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天骄人物
    “方原贤侄,此次入通天秘境,我金家一脉筑基修士三十二人,便皆任你调谴了!”

    第九日时,金家宅邸大殿之内,金家诸位金丹老祖请了方原前来。

    在殿前,这一次准备进入秘境的金家筑基修士都已经在成列等候,算是让方原提前见见。

    大殿之内,诸位金家老祖,神情也同样一个个凝重无比,向着方原交待道:“此次入秘境,老太君希望你可以帮金家做到两件事,其一便是进入秘境最深处,闹起了祸乱,其凶气甚至激荡了十二金柱,因此你进入了秘境之后,须得将此事当作重中之重,尽快赶往秘境深处,将里面妖物清剿干净,加固封印,其二,便是率我金家小辈,夺取秘境深处的异宝!”

    “第一件事,最为紧要,方贤侄千万不要大意,定要好生完成!”

    “第二件事,毕竟其他各大仙门也会谴天骄道子进来争夺秘境内的诸般异宝,方贤侄恐怕不会太轻松,老祖宗的意思也十分的明白,你倒不必一定要保住所有的异宝,不过八荒石一定要保证不可被别的仙门得去,此外秘境之内排名前十的异宝,少说也要拿到半数!”

    “半数?”

    方原心里暗想:“这就是至少拿到五种了……”

    他也此前便知道,金家秘境之内,异宝无数,不过这么多年来,早就被金家历代人摸了个通透,除了一些遍山遍地的奇花异草之外,还有三十余种异宝,数量极少,但用处却大,皆收入榜中,其名便为通天奇宝录,可以说,各方仙门争执不下的,便是这些榜上异宝。

    金家要自己拿到前十异宝的一半,这份野心,倒是不小!

    那金家第七祖见了方原的神情,便猜到了他的心意,低声劝道:“这前十异宝,是我金家有的,而在此半数之外,其他的异宝,那便随你心意,反正你夺来之后,也是你的,我们金家已商量过,这些宝物,便算是对你这一番效力的些许报酬,不教你白跑一趟!”

    说罢了,下人已经捧上了一个黑色的托盘,里面放着一道玉简,那金家第七祖道:“这里面,有着关于通天秘境之内的地图,也有通天秘境之内排名前三十六的异宝记录,名为奇宝册,你可借此了解通天秘境,掌握主动,只是万万记得,此图珍贵,不可外传……”

    方原取了玉简,便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晓。

    然后他抬头看着大殿最深处,一方被阴影笼罩的太师椅,平静道:“金家一切要求,晚辈都会不辞劳苦凶险,竭力达成,只是秘境之中异宝,晚辈不感兴趣,只有一点所求……”

    说到了这里,沉默不语,只是直立于原地。

    话不必说完,反正他想要什么东西,这金家的人再清楚不过!

    “老身既然已经答应过了你,还怕我食言不成?”

    那阴影里面,金老太君毫无波动的声音响了起来:“你尽管放心,老身修行一世,最重誓言,只要你好好为我金家效力,解我金家隐忧,助我金家小辈,雷法必然传你!”

    往常听了此言,方原自然不好再说别的。

    堂堂元婴大修,言出法随,何况对方已立誓,自己又如何能再多嘴?

    可是方原在来此之前,前前后后却都已想的明白了,闻言便道:“晚辈有几个胆子,敢不相信前辈?只不过这一次听闻四野八荒,来的高手不少,想来也是一番苦战,因此晚辈倒想了个主意,既然这一次入秘境,晚辈的任务有两个,那何防将晚辈所求的最后一卷雷法,也分成两半,在晚辈完成了第一件事之后,前辈赐我半卷雷法,出秘境后,再赐另一半?”

    “先赐半卷雷法?”

    殿内诸金丹大修闻言,都是微微一怔,有些不解其意。

    方原求法之心甚诚,这是诸人都知道的,只是他要那半卷雷法又是什么意思?

    金老太君也沉默了半晌,道:“你可知道,半卷雷法,有等于无,你一样修行不了?”

    方原道:“就是心里先有个底罢了!”

    口上说的轻松,但神情却极是坚定,只是等着回答。

    如今好容易反客为主,不趁机提个条件,又等何时?

    你不给,我就不去了!

    那金老太君也明显不明白方原心里在想什么,但也知道,在这时候没必要他争什么,反正一切事都在自己把握之中,便冷冷一点头,道:“既然你这么说了,那老身便答应你!”

    方原忙施了一礼:“谢老太君!”

    说罢了,转身看向了自己身前的金家一众筑基,沉声道:“诸位师弟师妹,请吧!”

    在他身前,一众金氏筑基小辈,尽皆高声答应了下来,气势不弱。

    这些人,都是如今金家筑基境界的修士里面挑出来的佼佼者,大抵有三部分。

    排在了最前面的,乃是金寒雪与金寒霜两姐妹,她们是主脉子弟,身份尊贵,地位也高,再后面一些,则是金氏一脉的旁系族人,有男有女,数量极多,毕竟属于主家,地位也不低。

    而除这些人之外,则是一些杂姓弟子了,他们有的是金氏一脉的家将,有的则是一些在金氏一脉统御之下的仙门弟子,属于金氏一脉的外围势力,但也完全受金家支配的!

    林林总总,人数自是不少,实力也颇为不浅。

    在里面,方原都看到了好几个让他也不敢忽视的存在。

    其中金寒雪算得一个,金氏旁系子弟里,也有两三个,尤其是让方原定眼打量了一遍的,却是一个身穿灰袍的男子,他看起来瘦瘦小小,但修为居然已经筑基巅峰,完全不输于当初方原在乌迟国以阵法炼死的半步金丹赵奴儿,在这一众金氏子弟里,此人实力能在前三。

    不过吸引方原注意力的,却不是这个人的修为,而是此人后背之上,背了一个大筐,上面蒙着一层青布,有阻隔视线之能,无法以神识探查,只是隐隐的,方原一看到那个大筐,心里便莫名的感觉到了一抹寒意,也不知道那筐里究竟是法宝还是什么别的玩意儿……

    ……不过,无论他们修行如何,这一次也都已明确的态度,皆以方原为首。

    毕竟,他们再有什么底牌也好,法宝也好,都不是天道筑基啊……

    ……

    ……

    此时的天来城金氏一脉,兽苑深处,已然是一片哗然,人山人海。

    早在三天之前,天来城自城西位置,便直开了一条通道,将那些想要进入通天秘境寻找机缘的各仙门高手都放了进来,如今已然围满了兽苑里的各座荒山,各大仙门的天骄弟子,皆在凝息等候,数座野山之上,都坐满了人,男女老少,有的低声议论,有的翘首以待。

    其中,最为特殊的,便是最靠近兽苑里面的三座山峰。

    别的峰之人可谓人挤人,热闹非凡,但那三座山峰,却气氛肃穆,人影稀稀。

    其中最里面的山峰,诸修知晓,那是天来城金氏人要坐的,已搭起仙台,静候人至。

    而在左面的山峰,则是仙盟使者,以及各大仙门长老、世家老爷们坐的。

    至于最右面的一座山峰,则更为特殊了。

    这周山遍野,修士无数,有老有少,但敢登上那一峰的,前后却也不过十数人,峰上之人,也与别个不同,有盘坐山间,与白鹤嘻戏的白衣女仙,也有倚着古树,手里捧了烧鸡大吃的乞儿,居然还有一个坐在了一头长十丈左右的巨鳄脑袋之上打瞌的小女孩……

    林林总总,各式各样,皆在野山树畔闲坐。

    让人诧异的是,此峰只这么几个人,却将周围七八座山峰之人都给压了过去。

    有了他们在那座山上,周围山峰的人似乎说话都不敢大声了。

    “天啊,与这些天骄怪胎争锋,那秘境里的异宝,哪还有我们的份啊?”

    甚至有人见了,忍不住忧心忡忡,低声叹息。

    “呵呵,你担心什么?”

    也有人见了,只是冷笑:“这些些天骄怪胎,实力虽强,但眼光也高,他们能看得上眼的,起码也是金氏异宝录上排名前十的异宝,寻常灵株仙药,那是瞧也不瞧的,所以啊,咱们尽管夺咱们的机缘,看咱们的好戏,真若是说有人头疼,那么该头疼的也是金家才对……”

    正说话间,便见金宅之中,一片金云涌荡,却是金家子弟来了。

    那右侧山峰之上,正盘膝闭目养神的鹤白衣女子,缓缓睁开了双眼。

    正大口啃着一只烧鸡的乞儿,笑吟吟的放下了手里的骨头。

    那坐在了巨鳄头上打瞌睡的小女孩儿,也霎那间睁开了眼,向着这一片金云看了过来。

    他们只是静静的看了过来,谁也没有开口,但虚空却似凝滞了。

    那是一股难以形容的压力,聚啸四野,浮临九天。

    “这些怪胎也来了么?”

    跟在了方原身后,一众金家子弟,莫名其妙的心里就有些发慌。

    按理说,他们都是主家,这些人只能算是客人,无论如何,也不该夺了他们的风头才是,可是偏偏这些人只是静静的看了过来,便给他们造成了一种心理上难以承受的强大压力!

    这种压力,便似当初金寒雪见了方原时一般,来自于心底的敬畏。

    “这是要……试试我的成色么?”

    方原也感受到了那无形之中难以言喻的古怪氛围,心里却是微微一冷。

    “走吧!”

    他淡淡开口,说了一句。

    只是两个字,便似隐含了某种伟力,震得周围金氏子弟耳目一清。

    而后方原目光微冷,荡开大袖,一步踏出了金云,直向着那最中间的一座山峰走去。

    在他左边,跟着金寒雪,手里捧着一柄白色的玉如意。

    而他右边,则跟着关傲,手里牵着那一头凶气四溢的狻猊。

    高空之中,有深山里的狂风呼啸而来,荡得他一身青袍猎猎作响,分明走在半空,却似踏足于云巅,一身气机也似被狂风卷起,直冲九宵,浪潮一般向着四周卷了过去!

    轰!

    仿佛有无形的气机微微一触,而后尽皆消于无形。

    那右侧山峰之上,诸人同时收回了目光,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

    而方原则轻轻一摆大袖,缓缓落在了最中间的那一座山峰的峰顶,静静盘坐了下来。

    见了这一幕,周围四面八方的山峰上一时静寂无声。

    不知过了多久,才有人低声叹道:“这才是真正的天骄人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