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三十四章 魔种出世
    “额……你说是就是吧!”

    小皇子听了方原这么一句话,也是呆了一呆,旋及无奈的道。

    然后便又有些兴奋的看着方原,激动道:“你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

    听他说了这许多,方原却只是淡淡摇了摇头,缓缓起身,不准备与他多说了。

    “你……”

    那小皇子听了微微一怔,指着那两块雷石道:“这可是你最需要的雷道资源啊,我可以给你更多,另外,据说我们皇室祖殿里面,还有很多宝贝,我可以分给你几件的……”

    说着,小眼倒是骨碌碌的转,隐隐有些吃定了方原的意思。

    “这两块雷石你不用给我!”

    方原道:“反正你现在就在我手里,大不了我就抢过来!”

    小皇子吃了一惊,险些哭了出来:“……你这人怎么能这样?”

    方原轻吁了口气,不再吓他,只是淡淡道:“实话实说了吧,这雷道资源我是需要的,可是我不愿惹事,更不愿招惹你们皇族里的麻烦事,更重要的是,我还是不信你……”

    “我……”

    小皇子一时有些心急,说话都结巴了起来:“我连自己的目的都告诉你了,你还不信我?”

    方原脸上露出了一抹讥诮,丝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怀疑,冷声道:“当然不信,你们乌迟国皇室传承数千年,便是放眼于整个霸下州而言,也能算得上一方大势力了吧,你却跟我说,随便一个女人便可以扰乱朝纲,堂堂一国皇族,居然没有能人可以治得了她,反而需要你这样一个小孩子溜出宫来,跑去自家祖坟里找办法对付妖妃?”

    “我……我说的都是真的!”

    那小皇子听了,一阵焦急,但见方原一脸的冷淡,明显不相信自己这一套的模样,才无奈的的叹了一声,道:“不过你说的也不错,其实我这一次出来,本是为了找一个人的!”

    “找什么人?”

    方原点了点头,脸色微微和缓。

    “这话说起来就很复杂了!”

    小皇子脸上倒有了些失落之色,低声道:“此前在宫里,母后发觉那个女人不对劲,就让我暗地里去请教乌迟国的先知,她说先知是个很厉害的人,曾经在中州的易楼修行,是易楼的外门弟子,如今父皇被魅惑,若有人可以治得了那个妖妃,便一定是先知了……”

    “易楼?”

    方原心里暗暗点了点头,对这个地方倒是知道的。

    易楼是如今的修行界七大圣地之一,擅长推衍之术,号称洞窥天机,可知过去未来,这乌迟国的先知,哪怕只是曾经易楼的外门弟子,也实在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了。

    不过心里倒是更好奇了,那什么妖妃,难道易楼的弟子也对付不了?

    此事要么便是这小皇子胡说八道,要么便是便是另有隐情……

    不过方原之所以不想管这回事,倒多半是因为他相信事情是前者。皇宫里面的事情,本来就水很深,不是一言两语可以说的清楚的。这小皇子深恨那妖妃不假,但说不定原因只是那女子与他母后争宠,引得他嫉恨而已,方原若真是冒冒然便插了手,才是个笑话……

    “我找到了先知,求他除了那妖妃……”

    小皇子倒不知方原心里所想,仍是继续讲了下去:“可先知却说,那妖妃来历不简单,他不愿意出手,我骂了先知,先知也没生气,只对我说,魔种出世,天下大乱的时候到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打算回中州去问问自己的师傅,乌迟国的事情,他不想管!”

    “魔种出世,天下大乱?”

    方原听得微微一凝,心想这小皇子小小年纪,若能编出这等话来,本事倒是不小。

    “不过,在先知离开之前,倒是对我说,我们乌迟国还是有一人可以对付那个妖妃的!”

    小皇子说到了这里,小脸上倒是出现了一抹与年龄不相忖的沉重之意,低声道:“他让我一路向南走,三千里路,可以找到我的一位先辈,他是我父皇的叔叔,也是我乌迟国数千年来天资最高的人,如今他早已隐居了,但他修为深厚,若肯出手,一定能对付妖妃!”

    “后来回了宫,我跟母后说起了这件事,母后倒说,她也确实记得有过这么一位先祖,好像还曾经在中州拜师修行,闯出了偌大名号,只是后来和一个女人好过,最终还是分开,心灰意冷,从此便消失了,如今已有数百年过去,再也没有人听说过他的消息……”

    说到了这里,小皇子不由得低声一叹,道:“但母后还说,倘若先知说的是真的,这个人还活着,那么他确实可以治得了那个妖妃,于是我便借着出来游玩之名,出来找他!”

    一边说着,脸色倒显得有些苦恼了起来:“可是如今我已经出来了小半年时间了,前前后后,顺着先知指点的方向,已经找了很久,大西山、月落岭、青梧川、玉罗山……那一片山域都被我找遍了,可我还是没有找到先知说的那个人,便只好自己想办法了……”

    “玉罗山?”

    方原一直静静的听着,直到最后,忽然一怔,道:“先知让你找的人叫什么名字?”

    小皇子呆了一呆,道:“我不知道啊……”

    方原皱眉看了他一眼:“你连名字都不知道便出来找人?”

    小皇子无奈的道:“先知只是让我到那一片山域里找,说是那个人知道了我在找他,若想帮我的话,便会主动现身与我相见的,若不想帮我,说破天也没用,可是我找了好几个月,也没见到人影,想必是那个先辈真的什么也不想管了吧,所以我只好进祖殿里去……”

    方原忍不住深吸了口气,隐隐猜到了什么,道:“先知为什么说那个人可以帮你?”

    “还能为什么?”

    小皇子微微一怔,很理所当然的道:“本事大呗……”

    不过见方原皱着眉头,便知道自己说的不对,绞尽脑汁的考虑了一下,忽然一拍脑袋,道:“对了,先知说过,那个妖妃非常厉害,也只有那个修炼雷法的先祖,才能克她!”说着倒狐疑的看了方原一眼:“若不是年龄不对,我都有些怀疑你是不是我那位先祖了?”

    关傲一直在旁边老实听着,忽然插嘴道:“方小哥也跟女人好过,然后……”

    方原一巴掌拍在了关傲脑袋上:“我那个不一样!”

    说着他沉吟了许久,忽然取出了一物,给那小皇子看道:“你认得此物么?”

    他手里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小匣子,上面布满了符文。

    这正是他在得到玉罗山那位散修的传承时,从对方遗骸掌中拿到的。

    “不认识……”

    小皇子仔细的一看,摇了摇头,又道:“不过这匣子上,是我们乌迟国皇室的云纹啊!”

    说着翻起了自己的外袍,指着束腰道:“你看,我这里也有!”

    他此次出来,没有亮明身份,因此外面只是穿了普通的黄袍,不过内里的束腰却显然是宫中之物,方原凝神扫了一眼,与那小匣子对照,果然发现两者纹络十分的相似……

    他心里倒是微微一叹,猜到了真相。

    原来九姑指引自己来找的散修,并非真的散修,而是出身乌迟国皇室的一位高人。

    不过九姑的本事,倒比那位乌迟国的先知还大,起码九姑直接指点给了自己那位高人的隐居之处,而那位乌迟国的先知,则只是大略的替这位小皇子指明那一片山域而已!

    而且那位先知,估计的也错了。

    他只是想到那位高人有可能心死,不再理会乌迟国皇族之事。

    却没想到,对方不是心死,而是身死!

    早在两年之前,他便已经坐化了!

    他的心神,渐渐有些沉重了起来,眉头也已蹙紧。

    “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不会是从我们乌迟国皇室偷出来的吧?”

    小皇子此时正好奇的打量着方原手里的小匣子,眼神有些狐疑的瞧着他。

    “你且等我一会!”

    方原则只是长吁了口气,起身到了山谷另一端,在僻静处坐了下来,望着手里的小匣子,低声道:“前辈,我得了你天罡五雷引的传承,也曾经答应要替你完成遗愿,只是不知道这乌迟国皇族的事情,是否便是你最后牵挂之事,只希望你在天有灵,在这匣子里留了答案吧!”

    他向来禀持道心,答应了的事情便会去做。

    只是既然连那先知都不确定这位高人会不会帮乌迟国,方原自然更不确定了。

    对于他本身来说,是万分不想掺与到这皇族的事情里去。

    如果对方真是什么屠戮一方的妖魔,而方原又有一定把握的话,还真会义无返顾的仗剑去斩了,可对方只是什么妖妃,又只是在宫里争风吃醋的话,自己何必出手?

    因此,到了这时候,他也只能试图从这小匣子里找答案了。

    当时似是冥冥中的指引,那位高人的遗骸给了自己这个小匣子。

    他若真有什么未了的心愿,也应该和这匣子里的东西有关!

    这般想着,方原便再次凝神,然后将一身的法力向着那个小匣子灌去,很快,匣子周围的符文慢慢的亮了起来,一个,两个,三个……五个,最终,方原皱着眉头,收回了法力,炼化了那一颗天外雷石之后,他法力增涨不少,比上一次更进了一步,但还是有些不足。

    无法让八个符文同时亮起,这匣子便无法打开。

    “看样子那位高人在天便是有灵,却也有限,这件事终还是要我自己来决定!”

    方原低叹了一声,慢慢的下定了决心。

    “给我一定报酬,我可以陪你去乌迟国祖殿走一遭儿!”

    来到了小皇子面前,方原低声道:“但乌迟国皇室的事情,我还是不会过多掺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