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在哪里
    便在如今的火云岭十里之外,一座高山山坡之上,正上演着一片歌舞升平的景象。不知何时,这一座野山,居然被人削去了一大块,搭起了一座仙台出来。而在仙台之上,仙仗层叠,金珠宝光,十分贵气。最大的帐子下面,却正是莺歌燕语,数十位模样娇美,裙瘦腿长的舞姬正缓缓起舞。仙台首端,则坐着一个身穿黄袍的少年,正以手托腮,打着瞌睡。

    在他的身后,则直直的立着一位身材高大,身着铁甲,背后系着一条宽大的黑色披风的男子,大部分时间他都一言不发,铁塔一般静静的立着,但偶然睁眼,便是一片煞气!

    那一道符光急速的飞来,身穿黑色披风的男子便即伸手,二指钳住了那道符光。

    他扫了一眼符中的神念,登时微微皱眉。

    “天外雷石还没拿到手么?”

    那个黄袍少年也醒了,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转身问他。

    “没有,此乃求救的符光!”

    披着黑色披风的男子,神情冷硬的开口说道。

    “啊?”

    那黄袍少年哈欠打了一半,便脸色微变,苦笑道:“那个巨蛟门的门主之前不是夸下了海口嘛,还找我讨了两个阵师过去,说是手到擒来,怎么却这么没用,连个小小的火云岭都对付不了?还是说我就这么命苦,真金白银撒了出去,招揽过来的居然都是废物?”

    那披风男子淡淡的回答:“巨蛟门这等货色,本来就是废物居多!”

    “那还是你去吧!”

    黄袍少年叹了一声,懒洋洋的道:“把那天外雷石拿回来!”

    “遵命!”

    身着披风的男子点了点头,旁边已有人送来了一杆丈余长短,粗如鸽卵的黑色铁枪。

    他手提了铁枪,一步跨下了仙台。

    迎着十里之外,火云岭上那明亮的阵光,他猛然狂奔了起来。

    那速度,居然快逾奔马,而且越来越快。

    每一步踏下,都似有着千钧巨力,将地面踏出了一个深深的坑。

    奔出了百余丈后,他更是直接速度再提,却已然从地面之上踏入了虚空。

    “嗖”“嗖”“嗖”

    他在虚空之中,化作了一道黑影,速度已然达到了一种让人恐怖的程度。

    十里路途,他似乎只用了数息功夫,便已赶到了。

    而到了火云岭时,他的速度也已达到了极致,望着那火云岭四处密布的阵光,他陡乎之间,一声长啸,挟着远途奔来积累的势头,狠狠的一枪直接向着山上扫了过去……

    轰隆隆!

    那火云岭上,温山遍野的阵光,倾刻之间,便被他这一枪扫灭了一大片。

    肉眼可见,四下里皆是撕裂的阵光呼啸,闪灭不定。

    火云岭上下,最外面的一层阵光,居然就这样直接被他一枪荡了个干净。

    “夜护法大人……”

    被困在了山间的巨蛟门门主等人,也因着周围的阵光被那黑披风男子搅碎,终于脱困出来了,只是望着那黑披风男子,心里却甚是惊惧,挣抢着过来,向这黑披风男子人拜倒。

    倒是那两位天枢门的老者,乍见此人,脸色一变,急急后退。

    “哼!”

    那黑披风男子却连看也不看他们一眼,直接踩着他们跪倒的后背向着山上冲了过来,一袭黑色披风在夜风鼓鼓荡荡,越走越高,最后时已立身于半空之中,目光冷冷的向着山腰里的李长老与许清盈俯视了过去,低喝道:“火云岭上下听着,速将天外雷石献出来……”

    “……否则,屠你满门!”

    这声音震荡四野,他则身形如电,直往山上扑来。

    “哪里来了这样一位高手?”

    乍见得这一幕,火云岭少门主许清盈与李长老都大吃了一惊。

    眼见得那男子出其不意之下,冲过了第一层大阵,许清盈也心下焦急,急急挥舞阵旗,然后引动阵势,半山腰里,无尽的阵光层层镇压了过去。

    “哼,阵法,终是小道!”

    可那身穿黑披风的夜护法却是冷笑了一声,忽然间手里的长枪一挑,刚刚赶到了他身边来拜见的七八个巨蛟门弟子便惊叫着被挑飞了起来,这其中甚至还包括了一位筑基长老,生生的砸向了那些阵光,而夜护法,则冲天而起,踏着那几个巨蛟门弟子的身体前行。

    那几名巨蛟门弟子直接惨叫被阵光吞噬,夜护法却成功跃过了第二道大阵。

    “何方妖人在此撒野?”

    李长老此时便在第二道大阵后面一座宫殿上面站着,见他来势太快,堪堪冲到了自己身前,心下也是大大吃惊,咬着牙冲上了半空,连捏数道法印,一条火龙在他身边盘绕出来。

    凶威四溢,当空拍落。

    这一次却不是像之前那样故意示弱,诱敌深入了,而是真个动了压箱底的本事。

    “哼!”

    但是那夜护法见了,却是眉眼一冷,陡乎间一步踏上前去,居然视那火龙如不见,直到火龙临身了,才一扯身后的黑色披风,荡在了身前,直将火龙遮蔽,而他则长枪一抖,虚空里便出现了一圈一圈的涟漪,枪尖从涟漪中穿过,遥遥指向了李长老的心口位置!

    李长老心里也是一惊,双手一拍,地面霎那间升起了几座石墙。

    但那一枪击来,力量竟大得出奇,几座石墙同时崩碎,那一枪还是直直指了出来。

    距离李长老心口,已不足三尺距离!

    “退开!”

    其他几位火云岭长老亦是又惊又怒,齐上前来。

    可是那黑披风男子长枪挥舞,身形犹如鬼魅,披风向外一展,一片火光迸现,居然是那条刚才被披风裹住的火龙,这时候却又甩了出来,那几位长老出其不意,只好拼命接下,但那火龙里面,蕴含着李长老的一身法力,他们如何接得下,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

    而那黑衣男子,则还是一直向前赶来,长枪依然稳稳的指在了李长老的胸口。

    许清盈见状大惊,急欲摧动阵光去拦那男子,但李长老便在那人身前挡着,想要催动阵光过去,除非是直接将李长老也一起撕碎,心里这么一个犹豫间,时机却已流逝了……

    嘭!

    李长老终于退了回来,后背撞上了石崖,狼狈至急,一头冷汗……

    望着那黑衣男子模样,心里已然惊恐至极。

    他直觉得对方修为其实也没有高到可以碾压自己的程度,不过是和自己一样,筑基中境而已,而且自上得山来,也一直没有施展法术,不知是几脉筑基,可偏偏力量大的惊人,那件黑色披风,也十分的古怪,居然使得自己一个不留神之间,便险些丧命在了对方枪下。

    哗……

    一身黑色身影,直冲到了第三层大阵里面来,黑色披风在空中展开,慢慢的落了下来。

    双足接触到了地面,那黑衣男子淡淡道:“天外雷石在哪里?”

    许清盈大吃了一惊,见他一身的煞气,连李长老都不是一合之将,已全然不敢出手。

    而在听见了这男子的话,她心里便更是惊疑不定。

    天外雷石的事情,一直是火云岭的一个秘密,只有她们父女知道,就连李长老都知之不详,直到火云岭被方原所困时,她才不得已在人前说了出来,这男子又是怎么知道的?

    “在……”

    她下意识的,便要说出来。

    可是说了一半,却又犹豫了……

    后山那位阵师专门嘱咐过,不要让人打扰他,想必是他行功到了关键时候,修行中人皆知,若是修炼关键时候让人惊扰了,那起码也是走火入魔,修为大损的结果……

    自己若是这时候说出了他来,岂不是害死了他?

    “哼!”

    这黑披风男子陡然踏上前了一步,一枪向着许清盈击去。

    “嘭!”

    迎着那枪上煞气,许清盈大吃了一惊,急忙祭起了一面青色的盾牌。

    但那枪上力量着实太强,她祭起的盾牌几乎转瞬之间便已破碎,而后一枪搠进了她的肚子,直顶得她向后重重撞去,与李长老一起,撞在了石壁之上,嘴里喷出了大口鲜血。

    “在哪里?”

    披着黑色披风的男子,再一次缓缓的开口问道。

    许清盈痛的身体都抽搐了起来,望着黑色披风的男子,如见了鬼一般。

    心里也是想说的,但始终有些犹豫……

    她下意识里觉得,自己不说,是因为那阵师在自己身上下了禁制。

    “在……在……”

    她嘴唇颤抖着,连说了几个字,但始终没有说出在哪里来。

    “在……哪……里……”

    黑色披风的男子明显有些不耐烦了,缓缓的转动长枪,绞动着许清盈的肝肠。

    许清盈痛的眼泪都流了下来,无声的张着嘴巴。

    “清盈侄女,快说吧……”

    李长老在一边,都看不下去了,哀声大叫了起来。

    不过也就在这时候,后山方向,忽然传开了一个淡淡的声音:“在这里!”

    “唰!”

    黑色披风的男子陡然转头,目光如剑,朝着后山看了过去。

    却只听得,那个声音接着响了起来,声音显得有些淡漠:“有本事来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