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六十六章 魔偶传承
    听着外面的动静,方原知道自己与小皇子的计划应该是成功了,也就他在考虑着是离开,还是继续留在这里观察一下时,他忽然间感受到了一道不同寻常的气机,这使得他陡然之间警惕了起来,目光急转,然后就看到了一抹碧影挟剑而来,破开了四周残留的阵势。

    哪怕如今这阵势已经被乌迟国国主的宝印轰落了大半,只剩不到一半阵光勉强支撑,能够有人一剑破开,也是十分可怖的,方原霎那间转头看了过去,便与那人四目交汇。

    然后他们便一个脸上露出了冷笑,一个脸上露出了惊讶。

    露出了惊讶的是方原!

    因为他猜到了这个人便是小皇子口的妖妃,但却没想到她居然是个熟人。

    太岳城同窗,百花谷弟子吕心瑶!

    “果然是你……”

    还不待方原心间疑问出口,那个丽人,或说是吕心瑶,却也在凝神看着方原,然后微微的笑了起来,道:“早在刚才听到你的声音,我便觉得耳熟,看样子我没听错!”说着上下打量了方原一眼,微微摇头,道:“只是三年不见,才筑基中境修为,你进步不大呀!”

    被她一眼看穿了修为,方原心间也是微凝。

    他本来只有筑基二层的修为,但刚刚炼成了水相雷灵,修为也大幅提升,如今已然到了筑基五层,可以说是世间罕见的飞快提升了,而这也正是水相雷灵带来的好处,只是,如今他这修为刚刚才提升了上来,境界未稳,居然就被这吕心瑶一眼看破了?

    再抬眼向吕心瑶看去,便见她穿着一袭碧裙,贵气逼人,身材修长,面白如脂,却又唇红如血,一双看起来略显狭长的眸子里面,目光犹如精芒,五指纤纤,捏着那柄剑,看起来倒像是游戏一般,可从她那瘦削单薄的身上,方原却感受到了一种如渊似海的可怖气息……

    她如今是什么修为?

    魔息湖一别时,她也不过是练气境界,如今怎么会进境如此之快?

    这种感觉,甚至让方原起了一种不服气的感觉。

    自己的修为,理应是同辈人里最快的了啊,怎么她倒比自己还要快?

    “你怎么会在这里?”

    强压下了心间的无边惊疑,方原声音平静,淡淡问道。

    吕心瑶打量着方原,仿佛捕捉到了方原在看出了自己修为时那惊讶的目光,倒是显得有几分得意了起来,轻轻笑道:“越国只是一方小小的池塘,养不出大鱼来,我当然该离开了,就像是你一般,还不是一样没留在那个小地方,跑到了霸下州来夺宝了?”

    方原自然不会告诉她,若不是被逼无奈,自己可能正呆在青阳宗做长老呢……

    抛去了心里的杂念,他凝神看向了吕心瑶:“你不是已经……被炼成了傀儡么?”

    当初大家一起参加越国魔息湖试炼,最终吕心瑶与袁崖闯入了渡劫魔偶领地,袁崖得了传承,又将吕心瑶炼成了傀儡,后来袁崖被方原斩杀,吕心瑶便也自此失踪了……

    但让方原不明白的是,明明已经被炼成了傀儡的她,如今怎么会如此好端端的?

    “过去的事,是真是假,又有谁说的清呢?”

    吕心瑶只是低低的笑着,眼底闪过了一抹得意的狡黠之色。

    看得出来,对于方原会问出这个问题来,她非常的满意。

    而方原也只是看着他,脑海里闪过了当初在魔息湖与袁崖一场恶战的模样,以及事后吕心瑶忽然间消失之事,甚至是包括之前从小皇子那里听到的关于乌迟国发生的一切事情,脑海里倒是闪电也似的将种种迹象穿插了起来,忽然间道:“原来,得到渡劫魔偶传承的是……”

    吕心瑶显然没料到他脑子转的这般快,倒是微微一怔。

    旋及她便又是一笑,道:“不过说白了我还是得感谢你……”

    方原只是冷眼瞧着她,不发一语。

    吕心瑶道:“当初要不是你主动放弃了那传承,那等大机缘,又岂会落到我的头上?”

    说着笑了起来:“不过虽然得到了这等大机缘,还是不好说出来的……就算是不将你们放在眼里,可是越国五大仙门,毕竟还是有几个厉害人物的,头顶上更是有仙盟存在,我那时候胆小,当然不敢让别人知道这件事了,所以了,我那可怜的小袁师兄就……”

    “就被你推到台前来了?”

    方原压低了声音,缓缓道:“所以当时被炼成了傀儡的是他,不是你?”

    吕心瑶看着他,只是笑。

    而方原一看她的笑容,便反应了过来:“不对,他不是被炼成了傀儡,否则当时我定然能看出端倪来,那时候的袁崖,他是真的以为得到了传承的是自己,以为当时他想做的一切事,都是他自己的想法,却不知道,他那些念头,都来自于躲在了他身后傀儡一般的你!”

    说着,倒是有些恍然了:“就像如今的乌迟国国主一样?”

    方原脑子转的很快,此前与小皇子说起他父皇的事情时,便觉得有些诧异。

    乌迟国以国立道,但终究不是凡俗的国度,修行中人眼里,怕也没有什么忠君不二的理念,倘若这乌迟国国主真的被人用妖法控制了,那些大臣们又岂会坐视不理,任其摆布?

    怕是早就一轰而上,将这国主给推下来了。

    可这些大臣们,任由妖妃祸乱,却没有一个敢插手的,便只说明了一点,他们不觉得乌迟国国主是被人用妖法控制了,或者是说,他们发现不了国主被人控制的迹象,就像方原当初听小皇子说了宫里的事情,便不相信他的话,认为这可能只是普通的后宫争风吃醋而已!

    “所以我才说要感谢你么……”

    吕心瑶看着方原的表情,显得有些得意,轻声笑道:“不接受仙偶传承,你根本不知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那是仙道的力量啊,是高于法术,甚至高于神通的存在……”

    说着吃吃的笑:“不要以为我是用妖法控制了他们,无论是以前的小袁师兄也好,还是现在的皇帝陛下也好,他们会那样做,是因为他们就是那样想的,就是那样认为的,这本来就是他们自己心里诞生出来的念头,又怎么会有被控制的痕迹,怎么会被人看穿呢?”

    方原的脸色渐渐冷了下来,甚至觉得有些可怕。

    一个人,被控制了,却全无痕迹,甚至自己都不知道……

    他做了再多受人操控的事,却都以为这是自己的想法,为自己找到理由!

    这是一种什么手段?

    “当初,你真不该放弃那传承的……”

    吕心瑶有些兴奋的继续说了下去,似乎这三年里,她一直觉得很开心,但却没有人可以分享她这开心,也憋坏了,如今见了方原,总算可以说出来了:“那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力量啊,我如今只是参悟了些许皮毛,便也感受到了那种掌控一切的力量,哪怕对方是金丹,是元婴……元婴我还没试过,将来会试试的……反正他们在你眼里,都只是一些工具而已……”

    “被控制着的人,永远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控制了么?”

    方原看着吕心瑶,脸色已经变得越来越复杂了。

    说着话时,他脑海里也忍不过闪过了当时在魔息湖里经历的一场大梦,以为那梦里的诸般诡异,脸色渐渐变冷:“可你又怎么知道,现在的你,拥有的是自己真正的想法?”

    “你……废话太多了!”

    吕心瑶听得此语,脸色陡然一寒,像是被戮中了禁忌。

    她不愿再说这个话题,而是脸色陡然一变,低声道:“把七宝雷树拿过来吧!”

    方原看了看自己手边的七宝雷树,刚才自己炼化水脉之灵,已经抽取了大量的雷电之力,可神奇的是,这么一棵小树,仍然雷光闪耀,力量似乎并未减少许多,可见着实神异非凡,再抬头看看吕心瑶那蒙了一层薄怒的脸,他缓缓的摇了摇头,道:“此树你拿不走!”

    吕心瑶脸上闪过了一抹厉色,低声道:“你可知道,为了这株七宝雷树,我谋划了多久?你可知道,我费尽了心机,冒着无尽的凶险去控制一位金丹的识海,都是因为你?”

    “我?”

    方原顿时呆了一呆,摇头道:“这可与我没关系!”

    “哼!”

    吕心瑶冷笑道:“魔息湖时,我就该得到你们所有人的血肉祭祀,一举结成血丹,可是你终究还是毁了我的计划,不仅斩杀了袁崖,还毁了渡劫仙偶,也害得我根基不稳,便不得不提前出世,无奈之下,才甘冒奇险混入乌迟国来,寻找他们的七宝雷树来补足根基!”

    “而如今,我大事即成,只差一步,你却又要来给我添乱?”

    方原沉默片刻,道:“我不知道你什么计划,但这七宝雷树,不会落入你手!”

    吕心瑶森然冷笑了起来,一身魔意激荡:“你就这么喜欢多管闲事?”

    “本来是不想管的!”

    方原老老实实回答道:“但那件事,你做的太过了!”

    吕心瑶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事,闻言只是淡淡一笑,道:“关键时候,自然也要动些非常手段,那个女人也该死,屡次三番的来惹我不说,更是在我好不将皇帝那个老东西内心里最后一道执念打碎,让他答应了入皇陵取七宝雷树来给我时,教唆自己的儿子盗去宝树,险些教我落一场空,你也是个一心只想修行的人,你觉得我在这时候用些手段,很过分么?”

    “一心修行是没错,但难道就真的什么也不管不顾了?”

    方原听了此言,脸色已经彻底的冷了下来,眼底有着一抹压抑的怒色。

    “修行,便是为了求得自在,自在,便是万事万物,无挂于心!”

    吕心瑶轻轻的一笑,看向了那株七宝雷树,低笑道:“废话也不要再继续讲下去了,其实我们两个本来就无怨无仇,说到底还是一个仙子堂出来的,又何必总是闹得这么僵呢?现在这七宝雷树你也用过了,不如便顺手给了我,也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你觉得如何?”

    说着话时,一缕诡异而幽森的魔气,已向着七宝雷树之上缠去。

    “我们确实无怨无仇,同出一门,但看样子终究还是走不到一条路上了!”

    方原却在此时豁然起手,将那株七宝雷树拿在了手里。

    吕心瑶目光一凝,怒气上涌,低声道:“为什么?”

    方原沉默了片刻,道:“或许用句老话来讲,叫作……正邪不两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