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三十五章 阵术先生
    “那……也好吧!”

    小皇子犹豫半晌,也只好先答应了下来。对他来说,自然也是抱着将方原拉到自己身边,一起对付宫里那妖妃的,不过方原既不同意,他也没有办法。毕竟他看得出来,方原虽然是天道筑基,但修为却不怎么高,便是懂得雷法,对上了那妖妃恐怕也占不了什么便宜的。

    能得此人相助,先拿到了祖庙里的宝物再说。

    “好,签下此契好了!”

    方原见他答应,便取出了一道契书,递了过来。

    小皇子却是呆了一呆:“还需要签契书?”

    方原没有回答,但态度十分明确,他还不是很能信得过小皇子。

    小皇子无奈,也只好签了契书,用自己那微不足道的法力打上了法印。

    这契书倒不是血契等等,而是一种誓言之书,一旦打上了法印,便会牵动双方气血,对彼此的修为与心神都有很大影响,虽然不会致命,但还是有着很大的制约效果的。

    “绕了一个大圈,好歹还是请动了你来帮我了!”

    小皇子倒是也松了口气,入祖殿的把握更大了几分。

    “先回去吧!”

    方原收起了契书,便撤了周围的大阵,一道法力慑起小皇子与关傲两个,冲天而起。

    事已至此,他也不想多作耽搁。

    之前这小皇子逼他就范,他不解内情,自然不会随便答应,迫于无奈,便捉了这小皇子做人质,逃了出来。心下也知道,火云岭必因此事遭受牵连,因此只能拿小皇子的性命作要胁,但如今,既然已经与这小皇子签了契约,化敌为盟,便不必再让火云岭冒这个险了。

    这一次踏着银梭,飞遁而去,不过大半时辰,便已到了火云岭上空。

    遥遥看了下去,便见火云岭上,正是一片杀机凛然。山顶之上,跪着一片一片的人,却皆是火云岭弟子,而在周围,则是这十万蛮山里,听闻小皇子被掳走,赶来相助的修行之人,巨蛟门以及小皇子身边的侍妾等等皆在其中,正商议着是否要用刑来逼火云岭交出人来。

    “这回……可是吃了大亏了吧?”

    火云岭众弟子前面,跪着的正是李长老与许清盈两个。

    他们皆是五花大绑,沦为了阶下囚,听着那些人要对自己施展搜魂之术,心间一片绝望。

    许清盈也是十分的无奈,想说什么,却终又忍住。

    那位年青的阵师,本事自然是很高的,不然也没这么大的胆子敢将乌迟国小皇子绑了去,只是他这么一来,倒是走的潇洒,可是火云岭又如何能从这滩浑水里跳出去?

    虽然严格说起来,若是没有这阵师的出现,火云岭也早就被打破了,情形未必会比现在好到哪里去,但毕竟是因为这阵师之前给她的惊喜太多了,却也难免让她心里,又生出了些许不肯泯灭的希望,隐隐期待着,或许那位阵师还能在最后关头现身,救了自己……

    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她自己也觉得荒唐。

    那个阵师本事再强,又怎么敢与乌迟国皇族正面相抗?

    这时候,他大概已经远遁万里之外了吧……

    “轰!”

    这个念头犹未落下,她便忽然听到了一声破空之声,遥遥传来。

    然后她惊愕的抬起头,便陡然看到一条青影从天而降,落在了火云岭正殿的屋脊之上,此时这一夜刚刚过去,旭日初升,红彤彤的光芒自东而来,照在了此人身后,只见得他气度沉稳,神情平淡,身边带了一个巨汉,一个小孩,却不是昨夜刚刚逃走的阵师又是谁?

    “他……他来救我么?”

    许清盈一时欢喜的几乎晕眩,又有些恐慌。

    “殿下……”

    火云岭上下,忽见得方原居然又带着小皇子回来,也是一个个大吃了一惊,惊喜莫名,足足呆了半晌,才猛然反应了过来,急急一声大喝,所有人都冲了上来,里三层外三层的将方原围在了里面,无数的法器都直接祭起在了半空之中,随时准备着朝着身上砸去……

    而被这么多人包围着,方原不动声色,转头看了小皇子一眼。

    小皇子脸色有些不悦,冷咳了一声,摆出了那副故作沉稳的模样,目光冷冷扫过了周围,低喝道:“不可对我家先生如此无礼,快快给我退下,收拾个干净地方,让先生休息!”

    “先生?”

    周围围着方原的诸人皆大吃了一惊,面面相觑,极度诧异。

    但心里仍是提防着方原,祭起来的法器也不敢收了去。

    “此獠……未伤了小殿下吧?”

    巨蛟门门主一副忠心耿耿,踏上前了一步,挡在了小皇子身前,大义凛然的道:“殿下且放心,有我巨蛟门在,谁也不能再伤了小殿下半根汗,我这就将此獠拿下,给殿下……”

    “我说的话你们没听见么?”

    他话还没说完,这小皇子便恼火了起来,向着巨蛟门门主屁股上踹了一脚,叫道:“我是乌迟国的小皇子,先生他又怎么会伤我?只是带着我出去谈些事情罢了,现在他老人家已经答应教导我的阵术学问,是我的长辈,你们再敢无礼,当我不敢杀人么?”

    “哗……”

    这一回所有人真的是彻底惊呆了。

    那巨蛟门门主屁股上的脚印也不敢拂去,只是讪讪的将手里的法器收了起来。

    其他人也面面相觑,却看得出小皇子说的话并非作伪,也不像是被人控制住了,又见他发火,只能收起了手里的法器,只是心下都觉得刚刚还是掳走了小皇子做人质的狂徒呢,如今居然摇身一变成了小皇子的阵术老师,可谓离奇至极,一时间有些想不明白其中道道!

    火云岭的许清盈与李长老,则更是有些傻眼了,呆呆看着这一幕。

    “把火云岭的弟子都放了吧,他们替我引荐明师,非但无罪,反而有功!”

    小皇子偷眼瞧了瞧方原的脸色,显然是想好好拉拢他。

    只是一众火云岭弟子听了这话,那心里的惊喜之意便不必多言了。

    直到各方人等尽皆踏上了小皇子的仙台,落座之后,李长老还恍若梦中,全然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从阶下囚成为了小皇子的座上之宾,而且座次,居然还在那巨蛟门门主之前……

    倒是许清盈低声笑了起来,偷眼看着方原,道:“他又没有让咱们吃亏!”

    ……

    ……

    “殿下,之前我们见你遇难,已急急向四方传信求援,没想到只是虚惊一场……”

    落座之后,那位年长的娇侍忙来细细回禀。

    小皇子听了,浑不在意的摆了摆手,道:“告诉他们不必来了,虚惊一场,不必理会!”

    说着忽想起了什么,瞪眼看着那娇侍道:“你没告诉我母后吧?”

    那娇侍忙道:“婢子怕宫里担心,还没告诉她老人家!”

    小皇子松了口气,点了点头,道:“如此便好,没的害她白白担忧!”说罢了,便向其他人道:“我好容易碰见了一位好老师,会在火云岭呆一段时日,向他学习阵术之道,你们速去通知四方镇守,命他们为我备齐好礼,以谢师恩,坠了我皇族颜面,这可不成……”

    属下人听了,便皆点头答应。

    方原在一边听着,倒是暗暗点了点头。

    这个小皇子倒不愧是出身皇族,虽然有时候也有些小孩气,做事却是滴水不漏。

    自己可没答应收他为徒,但他这番重礼备上了,好歹就记了这个名了。

    而且他把备礼之事,搞得沸沸洋洋,想必也是在向宫里传递一个消息,那便是他真的准备好好学习一下阵术之道了,而阵术难学,阵师又通常实力不强,可以说他做下了这个决定来,那起码十几年里,实力不会有太大的提升,这也就会让敌对的人对他少些忌惮。

    不过,对这一切,方原自然也不会阻止什么。

    他既然答应了这小皇子要帮他进入乌迟国祖殿,那便会全力帮他这一件事。

    至于其他的事情,他还是不会胡乱插手。

    当下,这小皇子安排妥当了一切,便真个在这火云岭留了下来,就连那一方仙台,都直接留在了后山,而火云岭几处主殿,自然尽被他占了,李长老都被撵了下去和普通弟子住在一起,倒是许清盈好歹是个女儿身,他又怀疑这是方原的侍妾,才特意允她留了下来!

    第二日,给方原准备的拜师礼便都已妥当,恭恭敬敬的献给了方原。

    那天枢门的两位阵师看了,很是眼红,心里长嘘短叹着,凭什么这个年青的阵师就是各种珍异古宝的献上,而我们两个也同样是阵师,就每个人一千两灵精便打发了呢……

    表面上,这位小皇子好学的紧,每天早晚执弟子礼向方原请安,然后跟着他学习阵术一道的入门学问,卜算之道,暗地里,却是在向方原商议如何进入祖殿之事,而方原在与他详细问过,尽可能的了解到了这祖庙的各种布置之后,便也开始着手做起了各种准备。

    幸好如今火云岭的大阵在这一场大乱里,又毁去了七七八八,需得重新布置,因此,方原到时候去祖殿破阵所需要的一些奇珍异宝,便又借着布置护山大阵所需材料的机会,悄然买了回来,而且还不用火云岭花钱,护山大阵是巨蛟门毁的,自然得让巨蛟门来赔。

    “殿下啊……”

    巨蛟门门主拿着那清单叫苦不迭:“这一应玉篆火符,灵纹玉雕,阵旗、火砖什么的,都是用来布阵的,我能明白,可是这些奇潭阴水石,三阶火兽骨什么的买来做什么啊?”

    小皇子听了,只是斜着撇了他一眼:“你觉得你比我家先生更懂是么?”

    巨蛟门门主登时一脸尴尬,讪讪的说不出话来。

    倒是从旁边经过的李长老听到了这一句,忽然畅快的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