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天衍破阵法
    山间幽隐生活静谧又枯燥,在治好了关傲之后,方原的生活里便除了破开那洞府之外的大阵,就是修行,可这等重复又重复,平淡到了极点的生活,方原居然发现自己很喜欢!

    如今的他,经过了半年时间的感应与观察,借着自己天道筑基的强大神识,已经将那洞府之外,第一层大阵的运转规矩都摸了个清楚,然后便又开始每天抽出了数个时辰的功夫,去一点一点的逆推这大阵运转的原理,他要通过这一层表象,去还原这座大阵的本源。

    对于阵术一道来说,这已经属于一个极为艰难的境界!

    方原之前在阵术一道,可以说天资不浅,但他毕竟还是没有去专门的修习阵术一道,而是选择了以修行为主,当然,修行之余,他也没有放弃过阵术一道的参研,这数年过去,水平亦提升了不少,虽然没有去参加相关的试炼获得阵师的封号,但也应该达到了那水平!

    只不过,破解这样的大阵,明显不是阵师水准便可以做到的。

    甚至说,在阵师之上,已经算得上是阵术一道大宗师级别的大阵师也做不到!

    方原才参研阵术不足三年,自然不敢说自己的阵术修为已然高过了那么多一世下苦功夫在阵术一道的修行者们,但他却有着自己的擅长,首先他的阵道根基,的确不弱,其次他天道筑基,感应灵敏,最重要的,他有着其他阵师所没有的一个先天优势存在……

    《道元真解》!

    阵术一道的核心,便在于推衍,演化阵道流转,最终推衍天地变化。

    而《道元真解》给方原带来的天衍之术,提升的恰恰便是方原推衍一道的能力!

    “万事万物,皆有规律,而有规律,便可以推衍!”

    “所以……起码是理论上,这天衍之术,应该是可以推衍万物才对!”

    方原心里暗暗的琢磨着这个道理,信心渐起。

    之前他这个想法,只是道理上可以说得通而已,事实上并未尝试过。

    之前他也只用天衍之术,推衍过修行之法,还从来没用在阵术一道上过。

    不过他觉得这应该是一个可行的方向。

    想要推衍,便只能先掌握那大阵的运转规律,然后逆推回去,所以方原才花了这半年时间,不停的去感应,记录,并揣摩这阵法的变化,若无这些,推衍一事便无从谈起!

    而在做好了这些准备之后,方原便回到了洞府之中。

    他凝心静气了半天时间,便让关傲守在洞外,帮自己护法,也命他不可打扰自己。

    然后方原便取了十几块灵精,然后又取了一些养精蓄锐的丹药,开始了推衍,随着他暗暗动了心念,进入了一个玄妙世界,身周的竹筹,便都飞舞了起来,先是四根竹筹,随后是八根,最后变成了六十四根,密密麻麻的飞舞在方原的身周,轨迹绫乱,让人眼花……

    但在这绫乱的轨迹里,六十四根竹筹却互不相撞,十分的诡异!

    而若不相撞,本身便证明了它们其实有一定规律存在的!

    而方原便这么静静的盘坐在那里,任由这六十四根竹筹在自己的身边飞舞,静静的等待了很长时间,才忽然间伸手出去,一下子拿掉了正在空中飞舞的其中一根竹筹……

    六十四根竹筹相助影响,犹如磁力在彼此迁引。

    一根被拿掉,其他的也立时发生了变化。

    随着轨迹一乱,方原的心也紧紧的提了起来。

    但静观片刻,剩下的竹筹运转轨迹虽出现了一阵的混乱,但很快便又有了新的规律。

    六十三根竹筹,仍然在相互的迁引之下飞舞,交错而过,互不碰撞。

    这让方原微微松了口气,静静观察了片刻,又拿掉了一根竹筹。

    然后如此,一连拿掉了四根竹筹。

    也终于到了第五根竹筹时,空中的五十九根竹筹之间,有其中两根随着轨迹的变化,终于无法避开,在空中撞到了一起,而它们这一撞,竹筹飞旋的轨迹登时大受影响,从这两根竹筹开始,所有竹筹的运转轨迹都发生了变化,愈来愈乱,最后撞在一起,纷纷掉落下来。

    方原手里捏着四根竹筹,沉思不语。

    这六十四根竹筹,代表的就是那一座大阵,方原要破解那大阵,便需要在不影响到那大阵运转的情况,一点一点抽去它阵中的法力,中间但凡出现任何一点变化,大阵就会崩溃,洞府之内的一切也都会毁掉,而刚才的推衍,已经证明了,抽离第五道灵气时会毁掉大阵!

    但方原心里,倒也没有什么失落之意。

    这起码证明,他可以安全的抽离那死阵的前四道灵气!

    至于剩下的,接着推衍便是!

    推衍结束,剩下的便是印证,方原祭起了一道防御法器,慢慢的来到了那大阵之前。

    神念提升到了极点,细细的感悟着,然后做足了准备,忽然五指向里一按!

    做这件事的时候,他心神是紧紧绷着的!

    因为倘若自己刚才推衍不对,猜测有误,自己这一下,便立时会受到阵法反噬!

    但出人意料的,他五指一按,便有一道灵光,自那大阵里飞了出来。

    “唰!”

    那一道灵光飞到了方原身前,消失于无形!

    而那大阵则“嗡”的一声,一时阵光大亮,生出了有如水波一般荡漾的光华。

    方原不动声色,却已祭起了一件法器来护着自身。

    不过等了半晌之后,便见那阵光又消弥于无形,重又化作了之前的稳定模样。

    安稳依旧,运转依旧,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到了此时,方原终于轻轻笑了起来,抹去了额头些许冷汗!

    他知道自己的猜测与方法都是正确的!

    只要这个方法可行,他便可以破开这死阵,最多消磨点时间而已!

    正式的破阵,便在这时候开始,方原此后数月时间里,除了修行,便是推衍这阵法变化,然后想出破解之法,到了三个月后,他可以拿掉的竹筹,已经达到了三十六根……

    到了这时候,破阵倒反应简单了起来。

    破阵本来就是如此,初时极难,但后期随着阵光抽离的越多,便越简单。

    而随着他可以拿掉三十六根竹筹,相应的,这大阵也已经被他破开了一半。

    在这时候,偶然之间,方原甚至已经可以看到那大阵之中隐藏的洞府模样了。

    这却让他心动不已,那洞府苍凉古朴,气机暗蕴,让他隐隐有些心动。

    那洞府之中,应该确实有什么不俗的东西……

    此后又是月余过去,大阵第一层的破解已近尾声,方原的生活依旧平淡枯燥。

    只是方原不知道的是,暗中已经有了几双眼睛以观察着他……

    “李长老,你真觉得那个人,可以破开太华前辈布下的死阵?”

    就在这鬼哭崖三十里外的一个地方,一位山峰后面,正立了一方水镜,镜中显化的,正是方原默默破阵的模样,而在镜前,则立着一个身穿蓝袍的中年男子,以及一个穿着褐裙,模样有些清丽,瞳孔却是泛着微微的碧绿,看起来有几分妖艳之色的年青女子。

    那身穿蓝袍的中年男子低声道:“一个月前,我才无意中发现了这里出现了这样一个人,当时我没有在意,还以为这也是一个像我们一般无意中得到了太华老前辈的身份,觊觎他留下的传承之人,本想着随手将他斩杀,可却忽然间发现,他居然是在破解那护府大阵……”

    “他是怎么会知道太华老前辈的身份的?”

    那褐裙女子皱眉道:“就连我父亲,也是无意中才发现了这位老前辈修为不俗,并立时封锁了消息,还曾经专门送我来拜入这位老前辈门下,希望可以得到他的金丹传承,但老前辈拒绝了我,也警告我父亲不可再踏入玉罗山半步,因此我们还是从那些山民的口中才知道了这位老前辈坐化,只是那时候再赶过来时,洞府已封,凭咱们火云岭却破解不开了……”

    “大概是他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门路吧……”

    那蓝袍中年人冷笑了一声,道:“不过这个年青人,当真不俗,我看他的修为,也只是刚刚筑基,而且气息不明,应该只是丹药筑基吧,可这一身的阵道本领,当真匪夷所思,居然连这等大阵都能破解……当时,我便是在发现他在破阵之后,便立时隐藏了起来……”

    说着,笑容多了几分阴鸷之意,得意道:“能破此阵者,便是霸下州怕也没有几人,而且那些人都不是咱们请得起的,这年青人出现的却正是时候,简直就是老天爷垂怜啊……”

    “且由得他去,等他成功破阵了,咱们再出手,直接摘了他这桃子!”

    “李长老可有把握?”

    那褐裙女子皱眉道:“父亲已死,火云岭更是强敌环伺,可不适合再树强敌!”

    那李长老冷笑了一身,一身蓝袍在风里猎猎飘飞,傲然道:“清盈侄女儿尽管放心便是,擅长阵术之人,一般都会荒废了修为,实力强不到哪去,凭着老夫三脉筑基,筑基四层的修为,拿下他可谓易如反掌,到时候咱们再布下天罗地网,怎么可能让他逃了去?”

    说着悠悠一叹,得意笑道:“而在咱们取了这传承之后,便清扫干净,躲回火云岭里去,呵呵,咱们这乌迟国里,大仙门没有,但小仙门却少说也有几十个,各方势力错综复杂,就算这个小儿真有什么师长之类的将来过来寻仇,人海茫茫,他又到哪里去找咱们?”

    那名唤清盈的女子听了大喜,面上却是泫然泪垂,泣道:“我父亲死了,火云岭便是群龙无首,快要散了去,亏得有李长老这样的前辈帮我,否则我真不知该怎么办了啊……”

    那李长老叹道:“门主生前待我恩重如山,我又岂能不尽死力?”

    两人说着动了情,都是一阵唏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