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天道筑基修士
    “额……”

    场间忽然一片寂然无声,甚至还有些尴尬。

    寒雪仙子行礼的姿势不是很标准,动作不到位,更是显得有些僵硬,但众人却都理解,因为这位寒雪仙子本来就是一个只知道修行,而不理会世间事的木头丫头,据说金老太君都曾经允许她见了面不必行礼,但如今,他们却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这位寒雪仙子,居然就这么恭恭敬敬的向方原行了一礼,而且以师妹自居,顿时有些诧异了:难道看花眼了?

    尤其是那位霜儿小姐与崔云海两个人,更是一时呆在了当场。

    就算是方原,这时候也不由得微微一怔,刚才见了那霜儿小姐的模样,他对这宴会已殊无兴趣,对这天来城的娇惯大小姐更是心间不喜,没想到忽又来了这么个懂事知礼的!

    “寒雪师妹……不必客气!”

    过了一会,方原才轻轻说道,眼中还有些不解之色。

    那寒雪仙子闻言便也站了起来,只是一双清澈的眸子,却是在方原脸上打量着,不过与之前那霜儿小姐无礼与审视不同,这打量却似乎是带了些好奇,并不如何惹人讨厌。

    “方原师兄,你是天道筑基对吗?”

    也就在周围人都有些疑惑不解之时,这位寒雪仙子忽然开口问道。

    方原微微皱起了眉头,不过自己是天道筑基之事,早就刚来时便已经被金家七祖猜了出来,因此也不是个秘密,而且这寒雪仙子既然问了,那便说明她之前已经知道了。

    因此只是点了点头,道:“正是!”

    只是这二字出口,周围众人忽然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脸色大变。

    听到了这句话,他们已然明白寒雪仙子为何对方原这么恭敬了。

    这位寒雪仙子,本来就是一位道痴。

    除了修行,其他的事情都不怎么感兴趣……

    能够让她主动前来参加这种仙宴,并老老实实行礼唤作师兄的,那只有一种人。

    修行上比她好的人!

    而对这位天来城有名的天才,年仅十七岁便已五行筑基大圆满的道痴金寒雪来说,还有什么人是明明白白一眼看过去便知道在修行上比她还要强的?

    那肯定就是超过了五行筑基的天道筑基了!

    而对他们这些人来说,也只知道方原是师长与天来城有些关系的外来客人,加之霜儿小姐明显不喜欢他,其他人便也不好主动过来与方原打招呼,又如何能知道这位看起来似乎颇不起眼的青袍男子,居然会是那传说中踏上了成仙之路的顶尖天骄一类的人?

    就连天来城的小姐金寒霜以及崔云海都不知道,这位霜儿小姐只知道方原的师尊是曾经在天来城求过法的人之一,究竟是来做什么的她根本就不知道,而她也根本不关心这个,只是听说了方原曾经与崔云海起争执,便想着讨崔云海欢心,在仙宴上羞落他一下。

    事实上,金寒雪对方原是天道筑基的事情,也只是金家七祖告诉她的。

    这一来,凉亭里的气氛却显得有些尴尬了。

    所有的人都在旁边傻傻的看着,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说话也不是,沉默也不是。

    倒是方原,感觉到了周围氛围的变化,心里叹了一声,道:“刚才本来就要走了,所以……”

    金寒雪听了微觉奇怪,道:“仙宴才刚刚开始,方原师兄为什么要走?”

    方原顿时微微语塞,道:“我还有事……”

    孙管事在旁边叹了一声,心想你还能找到比这更敷衍的理由吗?

    便是道痴金寒雪见了,也知道方原只是心情不愉了,她是痴,却不是傻,念头微转,便点了点头,道:“若是这里太乱了,那方原师兄便与我的洞府小坐,煮茶论道如何?”

    “噫……”

    周围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人尽皆知的雪美人金寒雪居然要邀请一个男子去自己的洞府?

    还要煮茶?还要论道?

    阴阳道吗?

    而听了这句话后,那中州崔家的白袍公子崔云海更是脸色大变,下意识便上前了一步,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只是却没有说出口来,只是脸色明显有些阴阳不定,一片焦灼。

    方原还在考虑要不要去,那一边的霜儿小姐却是眼珠子一转,将场间诸人的心思变化都收在了眼底,忽然间嘻嘻的笑了起来,走上前来揽着金寒雪的胳膊,另一只手便伸过来揽方原的胳膊,口中笑道:“谁都不许走,我每天都摆下美酒和大家一起玩,但可从来没请到过这么两个大人物呢,一个是天天门也不出的道痴姐姐,一个是传说中的天道筑基……”

    说着歪头打量了方原一眼,笑道:“都坐下来喝酒,好不好呀?”

    方原不动声色的退开了一步,没有让金寒霜揽住自己的胳膊,想要拒绝时,孙管事在旁边用力的清了清嗓子,他心里顿时有些犯难,但见周围气氛已然有些尴尬了,便点了点头。

    凉亭里的气氛明显的一缓,所有人都轻快了不少。

    “来来来,诸位都坐下吧!”

    那中州崔家的公子哥一边笑着让大家落坐,一边走了过来。

    脸上堆起了殷勤的笑容,向寒雪仙子道:“雪儿,你……”

    话犹未落,便见金寒雪已经在方原身边坐了下来,似乎这时候才注意到了他。

    抬头着他道:“什么?”

    崔云海脸色一时有些尴尬,甚至有些气恼,顿了一顿,才淡淡道:“没事!”

    金寒雪道:“哦!”

    然后转头,硬梆梆的将桌子上的酒壶取了起来,给方原倒酒,同时道:“方原师兄,七叔祖对我说,你在辈份上数是我的师兄,修行上的成果也远超于我,我觉得七叔祖说的有道理,你是天道筑基,确实高过了我,以后如果有机会,还希望你不啻指点,虽然我……”

    方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道:“满了……”

    金寒雪微微一怔,道:“求道之心最忌骄满,我怎么会……”

    方原抬手托起了她的酒壶,道:“酒满了……”

    “哦!”

    金寒雪脸色微红,将酒壶放在了案上,似乎有些手足无措。

    崔云海身体有些僵硬的回到了座上,满心的不想去看,但金寒雪对方原恭敬有礼的场景还是尽数落在了自己眼底,想到了她平时对自己爱搭不理的模样,心里犹如火在焚烧!

    这明明是自己的未婚妻啊……

    ……虽然她没答应,但金家老太君都对这门亲事默许了!

    自己此次过来,便是要订下这门亲事,谁成想……

    “天道筑基……”

    他满心里只是想着这件事:“这个乡巴佬……怎么会是天道筑基?”

    此前方原结成了天道筑基之后,也曾有那么一段时间志得意满,内心满足,但后来与九姑谈了一番话,才知道天道筑基在真正的大世家仙门里,也不过是一个开端而已,更何况自己这半步天道?从那时起,便收了内心的骄狂,一步一个脚印的慢慢走了过来……

    只是就连方原也没想过,当时九姑说的是,真正的大世家大仙门!

    他没想过,九姑的眼光,究竟有多高!

    那是一种站在了世间巅峰的角度,去俯视世间,才会觉得天道筑基不过如此!

    可如果放在了世间之中呢?

    天道筑基,还是很高的……

    “但就算你是天道筑基,也不可如此过份……”

    他看着在方原身边正襟危坐,认真而恭敬的听着方原说话的金寒雪,心里的怒意简直旺盛到了极点,不经意的,牙齿都似乎咬的咯咯作响,恨不得立时就上去向方原讨教一番……

    ……但是他不会真的去!

    那可是天道筑基,他脑子坏了才会去找人家斗法!

    若是他的堂兄来了还有可能……

    望着旁边的崔云海不时瞥向了方原与金寒雪方向的眼神,霜儿小姐脸上闪过了一抹复杂的表情,忽然间嘻嘻一笑,低声向着崔云海道:“云海哥哥,我怎么闻着好大一股子酸味呀?别说小妹不帮你,如果你愿意将那颗清肌玉骨丹送给我的话,我就帮你出个气如何?”

    “你……”

    崔云海微微一怔,似乎没想到这霜儿小姐到这时候还会帮自己。

    霜儿小姐满不在乎的一笑,道:“好啦好啦,知道你这丹药是为我姐姐寻过来的……”说着向金寒雪方向看了一眼,调皮笑道:“可照这样下去,你还能送得出去吗?”

    崔云海微微一怔,旋及眼底闪过了一抹寒气。

    然后他便轻声一笑,道:“哪有什么出不出气的说法,我便是不自重身份,也要为崔家的颜面考虑,毫无道理的便去与人置气,还有何风仪可言?不过,若只是这枚清肌玉骨丹的话,也不值得干什么,霜儿妹妹想要,便拿去,回头我再去为你姐姐求一枚来便是!”

    说着,已经从乾坤袋里取出了一个小小瓷瓶,满不在乎的放在了霜儿面前。

    霜儿得意的收了起来,然后唤过身边的侍女来低声吩咐了几句。

    那侍女会意,悄然转身去了,过不多时,场间所有人都得到了一个消息,脸色顿时有些愕然的向着霜儿小姐看了过来,霜儿小姐笑吟吟的,纤纤手指在白嫩的颈间轻轻一划!

    所有人的脸色便顿时有些尴尬了……

    他们明白霜儿小姐这个手势的意思:怼他!

    看样子霜儿小姐从一开始便瞧这乌迟国来的修士不顺眼,现在仍然没改变!

    而他们平时厮混在一起,落人脸面的事不知干的有多熟练!

    可关键是……人家是天道筑基啊!

    我们可不愿怼一个天道筑基,你有本事你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