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三十八章 我是一位阵师
    原计划里,如今已经到了小皇子及方原一行人离开火云岭,名义上四处游玩,实则找地方离开,前往乌迟国祖殿之时。而且对一众下属,小皇子也已经下了此令。只不过,赵奴儿这阴侍的出现,却打乱了他们的一切安排,小皇子心忧如焚,倒想着快些与方原商议一番,但暗中试探了方原几回,打了几个眼色,却见他始终没有什么反应,心下顿时焦灼难安。

    赵奴儿如今就像个鬼也似,死死的缠住了他,不论是他与谁相见,都须在一边侍奉着,尤其是他与方原相见之时,更是从头到尾的在旁边看着,脸上带着那得意而讨厌的笑脸。

    小皇子前前后后,已然发狂不知多少次了,可拿赵奴儿却全无办法。

    这个阴侍心思歹毒,修为又高,撵又撵不走,打也打不过,骂他也只装听不见,总而言之就是无论小皇子去了哪里,都带着让人生厌的笑容跟在旁边,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在这种情况下,小皇子再想与方原碰头商量些什么,自然是不可能了,甚至还要防着赵儿奴猜到他真正的想法,眼见得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小皇子心里不由得越来越着急,对赵奴儿痛恨到了极点,更关键的是,他开始有些担心起了方原答应自己的承诺来……

    也不知是不是在见到了赵奴儿的第一天,便险些命丧他的爪下,方原似乎有些惧怕了,没有再主动找自己商量过,只是自己说什么便是什么,自己去找他的时候,便随便找些阵术之道来教自己,对自己的暗示与隐晦表达的商讨之意,却完全的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平时自己不去找他的时候,他便也每天只是闷在房间里,一道一道的推衍阵法,雷打不动的修行与看书,竟全然不试着找机会与自己相见,像是完全忘了那约定一般!

    就连那个整天笑呵呵的傻大个子,似乎也得了他的吩咐,不敢随便跟自己说话了。

    “难道我真找错了人?”

    小皇子心里忍不住想着,隐隐有种失落感。

    当初方原一见面便掳走了他,又见到了方原修炼雷法的样子,无论是胆量、智计,还是实力,甚至是修炼的功法,都是一等一的,他这才立时决定要将方原请过来帮自己对付那妖妃,为此不光许诺了天外雷石作为报酬,甚至连自己对付妖妃的想法都和盘托出了。

    在这种局面下,倘若这个阵师怂了,想要退出,那无疑是让人绝望的。

    “小殿下,您若玩的不开心,那还不如早些回宫里,也省得陛下和皇后担心……”

    赵奴儿见小皇子脸色愈发的阴沉难看,便每每在他身边进言。

    虽然他脸上总是带着谄媚的笑,但小皇子却从他的笑容里莫名的看到了几分得意。

    “是不让那个妖妃担心吧?”

    小皇子冷笑着,带着恨意看着赵奴儿。

    “吕妃是长辈,小皇子您言辞间总得客气一些才是……”

    赵奴儿眯起了眼睛,仍是笑着向小皇子说道。

    小皇子来了气,冷喝道:“我便不客气,那却又如何?”

    “您是殿下,奴婢又岂能对主子如何呢?”

    赵奴儿轻声的一笑,道:“不过那些暗中怂勇着您,让您做些不利于乌迟国皇族之事的人,奴婢却不会对他们这般客气了,此前奴婢已经寄书回宫,请教了吕妃,她老人家说了,便是阴山宗弟子又如何?那阴山宗虽然号称云州第一大仙门,但这威风却耍不到霸下州来,他们的弟子,到了咱们乌迟国,一样得守规矩,否则的话,那脖子上的小脑袋可就……”

    说到了这里,微微的一笑,便伏下了脑袋,不继续说下去了。

    “你……”

    小皇子眼中射出了一道精光,又气又恨。

    他自然明白这赵奴儿是在威胁自己,想必上一次方先生以阴山宗真传的身份震慑住了他,让他没敢下杀手,但他之后立时请示了宫中那位妖妃,已经得了妖妃的许诺,这样一来,再次动手的时候,方先生的身份也完全无法令他顾忌了,说不定他还会主动找机会动手……

    一念及此,倒觉得有些理解了方原此时的做法了。

    人家毕竟是外来人,天外雷石固然重要,也犯不着为此而丢了性命啊!

    “他毕竟是我的阵术先生,你敢动他,仔细你的皮!”

    小皇子冷冷的看着赵奴儿,冷声道:“其他的事情也不必你管,我玩够了自然回去!”

    那赵奴儿听了,顿时微微一笑,便不再多说了。

    如今,他们已在火云岭呆了十几天时间,按着此前的约定,早就该出发往祖殿而去了,只是赵奴儿每日盯的甚紧,却丝毫没有机会实施他们的计划,小皇子也渐渐绝望了。

    他已没有借口再拖延下去,实在不行,但只能离开了。

    “那个妖妃,真的就……”

    夜里,躺在玉榻之上,小皇子眼前浮现了那妖妃入宫时的模样,恨的咬牙。

    这赵奴儿盯死了自己,每日也只有在这睡觉之时,才能有片刻的独处时间,不过外面,一样有那赵奴儿安排下的人盯着,但凡自己想要出去,便立时会有人去通知那奴才!

    本想着这一次出宫,要大展手脚,好好对付那妖妃,没想到人家只是派了一个奴才过来,便牢牢的看死了自己,还吓得自己身边的人都如鹌鹑一般,实在让他们有种挫败感了。

    “呼……”

    忽然帘子被掀开,帐外吹来了一道夜风。

    正胡思乱想的小皇子微微一惊,坐起了身来,向门口看去,便那一个身着青袍的身影撩起了帐帘,慢慢的走了进来,长身玉立,气度沉稳,淡淡的开口道:“该动身了!”

    “方先生?”

    小皇子见到他的模样,内心微惊,低声叫道:“你怎么过来了?”

    方原看了他一眼,道:“你难道不想动身往祖殿去么?”

    小皇子闻言,又惊又喜:“方先生你……”

    方原道:“我都已经准备妥当了,你若还想去,那便一起动身吧!”

    小皇子急忙跳了起来,叫道:“去,自然要去!”

    飞快的披了外袍在身上,便跟着方原向外跑,见帐外东倒西歪的躺着四五个侍卫,正是那赵奴儿派来守着自己的,这些侍卫实力也都不弱,更是十分机警,居然没有发出半点声音来,他刚才就在帐子里面躺着,也没有听到半点方原动手对付这些侍卫的声音……

    “那个奴才……”

    小皇子看向了左侧的一片殿宇,欲言又止。

    方原淡淡道:“这时候不必担心他,他是残缺之身,每在月圆之夜,必然要吞吐月华阴气,滋养肉身,而如今正是阴气最盛之时,也是他修炼的好时候……”

    小皇子微微一怔:“你怎么知……”

    方原道:“多读些书,你也会知道!”

    小皇子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有种被人鄙视的感觉。

    方原抬手,一道紫气裹起了小皇子,身形直往山下掠去,周围巡守的侍卫不少,但方原的身形诡异,却无一人察觉到他们,来到了半山腰里,便见扛着大刀的关傲已经在这里等候,方原便祭起了银梭,将小皇子和他两个人一起带着,化作一道银光,直往东方飞掠而去。

    “方先生,你真是太有本事了……”

    小皇子这一出来,便出脱了牢笼,心下无比的兴奋。

    方原并不言语,只是淡淡的回头向火云岭上看了过去……

    “咻!”

    果不其然,他们刚刚才离开了玉罗山,便见那营帐之中,很快就出现了一道暗红色的气机,冲宵而起,遮星蔽月,旋及便是那赵奴儿尖利而愤怒的声音:“阴山宗小儿,找死!”

    而后,一道穿着红袍的身影披头散发,跳上了半空,四下一扫,便直追了过来。

    “他发现了?”

    小皇子吓了一跳,脸色顿时变得惨白如纸。本以为方原是已经提前计划好了,可以趁着那个奴才不注意,远远的逃走,却没想到,那赵奴儿居然发现的这么快,他们如今还未逃出十里,对方便已经追了上来,看样子这位方先生瞧着信心满满,这计划却大有漏洞。

    方原也回头看了那红色的影子一眼,淡淡道:“他当然会发现,那些昏死的侍卫很快就会被发现,自然会有人通知他!”

    “那快……快跑啊……”

    小皇子焦急了起来,抓着方原的胳膊,手不停的抖。

    “他是半步金丹,法力浑厚,我们又怎么逃得了?”

    方原一声冷笑,看起来没有半分着急之意。

    小皇子气苦:“那要是这样,不还是要死,我倒没事,可先生你……”

    方原只是笑了笑,目光四扫,忽然直接驾起了银梭,直朝着下方不远处的一片山谷冲了下去,而后留在了此处,四下里打量,似乎完全放弃了逃跑的念头,在这里等死一般。

    小皇子已完全看不懂了,哆哆嗦嗦的叫道:“你……还不逃,做什么啊?”

    方原回头看了那红袍影子一眼,淡淡道:“杀了他!”

    “那奴才可是半步金丹啊……”

    小皇子几乎快要哭了出来:“你就算是天道筑基,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啊……”

    “不是他的对手,不代表我杀不了他!”

    方原冷笑了一声,抬手几道阵旗打了出去,布在了山谷周围。

    然后他抬头看向那一朵急速靠近的红云,声音阴寒:“我可是阵师,我用大阵镇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