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五十七章 螳臂挡车
    就在三个时辰之前,一顶高大华贵的玉辇,从乌迟国南部的一座行宫之中,缓缓的飞了出来。周围,带着数十名阴侍左右扶持,前方,有一队金戈铁马的卫士开路。后面,则又跟随着百十个力大无穷的黄巾力士,仙风皇蕴,说不出的贵气难言。这玉辇到了十万蛮山之中最高的一座山峰上,缓缓停了下来,然后四面八方的虚空里,便不时有各种传信灵符飞来。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玉辇垂下的珍珠帘后,一个轻轻柔柔的声音响了起来。

    玉辇旁边的阴侍查遍了灵符,小声道:“回娘娘,殿下还未找到,倒是那阵师已大体锁定了位置,孩儿们正在尽力的探寻,最多也不过大半天功夫,便一定可以找到他的下落!”

    “小皇子调皮的很,莫要再让他捣蛋,倒要着些人先把他找到才是!”

    那玉辇里的声音响了起来,似乎懒洋洋的,带着一丝甜的发腻的慵懒之意:“你们也都是办事办熟了的,别让人玩了声东击西之计,万一那人手里的雷树是假的,可就不好看了!”

    “是……是……”

    这阴侍心里一惊,急忙连声答应,然后一系列的命令便都传了出去。

    作为吕妃的心腹,他当然知道吕妃最关心的是什么。

    虽然之前他也听手下汇报说在那阵师手里看到了七宝雷树的影子,但不是亲眼所见,谁也不敢确认,在这种情况下,自然还是先要将小皇子抓到了再说了,以免再出意外……

    “传令下去,让十万蛮山里的孩儿们再加把劲……”

    “其他人一个时辰之内,务必将那阵师的下落找出来,否则严惩不怠!”

    “……”

    他下达的命令立时被人制成了灵符,一道道传向了远空。

    不过也就在这时候,忽然之间,东北方向,异变陡然,一道肉眼可见的雷光,直冲天际,上面散发着的无边雷意,在这么远的情况下,依然让人心里一惊,不知有多少人,都停下了忙乱的脚步,呆呆的抬头向着那一道雷光看了过去,整个人便如傻了一般,满面惊恐。

    “那是……”

    这阴侍呆了一呆,抬头看去。

    “果然在那里……”

    玉辇的珠帘忽然被掀开,露出了一张娇媚无边的脸,凝神看向了天边。

    在这时候,已有人传来了一道灵光,那阴侍急忙接了过来,探神一查,脸色顿时微变,向玉辇中的丽人道:“娘娘,找到了,那阵师居然躲在了天枢门之中,而且不知他在做什么,居然将七宝雷树催动了起来,以致雷光外泄,露了身份,说不定,他是在炼化雷树!”

    “拿到它!”

    那吕妃忽然淡淡开口,不再多说什么,也不容置疑。

    此前不确定七宝雷树的下落也就罢了,既然已经确定,当然不必再犹豫。

    更关键的是,她不知道那阵师在搞什么,按理说七宝雷树是没这么容易炼化的,便是金丹大修也不能,可对方若是毛手毛脚对七宝雷树造成了什么损坏,那也是无法忍受的损失。

    那阴侍微微一怔,急忙点头:“是!”

    “我们也过去吧!”

    吕妃放下了珠帘,声音显得有些清冷:“另外,让陛下也过来!”

    “请陛下过来?”

    阴侍闻言,倒是一呆,有些犹豫。

    吕妃道:“这是他们乌迟国的国宝,他难道不该出一份力么?”

    阴侍呆了一呆,忙躬身道:“奴婢明白!”

    ……

    ……

    “大胆狂徒,速将我乌迟国宝献出,否则格杀勿论……”

    而在这时候的天枢门山门所在地,定鼎山周围,四面八方的山巅之上,都已经布满了乌迟国玄甲,天上地下,可以说围的水泄不通,而在远空,还正源源不断的有人追赶了过来。

    只是云雾笼罩的定鼎山中,听着这声声大喝,却毫无动静,无人应答。

    山顶之上,冲宵的雷光,正在缓缓敛去,似乎是那阵师也意料到了雷光外泄的问题。

    “天枢门修士听着,速速开启开山,否则格杀勿论……”

    下方的玄甲卫统领再度大喝,声传四野,满是杀气。

    “救命啊……”

    “这阵师绑了我家两位老祖,将我等困在山上,求将军救命啊……”

    那统领的话犹未毕,山下便传下了一片惨叫哀嚎之声,无比的惊慌凄惨。

    听得此言,这统领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猛然间大手一挥:“攻山!”

    事已至此,他自然也不愿再耽误时间,乌迟国大军既至,又岂会在一个小小仙门面前却步,尤其是听说吕妃与陛下,已准备亲自赶来,他便要在这之前,先强行攻开山门!

    “诺!”

    军中自有擅长阵道造诣之人纷纷上前来,推衍阵法,而后报于统领,然后各统领当即率起众铁甲卫士,从四面八方冲上山来,或执兵器,或祭法器,一时间冲上山之人犹若蝼蚁,法器在空中便如一片乌蝇,轰隆隆的直向着定鼎山周围的护山大阵拼命打将了过去……

    一国大军铁骑面前,没有什么可以阻挡!

    他们平时,也没少灭了触怒乌迟国皇族的一些小仙门。

    但这一次,似乎有些不一样!

    定鼎山形势殊奇,四面险崖,此前只有几道云梯垂落在旁边的山峰之上,可供人攀援,而如今,那些云梯都已经被斩断,也就使得,定鼎山成为了空中楼阁也似,无法直冲上去,因此,众玄甲卫此时也只能祭起了法器,飞在半空之中,乌央央的向着山上疾冲……

    可也就在他们飞到了半空,接近了定鼎山,但还未踏足地面,前后无着之时,忽然间,天空却变得阴晦了起来,半空之中一阵狂风乍风,搅动风云,足有摧山拔树之能,十分可怖。

    “啊啊啊……”

    这些冲到了空中的玄甲卫,实力自然也不俗,修为起码也在练气六层,可是迎着这狂风,却立时收不住身体,连各自的法器都驾御不住,随着风势乱飞,空中人本来就多,这么一乱,你撞我,我撞你,便有不知多少人直从半空之中掉了下去,惨叫声拖出了一个长长的尾音。

    而那些实力强些,没有掉落下去的,则感受到了空中飞雪的恐怖。

    那天上茫茫飞雪,冰寒至极,落到人身上、铁甲上,便立时凝结成了一层厚厚的冰霜,连行动都显得无比艰难了起来,更是越靠近了这定鼎山,冰雪越是厉害,已经有一些人,好容易冲到了定鼎山前,但这一步还没有踏上去,便直接冻成了冰雕,崩然一声碎裂了开来。

    “将军,此阵厉害,莫要让他们送死啊……”

    军中阵师见状,哪还有不明白的,急忙到了山前官阶最高的统领面前禀报。

    “你们是阵师,难道破不了此阵?”

    那统领眉头凝了起来,低声厉喝。

    “这……这可是天枢门的护山大阵啊,此门虽然只是小小仙门,但历代弟子都精研阵法,这护山大阵是他们这一门数千年传承积累,禁制无数,玄奥无边,可以说比起咱们乌迟国皇宫的大阵来都不遑多让,便是大阵师到此,都不见得能破开,凭我们的本事,怎么可能……”

    军中的阵师苦笑了起来,神情显得十分无奈。

    “难道,我堂堂乌迟国玄甲卫,倒要被这破阵拦住去路?”

    那率人攻山的统领,这时候脸色已经无比的阴沉。

    “娘娘驾到……”

    也就在此时,远远的传来了一声大喝,山脚周围,顿时一片肃穆。

    却见远空之中,一驾足有宫殿大的玉辇在众侍卫的护送之下,缓缓飞来,于山脚之外百丈处停下,周围的卫士统领,立刻纷纷赶上前去,小声的向那玉辇旁边的阴侍禀明这里的情况,而那阴侍,听了之后也是大皱眉头,然后转头又小声的禀告了玉辇之中的人。

    “这么多人在这里,居然连这小小的仙门护山阵都破不开?”

    那玉辇之中,一个有些娇媚慵懒的声音响了起来:“强行攻山吧,用手去撕,用牙去咬,用命去填,我就不信,堂堂乌迟国玄甲卫居然连个小小仙门的护山大阵也破不开!”

    “诺!”

    那玄甲卫统领听了心里一沉,急忙宣令下去。

    很快,所有围山之人中,三十多位筑基境界的高手便已聚集于山前。

    这种力量已经是十分可怖,足可以扫灭乌迟国境内的一大半仙门,这些人得了命令,便齐齐冲上了山,或是施展神通,或是祭起法器,甚至还有一些不顾颜面,连偷偷炼制的血宝都祭了起来的,总而言之一句话,无论如何都要破开这护山大阵,将那大胆的阵师拿下!

    毕竟,那阵师是吕妃要的人,拿下了他,定有大功!

    “嗖”“嗖”“嗖”

    眼见得十几道强横至极的身形冲向了空中,直冲定鼎山。

    在他们身后,一众玄甲卫乌压压的跟上,犹如黑色的浪潮一般向山上拍去。

    那大军形成的煞气,简直比山上的阵光还要明亮。

    玉辇之中,一个声音低声浅笑:“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个破阵,又能算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