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七十六章 仙宠白猫
    临行之前,方原也做足了准备。

    他在这乌迟国呆了三年多一些的时间,但积累却很是不少。

    不知有多少乌迟国小皇帝送来的拜师礼、敬师礼、孝师礼等珍异资源,以及各方贵胄送来的奇珍异宝,在天枢门堆了几个宝库,几乎不弱于一个小仙门的整体积累了……

    这么多的东西,自然不可能尽数带走,于是他做了一次挑选,凡是修行中用得上的,丹药也好,符篆也好,灵精资源也好,都尽可能的带在了身上,而修行中用不着的,什么珍异古玩,名贴字画等数,便尽数留在了天枢门之中,让这两位老阵师帮自己换成了灵精。

    更有一些自己暂时用不着,但对仙门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比如大批的灵石,数量庞大但方原如今已经用不着的丹药种种,便都寄书一封,让小皇帝安排人,送回了青阳宗去。

    此前他留在乌迟国,为免暴露身份,一直没有与青阳宗联系,也没有对小皇帝等人说过自己的真实身份,甚至大部分的乌迟国修行者,都只知道他姓方,连他的名字都不怎么清楚,不过如今既然要离开了,倒也不再担心什么,便将自己与青阳宗的一应事都告诉了小皇子。

    小皇子当即表示会谴使者前往青阳宗,一来是为了替方原传递平安消息,二来,也是准备与青阳宗互通往来,算是在这修行界里,横跨霸下与云州边界,结了一个联盟……

    三个月后,在青阳宗接到了这封秘信,以及乌迟国大批使者谴送过来的整整装满了十艘法舟的商队之时,宗主陈玄昂并四大长老心里的惊喜与诧异,自然难以形容,方原离开宗门三年有余,如今还是第一次有消息传递回来,而且看这模样,似乎他在外面混的并不差。

    于是当即盛宴接待乌迟国使者,并筹备物资,谴孟还真与巫晴为使,向乌迟国皇室还礼。

    不过,在孟还真与巫晴来到了乌迟国时,方原早已离开许久了。

    ……

    ……

    三个月前,乌迟国的使者前往青阳宗时,方原便已同时启程。

    想要前往天来城,便需要深入蛮山,横跨到另一端去,某种程度上,等于是横跨了霸下州自西南至东北两个最长的距离,怕不下十万里之遥,以方原如今的修为,全力驾御法器的话,一个小时辰差不多能飞出千余里,一天赶三个时辰的路的话,这就得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而且蛮山之中,颇多妖兽,横跨蛮山的这个过程,也是凶险重重,有许多未知的危险。小皇帝本来想派一队人马护送方原,但方原考虑了一番之后,还是拒绝了他的好意。

    他也好好计算了一番,自己与关傲两个人,如今一身的实力,都在筑基中境以上,除非是碰到了什么凶兽或是修炼出了几百年道行的大妖魔,否则的话也不至于应付不了这蛮山深处的危险,而且就算遇到了这等凶险,打不过总还是可以逃得掉的,带了人反而麻烦。

    更关键的是,方原临行之前,也试着问了问那只白猫的看法,不知道这位大爷在天枢门过了一年有余当祖宗的日子之后,还没有兴趣跟自己出去走走,让人欣慰的是,虽然这只猫大爷在前面几天一直没有搭理方原,可在方原临出发之时,却忽然跳到了他的银梭上!

    它这一上来,那只狻猊便只好无精打彩的也跟了上来。

    方原心里也很是感动:“这只猫兄是真要跟着我?”

    想起了修行界里关于无数战宠的传说,心里倒一时信心满满了起来……

    祭起银梭,遁入了远空之中。

    前路茫茫,幽幽深山无边无际,但他的眼神在这一刻却显得很是坚定!

    “法在天外,亦当欣然求之!”

    ……

    ……

    天来城的名声,在普通的修行者眼中,并不如何响亮。

    它不像乌迟国这样威风凛凛,统治着偌大疆域,也不像一些其他的仙门,时常活跃在修行界里,各种大事都能看到他们弟子的身影,尽一切可能提升着自己在修行界的影响力,这天来城一直处于半退隐状态,低调的很。倘若每隔几十年数百年不等,他们便会开启秘境,举办霸下仙会,邀请天下修士入秘境寻造化之事,恐怕这古老的世家,都快要被人遗忘了。

    但是,若是有人亲眼看到了这一座城,便会深深为之震憾。

    便如一个月后的方原一般!

    离开了乌迟国,在经历了一个多月的路程之后,就算是方原这等比较注重风仪与关傲这等似乎一身精力永远也用不完的怪胎,身上也不免多了一些风尘仆仆之色。

    这倒不是因为赶路疲惫,而是一种心理上的疲惫。

    毕竟无论是谁,连续一个多月,一直在深山上空赶路,遍目所及,皆是连绵无尽的高峰险岭与郁郁葱葱的参天巨木,心里都会有些百无聊赖的。

    也正是因此,当他们赶着赶着路,驾御着银梭,穿过了一片天边一片茫茫白雾,然后眼前豁然开朗,看到了那一方背山而建的巨城时,那心里的豁然透亮之意实在难以形容……

    十万里苍茫蛮山,终于穿过来了。

    再往前,约百里之外,已可见一方巨城,背着蛮山山脉而建,黑色巨石筑起了三十多丈高的城墙,冲进了远处的白雾之中,大部分的城池都看不真切,被无数秘法遮掩,远远的看去,只能瞧见那黑色的城门高高贮立,便像是一只真身隐在了云雾里的巨兽,张大了嘴巴。

    而在四面八方,形形色色的修士自远空飞来,有人骑着仙兽,有人踏着飞灵,也有人驾御着法舟、银梭等物,甚至还有靠两条腿跑过来的,五花八门,涌向了此城来。

    看得出来,此城甚是森严。

    那城池如此阔大,半空之中白云悠悠,但上空却没有一个敢在城池上方御剑而过的,入城的,都老老实实到了城门口落下,然后走路进城,出城的,也远远绕过了此城,才敢高飞。

    “这应该就是那天来城了吧?”

    关傲看着那城池,忍不住傻傻的说了一句。

    方原暗暗点了点头:“恐怕也只有这座天外飞来的巨城有此气魄了!”

    如此想着,他按落了银梭,向着地面落去。

    在这一方巨城之外,远远望去,却可以看到许多的小城池,分别坐落在巨城周围,便如属城一般,看起来也极是热闹,不过巨城防御森严,大阵笼罩,这些小城池却是任人来往,只有些许的禁制,也没有整个笼罩住城池,看起来却是松快了许多,正合方原的意。

    找了一座看起来整洁些的小城,方原收起银梭,走了进去,却见这城里倒似凡俗城池一般,商铺林立,人流熙攘,不过不同的是,这些商铺都是普通城池之中难见得一见的法器阁、灵丹坊之类的,甚至在街道两边,还有许多摆摊的,摊上居然也放了各种丹药与秘笈。

    “先找地方休整一下吧!”

    方原走在前面,白猫趴在他的肩膀上,关傲则领着那头不情不愿的狻猊,沿途走了一会,找到了一家门面看起来甚为整洁的客栈住了进去,与关傲一人开了一间上房,而后让店里的伙计送来了热水沐浴,那店里小二见方原与关傲都是筑基修为,倒也恭敬又热情。

    不过也很明显,虽然敬畏,但也不像别的凡俗城池一般见了修行之人便瑟瑟发抖,高喊仙人,很明显,这是见得多了,就连那头威风的狻猊,也只是夸了一句“长的俊”了事!

    洗完了澡,换了一身和以前那套一模一样的青袍,方原才与关傲出了门。

    在酒店里吃了些东西吃之后,便随意的四处溜哒。

    他没有急着进城,而是在外面闲逛了几天,细心留神这周围的一切,以及周围人的谈论,默默的将一切都记在了心底,然后筛选一些有用的信息,尽可能的对此城多些了解。

    虽然是过来讨债的,理应是大爷,但不小心却有可能成了孙子。

    直到第三天夜里,方原才又专门去了那座巨城周围看了一番,只见这巨城被无数精妙的大阵笼罩,虽然看起来有许多阵势不及之处,但也隐隐露出了凶险之意,心里顿时明白,这天来城不愧是底蕴悠长,仅仅是这阵势,便比天枢门与火云岭大上了何止百倍?

    若要重新布起这样一方大阵,哪怕是一百位大阵师,怕也要花上数年之久吧?

    而维系此阵运转,更是不知要消耗多少资源。

    看样子,这天来城确实如天枢门那两位师兄所言,家底极厚!

    “凭我如今的阵术造诣,倒是可以破阵而入,只是城中守卫森严,想完全不让人察觉,恐怕没这么容易,看样子想要在进城之前先找一条进退自如的后路,没有这么容易啊……”

    方原绕城许久,打量了半晌,心里也忍不住轻叹了一声。

    这几日里,他便是在做进城的准备,除了尽可能从周围人口中打听这巨城的一切消息之外,自然也想找上一条退路,只是发现这并不简单,正感慨间,忽然想起了一事,向着自己肩膀上的白猫笑道:“白兄,凭你的本事,可以在这大阵笼罩之下自由出入么?”

    本是想起了这白猫的异处,偶然一问,却没想到,这只白猫像是察觉了什么一般,正支棱起了两只耳朵,目光只是看着这座城的后方,那被幽幽的黑雾笼罩着的一大部分区域。

    “喵……”

    这只白猫忽然叫了一声,似乎有些欢喜之意,飞快跳下了方原的肩膀。

    然后还不等方原反应过来,便见它居然直接从高崖上跳了下去,一点淡淡的白影,直接消失在了那巨城的森然阵光之中,比一片羽毛落入了平静湖面还轻,全无半点涟漪……

    “这……”

    方原看着,也有些瞠目结舌:“这是要去做什么啊?”

    想起了自己居然还生出过要将这猫收作仙宠的想法,实在是汗颜。

    有这种理也不理主人的仙宠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