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心间惊怒
    “孙师兄,你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

    见着孙管事脸上露出的凝重之色,方原心里微动,莫名的想起了那一夜的怪梦来。

    心里重又多了一层压力,忙拉着孙管事问道。

    而孙管事听了,却只是一叹,摇头道:“大劫快到了,世道乱的很,这天下修士,恐怕都在考虑着如何平稳活下去,在这时候,更是不该牵扯到那些上等的风云里面去……”

    说着神情愈发的凝重,沉叹道:“方原师弟,在你面前,我也不隐瞒什么,你是个有才学的,若能等到大劫之后,各方势力重新洗牌之时出世,不难做成一番大事……”

    “而这天来城,你道他这般底蕴,却为什么一直这般隐忍?其所思所想,不过是封山龟隐,渡过大劫,而且凭着天来城的底蕴,渡过这场大劫,还是很有希望的,说不定无数次大劫,他们都是这般躲过来的,你若是可以入了天来城金家,渡过此劫,把握也会大些!”

    “可你若不愿接受这命运,反而要参与到更高的风云里去,那便麻烦了……”

    他说着,轻轻拍了拍方原的肩膀,叹道:“你现在毕竟还很弱小,那些大人物们,高高在上,掌握风云,沿江抛下钩和线,凭空调出是非来,咱们这等蝼蚁,稍稍被他们的气机沾着,便生死不明,这时候,你更应该远离了那些是非才是,何必非要迎头撞上去呢?”

    方原认识孙管事七八年是有了,却从未见孙管事如此认真过,心里不免有些沉重。

    大劫!大劫!

    修行界里,无人不提大劫,无人不知大劫。

    但大劫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却很少有人可以说个明白。

    在方原的印象里,这大劫便是修行界里的一场大灾祸,三千年降世一度,清洗世间,听起来,似乎是偌大人间的灭顶之灾,但偏偏无数个年头下来,世间也不知经历了几回灾劫,但修行界总还是流传了下来,从不见人间断绝,久而久之,倒成了一个奇异的概念!

    说是大劫远吧,时常可以听到,人人称在嘴边。

    说是大劫近吧,又偏偏触手难及,只听说没见过,更不知具体何时到来!

    这就好像是凡俗国度,听得大战将至,百姓人心惶惶,但惶惶了数年之久,大战始终不开启,可是谣言却一时未停,倒使得百姓腻歪了,只是口头说说,平时爱干嘛继续干嘛!

    而在此前,方原便也如此。

    视线所及,修行界里各方宗门、世家,还是该做争权争权,该逐利逐利,虽然嘴上时时念着大劫,但也没见谁把大劫当个事,倒使得方原也有些拿捏不准了,便按着自己的心思,一心修行就是了,直到一年前吕心瑶在自己面前说过,如今又听孙管事提起,才略略想起。

    如今,孙管事还是第一个认真的针对大劫之事,劝他早做安排的。

    可是方原听了,心里却有些沉闷了起来。

    孙管事走后,他思虑良久,百般念头频频升起。

    这位师兄对自己当然是好的,他劝自己的话虽然未说透,但方原也听得出来,这确实是为了自己好,而且依着他的言语,倘若大劫真的来临,而自己又借了天来城栖身,躲过了这一劫的话,那么在大劫之后,群龙无首的大世,自己确实会轻松的获得一番作为……

    这个选择,是符合自己曾经内心里的执念的!

    可关键是……

    当初仙台之上,酸酒一壶,笑言一诺,就真个忘了不成?

    一时心绪有些乱,他索性闭了房门,独自盘坐于房内,拷问自个道心。

    如此一坐,便从晌午坐到了晚上。

    窗外天光聚散,渐渐转至幽冥,而他的心绪,也渐渐安宁了下来。

    “我也知南海是一趟浑水,说不定真如孙师兄所言,一旦卷入其中,我怕是再难脱身,甚至直接死于非命,再强的傲气,也是就此烟消云散,那当初既然答应了洛师妹,要去南海走上一遭,而今又岂能因为一念贪懒,便改了初衷,浑然当作把前尘往事都忘了?”

    “一言既诺,万劫不改!”

    “将来即便有甚什么风云,那我也定要去风云里闯上一闯!”

    心思定下,倒觉得自己又隐隐过了一劫,道心居然就此坚定了不少。

    顺便的,自然也想起了洛飞灵来!

    对这个顽皮丫头,方原也是一言难尽。

    可以说生长至大,方原只知一心苦读,从未有过几天舒心日子,也养成了他读书修行,便可得到内心满足的性子。

    可是不遇到洛飞灵,他终究不知道什么是人间之乐,更不知天性向往又是何意。

    如今说起来,其他他与洛飞灵接触时间并不长,但那短短一段时间里,神魂上的轻松,与初心一动,却是从来从曾有过的。

    因那初心一动,他答应了要往南海一行。

    而他与洛飞灵之间,虽没有什么明言承诺,但洛飞灵会与他定下此约,心里又怎会无意?

    方原心里明白,所以看重。

    心里疑窦尽去,道心坚稳,心思便也清晰了起来。

    “恐怕天来城这一次当真是吃定了我,要用这最后一卷金丹法,逼我就范!”

    他心里暗想:“不过天来城却是打错了算盘,当年他们逼得太华真人就范,太华真人不从,宁愿坐化于玉罗山洞府,而今逼我就范,更是把事情想得简单了,既然那金丹之法你们实在不给,那我便直接放弃了这天罡五雷引的修行又如何?三道雷灵虽然可惜,但反正我有道元真解在身,只消再用些功夫,找几道传承,就不信推衍不出一条可行的修行之路来……”

    说罢了,打算动身离开了。

    与太华真人死前估计的不同,如今方原只修炼了三道雷灵,还有回头的机会。

    打定了主意,便出来唤关傲,准备收拾行囊,离开天来城。

    没想到里外转了一个遍,居然不见关傲的踪影,方原顿进有些诧异,见到院子里卧在树下酣睡的狻猊,便过去叫醒了它,问它关傲在哪,那狻猊也只是迷迷糊糊,一问三不知。

    方原顿时皱起了眉头,以关傲的性子,不会乱跑才是啊?

    “方原,你给我出来!”

    正诧异间,便听得院外一声清叱,带着十分恨意。

    方原转头,便见那天来城金家的霜儿小姐,带着一帮子年岁不大的公子小姐,驾御着法器,落到了自己院外来,那霜儿小姐一脸的怒色,咬牙切齿的看着自己,神情十分不善。

    “你有什么事?”

    方原只是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懒得理会。

    他已然准备离开天来城金家了,自然更不必再对这刁蛮小姐忍受什么。

    那霜儿小姐见了方原这等不加掩饰的厌恶模样,心里只有更气,冷声喝道:“你怎地这般不要脸,居然跑到老太君那里去求亲,我只问你,求亲之前你可问过我了么?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模样,居然也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你快快给我走的远远的!”

    “我……求亲?”

    方原听了这话,一时倒气的笑了,下意识看了那霜儿小姐一眼。

    估计这霜儿小姐不知从哪里听到了些风声,居然以为是自己求得亲?

    自己是个什么性子,心里就没点数么?

    “我估计你多心了,老太君确实提过一嘴,但我已经拒绝了!”

    方原转头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便不再搭理。

    决定要去找孙管事,让他帮着找找关傲。

    “你……得了便宜还卖乖!”

    那霜儿小姐气的更怒,脸色都羞恼的赤红一片,猛得一顿足,叱道:“我不管你胡说些什么,反正你赶紧给我滚出天来城去,走的越远越好,否则……我今天就要你好看!”

    “要我好看?”

    方原看了她身后的那帮子少爷小姐们一眼,冷笑了一声。

    那群少爷小姐们顿时一个个都觉得蛋疼……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们啊大哥……”

    “霜儿小姐说有人得罪了她,要我们跟她一起过来教训个人,我们不知道是你啊……”

    “你就当我们不存在行了,反正我们也不敢真跟你动手……”

    好在方原也未多说什么,只向霜儿小姐道:“你只管放心,就算你不说,我也打算走了!”

    霜儿小姐本来就是因为听说了老太君有意将自己许配给方原,震惊之下,撒娇耍赖不成,便心里认定了是方原不知用什么言语迷惑了老太君,看样子想求老太君收回成命是不可能了,因此决定亲自出马,过来将方原逼走,只要他一走,这桩亲事自然也就无从谈起了!

    只是倒是没想到,居然这么顺利,方原真个答应了下来。

    但她只是愣了愣神,便又道:“口说无凭,你给我立个毒誓下来!”

    方原听了,已是满心不耐烦,冷喝道:“我还有事要做,没功夫陪你游戏!”

    说着,便要转身入内。

    “就知道你不愿意……”

    那霜儿小姐忽然一声冷笑:“哼,我只问你,还要不要那傻大个的命啦?”

    “唰!”

    方原脸色一变,目光如剑盯在了霜儿小姐脸上:“他在哪里?”

    那霜儿小姐迎着方原目光,心里微缩,但旋及想起这可是在天来城金府,自己身边人又多,怕他什么,便冷笑道:“我自然知道他在哪里,但你若不答应我,他的小命可就……”

    话犹未落,方原陡然间欺近身来,脸色大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