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九十四章 赌这一口气
    堂堂元婴大修,天来城真正的主人,居然会做出这等事来?

    按理说这是一件好事,不死柳的确是神木,方原在此木入体之后,可以感觉到其间蕴含的种种玄妙,与难以言喻的生命气机。

    心下更是隐隐觉得,或许这位金老太君说的不假,这不死柳炼化木相雷灵之的话,确实比七宝雷树还要合适,完全不输于自己当初无异中得到的水相之灵,甚至说,在某种潜力与神妙等方面而言,还要隐隐过之……

    若在以前,能得此宝,方原怕是真要感激不尽。

    可关键在于,如今形势不同啊……

    金老太君分明便是在以此法,将他逼到一条绝路上去……

    “呵呵,方原小贤侄,可得让你知晓,此木名为不死柳,乃是当年我们金家机缘巧合,才从通天秘境里面得来的,实在是不世奇宝,老祖宗她疼才惜才,见你修为有滞,便将此宝赐你,助你修行,只望你他日修成了正果,切莫忘了我家老太君慷慨赐宝之恩呐……”

    金家第七祖也笑了起来,轻声一叹。

    周围人闻言,顿时一个个恍然大悟,尽皆感叹不已。

    而方原,则是心里怒意无穷,双眉都凝在了一处。

    天来城金家,倒是真个名声不差,三百年前,便曾经大开秘境,邀请霜下州修士入境寻宝,人人称赞,如今若是有人将这件事传了出去,想必金家之名,便又更盛了几分吧?

    只是外人且赞且羡之余,又哪里知道这里面的歹毒心思?

    “小儿,人各有志,老身也不来勉强你!”

    金老太君做罢了这件事,脸色便也低沉了下来,隐隐的,似乎态度都变了很多,淡淡道:“我金家的女儿都是千娇百媚,金枝玉叶,老身惜才,才赐你一桩儿姻缘,借你平步青云之梯,你若识趣,好生持礼,诚心来求,老实听话,老身自当将玄孙女许配给你,也会将你当作金家子孙看待,但你若自矜自傲,不识体统,那随你自去,我还找不到几个孙女婿不成?”

    金家其他人诸人听了此言,皆会意微笑。

    而方原则是望着金老太君,已然不知该如何回答……

    这真是一口吃定了自己啊!

    如今在金老太君眼里,他的命运已无比清晰,要么便是听了金家的,从此命运受人摆布,要么便是像太华真人一般,修行之路断绝,早晚也是枯死山林,默默无闻的下场……

    而且金家隐然摆出来的态度,都已经不是要招自己为婿了。

    那是要自己求着入赘金家!

    此前老太君说话还是故作慈和,如今却已暗含威胁。

    只是,难道自己真就这样受人摆布?

    方原心里憋了一口气,目光冷硬,拱手道:“谢老前辈赐法,晚辈告辞!”

    说着,居然真个转过身去,便要离开。

    周围诸人顿时大惊,无数道目光都齐唰唰的向方原看了过来。

    那金老太君也是脸色一变:“你要到哪里去?”

    方原道:“晚辈早有一诺许人,不能入赘金家,自然要走!”

    金老太君目光直望着他,半晌才森然开口,道:“你难道不知这一走的后果吗?”

    方原抬头看着他,只是沉默以对。

    金老太君声音沉了下来,面无表情的看着方原,道:“我天来城金家也是煌煌大族,倚立世家近万载,尊颜如山,岂是你一个蝼蚁小儿可侮,今日老身三度开口,点拔于你,若是你答应便也罢了,莫怪老身没有提醒,若是你真敢走出我金家这道大门,那便万事皆消!”

    “这是最后警告吗?”

    不知多少人心里颤了一颤,抬头看向了方原。

    而方原此时,则只是低着头,苦笑了一声……

    对于自己这一次出去的后果,心里又岂有不明白的?

    但他愈是如此,愈不可能留在金家。

    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先离开金家,再作打算。

    自己毕竟身怀道元真解,就不信天下间找不到解决的方法。

    退一步讲,就算真的找不到……那也不能任人摆布!

    于是,他转过身来,认认真真的向着金老太君道:“多谢前辈提醒,但晚辈……”

    他深吸了一口气,第三次表明了这个意思:“……还是拒绝!”

    说罢了,不再多说一句话,转身便行。

    周围一众人见他如此,已是个个脸色大变,谁也没想到,此人居然敢三拒金家,尤其是,他这第三次拒绝,已然是在自己不答应便会走上死路的份上,为何会犟到了这等程度?

    一条大路,直指金宅之外。

    清风瑟瑟,天地肃杀!

    远远的一片斜阳,在他身后洒落了下来,铺展出一片金黄。

    方原直直的走向了金家大门,路上奴仆纷纷让开在了两侧,目光诧异的看着他。

    崔云海望着方原离开的身影,眼中闪过了一抹酷烈的兴奋。

    而霜儿小姐则是有些不懂,但搁在平时定会取笑,这时候却偏偏笑不出来。

    金寒雪更只是呆呆的看看着方原的背影,也不知在想什么,目光有些痴痴怔怔之意。

    而在这时候,方原已经走到了大门口,便要一步踏出去。

    这一步迈出,他也知天地之大,前路茫茫,或许真个有可能修行之路断绝?

    但他更知道,自己不能留!

    看起来,似乎他这一步迈出去,修行路便断了。

    可实际上,自己若是留下来,修行之路,才是真个断了。

    此时走,不是为了放弃修行之路……

    ……而是确定自己一定会拿回来!

    他并不是真的要放弃修行之路,正相反的,金老太君心里打的主意其实不错,他如今已经没有退路了,必须拿到金家的最后一卷雷法,金家也正是仗着这一点,认为已经吃定了自己,觉得自己非投效于他,任其摆布不可,但越是在这时候,自己越不能低头……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自己如今,必须表现出该有态度来!

    这,或许可以说是赌气!

    金家赌的是,方原要么低头,要么修行路断,陷入绝境!

    而方原此时也一样在赌,他赌的是,金家不会白白将这不死柳栽于自己身上!

    而金老太君,眼见得方原即将走出大门,她心里也是一片寒意升腾,手掌握紧了龙头拐。

    但也就在此时,却忽听得“轰隆”一声,响彻云宵,响声传来之处,却是金宅后方,兽苑深处,一片幽幽深山之间,那里居然有一道精光冲天而起,染红了半边天空,那精光之中,肉眼可见,似有无数妖兽之魂闪现,于空中扑杀,引颈长啸,森然杀意遥遥袭卷了过来!

    吼……

    兽苑之中,那些刚才被关傲打怕了,正夹着尾巴警惕的看着兽苑之外的妖兽,似乎被这血光影响,居然凭空生出了一身凶气,瞳孔变得血红一片,吼叫一声,直向兽苑之外冲来!

    兽苑门口有大批金家仆役侍卫围立,一个不察,已有数人被妖兽扑倒了。

    “妖兽发狂了……”

    众侍卫仆役大惊失色,拼命逃窜。

    而金家诸位老祖,则更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惊慌抬头向后院看了过去。

    “都给我闭嘴,滚开!”

    便是金老太君,看到了这一片大乱,脸上也闪过了一抹忧色,厉喝一声,手里的龙头拐杖本来想要指向方原,但在这一刻,却分毫怠慢不得,直接往地上重重一拄,却只见得轰隆隆一声爆响,大地龟裂,岩浆翻涌,一片黑压压的气机自她身上猛得飞窜了起来,遮天蔽日。

    轰!轰!轰!

    边上兽苑刚才被方原撕开了的一道口子,瞬息之间便封了起来,阻断了冲出来的妖兽。

    而后,金老太君头顶之上,赫然有一道神光冲了出去,直掠到了后山半空之中,仍是一位金老太君的模样,只是身形缥缈,如仙如神,把手里的龙头拐杖往虚空里一戮,却引来了漫天雷海,喀嚓嚓劈将下来,将那一片乌云之中肆虐作乱的妖兽影子,尽皆点灭于无形。

    只有一道古怪的白影,却从拐下溜了出去,重又遁回了地底之中。

    金老太君心里也是一惊,暗想:“那又是什么东西?”

    不过她一时之间也想不明白,只是心念一闪,便收了法相,重回了兽苑之前。

    “老祖宗,难道是那扇门又关不住了?”

    周围的诸位金丹见状,急忙围了过来,低声询问。

    “门尚未开,只是不知为何,那股子怨气又升腾起来了,居然影响到了秘境之外……”

    金老太君也面带忧色,只是冷冷回了一句,皱着眉头。

    金家第七祖闻言,忍不住低叹了一声,道:“已然强行压制了三百年,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如今异变已现,便说明通天秘境之内,各种祸乱已起,不知什么时候便会一轰爆发出来,若是冲倒了十二金柱,那定然便是一场大祸,恐怕整个天来城都保不住了……”

    说罢了,拿眼向着远处方原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欲言又止。

    “我也不知出了什么事,居然比我推算的还早了大半年……”

    金老太君知道金家第七祖的意思,摆了摆手,示意他不必多说,而后也向着方原离开的方向看了过去,冷声道:“我本想磨磨他的性子,再拿来一用,看样子,倒是拖不得了!”

    金老七闻言,便急向南方唤道:“太华的弟子,你回来吧!”

    刚刚才要离开的方原,心里也是一松,暗想:“要是出去了,还真不好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