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一十九章 你就算了
    “这是怎么回事?”

    突如其来的一幕,使得火云岭上下皆是大惊。

    李长老被门上的禁制弹飞,伤的十分之重,大口喷血,染了胸前衣袍。

    但他心下的惊慌却是更甚,知道已然中了计了。

    而且自己此时的伤势,绝对无法再与另外一个筑基较量,因此心念急转之间,便立时叫一声“走”,他的几个心腹便也急忙将他抬了起来,慌慌张张的向着鬼哭崖外逃去。

    可刚刚逃出了没有几步,忽然前方一片灵光闪烁,居然有无形势力汹涌而来。

    他们直接撞在了那一片阵光之上,十分狼狈,跌了回来。

    被弟子们抬了起来的李长老,又重重摔到了地上,牵动伤势,一声惨叫。

    “李长老是被算计了?”

    清盈仙子也同样大吃了一惊,难以置信的向李长老等人看了过去!

    两拔人大眼瞪小眼,李长老怆然道:“外面布了一层法阵,出不去啦……”

    清盈仙子登时一呆:“法阵?何时布的?”

    细细一想,便已明白了过来,只觉心间一片绝望。

    看样子,是那位年青的阵师,在之前破解外围这几层大阵的时候,便已经留了后手了,他们刚才闯进来时,还没有事,但要走时,那大阵便已运转了起来,将他们困在了这里!

    如此一来,自己岂不是成了人间的案上鱼肉?

    她与李长老,同时呆呆的向那个洞府的石门看了过去,眼神绝望。

    可静静的等了半晌,石门仍然没有半点动静。

    她们惴惴不安,站得累了,只好坐了下来等着听候发落。

    可石门还是没有动静,他们坐得累了,大着胆子疗伤的疗伤,运功的运功。

    “轰!”

    便在这时候,那石门忽然打开了。

    所有人都是有一惊,惊慌失措的抬头向那石门看了过去。

    有几个胆子小的,直接跪在了地上。

    石门里面,现出了那个年青人的身影。

    他低着头,像是在苦苦琢磨着什么,也不看这些火云岭的人一眼,便从他们身前走了过去,回到了自己的洞府之中,取了几样东西,便又回到了那石门里面去了。

    从头到尾,没跟他们说一句话,甚至也没有看他们一眼……

    倒是这年青人的那个大个子护卫,从石门里面探出头来瞧了他们一眼。

    那眼神,很有几分鄙夷之色。

    又过去了不知多久,洞府之内,一片静悄悄的。

    火云岭弟子都呆呆的看着彼此,有点搞不明白状况。

    “前辈,求前辈救命……”

    清盈仙子先做下了决定来,忽然间跪在了地上,向着石门哭诉了起来:“小女子许清盈,乃是火云岭少门主,父亲死后,命我继承门主之位,但可惜我门中长老毒辣阴险,暗有图谋,教唆得小女子来这里夺前辈的机缘造化,今陷前辈之手,还望前辈替小女子伸冤……”

    李长老听了大怒:“好个无耻的丫头,这洞府里有太华真人的传承之事,不是你父亲说的?那用来窥视这位前辈破解阵法的观水宝镜,不是你们火云岭祖师传承下来的?若不是你拿这洞府里的传承诱我,老夫最多篡个位,如何敢到这里来招惹身份不明的阵师?”

    清盈仙子怒极,叱道:“你心怀不轨,欺我年幼,你无耻!”

    李长老骂道:“你包藏祸心,卖弄可怜,你才无耻……”

    “你无耻……”

    “你无耻……”

    “你不要脸……”

    “你更不要脸……”

    “……”

    “……”

    石门之外忽然热闹了起来,这一架吵的面红耳赤,唾沫横飞。

    石门里面响起了一声轻叹。

    然后听得一个粗里粗气的声音道:“方小哥儿,你烦不烦?”

    那年青阵师的声音道:“有点!”

    粗里粗气的声音道:“那我去把他们杀了!”

    年青阵师道:“别染太多血在身上,衣服不好洗!”

    “好来……”

    “……”

    “……”

    石门外面的火云岭少门主许清盈与李长老顿时大惊失色,紧紧的闭上了嘴巴。

    石门轰隆一声打开了,里面走出了那个高个子的奴仆,手里提着一把刀,便向着他们这一群人走了过来,此前他们没有发现,到了这时候近距离观察,居然发现这大个子身材如此魁梧,一身的煞气,难以形容的凌厉,就连他们这筑基修为,看着他都有些心惊肉跳的感觉。

    他们已经不敢发出半点声音了,但那大个子还是提刀走了过来,准备找人下刀。

    许清盈见那大个子盯上了自己,一时心里发苦,忽然不顾一切的大叫了起来:“前辈别杀我,我有异宝献上……我火云岭一应传承宝物,偌大基业,愿意双手献给前辈……”

    石门里面没有什么动静。

    大个子倒是微一犹豫,便先放过了这许清盈,转头向李长老走了过去。

    李长老吓的魂飞天外,大叫了起来:“老夫一世积攒,三千灵精,法器偌干,甘心献上……”

    大个子又看向了许清盈。

    许清盈急的大叫:“前辈别信他,他哪里有什么三千灵精,胡吹大气……”

    李长老大怒:“你怎知我没有?”

    许清盈大叫道:“你的供奉都是火云岭发的,有多少我还能没数?”

    李长老气的怒骂:“要不你火云岭太过刻薄,我又岂会反你?”

    许清盈不知作何解释,急转向了那洞府:“前辈,我火云岭有一件异宝……”

    那李长老顿时愤然:“信你才有鬼,你们火云岭除了一面破镜子,还能有什么,天天说什么藏有异宝藏有异宝,要真是藏有异宝,你爹还能死的那么早,还能被巨蛟门欺压?”

    “哎呀!”

    大个子夹在中间,好生苦恼,一气之下,随手把旁边一个练气境弟子砍了。

    许清盈与李长老顿时都吓了一大跳,不敢吱声了。

    火云岭余下弟子,也皆瑟瑟发抖。

    那大个子嘿声一笑,打定了主意,便朝着许清盈走了过去。

    许清盈心间一片绝望,忽然一声长叹,道:“罢了,前辈,我说实话,我们火云岭传承下来的,并非什么异宝,而是一块天外殒石,内蕴神雷之力,我父亲曾说过,若可以将那殒石炼成法宝,必然可以成为一件驾驭神雷的异宝,只是他老人家实力不足,所以才……”

    “原来如此……”

    那李长老听了一惊,瞪圆了眼睛。

    但是那大个子却充耳不闻,还是直向着那许清盈走了过来。

    但也就在他这一刀都已经扬了起来之时,石门里面,终于淡淡开了口:“进来说话!”

    许清盈顿时大喜,奋力的爬了起来。

    大个子呆呆回头道:“还杀不杀了?”

    那个声音道:“有人还乱说话就杀!”

    大个子点了点头,场间登时谁也不敢发出半点声音了。

    “拜见……拜见前辈……”

    许清盈进了洞府,便立时跪了下去,偷眼瞧着这位年青阵师时,才发现他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年青,之前他们都猜着他该有二十四五,但如今看看,居然只有十八九岁的模样,仔细看去,会觉得他眉宇之间,还有些稚嫩,只是神情冷静,气度沉稳,却又远超年龄。

    他这时候坐在洞府中间的一座石台上,旁边坐着一个蒲团,蒲团上是一具尸骸,这个年青人手里则是捧着一副卷轴,正是细细阅读,听见了许清盈的话,也没有抬头来看。

    “那块天外雷石,这时候在何处?”

    他安静的看了半晌的卷轴,才缓缓抬起头来,看了许清盈一眼。

    听着他声音平淡,虽然听着有几分冷漠,但也没有什么盛气凌人的火气和咄咄逼人的强势,许清盈心里顿时多了几分希望,内心里斟酌着,低声道:“前……前辈,那块雷石便在门中,晚辈可以带您去取,可在此之前,晚辈有一个不情不请,还望前辈听了之后……”

    那年青男子淡淡道:“说!”

    许清盈心里一颤,忙道:“按理说前辈能饶晚辈姓命,晚辈便已经感激不尽,可如今我火云岭实在是内忧外患,倾覆在即,因此晚辈想请得前辈帮我收服仙门叛徒,并以长老之身在我火云岭挂名,威慑巨蛟门……清盈绝对不会让前辈白白出手,火云岭除了那块神石,还有法宝一件,基业若干,待到前辈想要离去之时,晚辈会再奉予前辈灵精千两……”

    那年青男子听了,眉头微皱,却未立刻回答,半晌之后,道:“巨蛟门与你们有何恩仇?”

    许清盈苦笑道:“无非是觊觎我火云岭掌控着的一条火行地脉罢了……”

    “哦?”

    那年青男子听了微微一怔,道:“什么品质?”

    许清盈苦笑道:“在火性地脉里,已属中品!”

    年青男子沉默了下来,半晌才道:“我该如何帮你收伏那叛徒长老?”

    许清盈听了大喜,急忙从乾坤袋里,翻出了一道被密密麻麻的符纹封着的红色玉契,道:“此时那李长老也命悬前辈之手,前辈可以逼他签下血契,他便不敢再反……”

    说到了这里,似乎生怕方原不答应,又抛出了一个重磅条件,咬牙道:“前辈若是不放心,也可以暂时在我身上设下禁制,甚至……前辈若是喜欢,就连我的话,也可以……”

    说着话时已抬起了头来,神色羞怯,楚楚可怜的看着年青阵师。

    那柔柔的眼波,无形之中,似乎多了一抹慑人心魄的力量。

    “就按你说的来吧!”

    那年青男子忽然开口,打断了她的话,然后又看了她一眼,道:“你就算了!”

    许清盈呆了一呆,脸色微红,甚至有些不服气,柔声道:“前辈,难道我就……”

    那年青男子道:“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