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帝王宝鉴
    就在方原等人都瞪大了眼睛,傻傻的看着周围的禁制都一点点消失的时候,那只白猫已经懒洋洋的溜哒了回来。长长的尾巴都带着一点儿得意又不屑的神气,大摇大摆的从方原等人中间走过,又回到了祭台上,懒懒卧在那里。狻猊非常识趣的低低叫了一声,仿佛是在称赞这位大爷的威风霸气,然后小心的伸出了爪子帮它揉着肚子,同时瞥了方原等人一眼。

    若是方原等人看的没错的话,那绝对是一种鄙视的眼神!

    这只仗着猫势的狗奴才啊……

    “这世上,怎么会有哪只生灵,可以从这布满了禁制的石桥上走过,居然没有引发任何的禁制反应?”天枢门的两位老阵师,沉默了许久,才有些艰难的开了口,似乎不敢相信刚才自己的眼睛所见:“难道是咱们看得错了,刚才这石桥上,其实真的什么禁制也没有?”

    小皇子闻言也呆呆道:“难道我们乌迟国皇室的传说是假的?”

    只有方原,沉默的转头看了那只白猫一眼,心间低叹。

    想起了在魔息湖时,这只白猫所做的一切诡异到让人无法想象的行径,他倒是觉得,通过这布满禁制的石桥而不引发禁制,对这只白猫来说只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小事了……

    轻轻在地上一踏,周围的小石子便都飞了起来,然后大袖一拂,直向石桥上打去。

    噼噼啪啪一阵乱响,小石子都打在了石桥上,然后弹进了周围的山谷之中。

    石桥之上没有半点反应,可见所有的禁制确实都已经消失了。

    其他人看着这一幕,也无奈的结束了所有的讨论,因为他们刚才已经试探过了,这石桥之上,确实布满了禁制,而如今,那些禁制也确确实实的消失了,毫无疑问,这确实是那只白猫做到的,不论他们认为这一幕再离奇,再不可思议,那只白猫也确实做到了……

    “若是可以将这白猫捉回去,谁还敢说咱们天枢门已没落了?”

    银发阵师忽然小心的碰了一下黑发阵师,小声商量道。

    “对啊,有了此猫……”

    黑发阵师也是眼前一亮。

    不过回过了头时,便见那祭台上的白猫正懒洋洋的向他们看了过来,淡漠的眼神里似乎有些似笑非笑的意味,这黑发阵师登时打了个哆嗦,回头一巴掌拍在了黑发阵师脑袋上,训道:“收起你那些胡闹心思,这是白猫吗?这是神兽,须得恭恭敬敬的,请它老人家回去!”

    “喵……”

    那只白猫轻蔑的叫了一声,仿佛在说:“呵呵!”

    “谢谢这位猫兄吧,不论怎样,它帮了我们一个大忙!”

    而方原则是低低的吁了口气,向身边的小皇子说了一句。

    小皇子不明觉厉,整束衣冠,端端正正的在祭台之下,向白猫行了一个大礼。

    那只白猫却是懒洋洋的,似乎不愿搭理他。

    “方先生,要不要请……这只神兽继续帮咱们?”

    小皇子走了回来,脸上仍是带着兴奋之色,悄声的向方原问道。

    “不必了,这位猫兄架子很大,除非它自己愿意,否则求它也没用的!”

    方原叹了口气,苦笑说道。

    其实他倒是知道,有一个办法可以请动这只白猫,那就是把洛飞灵拉过来揍一顿。

    但是这样不好啊……

    “进去吧!”

    低声叹了口气,方原便又与小皇子等人踏上了石桥,依然由那两位天枢门的老阵师在前面探路,他与关傲小皇子在后面跟着,好在石桥上面的禁制是真的消失了,倒是无惊无险,终于过了石桥之后,便看到眼前出现了一座巨的黑色殿宇,气势苍茫雄浑,坐立山中。

    “这便是乌迟国的皇陵所在了……”

    他们抬头看着一片殿宇,都感觉到了一种隐然的皇威所在。

    那是历代乌迟国先皇心念凝聚而出,带着一种积累了数千年的煌煌天威!

    若是凡人到了此间,在这气势压制之下,恐怕站都站不起来。

    他们心神会受到压制,宁愿一世跪倒在皇陵之前,化成枯骨。

    甚至方原修炼的雷法,在这里都隐隐受到压制。

    他有一种预感,若是在这里动手,他非皇族之人,施展雷法的话,恐怕威力上会受到些许削弱,而若是皇族之人,在这里施展雷法,则会威力大涨,起码多出几分实力来!

    “到了此地,我也算完成了自己的承诺,可以告诉我们你究竟要取什么东西了!”

    抬头看着那皇陵紧闭的大门,方原低头向小皇子说道。

    “方先生别急,还差一步呢!”

    小皇子也明显有些开心了起来,上前一步,用力在那皇陵入口处紧闭的黑色大门上一推,便听得“喀嚓”一声沉闷响声,大门被缓缓的推了开来,这也是因为所有禁制都消失了的原因,否则想要打开这皇陵大门,实在不知道还要废多少功夫,更别说小皇子这点修为了。

    大门打开,里面便露出了一方黑洞洞,阴气逼人的大殿。

    却见在大殿的正首,高高的黑色墓梁之上,高高的悬着一面金色的铜镜,随着门外的光芒涌进了大殿,铜镜之上,便也投射出了一抹煌煌光芒,仿佛旭日初升一般,从那铜镜里面投射了出来的光芒,居然直接照进了人的心底,让人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激奋彭湃。

    “那是……”

    就连关傲也似乎微微一怔,抬头向那铜镜看了过去。

    不必有什么眼光,所有人看到了这铜镜的第一眼,便会知道这是一件至宝。

    “那是帝王心鉴!”

    小皇子也微微露出了激动之色,低声道:“之前我不敢说出自己的目的,是担心那妖妃知道了,前功尽弃,现在倒是可以告诉你们了,这一面宝镜,便是我乌迟国流传了数千年的至宝,它悬在这里,每一位新皇送老皇进入皇陵时,都会迎面看到,故去的老皇残灵,会被此镜照个通透,看他生前是否有勤政尽心,是否对得起我乌迟国皇室数千年来的威名……”

    “而新皇,则会在此镜面前明悟道心,知晓自己登基之后该做什么事!”

    小皇子声音有些沉重的说着,又是一叹,道:“我父皇被那妖妃迷了心窍,神魂巅倒,否则凭他老人家金丹中阶的修为,又怎么会让那妖妃在宫作乱?我这一次入皇陵,目的也很简单,便是要取了此镜,回去照一照父皇,此镜有解禁破邪之效,无论父皇是受了什么邪法魅惑,也一定可以清醒过来,到了那时候,他只需一句话,那妖妃便定要被扒皮抽筋了!”

    说着神情有些激动,似乎已然看到了大获全胜的一幕。

    那两位天枢门的阵师还是第一次听小皇子将具体要做什么事情说出来,闻言顿时一呆,他们之前所知的,只是小皇子要请他们做什么而已,但为什么做,具体怎样,全然不知。

    “那……殿下,我们现在……”

    他们两个有些犹豫着,向那小皇子问道。

    小皇子则是转头看向了方原,道:“这就是需要方先生为我做的最后一步了,帮我取下这帝王心鉴来,此镜乃是先皇祖以大法力置于此地的,与皇陵其他的禁制不同,不会消失,只有你们这等阵术高明的人才可以做到,而不损伤宝镜,做完了这一步,便大功告成了!”

    方原点了点头,凝神看着宝镜,道:“这倒不难,比外围的禁制简单多了!”

    小皇子大喜,躬身一礼,然后退后了几步。

    “方小先生,到了这最后一步,我们两个老家伙也助你一臂之力吧!”

    那天枢门的两位老者呵呵一笑,显然也是极有把握,最关键的是,打了一路的酱油,如果再不表现一下的话,他们两个也就真的算是白白跟进来一趟了,于是大步入了殿,凝神观察了半晌,然后分开左右,同时伸指点出,一道青光,一道红光,同时向那镜后指去。

    “嗡……”

    那宝镜后面,缓缓涌出了一团白光,与那青光红光交融在了一起。

    “小心,再小心些……一旦坏了,可就前功尽弃啦……”

    小皇子站在后面,不住的提醒着。

    两位天枢门老阵师自然明白,神情绷紧,不敢有半点放松。

    渐渐的,盏茶功夫已过去,那团白光仍未消失,两位阵师额头倒已经出现了一层冷汗,不过方原也已观察了半晌,心间有数,便踏上前了一步,也是抬手,一道紫芒点了出去。

    颤抖的白芒登时稳定了下来,并在缓缓的消失。

    眼见得关傲守在了大门之外,里面的三位阵师则都在凝神破解那铜镜后面的禁制,小皇子站在了后面,长吁了口气,望向方原的背影,他微微露出了犹豫之色,但最终脸色还是沉了下去,心下打定了主意,慢慢挪动脚步,到了殿左一处通道前,然后一头钻了进去。

    事发突然,小皇子又灵巧,那破阵的三人,似乎谁也没有发现他已经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