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六十九章 乌迟国新贵
    “额……区区小事,不值一提!”

    那两位阵师听了方原的话登时有些臊的慌,不愿再提这一茬,只是一左一右过来架住了方原,笑道:“还是我天枢门祖师爷有灵啊,居然让我们捡了你这么个小师弟回来……”

    方原心里有些诧异,心想自己什么时候成了这两位的师弟了?

    不过转念想想,之前这两位在自己改造天枢门的阵法之前,一定要让自己去上柱香,倒也明白了他们这辈份的划分。

    那柱香一上,自己无论是名义上的也好,事急从权也好,反正是在天枢门挂了这个名了,这两个老家伙如此傲娇,自然不肯让自己的辈份在他们之上,于是大家只好同辈。

    而同辈的话,自己年龄又比不上他们两个,没奈何,只能做个师弟了!

    虽然有种被占了便宜的感觉,但方原却也知道天枢门在这件事情里冒的风险和付出的代价,自然也不会斤斤计较,便苦笑着一拱手,道:“无论如何,都要感谢两位前辈……”

    银发与黑发两位老阵师认真的纠正道:“是师兄……”

    方原只好改口:“两位师兄的鼎力相助,此前我已在天枢门先祖殿前上香,之后又沾了天枢门历代先布下来的大阵之光,以后还打算多参研些天枢门的典藉,受些教诲,自然也算得上是天枢门的弟子,不过在此之前,我却还是有一件事必须要说清楚了的……”

    那银发与黑发两位老阵师心里一惊,忙道:“什么事?”

    方原道:“我已经是有了仙门的,遇难之时仙门未曾弃我,我自然也不弃仙门!”

    碍于身份,他没有说出青阳宗的名字,但心里却主意极定。

    说这话的目的,也是在于告诉这两位阵师,我已是青阳宗门弟子,不打算脱离!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

    这两位老阵师听了,却是松了口气,笑道:“你自然是有仙门的,否则又怎么可能有这等修为,不过这不重要,我们二人也早就心里有数,修行界里,本来也有过一人只拜一师,一世只入一门的规矩,但那都是陈年老黄历了,早就有前辈大修们驳斥过,说这是门第之见,只会让后辈人的路越走越窄,我们天枢门历代以来,那是从来都不会把这当回事的……”

    黑发老阵师说着拍了拍方原的肩膀,道:“不论你是哪一门的人,只管放心在我天枢门挂名,我们既不要求你留下命灯,也不要求你以天枢门弟子身份在外行走,我们要的,只是不论何时何地,有人问起了你是否在天枢门修习过阵术之时,你不要装作不认识我们就好!”

    方原听了这话才放心,只是心里暗想:“认识当然要说认识,只是这两个师兄认不认?”

    “来来来,快来拜见你们的师叔祖……”

    此时那两位阵师,早已将一众天枢门弟子唤了过来,着其拜见方原。

    这倒已经不是第一次拜见了,不过方原七天之前刚来天枢门时,一众天枢门弟子心里也未必服他,看他年龄似乎自己这些人还小了不少,自然不信他是什么大阵师,不过是两位老祖行事疯疯癫癫,又从哪里捡了回来的罢了,但如今这七天一过,谁还敢有什么异议?

    这一次的拜见,可算是诚心诚意的了。

    同时心里也狂喜,这件事必将名动天下,我天枢门扬门吐气的时候真的到了?

    由于天枢门遭此浩劫,虽然几座主殿位于峰顶,未受损坏,但其他的次殿等等却都毁于一旦,灵材灵药等等都不知埋在了何处,于是两位老阵师便当即喝命众弟子收拾残局,驾驭着法器出去买酒买菜,要在天枢门大宴方原。

    而在这时候,方原自然也不会客气些什么了。

    在这七天时间里,他自然是没有半点功夫想到吃喝,偶尔法力不济,也是直接炼化灵精,而关傲这七天里没有帮上忙,但心忧方原,也没顾得上别的,正是该大吃一顿的时候。

    宴上,两位老阵师问起方原打算,方原也没多言,只说确实要在天枢门多呆一段时间,一来也是借阅一下天枢门历代以来积累的各种阵术典藉,提升自己的学识,二来,他也需要时间,再将天枢门的护山大阵布置起来,堂堂阵术大宗,却连护山大阵也无,太也难堪!

    一场酣宴,各自安歇。

    第二日开始,天枢门众弟子便开始修缮殿宇,整理废墟,方原也与两位老阵师开始商讨布置护山大阵之事,也是到了这时候,方原才发现,天枢门却是底蕴深厚,但钱财一块却可说是穷个底掉,先祖留下来的家底,都被这两个不学无术的老阵师给祸祸的差不多了。

    无奈之下,正考虑着要不要拿自己的灵精帮他们补上,却发现倒是不用了。

    第二日时,便有周围的乌迟国城主率人上山,送来了三千两灵精及一应资源,只言陛下有旨,天枢门护驾有功,一应破损,皆由皇族陪偿,而且此外还另有大批的赏赐下来。

    两位老阵师自然心间畅快,终日呵呵大笑,像两个大傻子。

    而在第三天时,乌迟国都城有阴侍携圣旨赶到,传皇帝命,封方原为乌迟国国师,授护国宝印,请往都城观陛下登基之礼,并另有满满三个法舟的厚礼送来,意为三份拜师之礼,这却也是小皇子之前曾经答应了方原的,没想到他如今登了帝位,倒还记着这件事。

    方原拒绝了国师封号,不接护国宝印,倒是将三份拜师礼收了下来。

    那传旨的阴侍自然有些为难,方原却只是让他放心回去便是,说皇帝自然明白。

    阴侍无奈,只好回去复命,没想到皇帝果然没有生气,倒是一副意料之中的模样……

    此后几日,又陆续有几拔阴侍赶到定鼎山。

    有的是为方原献上乌迟国境内的灵山宝地,让他自由选择,看上哪里,便在哪里建下洞府,划为他的属地,方原拒绝了,只说留在天枢门修行便好;

    有的则是带来了无数美女娇娥,名为侍奉方原,却也被方原冷着脸拒绝了。

    不过连续拒绝了几回,这形式却愈演愈烈。

    那些乌迟国贵胄,怕是人人都知道了方原这么一位存在,也都知道他在新皇登基一事中立下了大功,地位非同凡响,虽然只是筑基境界,怕是有着与四大藩镇齐名的可能,因此人人都想提前结一份善缘,送礼的人从定鼎山下排出了十里,那叫一个热闹非凡……

    在这时,关傲明显的感觉到了方原有些不耐烦,便自告奋勇:“我去把他们都赶走!”

    方原无奈的说道:“不必了,都收下吧!”

    关傲顿时傻了眼看着方原。

    方原无奈的摊了摊手道:“之前一位师兄教我的……”

    关傲只好言听计从,带着两位老阵师下山去了,据说,在那三天里面,天枢门临时新建了三四个宝库,用来存放这些礼品,结果都不够用,两位老阵师都一人收了十多个美侍,还硬塞给了关傲两个,结果气的方原连夜过去把关傲给揍了一顿,告诉他这个不能收。

    那两个老不修糟蹋自己身子方原管不着,可是关傲正是修行的关键时候,根基未稳,潜力未开,若是坏了元阳,以后吃亏的日子有着呢,堂堂大男人,就这么沉不住气吗?

    如此过了七天之后,宫里又有消息传来,小皇子打算亲自来拜见了。

    如今的他,也已稳定了朝局,举办了登基大典。

    在这过程中,倒也有些出人意料的事情出现。

    小皇子登基之前,乌迟国朝堂之上,自然也有一些忠于老皇的声音,只是在这时候,小皇子母后被妖妃逼死,甚至还炼成了鬼物的事情却在乌迟国暗中流传了起来,在乌迟国众人心间掀起了偌大波澜,虽然人是吕妃逼死的,但这却也与老皇帝的纵容脱不开干系。

    而这,也成为了老皇昏庸的一个铁证,减少了不少小皇子即位的阻力!

    随着小皇子赶来的,还有火云岭门主许清盈、李长老,以及巨蛟门门主等人,他们在这一次新皇登基的过程中未起到太大作用,但也有从龙之功,从此可以说是前途无量,不说一跃而成为乌迟国最大的仙门,那起码也会再往上跳个两阶,成为乌迟国内的一流仙门。

    狻猊也跟着回来了,在一顶玉辇里被抬过来的。

    一开始它驼着小皇子赶路,联络各方势力,可谓立功不小,后来据说在祭宫的时候,有吕妃的人作乱,它一力当先,也咬死了几个高手,解了一方凶险,这份功劳自然是更为显耀,据说如今它这身上,已经有乌迟国护国神兽的名号了,算是解决了身为妖兽的出身问题!

    白猫也回来了,被一位丰腴的宫女捧在胸前抱回来的!

    据说这位爷去了皇宫之后,什么也没干,就趴在屋顶上睡了三天,不过这功劳却比谁都大,连新皇都不敢封它,只能老老实实满足它一切的要求,把它当成长辈来对待……

    “先生……”

    入了定鼎山,曾经的小皇子,如今的乌迟国皇帝,下得黄金辇来,摒退左右,见周围无人了,便忽然间没了皇帝的架子,抢上前一步跪在了地上,抱住了方原的大腿哭了起来。

    哭声里倒似有着无穷的解脱与放松,还有难言的后怕之意……

    这一次,方原没有打断他,而是任由他痛快的哭了一场。

    他知道这一段时间以来,小皇子身上的压力以及各种恐惧与担忧。

    实际上,不仅是这小皇子,就连是他,也觉得这一场乱局,赢的十分侥幸啊……

    这个过程太顺利了。

    顺利的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被自己忽略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