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四十一章 总是有用的
    “先生,我这才……这才算是真的服了你!”

    方原摆这一座大阵,直接摆了三天时间,也生生的将那赵奴儿炼了三天。

    而在这三天时间里面,一直没有人敢去打扰他,包括了小皇子在内。直到三天过去,山谷里彻底没有了任何动静,赵奴儿死的连渣都不剩的时候,方原才慢慢的站了起来,抖去了身上堆积的雪花。小皇子也在这时候走到了方原身前来,小心翼翼的向方原行了一礼。

    “师兄,你觉得这个阵师……怎么样?”

    两位天枢门的老阵师里,银发老者叹了口气,向黑发老者说道。

    “我们单个跟他比,估计是差了一点点的……”

    黑发老者沉吟道:“不过我们两个加起来,应该比他高了一点点……”

    银发老者叹道:“有道理!”

    不过说的话虽然自信满满,但望着方原的眼神,也是充满了敬畏。

    若说小皇子及其他人,如今敬畏的只是方原那狠辣的手段与冷硬心肠,那么这两位阵师更佩服的便是方原设计这个阵势的大胆想法,以及在布置大阵时显露出来的惊人造诣。

    而迎着周围无数复杂的目光,方原只是低声吁了口气。

    “走吧,现在该无人打扰了!”

    他向着小皇子说了一句,然后撑开了乾坤袋,一层一层的阵旗收了起来。

    小皇子闻言连连点头,上来帮着一起收拾,然后准备离开,那些仙台上的美姬娇侍,见小皇子似乎要离去,搁在平时,定然要急忙相劝,甚至上来阻拦,但看着山谷深处,被生生炼死,如今只剩了几块焦糊骨头的赵公公,却深觉方原可怖,居然无人敢上前来多嘴!

    不过也就在方原即将驾驭银梭飞走之际,忽然微微一停,像是想起了什么。

    他的目光看向了那两位神情复杂的老阵师,皱眉道:“他们也是你请过来的吧?”

    小皇子忙点了点头,道:“是啊,不过他俩没什么用……”

    “……”

    两位老阵师闻言有些无语:“我们也只是比那姓方的先生差一点点好吧……”

    方原皱了皱眉头,道:“带上他们吧,总是用得着的!”

    两位老阵师闻言大喜:“连这年青阵师都说用得着我们,可见我们水平不低!”

    小皇子自然也不好拒绝什么,只好点了点头。

    这两位老阵师对视了一眼,便踱着四方步,背起了手,慢慢走了过来。

    方原道:“再不走快些,你们跑着过去!”

    那两位阵师闻言一惊,急忙一溜小跑过来,跳上了银梭。

    方原也不多言,直接伸掌在银梭上一按,那银梭立时变大了一些,将这两个老阵师也接了上来,而后径直腾空而起,化作了一道银光,掩去气机,直向着蛮山东方飞去了。

    依着小皇子给的秘图,方原等人赶了三天的路,已完全深入了十万蛮山,这里却已是妖兽横行,人迹罕至之地,便是一些靠着猎杀妖兽,获取妖晶来赚钱的小仙门与散修,也很少如此的深入蛮山中来,遍地可见参天巨木,随处有绝峰险迹,拔地而起,十分险峻。

    在这茫茫深山之中,想找皇陵所在,几乎比大海捞针差不了多少,但好在有秘图在手,大体方位还是可以确定的,三天之后,他们便已赶到了秘图所指的皇陵位置了……

    “咦?这里,明明该有一条河才是啊!”

    可很快,他们便遇到了一个问题,依着秘图所指,这里该有一条幽河自山中流淌了出来,而后沿着幽河向前走三十里,便可以找到一片神必的山谷,山谷之中,有小河流淌,绕着一座谷中山,形似宝印,那山,便是皇陵所在,可他们明明已经接近,却不知河在哪里。

    “这地图上画的是一条河,但我想,既然其名为幽河,便不见得是真正的河!”

    方原琢磨了一番,便按落银梭,接近了地面。

    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气,手掌缓缓按落,感应着周围的万物。

    很快的,他便心间灵机一动,却是察觉到,在这一片连绵山川之下,却是藏着一条地底暗河,正自奔流不息,若不是他乃是五行筑基,可以感应地底水脉,也当真无法发现。

    “走吧!”

    沿着这条地底暗河走向,银梭直向前冲去。

    地底暗河走势极怪,往往在绝路之处,横向一折,端得叫人摸不准方向。

    有些时候,甚至直接就朝着一座大山冲了过去,但到了近前,才发现那大山竟然是幻象,如是拐七扭八的行了三十余里,银梭冲进了一片浓郁紫雾之中,再出来,眼前景象已大变。

    在他们面前,赫然出现了一座遥不见边际的山谷,里面浮动着氤氲的薄雾,从上往下看去,可见郁郁葱葱的丛林巨木,只是诡异的是,居然不见任何飞鸟踪迹,显得死气沉沉。

    “这片山谷中央,应该就是乌迟国皇陵所在了……”

    小皇子见到了这片山谷之时,立时兴奋了起来,一片雀跃模样。

    方原眼神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叹道:“谷内一片死气,怕有凶险,都小心些吧!”

    说着,按落银梭,直直的坠入了山谷之中。

    “皇陵葬骨之地,绝对没有这么容易进去,秘图之上,虽然未写明有多少禁制,但依着我估计,三为至上,这皇陵周围的大阵禁制,恐怕至少会有三层,如今咱们在山谷外围,应该已经是进入了第一层禁制之中了,所以千万小心行事,以免一不小心,枉做了枯骨!”

    双足踏在了地面之上,方原轻轻吁了口气。

    “我天枢门在阵法一道,还是有些研究的,由我来推衍一番……”

    那位银发的老阵师闻言,呵呵一笑,取出了三十六根竹筹,祭起在了半空之中。

    “不必!”

    方原双目看向了前方,他便摊开了左掌。

    乾坤袋里,立时便有六十四根紫玉雕就,镶着金边,上面有着精美云纹的玉筹飞了起来。

    这却是小皇子的拜师礼之一,名匠雕就,极为珍贵。

    有了这玉筹,方原自也不必那么寒酸的使用竹筹了,换了一套把事。

    那银发老羡慕的看了一眼,悄悄的把自己的竹筹收了起来,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

    竹筹不如人家的名贵,倒也罢了,关键是自己只能操控三十六根竹筹,人家却可以操控六十四根,看起来只是多了不到三十根,但其间的计算难度,却是不可同日而语……

    别的不说,两位老阵师却是知道,阵术一道里,能否取得“大阵师”称号,其中一个重要的衡量标准,便是是否可以熟练的运转六十四根竹筹,进行自己所需要的推衍。

    “呵呵,那就由老夫还辅助你推衍吧!”

    黑发老阵师笑了一声,身边飞起了十几个栩栩如生的纸人。

    “不必!”

    方原摇了摇头,右手向着周围一张,周围一棵大树上,立时但有许多叶子飞了下来,被方原手掌一挥,便皆被法力托着,挥挥洒洒的向前方原涌去,立时激起了道道阵光……

    那黑发老阵师见了,也只好有些尴尬的收起了纸人。

    人家就地取材,叶子虽然不如自己的纸人精致,但数量却多了好几倍。

    “啪!”

    有的叶子被烧焦,有的悄无声息分成了两半,也有一些直接碾成了齑粉。

    而相应的,方原左掌之上,六十根竹筹的飞舞轨迹,立时起了变化,划出了道道晶莹的玉光,飞快的交叉运转着,看起来绫乱异常,但却互不干扰,飞的越来越快,到了最后时,已然形成了一个玉光交织的光团,变化之快之复杂,直让人看上一眼便觉得头昏脑胀。

    可方原却只是盯着光团看了半晌,手指在虚空里快速的划动,似乎在计算。

    这两位天枢门的老阵师,也试图去试着计算一下,但只是看了几眼,便觉得方原计算之快,已完全超出了他们两人的极限,根本就跟不上这个速度,有些无奈的停了下来……

    对视一眼,这两人都有些苦笑:“这个年青人真不知怎么学的,这阵术一道的造诣,倒是比我们两个参研了百多年的阵师还强,尤其是那推衍能力,怎么这么变态,一个脑袋倒似比我们两个加起来还好使,有他这么一个怪物在这里,我们两个能帮上什么忙啊……”

    “巽二,九步,折向左,走十九步!”

    这一个念头还未闪过,忽然间方原开口,说出了一个推衍结果。

    两位阵师与小皇子顿时抬头看去,只见巽二方向,一条几乎肉眼看不见的小道,直通入幽隐未知之处,他们自然明白,若是方原推衍没错,这条路便可以安然无恙的通过。

    但若是他推衍出现了半点的失误,这条路便是一条通往幽冥的死路。

    这年青阵师的推衍,也不知道正不正确,总得先找个人试过之后才能知道……

    正想着这个问题,忽见方原转过头来,看了他们一眼。

    这两位立时呆了一呆:“什么意思啊?”

    “你们不是要帮忙么?”

    关傲在旁边道:“方小哥的意思是,发挥你们作用的时候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