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七十四章 南海一梦
    “天罡五雷引,真的有问题?”

    方原在那位太华真人的神念消失之后,仍怔怔坐在原地,心里有些沉重。

    过了一会,他又坐了下来,取出了那天罡五雷引的秘法,重新推衍了一遍,结果与以前一样,这天罡五雷引在修炼上是没有问题的,也可以成功结丹。但他心里又清楚,这位太华真人,没道理留下这样一道神念给后人开玩笑,那么,或许这个问题就说明……

    “……这天罡五雷引的问题,是在结丹之后才会出现的?”

    方原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他以天衍之术推衍,也只能推衍从筑基到结丹这个过程有没有问题而已……

    刚才太华真人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他在结丹之后,因为不愿回去,为人所制,所以才留在了玉罗山隐居,而最终他寿元枯竭,最终坐化,说不定也与这丹法有什么关系……

    也就是说,这天罡五雷引的问题,不是出在结丹前,而是结丹后!

    而具体是什么问题,如今也一时很难说的清楚!

    这却使得方原心里一时复杂至极!

    他又怎能想到,这好端端的功法里面,还藏着这么一个陷阱?

    不过,无论怎么想,他心里倒还不至于太过紧张。

    因为太华真人终究还是小觑了他这位传人,太华真人以为,传人若是可以看到他在这个小匣子里面的留言,那起码也是修炼成了四道雷灵,只差最后一步便要结成金丹了。

    到了这种程度,便只能向前,不可能退出来。

    也只有这样,这位传人才会毫无选择的去帮他完成遗愿!

    可他没想到,方原如今只是修炼成了三道雷灵,便打开了匣子,看到了他的遗言。

    在这种情况下,方原其实还是有退回去的选择余地的!

    方法很简单,化去三道雷灵,放弃天罡五雷引的修炼,去选择别的传承。

    只是……

    方原一想到这里,便不由得苦笑了起来。

    三年多的苦修,就此白废了么?

    修行如登山,一步一层天。

    自己这登山还没登到半山腰呢,便要退回到山脚重新开始?

    这当然是不能甘心的!

    自从见过了吕心瑶之后,方原心里便一直有种紧迫感,通过吕心瑶一个人,他仿佛看到了一个即将展开的大世,而那个大世,或许已经到来了,只是自己还未察觉而已,他需要走的更快一些,好让自己在那个大世到来之时可以立住脚,立得更稳一些,心里才够从容!

    在这种情况下,每一步都走的异常重要,又怎么可能不进反退?

    慢慢的坐在房间里面,方原心绪倒是渐乱,想了许多……

    包括,为什么太华真人没有将天罡五雷引传给乌迟国皇族,而是留在玉罗山。

    也包括,九姑当初指引自己来找这道传承时真正的用意是什么?

    难道九姑其实已经知道了这些秘密?

    方原不认为九姑是想害自己。

    她那个高度的人,根本用不着来害自己。

    那么,这就是为了考验?

    可是,九姑为什么要考验自己?

    当时在越国一别,方原与洛飞灵约定,在南海的天变成红色时,他便要前去与洛飞灵相会,当时只是由心而发,定了此约,并未想的太多,可是之后又与九姑谈了一场,再加上后来无数个日夜想起那一天彼此说过的话来,方原倒是隐隐约约的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心情莫名变得十分沉重,方原久久的坐在洞府里,也不知过了多久,居然沉沉睡了过去。

    对于他来说,已经很久没有睡得这么沉过了。

    在梦里,他来到了一片波澜壮阔的海上……

    天是红色的,一片鲜血也似的殷红,使得整片海面,也像是血染过的一般!

    方原在这海面上,一直向着飞着,却怎么飞也飞不到尽头!

    “方原师兄,我等你好久啦……”

    忽然间,他听到了前面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心里一喜,便急忙抬头,然后他就看到了在前面的天空之中,有着一个巨大的仙台,洛飞灵穿着白色的裙子,手里提着一个酒葫芦,促狭而得意的笑着,向他不停的招手:“我给你酿了一壶好酒,你快来喝呀……”

    “这酒定是酸的!”

    方原心情一时变得畅快了起来,大笑着说道,向仙台上赶去。

    然而他还没到台上,忽然间前方有一个魔气冲天的人出现,那是吕心瑶的模样,而在她身后,还有着许多冷傲而骄狂的身影,每个人都似乎与方原差不多年纪,但身上的气机却如山岳一般沉重,他们冷笑着向方原赶了过来,神通如渊海,铺天盖地的碾压了下来……

    “凭你,也有资格登上仙台?”

    方原大怒,手里提着剑,直向仙台冲了上去。

    这一场大战,持续了不知多久,方原肉身疲乏至极,伤重愈死,但心里却是畅快的,他终于走到了仙台之上,看着提着酒壶的洛飞灵,笑了起来,伸手便要接过那个酒壶来。

    他很渴,很想喝这壶酒,哪怕它再酸。

    可是当他伸出了手时,却发现这仙台上的场景变了。

    这里哪里是什么仙台,这根本就是一方刑台。

    洛飞灵被刑台上的无数铁链锁了起来,身上涌出了无数的鲜血,将她的白裙都染成了触目惊心的红色,在她身边,围着无数的强大无边的人影,方原赫然看到九姑也在其中。

    这些人围着洛飞灵,脸上也带着泪痕,低声的吟诵着什么。

    洛飞灵在哭泣,她仿佛忍受着无边的痛苦,忍受着世间最悲惨的折磨。

    “老祖宗,我不想……我不想这样……”

    她颤抖的声音向着那些人影里的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妪哭喊。

    “这是你的命啊……”

    那个老妪低声的叹着,有闪着金光的铁刺从天而降,刺入了洛飞灵的后背。

    “姑姑,姑姑你快救我……”

    洛飞灵忍受着剧痛,向着旁边的九姑哭喊。

    “这是你的命啊……”

    九姑掩着脸上的泪痕,将一根铁刺刺入了洛飞灵的心口。

    洛飞灵的鲜血汩汩流了下来,染红了这一片刑台,也流进了台上的凹痕之中,灌满了一个巨大的符文阵,那符文阵亮起了鲜红的光芒,洛飞灵绝望的哭了起来,仰头看天。

    天空之中,黑压压的乌云铺满了天际,云中似乎有某种绝望的气息。

    “洛师妹……你……”

    刑台上的鲜血,顺着台阶流到了方原的脚下,染红了他的鞋袜。

    “方原师兄,咱们约好了,你会来找我的……”

    洛飞灵喃喃自语,眼神变得呆滞:“可是,你怎么没来呢……”

    一种绝望的气息渐渐从她身上散发了出来……

    “方原师兄,你曾经背着我从那些魔物里杀出去,那么危险,你都没有扔下我……”

    “所以我以为你会来救我的……”

    “哪怕他们都说这是我的命,都不帮我,你也会帮我……”

    洛飞灵喃喃自语,声音凄楚。

    明明方原就在她的面前,但她却像是看不到方原。

    方原拼命的伸出了手去,想要触摸到她,但仿佛被什么给隔开了。

    他只能这么近距离的看着洛飞灵渐渐变得绝望,绝望的流下了满面的泪。

    “不是说好了吗?”

    她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你怎么可以不来呢?”

    轰……

    在她放弃了最后一丝希望时,身上那无比庞大的气息陡然间爆裂了开来,无尽的黑气弥漫了整座刑台,弥漫了整片无边的海面,那无尽的黑气里,似乎有一种可怖的存在直直的冲宵而起,迎向了空中那一片黑压压的乌云,带着一股子绝望到了极点的悲绝之意……

    “方原师兄,你都不帮我的话,还有谁会帮我呢?”

    ……

    ……

    “洛师妹……”

    方原陡然一声大叫,从梦里惊醒了过来。

    他恍然坐起了身,这才发现,冷汗居然已经湿透了自己的衣袍。

    也直到此时,他才发现这居然是一场梦!

    饶是如此,他还是用了很长时间,才将心里那无尽的惊悸压了下去。

    但一颗心仍是在嘭嘭的跳,那梦里带来的压抑感还在,而且愈演愈烈,久久不去。

    与此同时,他心里也生出了无尽的疑惑……

    如今自己已经是筑基修为,心神稳定,怎么还会做梦?

    而且……还是这等诡异恐怖的噩梦?

    静静的坐了不知多久,方原起身,走出了洞府,望着漫天星斗,呆呆的出神。

    “喵……”

    洞府不远处趴在了屋脊上晒着月光睡觉的白猫诧异的转头看了方原一眼,似乎察觉到了方原身上那一道不同寻常的气息,本想过来管上一管,但月光晒在身上实在舒服,却又有些犹豫了起来,半晌之后重又趴了下去,心想不过是一缕感应,反正又死不了人……

    “啊哈,小师弟还没睡吗?”

    不远处的林间凉亭之中,却见黑发与银发两位老阵师,正在对酌小饮,见到方原出来,便笑着向方原打招呼,而方原便也信步走了过来,在凉亭里面坐了下来,两位老阵师忙给他斟上了酒,见他脸色有些难看,顿时诧异道:“脸色这么差,难道是修行出了问题?”

    方原摇了摇头,转动着指间的酒杯,忽然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天来城?”

    “天来城?”

    这两位阵师微微一怔,黑发阵师诧异道:“挺远呢,你打听他做什么?”

    方原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迟疑道:“我可能……会去要个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