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五十三章 人皮一跪
    “咻……”

    这小小的雀儿直接向着那阴侍首领飞了过去,与他身前的黑色骷髅头撞到了一起。

    那骷髅头一人大小,雷灵朱雀却只有拳头大小,相较悬殊。

    但在二者撞到了一起之际,却只听“轰”的一声,黑色骷髅头直接溃散,中间居然已直接被那雷雀穿了一个洞,而那朱雀则拉起了一道长长的雷光,直冲到了那阴侍身前,上面可怖的雷意吓的那阴侍大惊失色,脸比涂了粉都白,急忙将背后的红袍扯到了身前来。

    这红袍每个阴侍都有一件,却是一件乌迟国阴侍贯会使用的法器,品质倒也不凡,这一扯到了身前来,便犹如一片血海,软绵绵布满了阴森煞气,便是神兵利器亦难损伤,可是雷灵过处,这红袍便像是宣纸碰到了火碳,直接便被烧出了一个洞,雷灵毫无阻碍的穿了过去。

    “咻”

    一道雷光,还是直直的向着那阴侍飞了过去!

    “天道筑基……”

    那阴侍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双眼血红,拼起命来,一掌狠狠拍了出去。

    他这一掌,已凝聚了他毕生的法力。

    然后与方原这一只雷灵接触的一霎那,这一条胳膊便直接没了。

    尽皆化作了飞灰,飘飘洒洒散入了虚空之中。

    雷道之力,专克阴邪!

    方原这一只雷灵朱雀,纵然不是顶尖的,也没有成长到可以发挥出火系雷灵最强大力量的程度,但这毕竟是雷道之力,与这阴侍修炼的阴阳邪法相克,却不是他这一身的煞气与邪宝可以抵挡的,只乎是一个照面之间,便已然让他吃了一个大亏,心间惊惶更难以形容。

    “唰!”

    他一边捂着胳膊上的伤口,抽身急退,一边祭起一道灵符,想要传信。

    此前吕妃有命,将皇后炼作邪灵的事情不可让乌迟国其他高手知晓,以免名声有污,因此在他们过来之时,其他的高手都已经调离了这片区域,以免被人看到了端倪……

    可到了这时候,他却全然顾不上了。

    他只能不要命一般召唤援手,先将这阵师治住再说!

    身为阵师,自然是可怕的,但更可怕的,是这阵师,居然是天道筑基……

    这样的人,哪怕他只是刚刚筑基,也绝对不容人小觑!

    “哗……”

    心里打定了这个主意,他张口吐出了一滩污血。

    那一口污血化作了血雾,布满虚空,腥臭难闻,带着些腐蚀气息。

    而他自己,则一咬牙,便要化作一道乌光,远远的遁走。

    可在这时候,方原忽然抬头向他看了过来。

    这时候要追过去,便必然被污血所阻,但方原却也没有追过去的模样,只是暗暗的捏起了一个法印,然后就见他身后法力狂涌,一个三丈多高的巨大神相显化了出来,大手轰隆隆向前探了过去,直接穿过了所有的污血,然后将刚刚化作一道乌光的阴侍首领握在掌中。

    青阳宗四大传承之一,阴阳御神诀!

    身为越国五大仙门之一的青阳宗,传承之法,本就高过乌迟国内侍修炼的邪法。

    “吾乃乌迟国内务总管,你莫杀我……”

    那阴侍心间惊骇难以形容,拼了命的大叫了起来。

    方原面无表情,巨大的神相手掌中间,忽然雷电之力狂涌,噼哩啪啦作响。

    “喀嚓嚓……”

    这阴侍惨叫连连,身体已一寸寸的化成了飞灰。

    “孙公公……”

    另外三位阴侍尽皆大惊,此时众铁甲卫士已然被关傲一刀一个杀了个干净,便是他们三人这修为,在如此近距离面对着关傲的情况下,也都感觉心惊胆颤,压力倍增,又猛然一个转身,见孙公公已死,心里却顿时惊骇莫名,一声大叫,便要同时向各方向遁走。

    但也就在此时,方原已朝着他们转过了身来,眼底青蒙蒙一片。

    他们看着那眼神,整个人便如坠梦中,反应都慢了半拍。

    青阳宗另一道传承:“小清梦术”!

    也只是这么半拍时间,关傲已经冲将了上来,大刀挥舞,一刀将其中一人斩成了两半,就连肉身,都被那刀上的火焰烧成了灰烬,然后又狠狠挥拳,另一名阴侍的脑袋也像个西瓜一样被他一拳打碎了,血浆崩溅到了第三名阴侍的脸上,倒使得他恍然一惊,清醒了过来。

    “啊啊啊啊……”

    他被凶狂如魔的关傲吓坏了,转身便疾逃,逼出了极限,一掠近百丈。

    但忽听得身后一声咆哮,却有一只牛犊子大小的狻猊冲了上去,犹如野狗一般,速度快的可怕,一息功夫不到,他赶到了他身后,直接从后背扑将了上去,爪撕嘴咬……

    那阴侍惨叫连连,眼见得不大一会,就剩了半截了。

    一场恶战陡乎开始,陡乎结束,前后时间没有超过盏茶功夫。

    远处的山巅之上,白猫以及那两位天枢门的阵师都在看着。

    那两位阵师之前并不知道方原的底细,见到了这一场恶战,直惊的眼神都直了。

    倒是那只白猫,只是勉强的点了点头而已!

    料理了这些人,场间倒干净了几分,只剩了小皇子站在了法器上。

    而随着那几个阴侍的死,他母后的人皮也失去了操控,轻飘飘的落了下来,落进了他的怀里,他就这么抱着他母后的人皮,眼泪一片一片的落了下来,口中发出了野兽也似的呜咽。

    方原不知该说什么,只是沉默的看着他。

    小皇子身体不停的发着抖,低头看着怀里的那张人皮。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间转过了身,满脸流着泪,取出了一个铁匣子。

    那匣子上面有着八卦图案,似是铁铸,却明显另有玄机。

    小皇子捧着这个铁匣子,送到了方原的面前,声音呜咽:“先生……求先生帮我……”

    方原脸色微凝,低头看着那个铁匣子,他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

    没想到这个被小皇子费尽了心机,才从祖殿里带走了的国宝七宝雷树,在这时候,居然又被他心甘情愿的送到了自己的面前,作为一个交换,来换取自己的出手相助……

    但面对着这当世十大神物之一的至宝,方原没有伸手接过来。

    他的脸色在这时显得有些凝重。

    沉默了半晌,才说道:“这个忙我不好帮你,乌迟国皇族高手太多,她既然可以将你母后都炼作鬼物,那便说明她在乌迟国也是个只手遮天的存在吧,我只能帮你暂时逃过这一拔的追捕,趁这个机会,你赶紧离开吧,想必大批的高手很快就会摸过来了,时间不多!”

    抬头看了看远方的虚空,方原微微叹了口气。

    他能看得出来,如今这在高空之中四下搜索的高手已经少了很多。

    从这一点,方原也能推敲得出来一些事情。

    乌迟国皇族可以调动的高手有很多,这妖妃也能调动他们,来到这十万蛮山之中搜索小皇子的下落,但是在她决定用小皇子的母亲炼成的鬼物来寻找小皇子的时候,这些人便要暂时性的撤回去了,想必是因为她不想让这些效忠于乌迟国的人看到皇后的凄惨模样……

    方原刚才可以出手救下小皇子,也是因为这些阴侍都不是乌迟国真正的高手。

    这些都不过是乌迟国用秘法培养了出来的奴才而已,大多数都是丹药筑基,一身实力,也是靠着修炼邪法才得来的,算不得真正的高手,也正因此才会被那妖妃轻易收伏……

    真正的乌迟国高手不会这么轻易替那妖妃卖命,可那妖妃挟天子以令诸候,这些人也会奉命行事,倘若他们不借着这个机会赶紧离开,等这些高手赶到,便走不了了。

    方原知道自己的实力不弱,但远未达到可以对抗一国的程度。

    因此他拒绝收下这七宝雷树。

    能帮小皇子化解了这一难,已经是看在了他最后说的那些话的份上。

    方原看得出来,之前从大阵里出来时,小皇子是真的以为乌迟国国难已解,他的母后来接他了,在这种情况下,他能向方原道歉,并许诺他一份重礼,就还算是有些良心!

    可是他能帮到的,也只是这个程度了。

    “先生……求先生帮我……”

    小皇子捧到了方原面前的铁匣子,固执的不肯收回来,声音在颤抖,竭尽了全力,才能让自己平稳的说话,而不哭出声来:“先生,现在能帮我的,只有你了,求你帮我……”

    方原眉头皱了起来,没有回答。

    但也就在此时,远处,一道阴风吹拂了过来。

    小皇子怀里的那张人皮,忽然被阴风吹动,居然从他怀里滑了出来,然后飘荡在了半空,再次舒展成了一个人的模样,风从人皮里吹过,似乎传出了一种哭泣一样的声音。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眼神狐疑至急,以为又是那妖妃的邪法。

    但刚才那几个阴侍用来控制这人皮的灯笼,已经被打破了,这人皮应该已经脱离掌控。

    正疑惑间,他们便看到,那张人皮缓缓的在空中转了一个身。

    然后,她慢慢向着方原跪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