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八十八章 恩将仇报
    这一刻的方原,心情却是十分复杂。

    其实对他来说,最为担心的,便是在自己提出了这最后一卷雷法有问题时,金老太君会揣着明白当糊涂,一口咬定传给了太华真人的便是真正的雷法。

    若是如此,那么他便没有什么理由好继续说下去了。

    不过这位金老太君的坦白却让他有些出乎意料,不仅直接承认了那最后一卷雷法有问题,甚至自己都说这卷雷法确实该给了自己的,虽然额外提出来的条件让方原无法接受,但对此却也有心理准备,毕竟,从一开始,方原便也知道,自己不可能轻松拿到这雷法!

    而在说出了那个条件之时,金老太君便也审视的看着方原。

    见他面无表情,没有分毫喜意,她便也一声冷笑,道:“人贵有上进之心,你不惧我天来城之威,敢孤身一人前来求法,可见求道之心甚笃,见了老身,将心间所想直言相告,可见为人坦荡,老身倒是越看越喜欢你了,这才是个修行之人该有的样子,也正因此,老身才给了你这个做金家女婿的机会……”

    金老太君则慢悠悠的说了下去,声音不大,也不快,但却似乎蕴含着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力量:“这丫头是我三十二代孙,年龄不大,但却是我金家主脉,如今也长成了,尚未婚配,我瞧你年龄与她也差不多,娶了她为妻,然后你顺理成章入我金家得传雷法,踏上成仙之路,岂不是美?”

    方原眉头微皱,抬起了头来,便见金老太君此时也正看着他。

    从那一双深的似乎看不见的眼睛里,仿佛可以感受到一种弥漫天地的力量。

    但方原还是深吸了口气,道:“多谢前辈好意,可是……能否换个条件?”

    “呵呵,你居然不答应?”

    金老太君一直和言悦色,循循善诱,只等着方原的一个回答,但在方原真个说出了自己的回答时,她却忽然脸色一变,森然笑道,道:“还是觉得我金家的玄孙女配不上你?”

    方原干脆给她来了个默认,心里想:我是来讨债,又不是卖身……

    脑海里只是暗忖,该如何另想个法子,将这最后一卷雷法拿过来!

    那金老太君也是人老成精,一见方原的模样,便似猜到了他心间所想,冷笑一声,道:“年青人,不要再琢磨那些小花招了,你该明白,凭你现在的些许修为,微末本事,又有什么是可以打动老身的?实话告诉你吧,你所求的天罡五雷引,便在老身脑海里,若大金家,也只有老身一人知道真正的最后一卷是什么样子的,但这既然是我金家的秘传,我又凭什么传给一个毫不相干的外人?”

    金老太君一双老眼里面,精芒暗隐,只是看着方原。

    那种感觉,似乎是吃定了方原,根本没有给他什么别的机会。

    而方原听她将话说的这么绝,心间起了一股郁气:“此法不是太华师尊本就该得的么?”

    他如今已然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金老太君,口口声声,将这雷法视作是金家秘传,挟持于他。

    可问题在于,这一卷雷法,乃是当年太华真人用无尽资源,以及向金家效力十年的代价换来的,当年太华真人便该拿到真正的雷法了,可是金家骗了他,如今的方原,只是代表太华真人来拿回他本该得到的真正雷法,便如太华真人的遗言一般,自己是来讨债的!

    此前,为免出现僵局,方原一直没有点破这一点。

    而如今,金老太君咄咄逼人,他便将这话说了出来,点破了那窗户纸。

    金老太君听了此言,冷笑了一声,半晌才开口:“此言也不差,当年老身修行上出了些许问题,需要雷道资源解难,当时你师尊太华献上雷道资源,又为我天来城效力十年,立下不少功劳,而求的,便是我金家的天罡五雷引,我也答应他了,可是这个人啊……”

    她说着,悠悠一叹,口气陡然转冷:“……终究不肯留在金家!”

    “他既不肯留在金家,我又怎么可能让真正的天罡五雷引传到外面去?”

    她声音越说越大,一片森寒:“所以,太华终究也是自讨苦吃!”

    “你……”

    方原听得这话里,已然有些耍无赖的意思。

    你当初要么便不要答应,既然答应,也收下了太华真人的献礼,那便该传法!

    结果非但不传真法,还以假法骗人,最终害得太华真人枯死深山,这岂不是恩将仇报?

    以前方原还不是很理解太华真人临死前的怨气,如今却了然于胸了……

    这等无耻之言,居然是一位堂堂元婴大修说出来的,心口几乎都要气炸了。

    “废话少说了吧!”

    还不等方原再说出什么来,那位金老太君已然低喝一声,冷笑道:“事情便是这么简单,太华当年如此,你也同样如此,若入我金氏之门,我便将此法传你,还会好好指点你修行,赐你一应修行资源,但你若不肯入我金家,呵呵,你那位师尊什么下场,你也看到了!”

    说罢了,大袖一拂:“不必急着回答,好好去想一想吧!”

    方原心里憋着一股子气,但旁边那位女官已经走了过来,笑盈盈的向方原说道:“小仙师,这便请吧,老太君说的话你可得记在心里,反正事情就这么简单,老太君也没有逼你,你若想求法呢,那便入我金家之门,若不愿入呢,那也是你的事情,由得你自己去选!”

    方原终究还是闭上了嘴,他也知道这估计就是金家的底限了。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还不如回去找孙管事好好商量一番。

    也不行礼,转身出了大殿。

    外面金寒雪、霜儿小姐、崔云海等人都在候着,见到方原出来,金寒雪便要上前来问些什么,但方原却不愿多说,只是摆了摆手,便径直去了,倒让他们几个神情微怔……

    “嘻嘻,是不是老祖宗不喜欢他?”

    霜儿小姐见到了方原的模样,心里一喜,忙向那女官问道。

    崔云海见了,也只是心里微松了口气。

    他这段时间已经越来越恼火了,只是碍于天来城金家看重方原,才不好发作。

    万一,这厮若是触动了金老太君,那自己岂不是可以任意拿捏他?

    但没想到,那女官听了霜儿小姐的话,却是轻声一笑:“错了,老太君非常喜欢他呢……”

    “啊?”

    霜儿小姐顿时呆了一呆。

    而那女官则又笑吟吟的看了霜儿小姐一眼,道:“而且老祖宗也真的疼你!”

    霜儿小姐不知究里,只是得意的一笑,道:“那当然了……”

    话犹未落,那女官便已取笑着道:“所以老祖宗帮你挑了这么一门好亲事呢!”

    边说,边向着方原离开的身影轻轻一指。

    “啊?”

    霜儿小姐忽然呆住了,犹如傻了一般。

    崔云海闻言也呆了半晌,只觉得心里忿忿不平……

    为了娶这么一位金家的女儿,我们崔家下了多少功夫,凭什么你就可以这么轻松?

    ……

    ……

    “哼,金家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回到了小院里时,正看到孙管事在和关傲两个人吃着猪头肉喝着小酒,方原冷着一张脸走进了房里,孙管事忙跟了进来瞧,见方原沉默了半天,才一脸不悦的冷声说道。

    孙管事登时一惊:“他们究竟还是不愿传法?”

    方原道:“她要将玄孙女嫁给我!”

    孙管事顿时呆了一呆:“这不挺好的事嘛……”

    方原紧紧皱起了眉头,忽然向孙管事道:“孙师兄,此事不可再拖,也不必指望金家会如此轻易的传法了,你还是老实跟我讲,之前你说有把握拿到雷法的方法是什么吧!”

    孙管事道:“这不是已经成功了吗?”

    方原微微一怔:“嗯?”

    孙管事笑道:“我的方法就是让金家招你为婿嘛……”

    方原:“……见鬼了!”

    孙管事见了方原的惊愕表情,顿时开心的笑了起来,道:“之前跟你说过,金家小辈里,就没个能挑大梁的,往前数好几辈子都没有,而你是天道筑基,本来就是任何仙门都会看重的存在,对于金家来说,只会比其他的仙门更看重你,只要你当了金家的女婿,他们甚至会比你自己更关心你修行的问题,此后你万事不论,只顾修行,岂不是利利索索皆大欢喜?”

    方原无语道:“那你之前让我在仙宴上出风头……”

    孙管事道:“不出风头小姑娘们怎么会看上你嘛……”

    说着松了口气,道:“看样子我小瞧了你,小姑娘不说,那老太太是真个相中你了!”

    方原没想到孙管事的主意居然也如此不正经。

    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他决然道:“此事断不可行!”

    孙管事沉吟道:“我也觉得那个小的不太靠谱,我本希望你找那个大的……”

    “这不是大小的问题!”

    方原有些气急,过了半晌,才压住了火,认真道:“孙师兄,你知道我不会留在金家!”

    孙管事听了这话,脸色也微微一变,有些认真了起来,目光有些复杂的看了方原一眼,道:“方师弟,当年越国边境,你与佳人相会时,我便在山下等着,自然知道你心里怎么想,当时我本也觉得那是一件大好事,可是后来我猜到了一些事情,却已不再这么想了……”

    他轻轻拍了拍方原的肩膀,道:“相信师兄,对你而言,这是最好的脱身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