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三十章 乌迟国小皇子
    “李长老,你……你不是说阵师的实力都很弱吗?”

    火云岭上一场大战,就此嘎然落幕。凶威四溢的夜护法,被自己的长枪钉在了石壁上,浑身骨骼尽碎,道基崩毁,便是未死,也只剩了一口气了。巨蛟门上下见得这一幕,都下意识的停了手,呆呆的向前看了过来。火云岭弟子更是大出意料,呆呆看向了后山方向,仿佛傻了一般。许清盈虽然重伤,但却难释心间疑惑,几乎是有些迷茫一般的问了李长老一句。

    李长老吞了口唾沫,诧异道:“我……我怎么可能说过这种话?”

    ……

    ……

    “呼啦啦……”

    而在这时,方原却没有闲着,眼见得那夜护法被一枪钉在了石壁上,那一条缠着关傲的龙影,也心生感应,陡乎间摆脱了关傲,想要飞回到那杆铁枪中去。方原却身形一动,欺身到了关傲身前,手捏神通,一把扯住了龙尾,将它向着关傲的大刀里面封印了过去。

    那龙影乃是战魂,本来没这么容易封印,但主人法力已逝,命若游丝,它却也失了力量之源,居然挣脱不得,硬生生被方原封印在了关傲手中的大刀里面,化成了淡淡的龙影!

    “呸!”

    关傲狠狠的一口噬沫喷在了刀上,余怒未消。

    他如今筑基已然成功,神力再度大涨,已然到了一种难以用常理衡量的程度,可是对于神通法术,却总有种力有未殆的感觉。比如这条战魂,无形无质,只是一种力量,他便拿它束手无策。当然了,这条战魂也一时半会伤不得他,两个人互相纠缠消耗倒是好手。

    而方原倒是上下打量了关傲一眼,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关傲还真是一个不会让人失望的怪胎!

    之前他便发现关傲吸取的地脉火气太多,必须临时改变让他筑基所用的法子,但改变之后,新的法子还是很简单,那便是让关傲去恶战。通过这一场大战,把他体内那充斥到可怕的地脉火气炼化。也通过这一场恶战,把他已经承受不住的地脉火气释放出去……

    原本,方原是打算自己来客串这个角色的,不过有人送上门来,那也正好!

    而一开始,方原也只是打算让关傲与那位夜护法交手几合,借对方的力量压制一下火气,好快速的结成道基,却没想到,关傲神力之强还在自己意料之上,刚才在那夜护法不施神通的情况下,关傲靠着手里的大刀,居然硬生生的抗住了对方,甚至还占了上风!

    可以说,直到最后,方原一掌克敌,固然也有他以逸待劳,提前看穿了对方破绽的原因,但更重要的,也是那夜护法,实在已经被关傲气的头昏脑胀,没有太提防方原……

    抬步走向了前山,方原便看到了脸色如纸般苍白的许清盈与李长老。

    这两个人都受伤不浅,换成普通人早死了三五回,不过筑基修士生命力本就强憾,对她们来说这也不过只能算得上是重伤而已,性命无碍,仔细调养,将来完全恢复也不成问题。

    只是对这两个人来说,明显心理上的压力比肉身伤势来得更重。

    刚才那方原那一掌,陡乎而现,陡乎而逝,但却让他们两个难以忽视。

    一想到他们之前还谋算过要将方原制住,这份惊惶,又如何能少?

    尤其是看到了方原当时身后惊艳一现的五道精气,便更是让他们惊惧的难以形容,心里已然对这位年青阵师的身份,已起了无边的猜测,只是不敢当着方原的面问出口来而已!

    “我……我刚才可没有说出你来……”

    许清盈满肚子里不知有多少话想说,但鼓了几回勇气,却只说了这么一句。

    方原闻言笑了笑,道:“人皆惜命,刚才那局面,说了我也不会怪你!”

    许清盈心里忽然觉得有些委曲,倒起了几分性子,抬头看着方原道:“我刚才没说出你来,可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只是我身上有你下的禁制,我担心自己的小命,才没敢说!”

    方原看了她一眼,笑道:“那个禁制本来就是假的,当时只是帮你疗伤而已!”

    许清盈顿时呆了一呆,表情一霎间变得复杂无比。

    她也有过察觉,当时方原一道法力渡入自己体内,伤势立时好了许多,事后那道法力化于无形,以她的修为,居然全然察觉不到那法力所在,不过她先入为主,却总是觉得那是因为对方的法力太过诡异,潜入了自己四肢百骸,让自己发觉不了,因而更无法驱逐而已!

    但何曾想过,这居然是那位年青阵师吓唬自己的?

    一时间,她倒觉得有些荒唐,只是莫名其妙的,心里反倒开心了些。

    还未从这种复杂的心绪里缓过神来,她面前忽然多出了一物。

    她有些惊诧,仔细一看,却见是方原将一部薄薄的玉册递了过来,她下意识的接了过去,便见玉册无名,里面却是记载了诸多修炼心法,顿时微微一怔。方原解释道:“这是我从一部笔记上推衍出来的,本来是为了留给我的同伴修炼,但如今,便给了你们火云岭吧!”

    许清盈顿时大喜,道:“这是何等功法?”

    方原道:“少说也能算得上玄阶中品,比你们火云岭的传承要好些!”

    许清盈顿时喜不自胜。

    方原这一手,可谓是帮火云岭解决了一个大问题。

    说白了,对仙门来说,最重要的问题无非两个,一是资源,一是传承。

    资源火云岭有,但传承却是不多,他们火云岭历代传承了下来的功法,也不过是低阶玄法,这也是许清盈与李长老远非那夜护法对手的原因所在,虽然论起修为根基与法力,他们不比夜护法差多少,可是修炼的功法却有天壤之别,因此动起手来,便全被压制……

    哪怕是筑基,也只是提供一个根基起点而已,李长老年青时,曾得到了三脉筑基的机会,这已经可以和青阳宗等真正仙门的核心弟子相媲美,可因为没有适合的修炼功法,直到如今,与对手抗衡时,施展的甚至还是练气境界的法术,又如何会是人家夜护法的对手?

    毕竟,修行界里最值钱的,还是文化啊!

    而方原给他们的玉册,却是从一位上清山弟子乾坤袋里留下来的修炼笔记,重新推衍了出来的心法,简单,但是实力却不弱,这本来是为关傲准备的,可是如今他发现关傲筑基之后,底蕴之浑厚,远超自己的想象,这功法却不合适了,干脆送给火云岭当作补偿吧!

    无论怎么说,许清盈都算是替自己挨了一枪!

    “你们……你们知道刚刚杀的是谁吗?”

    不过,也就在许清盈与李长老都一片激动之时,山腰里忽传来了一声大叫。

    众人看去,却见是巨蛟门门主御神龙,此时他疯了一般,朝山上大吼。

    而在他身边,却是天枢门的两位阵师,也都傻傻的看着山上。

    “那位……”

    御神龙吞了口口水,艰难的叫道:“那位可是乌迟国小……”

    “轰……”

    还没等他话说出来,忽然半空之中,忽然一片雄浑气机隐隐传了过来。

    方原微生感应,抬起了头,便见半空之中,不知何时有一片金云笼罩了过来。

    在那金云里居然裹着一方仙台,如同一座巨大的法舟也似。而在仙台中间,一把玉雕的座椅之上,却正歪歪斜斜的坐着一个年岁不大的少年,周围簇拥着娇美的姬妾,有的给他捶腿,有的给他喂酒,只是他却面无表情,神情显得有些意外:“居然夜护法都死了?”

    巨蛟门以及那两位天枢门的老者,见状同时跪了下去,伏地不起。

    那少年目光在火云岭上扫了几眼,看向了那两位天枢门的老者:“他怎么死的?”

    那两位天枢门的老者急忙飞上了仙台,将一道玉简献了上去,然后指着方原说着什么。

    “这阵师真有这么厉害?”

    那少年听了,倒是似笑非笑的看向了方原:“呵呵,你可知道杀了我的人,该当何罪么?”

    方原神色平淡的道:“是你的人想要杀我在先,我不过被迫反击,何罪之有?”

    那少年听了,淡淡的一笑,忽然道:“那你可知道我是谁?”

    旁边一位美姬听了,笑盈盈的接过了话口,道:“年青人,你可听仔细了,这位可是咱们乌迟国的小皇子殿下,你刚杀了的那位,乃是咱们乌迟国的护法,有官位在身的……”

    “乌迟国小皇子?”

    骤然听得这句话,许清盈的眼神顿时露出了一抹惊恐之意。

    她终于知道巨蛟门是找了什么靠山了。

    就算是方原,这时候也不禁微微一怔,有些意外。

    他并不是特别了解乌迟国的势力划分,但他知道一点。

    无论这些势力怎么划分,身为皇室的乌迟国国主一脉,定然都是最强者。

    “所以说,我没有跟你说什么修行界里的恩怨仇杀,我只是在问你……”

    那个小皇子十分满意周围人的反应,有些得意的笑了起来,目光只是看着方原:“你杀了我乌迟国的护法,便是违了我乌迟国的律法,你倒来说说,这件事该怎么解决吧?”

    看样子这件事还真有些麻烦啊……

    沉默半晌,方原慢慢抬头看着那小皇子,迟疑道:“要不,我给你道个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