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四十八章 白猫认主?
    带了葫芦,方原回到了乌迟国祖殿里去,感受着乾坤袋里那满满的一池雷石,再看看葫芦里游动的水脉之灵,方原十分的满意,两者结合,完全可以让他修炼出一道强横无边的雷灵出来,而且威力估计会是自己无法想象的强大,有了这两者,这一趟便算是没白来!

    更关键的是,这一次收获虽然不小,但也没有违了自己的本心。

    一边心里闪过了这许多念头,方原一边回到了大殿之中,如今已是数个时辰过去,大殿里却还是那般模样,没有丝毫改变,那两位天枢门的阵师,仍然在被铜镜镇着,竭尽了全力去破除帝王心鉴后面的禁制,却因此而被帝王心鉴给镇住,想要脱身都脱不得……

    如今,他们体内法力都已经有些不支了,一脑门的冷汗,脸色比纸还要苍白。

    方原见了,无奈一笑,屈指一弹,一道雷光打了过去。

    两位阵师被雷光打中,身子顿时一抖,扯着嗓子一声叫,前后跌在了地上。

    与帝王心鉴之间的联系,总算消失,身形得了自由。

    被这铜镜锁住心神,自己很难挣脱,惟有方原这等修为,以雷光击身,可以摆脱。

    “怎么了?怎么了?”

    这两位老阵师恍若从梦里惊醒,惊切的四下里打量,还不知出了什么事。

    “这帝王心鉴有古怪!”

    方原打量了那帝王心鉴一眼,道:“此乃皇陵的最后一道禁制,但凡我们想要将此镜摘下来,便会引动镜中灵性的反击,将我们的神魂镇住,若是无法摆脱,便会永远留在这里!”

    那天枢门的银发老阵师闻言大惊:“怎会如此?”

    说着四下里逡巡:“小皇子呢?他去了哪里?”

    方原没有直接回答,只是目光看向了殿左的一个通道,那边浮土之上,有着一个浅浅的脚印,正是少年人模样,以筑基境界修行之人的眼光,不难估量出来,那正是小皇子留下的。

    “你们自己看看吧!”

    黑发阵师忽然脸色微变,急赶了过去,并且钻进了通道之中。

    “师兄你……”

    银发阵师也是吃了一惊,忙跟了过去。

    半晌之后,两人才回来,脸色皆是无比的古怪,甚至还有些后怕模样。

    “师兄,小皇子为什么从那里逃走?”

    银发阵师还有些想不明白,憋了半晌,还是问了一句。

    那位黑发的老阵师,闻言苦笑了起来:“别问了!”

    他看向了银发阵师,低声道:“事到如今,还看不出来么?”

    银发阵师呆了一呆,道:“师兄,你的意思是……”

    黑发老阵师沉沉一叹,道:“皇族的事情,谁又能说得准,小殿下进入皇陵,真正的目的,咱们谁也不知道,此前老夫还真以为他是想拿这帝王心鉴,但现在想想,我们本来就是他请过来给他效力的,他又何必非要将如何使用帝王心鉴的事情告诉给咱们知道?”

    说着倒是一声长叹,看向了大殿深处,道:“大概他还有别的事情要做的!”

    方原见他们两个也能想明白这一茬,倒是微微一怔,虽然只是事后诸葛亮,但也算没有笨到家了,便低声的一笑,道:“无论如何,他总算没有真的将咱们逼入死路!”

    两位阵师对视了一眼,也都有些庆幸。

    倒是那位银发老者忽然道:“不过他事后还许诺了我们两千灵精呢……”

    方原闻言便不好说话了……

    他倒是把自己的报酬拿了回来,这两位阵师的却没有考虑到。

    “能安全回去便好!”

    方原不再多言,便举步向殿外走去。

    两位阵师对视了一眼,便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在他们看来,自己不过是来陪着走了一圈,可这位年青的阵师却是真个下了功夫破阵的,若是大家最终都落了一场空的话,那这年青阵师赔的可比自己多,心情顿时变得好了。

    在大殿外面,关傲正拄着大刀,蹲在了殿门外面,隔着石桥看那只白猫欺负狻猊玩,殿内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他倒是完全不知道,也不关心,因为入殿之前,方原便对他说过,让他老实守在殿外,不论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可进去,他倒是忠实的听从了方原的话。

    “多谢白兄了……”

    过了石桥,方原走到了那只白猫的面前,轻轻施了一礼。

    “喵呜……”

    那只白猫斜斜的瞧了方原一眼,一副懒得说话的模样,但也就在它的目光落到了方原背后的葫芦上时,忽然眼睛一亮,“喵”的一声叫,轻盈跃起身来,朝着葫芦扑了过来。

    “嗯?”

    方原微觉意外,急忙向旁边一闪身,将葫芦藏到了身后。

    “喵……”

    那只白猫蹲坐在了地上,抬头看着方原,不满意的叫了一声。

    银发老阵师见了,登时笑了起来:“方小先生,这位是看上你那条鱼了啊,喂了它吧!”

    方原微怔,看了一眼腰后的葫芦,登时明白了。

    这葫芦之前他一直是收在乾坤袋里,可是如今,却无法再收进乾坤袋里了。

    乾坤袋只能装下一定重量之下的东西,此前的葫芦是空的,便可以装在里面,可是灌满了一整个灵泉的水之后,它的重量已经达到了一个非常可怖的程度,若是倒进一片水坑里,怕是可以直接形成一座小湖,在这种情况下,这葫芦方原也就只有系在了自己的后腰上。

    不过在外人看来,这不过是一个半透明的葫芦,里面养了一条鱼,虽然看起来是个新鲜玩意儿,倒也不会发现这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就像这两位阵师一般。

    可是这只白猫却分明看出来了,瞧它那一脸的馋样,不正是盯着那葫芦里的精灵?

    这顿时让方原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水行精灵可是自己修炼水相雷灵的关键,怎能这只白猫吃了,不过这位白猫确实帮了自己不小的忙,又有些不好意思,只好无奈的冲它抱了抱拳,苦笑道:“白兄,此物对我修行有大用,却是不能给你,你若想吃鱼,回头我去湖里多抓一些肥的来给你……”

    白猫一脸冷漠的看着方原,十分恨他小气。

    “吼……”

    那只狻猊在旁边叫了一声,跃跃欲试。

    它本来就和方原有弑主之仇,再加上白猫看上了那条鱼,便想冲过来抢。

    可那只白猫却是忽然转头,低低的叫了一声,危胁意味十足的看了它一眼。

    这只狻猊吓了一大跳,老老实实的趴了下来,不敢再耍横,而这只白猫则又回头打量了方原腰间的葫芦一眼,忽然“嗖”的一声,跳到了方原的肩膀上,舒舒服服的趴了下来。

    “额……”

    方原也是吓了一跳,伸手护着自己的葫芦。

    但见这只猫居然真是老老实实趴在了自己肩膀上,仿佛那里很舒服也似,并没有抢鱼。

    “吼……”

    那只狻猊有些看不明白,可怜兮兮的朝着白猫低吼了一声。

    “喵……”

    白猫冲它不耐烦的叫了一声,似乎在让它闭嘴。

    然后爪子拍了拍方原的肩膀,长长的尾巴慢慢的向着前方指了一指。

    “你要跟我出去?”

    方原大感意外,有些诧异的问道。

    白猫理都懒得理,心想自己表现的难道还不明显么?

    “方小先生,这等神兽如此神异,居然要跟着你,实在是奇事一件啊……”

    黑发老阵师也看出了白猫的意思,却不觉得这只白猫是真个看上了那条鱼,想来这等神物,想吃什么鱼捉不到,又岂会被那葫芦里的一条青鲤吸引,如今这个模样,自然是认了方原为主,想要跟着方原一起离开这里的模样,顿时羡慕不已,酸溜溜的叹了起来……

    “这是认主么?”

    方原见这白猫似乎是懒洋洋趴在自己肩膀上打着瞌睡,但眯缝着的细眼里,却总是有一抹余光不自觉的瞟向了自己腰间的葫芦,有些狐疑的道:“看起来还是想吃我的鱼啊……”

    虽然心里还有些不放心,但看那只白猫已经打起了瞌睡,倒是不好说出来了。

    毕竟这只白猫前后帮了自己不少,它要跟着自己,自己也不好拒人于千里之外吧?

    “那……就先出去好了……”

    小心的护着葫芦,方原叹了口气,看向了祖殿之外的方向。

    “方小先生呀,离了此山,不知你有何打算呀?”

    那位黑发的老阵师,犹豫了半晌,赔着笑脸向方原问道。

    银发老阵师也道:“不如跟我们去天枢门做客吧,也好互相讨教些阵法!”

    “先出去再说吧!”

    方原不置可否,轻轻摇了摇头。

    两位老阵师对视了一眼,心里都在想着怎么将方原骗上山去。

    实际上,这一次他们跟着小皇子过来,目的便已经变了。

    此前只是为了要赚小皇子几千两灵精,但后来却是为了要接近一下方原。

    毕竟这阵师年龄不大,阵法造诣却不浅,如今更是有白猫这等神物跟随,这本领恐怕比普通的一纹大阵师还要强,若可以请他回天枢门做个长老供奉什么的,得他相助,那一直名声不响的天枢门,便可以在乌迟国甚至是霸下州的阵法大派里面有上一席立足之地了……

    最关键的是,他们两个觉得方原还是比较好说话的。

    若想哄他回天枢门任个长老,应该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