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二十五章 你行你上
    就算是方原也没想到,关傲这一场筑基,便是三天三夜,而且这并非是包括了前期准备与后期休养之内的三天三夜,而仅仅是指筑基,汲取地气这个过程,进行了三天三夜……

    很难想象,关傲究竟汲取了多少火脉地气!

    但可以肯定的是,火云岭这一条火系灵脉,怕是要沉睡百年之久了,百年之内,里面的灵气根本养不回来,也基本就不可能再让人其他人借助这条灵脉筑基。若是非要换个说法的话,那就是说,百年时间之内,火云岭的这条灵脉,直接废掉了,被关傲一人废掉了!

    但相应的,便是关傲身上的变化!

    三天之后,关傲汲取火脉地气的过程已经快结束了,而他整个人也变成了另一般模样。

    无尽的火意自身他身上蒸腾起来,便好像是红彤彤的火苗一般,整座洞府,都已经被这火意所笼罩,遥遥看过去,还以为是座喷发了的火山,在旁边的洞府帮着关傲护法的方原,这时候都布下了一个小小的水系灵阵,通过这灵阵来抵御着四面八方侵袭而来的火意!

    “若是被仙门长老看到了,少说也会给他一个真传弟子的身份啊……”

    方原看着这一幕,也忍不住低声的叹了一句。

    关傲的资质是给人一种越深入了解,越觉得可怖的类型,最一开始,他不过是天生强壮,有几把子力气而已,因此青阳宗也没有太重视,但方原如今却可以确定一件事了!

    关傲的潜力,远不止此!

    只不过,关傲倒是筑基即将成功了,火云岭却是亏大了……

    他们最大的基业,便是这一条火系灵脉,如今却几乎被关傲整个废掉了,本以为火云岭这几天里,会来打扰自己,却是没见到人来,这倒让方原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了……

    “咻……”

    他凝思半晌,屈指一弹,一道符光破空而去。

    ……

    ……

    天地幽静,无星无月!

    这是一个阴晦的夜晚,只是火云岭山峰之上,一片火光,却使得整个火云岭如同白昼,而火云岭上下也很懂得珍惜资源的道理,既然灵脉已经快被人抽光了,干脆当油灯使吧!

    因此这时候,他们借着火光,仍然在进行着护山大阵最后的布置。

    “清盈侄女,这几天里我屡番劝你,你都犹豫不决,如今可好了?”

    李长老与许清盈立身于山腰之间,望着山上的大阵,低声一叹,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道:“护山大阵快要布好了,可是火云岭传承了数百年基业却没了,这大阵又用来守护什么?”

    许清盈听了,脸色也是有些尴尬,这三天里,她终究还是没有答应李长老去对付那个阵师,而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们火云岭的火属灵脉之中,灵气渐少,倒是不用再急着去对付那个阵师了,因为现在就算去将他拿下了,也抢救不回来多少地脉灵气……

    但也就在此时,一道符光自山顶之上飞了下来,悬在了许清盈的身前。

    “筑基有变,地脉大损,我会补偿!”

    符光映射虚空,十二个淡淡的字迹,展开在了他们面前。

    “补偿?”

    李长老见了,只是无语:“地脉都毁掉了,他本事再大,又如何补偿?”

    许清盈见了那几个字,倒是心里稍安,却也不知拿什么话说给李长老听。

    只是他们没想到的是,此时的火云岭西方,火光所不及的黑暗之地,大地忽然悄无声息的裂开,一条足有磨盘粗细,浑身生满了黑色鳞甲,头顶之上,则生出了一只独角的蛟龙,缓缓的从大地深处探出了脑袋来,龙角之上,则有一个黑衣的男子,迎风而立,衣袍飘飞。

    他远远的看着火云岭山上的一片火光,眼神阴冷到了极点。

    “那个消息居然是真的……”

    他低声开口,满是冰冷的杀意:“这个丫头自知护不住火云岭的基业,居然宁肯送给一个外来的阵师来毁掉,也不肯臣服于我,甚至重修护山大阵,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门主,咱们真要强攻火云岭么?”

    在他背后,有三位枯瘦老者,跨坐在巨兽背上,缓缓走来,低声询问。

    “这是自然,此时不攻,真等他们修好了护山大阵再攻不成?”

    那巨蛟门门主冷哼了一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两位披着黑色斗篷,隐在了暗中的老者,压低了声音道:“那位要的东西,我们怎么可能不拿下来,巨蛟门得此良机,容易么?”

    那三位老者对视了一眼,都有些无奈,火云岭既然已经除掉了内患,无法以计谋拿下,正常情况下,便应该直接放弃对他的觊觎了,双方一起暗中斗法便是,毕竟人命宝贵,哪怕是他们这种刀头上舔血的小门小派,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强攻山门,和人拼命的!

    不过,巨蛟门也是没有办法,门主更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好容易有了投靠那位的机会,结果第一件事便办不好,以后可怎么立足啊?”

    巨蛟门门主心里闪过了一片阴晦,猛然抬起了手:“杀!”

    轰隆隆!

    随着他这一声令下,他脚下的巨蛟,第一个游了出去,所过之处,大地居然如水面一般崩裂了开来,起码也有七八条水桶粗细,一身黑鳞的大蟒钻了出来,快速的向前游走,而在巨蟒身后,无数身穿黑袍,手持各种法器的巨蛟门弟子,更是如浪潮一般涌了过去!

    “不好,有敌袭!”

    火云岭上,正布置着大阵的火云岭弟子,忽然发现了这一幕,吃惊的大叫了起来。

    ……

    ……

    “铁鳞大蟒?”

    而在此时的山腰里,正愤愤不平的李长老也是大吃了一惊,一扫山下,便看到了那些在夜色里翻翻滚滚,煞气无限的巨蟒,心里立时猜到了什么:“是巨蛟门攻上来了……”

    “偏偏在这时候……”

    旁边的许清盈也是大吃了一惊,道:“李叔,你不是说这几天会稳住他吗?”

    李长老低喝道:“我已经对他虚与委蛇,便是为了等待大阵布成之后再跟他翻脸!”

    “可能是门内的钉子没有拔干净,消息走露了……”

    许清盈长吁了一口气,厉叱道:“没有别的办法,便跟他们拼了!”

    “火云岭弟子,杀无赦!”

    此时的火云岭周围,四面八方,都已有强敌袭来,夜色之中,黑影幢幢,犹如鬼魅。更兼得在无数打上了门来的巨蛟门弟子里之中,居然有七八条黑色的巨蟒夹杂在其中,力大无穷,凶狠莫名,但见到得有火云岭弟子,便飞快游上前去,或吞或绞,杀人如猎食。

    火云岭弟子整体实力,本来就不如这巨蛟门,更兼得措手不及,直接便被火云岭弟子冲上了山来,若在以前,火云岭好歹还有护山大阵,可如今,为了布置新的护山大阵,原来的旧阵已然拆除,新的大阵却还未能运转起来,却正是赶上了火云岭防御实力最弱之时!

    这么一来,火云岭弟子便先怕了,不敢硬拦,且战且退,直向山上涌了过来。

    许清盈与李长老两个,见到巨蛟门来势汹汹,心里也是又惊又怒,想要着人布守,但四面八方都是敌人,也不知是不是巨蛟门倾巢而出,居然不知道该去哪里抵挡,正慌乱间,忽然一道符光闪烁,却是又有一道传音符自山顶之上飞了过来,空中两个大字:过来!

    “他又要搞什么?”

    李长老见到这两个大字,急切之间,愤然低吼。

    “过去问问!”

    许清盈却是心里一动,率先掠起,向后山洞府冲去,李长老只好跟着。

    火云岭上下对那位神秘阵师很是敬畏,自从洞府建成后,不得那年青阵师的召见,谁也不敢随便靠近,就连许清盈,也是第一次到这洞府来,飞掠到了后山,便见到之前设立洞府的地方,笼罩着一片淡淡的青雾,十分神异,便犹豫着,在青雾的外面落了下来。

    “来的是谁?”

    青雾里面,传出了那个阵师平静的声音。

    “前辈,是巨蛟门,他们也不知发了什么疯,居然这么硬攻了上来……”

    许清盈急急回答道,眼神只是看着那洞府。

    那年青阵师沉默了半晌,道:“我这里正是要紧时候,不要让他们来打扰我!”

    许清盈听了,顿时一阵失望,咬了咬嘴唇,道:“我会尽力!”

    李长老却没这么好的脾气了,眼见我火云岭山门都被打破了,你还想让我们保护你?

    怒气一涨,正要说话,那阵师的声音再次响起:“此次借用你们的地脉筑基,耗废多些,这条灵脉少说也要沉睡百年才能恢复了,事至至此,我也只好想些别的方法补偿你们!”

    李长老愤愤道:“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现在!”

    青雾里面,忽然飞出了一道阵旗,落在了许清盈的手里。

    那阵师声音响起:“这阵旗应该可以助你们解去此厄!”

    李长老呆了一呆,只见火云岭山上空中,都有人杀来,四面八方,都是血光,巨蛟门来势之凶,简直如怒浪大浪,火云岭弟子根本阻挡不下,这种险势,自火云岭在此扎根以来,便从来没有经历过,不由得忧心忡忡道:“形势危急,大阵未成,一道阵旗就……”

    青雾里面,那位阵师似乎有些不耐烦的道:“要不你自己去解决?”

    李长老顿时老脸憋的通红,很后悔自己多这句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