有何难?”

    他凝神一打量,便发现这霸下仙龟背上的九宫图案,乃是一道玄奥的禁制,这石碑不是轻易就可以放到霸下背上的,它是被这种厉害的禁制给拘在此处,以免有失,对于普通筑基修士而言,单是破开这禁制,便有无穷的难度,不过对于方原来说,却完全不是问题。

    他只是推衍了半晌,心里便有了数。

    抬手便是六十四道玉筹飞了起来,哗啦啦在空中旋转半晌,而后方原屈指轻弹,这些玉筹便飞落了下来,前后左右,各自定在了那霸下龟背上的九宫图案的各个位置之上。

    也就在这一霎,那龟背上的九宫图案灵光一闪,旋及黯淡了下来。

    此前稳稳立在了龟背上的石碑,仿佛失去了根基,被风一吹,轻轻的一晃。

    与此相轻的,这雾海之中那无尽的紫雾,似乎也是轻轻一晃。

    雾浪翻滚,潮汐起伏。

    那紫雾之中,似乎忽然间传出了无数妖灵惊恐的嘶吼声、

    “喵……”

    那只白猫也受到了惊动,抬起头来看了方原一眼。

    然后很快便又躺下了,实在是撑得难受……

    懒得管他做什么了。

    方原也是抬头看了看四周,心里微松,然后飞起一脚,踏在了那石碑上。

    “啪……”

    石碑本来就已经朽化,如泥塑一般,被他这一脚直接踏碎了,泥屑纷纷,散落四周。

    也就在这一霎,周围忽然之间,狂风大作。

    无穷的紫雾,在此时疯狂的涌动了起来,阴风啸啸,森寒彻骨。

    那碑下的霸下仙龟,在此时陡然间睁开了两只眼睛,看起来居然像是活了一般,两只分明便是玉雕的眼睛里,居然透出来了两道红光,阴森森犹若来自幽冥,寒蒙蒙扫向四方。

    甚至它玉质的身上,也似乎出现了一些血肉也似的纹络。

    周围的紫雾深处,更是隐隐传来了万兽奔腾之声,似乎有妖兽疯狂涌了过来。

    “唰!”

    那只白猫,也忽然间警惕起来,陡然抬头,看向了天上。

    而此时的方原,也知道原来的石碑毁去,定然会出现类似的变化,心里虽惊,却也并不慌乱,他只要将手里的新的石碑立在了霸下龟背上,便可以让这一方秘境重新化作原状,而他心里,本来也是打算这么做的,可也就在此时,他也察觉到了什么,急抬起了头来。

    然后他心里,便陡然间一惊,动作慢了下来。

    他赫然看到,就在此时的仙台上方,居然凭空出现了一道青铜大门,便如立在山壁上也似,就那么镶嵌在半空之中,紧紧闭合,门上有着两个古怪的兽头,双目无神,望着虚空。

    “这是……”

    方原心里大吃了一惊:“秘境之门?”

    他在进入这通天秘境之时,曾经看到过三位金家老祖合力,在兽苑深处,打开了一扇这样的青铜大门,也正是通过那一扇门,他们才进入了这个秘境,可见那一扇门便是连通大千世界与这方秘境的通道,可问题在于,若是那一扇门连通了大千世界,那这一扇呢?

    方原心里起了难以言喻的好奇心。

    不过他明显也没办法,这一扇青铜大门紧紧闭合着,他明显打不开。

    而且他也想了起来,就算是进入秘境时,那扇青铜大门,也是金老太君亲手打开的。

    也就是说,想开这扇门,还需要钥匙……

    “喵……”

    只是方原,明显少算了一些什么东西,也就在他心里刚刚升起了此念时,旁边那只白猫,忽然有些尖锐的叫了一声,那声音里,竟似带了些许哭腔,带着种惊心夺魄的感觉……

    更关键的是,随着这一声猫哭之声,那扇门居然晃了一晃。

    而后,方原也不知是不是幻觉,那扇青铜门上的两个兽头,像是动了动眼珠子。

    那感觉,就像是兽头醒来,将醒未醒,将睁未睁。

    它们木讷而僵硬的表情,似乎也隐约变了变,露出了一种诡异而阴森的笑容。

    “煞……”

    那猫叫声更响,已经成了一种嘶哑的声音。

    而那扇门,也似乎隐约动了一动,居然轻轻开启了一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