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五十四章 一人之力抗一国
    看着跪倒在了自己面前的人皮,方原整个人顿时怔住了。

    这一刻,他感觉心脏似乎用力的缩了一下。

    不远处的关傲,以及天枢门的两位阵师,在这时候都有些动容,惊诧的看着这一幕。

    就连那只白猫,这时候的眼神都有些好奇。

    “母后……”

    小皇子更是哭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也急忙跟着跪了下来。

    这个女人已经死了,被一种邪法杀死,搜神刮魂,炼去神智,然后将她的灵魂囚禁于人皮之内,目的,便是为了通过她与小皇子之间的母子关系,来寻找藏身于十万蛮山之中小皇子的下落。这是一种高明的手法,自己的阵法再高明,通过这种联系,她也能找过来。

    但被这种邪法炼化的阴魂,滋味自然绝不好受,对于这乌迟国皇后而言,那就像是被万根钢针钩穿了骨髓,然后血肉在熔岩之中燃烧,皮囊却在九幽之中冰封着一般的滋味……

    最关键的是,她的神魂还有着最后一丝灵性,她知道这些人想做什么。

    她也知道,自己死后,便会成为这些人用来害自己儿子的帮凶!

    可是她反抗不了,因此在她的神魂中,便要永远承受这痛苦!

    而在这种情况下,阴魂若说有惟一所求,便是解脱……

    在此之前她是被那些阴侍提着的灯笼控制着的,而如今灯笼已经毁了,她也得了自由。

    对一个受尽了苦楚的灵魂来说,立时消散,才是最大的安宁。

    但她居然没有消散,而是继续承受着这种痛苦,维持着最后一缕神念,朝自己跪了下来!

    她在求方原,不过对她来说,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求什么。

    小皇子是想求方原帮自己报仇,而方原只是答应可以带小皇子离开,倘若这个女子有灵,估计也会想着让小皇子离开,安全为重,可是她已经化成了幽魂,没了思索意识,因此,她只能凭借本能行事,她本能的感觉小皇子很绝望,有求于眼前这人,于是她就跪下了。

    生前她是乌迟国皇后,尊贵无限,便是不知多少金丹大修,也只能与她平辈论交,那种尊贵之意,已然渗入了她的骨子里,可在这时候,她还是毫不犹豫的朝着方原跪了下来。

    更关键的是,她是一国之后,凝聚了乌迟国的气运。

    当初小皇子身上的一道圣旨,都可以让方原借来压制雷石中的力量,修炼成天罡五雷引中的第一道雷引,可见那一国之念有多沉重,而如今,更何况是这堂堂的乌迟国皇后?

    在整个乌迟国境内,除了天地,谁也受不起她这一国之后的跪拜。

    冥冥之中,随着她这一拜,似乎整个乌迟国偌大地域,都轻轻一颤。

    有种无形却澎湃的信念之力,在这时候,缓缓向方原涌来。

    方原抬手,隐隐的,似乎看到了天边那无尽的远处,一片烟云聚散。

    在他的心里,缓缓的衡量着,有种很难做出决定的踌躇。

    无论是白猫,还是关傲,又或是那两位阵师,以及不远处把那个阴侍完整的吃了下去的狻猊,在这时候都抬头向他看了过去,天地一片沉寂,似乎都在等着他的回答……

    “无数次告诫自己,不要再多管闲事,修行为重……”

    方原心里,一声轻叹响了起来:“……但是,终究意难平!”

    ……

    ……

    感受着内心深处的暗流涌动,他向着那张人皮低声说道:“我答应你了!”

    声音很平淡,但显得很坚定。

    在这句话响了起来时,冥冥之中,乌迟国偌大领地之上,有某种不易察觉的力量怒潮海浪一般朝着方原涌了过来,加持在了他的身上,这是一种超出了如今的方原理解范畴的力量,但他可以明显感觉到,在自己答应了之后,神识在这一刻,似乎凝炼了许多,强横无边。

    场间所有人里,只有白猫在这一刻抬起了头来。

    它能看到那种力量,正如烟云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绕在了方原身周。

    方原那看起来一袭青袍,有些单薄的身形,在这时变得沉重如山。

    它的眼神,在这一刻微微变化,有些满意了。

    它知道,这是一国气运的加持。

    眼前这个青袍男子,所缺少的,不正是这种东西么?

    ……

    ……

    “多谢先生……”

    小皇子闻言猛得抬起了头来,满面泪痕,但眼神已有了些许希翼之色。

    而那张人皮,也隐隐透露出了些许欣悦之意,在听到了方原答应之后,那最后的一丝灵性也慢慢的消失了,刚才硬生生挺直了跪在方原面前的腰背,也缓缓的塌了下去……

    小皇子急忙去伸手抱住了她,人皮已经变得软绵绵的,他顿时号啕大哭。

    “哭够了吗?”

    方原在这一刻,心念既定,神情便也再度变得平淡了起来。

    他静静的看着小皇子,等他哭了十息功夫,恰好是一个人把最浓郁的悲怮之意发泄出来的时间,然后便冷声的开口打断了他,以一道法力慑起了小皇子,慢慢的朝着下方的山谷飞掠了下来,同时缓缓的说道:“后面你有足够的时间去哭,现在……就准备做事吧!”

    小皇子泪眼朦胧的抬头看着方原,然后用力点了点头。

    “现在,你将乌迟国内的局势,用最快的话语告诉我一遍!”

    到了地面,方原与小皇子面对面的坐着,方原说道。

    “……是!”

    小皇子通红的眼睛里,又重新焕发出了些许神彩,虽然心下还有些懵怔,但却也不敢问太多,而是顺从的开了口,急急道:“我乌迟国内高手众高,但皆以父皇为首,谁是乌迟国之主,他们便效命于谁,那妖妃实力不过是筑基,虽然可怖,但她自身的实力其实……”

    听他说着话,方原伸出了右手,似乎有些无意识的在地面上划着。

    小皇子不解,微微一顿。

    方原看了他一眼:“你继续说!”

    小皇子急忙又说了下去,从乌迟国的国力分布,再到一应祭祀环节,全说最简单的。

    之前他与方原一起赶来,又在火云岭时商讨过几日,本身就已经给方原说过许多,如今也只是竭尽全力的把一些脑海里所能想得到的,比较重要的事情,通通说出来给方原知道。

    而方原的右手,则一直在地面上写写画画,看起来乱七八糟,并无章法。

    “这俩人干什么呢?”

    一边在不远处看着他们的两位天枢门阵师对视了一眼,都有些狐疑。

    不过还好,这其实并没有浪费太多时间,方原便已有了一个结果,然后他抬起了头来,眼神显得有些沉重,低声向小皇子道:“我可以帮你,但我不会替你对付那妖妃!”

    小皇子闻言顿时一呆,脸上露出了害怕的表情。

    就连那两位阵师也呆了,他们看得出来,方原不是一个说话不算数的人,刚才明明已经在小皇子母后的残灵面前答应了要帮小皇子,难不成这一转眼,便要食言了不成?

    “我能帮你做的,便是帮你复国!”

    幸好方原没有卖关子,继续说了下去,道:“这样的话,你便可以自己复仇了!”

    “先生的意思是……”

    小皇子呆了一呆,脸上的表情,渐渐由迷茫,变得有些明朗了起来。

    方原知道他已经猜到了自己的用意了。

    两位阵师都傻眼了一般的站在了原地,心想这俩人说什么呢?

    而方原则不再耽误任何时间,快步到了白猫的面前,道:“白兄,我有事相求……”

    白猫有些懒洋洋的看着他,眼神在这时候显得有些戏谑。那双漆黑却狡黠的眼睛,慢悠悠的瞟向了方原腰间的青皮葫芦,那意思非常的明显,求它帮忙,得拿水脉之灵来换。

    方原笑了笑,指着白猫身后的狻猊,道:“不是请你,我是想找它来帮忙……”

    白猫本来有些不感兴趣,但听了方原的话,却是微微一怔,来了精神。

    “啊吼……”

    狻猊闻言却是大怒:你杀了我以前的主子,还想找我帮忙?

    “喵……”

    白猫忽然回头朝它叫了一声。

    狻猊登时偃旗息鼓,无奈的伏了下来:现在的主子开口了,你就说吧!

    “稍后,我要你带着小皇子回宫里去……”

    方原低声的说了一遍,不光说给狻猊听,也说给小皇子听。

    “你只需做这件事而已,能不能做得成,便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一通话说完,方原转头看着小皇子,很认真的说道。

    “先生,宫里高手如云,我……”

    小皇子闻言,又是激愤,又是恐惧,一时不敢答应。

    “我会解决这件事!”

    方原低声说道,然后伸出了手:“把七宝雷树给我!”

    小皇子毫不犹豫的将那铁匣子放到了方原的手上,没有半点的迟疑!

    然后方原捧了那铁匣子,向两位天枢门的老阵师道:“看样子,我果然与天枢门有缘!”

    那两位天枢门的老阵师此时早明白了方原要做什么,两张老脸之上尽是骇然之色。

    声音都颤抖了起来,惊惧道:“你这是……要以一人之力对抗一国吗?”

    方原朝他们笑了笑,道:“是不是很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