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四十章 生生炼死
    如今的方原,不过是刚刚开始了筑基境界的修行,哪怕他已修炼成了四相雷灵中的第一道,如今的修为也不过是筑基二层而已,这雷灵还很弱小,威力也有限,或许对上了普通的筑基中阶修士,方原有把握战而胜之,但面对着筑基高阶修士,方原就会很小心……

    而碰到了赵奴儿这样半步金丹的高手,他便更不会选择与对方硬碰硬了,修为差距太远!

    当然,无法硬战,不代表对方就无敌!

    法阵,本来就是设计出来以弱胜强的,方原又怎会不懂?

    从一开始赵奴儿对他动了杀机,他便已经决定要用大阵炼死赵奴儿。

    这段时间里每日躲在房间,便是在推衍所需的阵法,前后推衍无数遍,早已成竹在胸。

    “小儿,你敢……”

    阵法的优势赵奴儿也懂,本来他不相信可以有人在不到盏茶功夫的时间里,便重新布下一层新的大阵来,但如今方原就在他眼前做到了这一步,却是不由得他不相信了……

    本来的傲慢心思立时收了起来,大吼着向第二层大阵斩了过去,一身阴气爆发出来,倒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黑色骷髅头,在大阵里面左冲右撞,催枯拉朽,第二层大阵也很快被他这强横的力道冲撞的摇摇欲坠,眼睁睁看着便要破碎,可在这时,方原第三层大阵已成!

    两道大阵彼此交合,力道更强,刚刚险些被赵奴儿打破的第二层大阵,竟也借此稳定了下来,冲在了半空之中的他,也被强行压到了地上,周围阵力疯狂挤压了过去……

    “小杂种,咱家出去了,定要将你扒皮抽筋!”

    赵奴儿又惊又怒,尖声大叫,各种压箱底的神通手段都施展了出来。

    可方原看他,便如看着一只网里的鱼,任他叫嚷叱骂,也都听而不闻,而是直接开始了布下第四层大阵,诸般阵旗飞出,各道禁制降临,一层一层的将这山谷团团包围了起来。

    就好像是蜘蛛织网,将猎物一层层的困住一般!

    “快……快拿下那个阵师!”

    不过也就在此时,不远处空中,忽然传来声声大喝,却见是仙台方向,几艘法舟赶了过来,上面跃下了数十个身穿黑甲的乌迟国侍卫,却是他们刚才紧随着赵奴儿赶将出来,只是法舟的速度毕竟不如赵奴儿这半步金丹,速度慢了许多,直到如今,才堪堪赶到。

    本以为在自己赶到之时,便可以看到赵公公将那阵师撕成碎片了,却没想到浑然不是这么回事,那个阵师也不知施展了什么邪法,居然将赵公公困在了山谷之中,顿时大吃一惊。

    二话不说,便皆冲了上来,各种法器与长枪都朝半空中的方原打来。

    “关傲出手,莫让他们扰我!”

    方原神念捕捉到了这些人过来,却连头也不回,只是低声大叫。

    他这时候想用这个方法镇死赵奴儿,可谓极其大胆,但也无比的凶险,但凡有一个不慎,被那赵奴儿冲了出来,那么死的便肯定是自己了,因此他片刻也未停止推衍,也片刻没有功夫去分神,一双眼睛,在这时候只是死死的盯着赵奴儿,其他的事情当然要交给关傲了。

    “好!”

    关傲便与小皇子躲在谷口一块巨岩后面,听见方原一声喊,当即便高声答应,然后挥舞起大刀,直向着那群乌迟国的持卫冲了过去。

    人还未到,便已一刀斩出。

    这一刀的刀势,带动了他一身的法力,虚空之间,立时轰得一声,燃起了滔天的火焰,便如火云一般!

    这世上一脉火行筑基的修士极多,但像关傲这等几乎汲空了一整条火行地脉的人却极为罕见,他这一刀斩出,甚至都没有施展法力,但法力余波,便已比火系神通还要强!

    一片滔天火浪,再挟着他那猛狂无双的疯狂力道,那威势简直强横到了极点!

    喀嚓嚓……

    其中一艘法舟,上面的乌迟国护卫还未跳下来,便直接被关傲这一刀劈成了两半,成了两截疯狂燃烧着的木碳,里面可以看到无数的乌迟国护卫在扎挣着坠落下来……

    而另外那些冲着方原冲了过来的乌迟国护卫,更是直接被火云笼罩,一时心下大惊,哪里还顾得上冲上前来阻止方原,一个个只能使足了吃奶的力气,死命挥舞起了铁枪,试图在关傲面前撑得几个回合。

    可惜这一切也只是无用,在关傲面前,便如一截截木桩般被斩倒了。

    “无知小儿,你敢……你屠我乌迟国护卫,犯下死罪,待我出去,定不容你!”

    那赵奴儿见得这一幕,早就气的双眼一片血红,恶狠狠的叫着,拼命攻击着周围的阵光,整个人这时候已披头散发,宛若疯子一般,一身阴气滔滔不绝,使得他便如一只野鬼一般尖利号啕,周围那些罩着他的大阵,明显被他冲击的颤抖了起来,只是一时之间也破不开而已!

    不过如今的他,心里倒还没有太多的惧意。

    因为方原苍促间布下的这诸多大阵,也只是困住他,却伤不了他。

    “你觉得自己还能出来么?”

    方原一口气布下了五道大阵,将赵奴儿困在了山谷之中,也觉得自己有些达到了极限,连续不断的推衍与计算,同时还得兼故着准确无误的布下阵旗与禁制,让他都感觉微微的晕眩,脸色已经显得有些苍白,一层细汗在额头与后辈渗了出来,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然后看着在山谷里四下冲撞的赵奴儿,他深吸一口气,陡然间捏起了一个法印,八道赤色阵旗飞向了四周八方,插在了山谷半山腰里,然后他右手食中二指,拈起了一道火符,向着那大阵的中央,直直的甩了出去,火符在这一片山谷上空,缓缓的燃烧了起来……

    轰隆隆!

    随着这火符的燃烧,那八道阵旗忽然间也都同时出现了赤红色的火焰,而与此同时,四面八方,都微微发红,虚空模糊,有一片片的火意涌了过来……

    这一片山谷周围,几十里内,气温都忽然间下降了几分。

    而相应的,这片山谷中间,则陡然温度升高,到了最后,更是直接化作了一片火海!

    “哗……”

    赵奴儿脚下窜起了一篷火焰,他也微微一惊,大袖拂出,将这火焰荡开了去,可是四面八方,却同时都有火焰燃烧了起来,他便是想躲,也躲不开,想抵挡,也无从抵挡,索性置之不理,反正这些火焰威力不强,也就和练气境界的弟子施展的出来的法术威力差不多。

    对于半步金丹的他来说,这些火焰根本不值一提。

    “小儿,吾乃乌迟国内侍总管,你真敢杀我,怕是你阴山宗也要给个交待……”

    这时候,他直视着方原,低声大叫了起来。

    “你们尽管去阴山宗讨交待好了!”

    方原却根本理也不理,一番推衍之后,又是八道阵旗打了过去。

    山谷之内,火光为之一盛,温度又升高了数倍。

    “你……”

    那阴侍赵奴儿,终于脸色微变,眼底深处,露出了一抹惊悸之意。

    “他……他这是要做什么?”

    不远处的山巅之上,天枢门的两位老阵师,以及小皇子的一众姬妾、以及巨蛟门与火云岭的上下弟子也都赶了过来,但是此时关傲杀的兴起,不光效忠于赵奴儿的护卫被他杀了一个干净,就连其他人,胆敢靠近,也是一刀劈将过去,这些人只能躲在了远处呆呆看着。

    “师兄……他……他这是要借八方火意,生生将赵公公炼死啊!”

    银发老者想通了一点,一脸惊恐的向着黑色老者叫道。

    “这怎么可能,赵公公他修为精深,这火意太弱,还杀不了赵公公吧……”

    那黑发老者也明显想到了,只是不敢相信这一点,颤声说道。

    不过接下来的话却没有说下去,因为他也想明白了。

    一时之间,这火意或许太弱,伤不了赵奴儿这样的半步金丹,但时间长一点的话……

    无穷无尽的火意,皆向着山谷汇聚了过来,使得那火光越来越盛。

    而周围,温度则越来越低。

    一个时辰过去……

    两个时辰过去……

    三个时辰过去……

    山谷之中的赵奴儿,已然号啕大叫。

    身上的红袍都燃起了火焰,眉毛头发也着火了。

    他拼命大叫大骂了起来,疯了一般在大阵里四下冲撞了起来,远远看去,已然如同一个火人一般,可是不论他是大叫还是大骂,威胁还是哀求,方原都只是冷冰冰的看着他,并随时弥补着大阵,确定他老老实实的被困在里面,确定周围的火意源源不断的进入山谷……

    而后,整整一天时间过去了……

    “小杂种,我必将你碎尸万段……”

    “你敢杀我,吕妃饶不了你,陛下饶不了你……”

    “快放咱家出去……”

    “我知错了,小皇子饶命,小皇子饶命……”

    那赵奴儿的叱骂,早就变成了求饶,但方原依然不为所动。

    然后又是一天过去了,赵奴儿嘶哑的吼叫声都听不见了,只是偶尔才有微弱的呻吟。

    方原还是不为所动,又继续炼了他一整天。

    终于,山谷里什么动静都没有了,只有隐隐的焦臭味道传了出来。

    周围,不知何时已然飘起了雪花!

    从一开始的反抗,到最后的垂死挣扎,再到最后的最后,一片死寂,悄无声息,他始终没有从山谷里冲出来,方原也一直死死的盯着这一方大阵,前后没有给他半分机会!

    那两位天枢门的老阵师,这时候看着方原的身影,只觉心里一阵阵发寒。

    黑发老者吞了一口口水:“他……他居然真的将赵公公这样慢慢炼死了……”

    银发老者傻傻的道:“而且用的还是文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