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一十六章 玄黄一气渡人神
    转瞬之间,方原便已在这玉罗山呆了小半年时间。

    在这小半年时间里,他一直保持着一种很平和的心境,慢慢的破解着那洞府之外的大阵,有条不紊,不急不徐,这也算是破解死阵的好处,因为布阵之人已经死了,阵法便不会再有新的变化,只要时间足够,总是可以慢慢的摸索出一些规律来,一点一点把这大阵破解!

    当然,这等破阵之法,是一个枯躁而漫长的过程,方原也没想着会一蹴而就。

    在这半年时间里,参研这阵法的规律之外,他也做了许多其他的事情。

    首先一点,自然是自己的修行。

    如今他在筑基之后对肉身的提升已然完成,一身修为也稳固了下来,而且对筑基之后的法力,以及肉身的掌控也都已熟悉,也就是说,他现在已经完全的筑基境修士了。

    在此之余,他也清点了一番自己手上所有的乾坤袋与灵精、资源等物。

    离开青阳宗时,秦长老将自己的乾坤袋还了回来,里面已经多了很多东西,有几个顶尖的法器,也有千余两灵精,还有一些是仙门长老们精心炼制的灵丹宝药等等……

    在这里面,最值钱的,便是那千余两灵精了。

    灵精便是以上品灵石炼化出来的一种修行资源,可以快速的补充修行之人所需的法力,也可以借助灵精的力量,去催动一些法器,某些富贵的修行之人,还可以借用灵精来修行。

    当然,这是一种非常败家子的行为,某种程度上,就像是拿着银票去茅厕一样……

    正常情况下,灵精都是作为一种修行界里公认的货币来使用的。

    千余两灵精,已经是一笔巨财,一位筑基境界的仙门执事,一年供奉也不过百两!

    当初阴山真传甘龙剑,曾经花了五千两灵精去请动九幽刺客,那已经是一个非常惊人的价格,事实上,凭他自己估计再修行个十年也攒不出来,那笔钱应该是来自于他的家族!

    此外方原又拆开了其他几位阴山宗真传与南荒城妖将的乾坤袋,却没废什么力气。

    这种乾坤袋上,一般都会有个人设下的禁制,可是这些乾坤袋,毕竟在九姑那里过了一手,些许禁制,被她小指头一弹便化解于无形了,所以交到了方原手上的,却都是一些可以随便打开的乾坤袋,这倒也省得了方原一些麻烦,里面的东西都是无主的,自己随便拿。

    阴山宗几位真传弟子,明显没有一个来历简单的,可说是富的流油。

    他们的乾坤袋里,也都有一些灵精,前后加起来,居然有两千余两,算是一笔小财了。

    起码有这三千灵精护体,方原在修行界里,便不算一个太穷的人。

    此外,还有几分修行心法、笔记之类的,都是那些阴山宗真传或是南荒城的妖将妖帅平时修行的心得笔记等物,价值自然是有的,不过暂时来说,对方原的用处却是不大。

    不过有关于阴山宗真正传承的玄功秘笈一类,却是没有。

    想来也是,这种秘笈,那可都是仙门绝秘,怎么会就这么随随便便的放在乾坤袋里?

    就好像方原修炼的是玄黄一气诀,青阳宗其他的四大玄功,也都参研过,但是他也不可能将这些秘笈时时放在乾坤袋里,平时都是记在了脑海,而不会有什么秘本留下的!

    而南荒城那几位妖将的乾坤袋里,却是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了,这些妖将都不怎么习惯将太多灵精带在身上,他们也用不着,倒是他们留下的几件法宝,让方原很感兴趣。

    在他们与九姑交手之时,大部分的法宝,都被九姑毁了,如今只剩了一堆的破烂,那是没有用处的了,方原也没有兴趣拿去修复,只看还没有损坏的,却是只有四件!

    其中两件,乃是血宝,方原并不喜欢,随手便砸了。

    另外的两件,却很让人意外,居然是真正的法宝,而且是出自仙门的炼宝手法。

    其中一个,乃是一把羽扇,也不知是什么飞禽的翎羽制成,色呈灰暗,共有七根翎羽,白骨为柄,上面雕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一旦方原的法力灌了进去,那些符文便会闪耀了起来,用尽了全力一扇,居然便可以召唤无尽狂风,势头之猛,几株大树都直接吹断了。

    方原只一眼,便断定这是个好宝贝,于是就留在了身边自己用。

    不过可惜的是,以他如今的修为,还只能发挥出这羽扇的部分神威,有些遗憾。

    另一件倒是简单了,居然一柄巨大的铡刀,足有八尺长短,古铜铸就,布满暗纹,也不知沾过多少血腥,这刀比起普通人来说实在太长,可以想见当初使用此刀的妖将有多高的身材,方原自己用这铡刀也是不方便的,因此他灵机一动,索性将此刀送给了关傲……

    凭着关傲的身量,与一身力气,施展此刀,倒是相得益彰。

    当然了,如今关傲修为还是太低,根本没有足够的法力去催动此刀的神威!

    人家明明是件法宝,他现在也只能当作兵器来使!

    至于关傲本身,如今也有了极大的变化。

    刚刚跟着方原出来之时,他总是口口声声念着要找妹妹,再过了一阵子,便不再念叨这个了,而是每天望着山上的野木发呆,一副怅然若失的模样,仿佛丢了什么……

    方原知道,这是关傲被抽魂之后的后遗症。

    关于他妹妹的记忆,实际上已经被人抽离了,只是他妹妹对他来说太过重要,完全让他忘掉是不可能的,因此被抽魂之后,他便一心想着找回妹妹,口中不住的念叨,是因为他在下意识的提醒自己,不要把自己的妹妹忘掉,虽然那时候,他已然模糊了妹妹的模样。

    可再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他便开始完全忘了自己的妹妹了。

    在这时候,他便会怅然所失,只知道自己丢了些什么重要的东西,却想不起是什么。

    这整个过程,持续了两三个月。

    方原一直任由其发展,没有过多干扰他,甚至连话也很少对他说。

    直到两三个月过去了,关傲的神智已经再度趋于稳定之时,方原才尝试着手治他。

    “当初那人随手抽了你的神魂,看似并未伤你,实则已断了你的修行之路……”

    在一个月圆之夜,方原将关傲唤了过来,低声的对他说着:“你的神智已然受损,便是如今稳定了下来,心性却也缺了一块,这等不完整的心智,是无法让你继续成长的,但这件事因我而起,我便不会袖手旁观,关傲师兄,我只能用这惟一的方法,将你治好……”

    关傲眨巴着眼睛,根本不知道方原要做什么。

    甚至连方原的话估计也听不明白!

    但方原还是平静的给他解释了一下:“玄黄一气有渡人之能,甚至之前在青阳宗里,玄黄一气诀的传承之法,便是通过渡人来进行的,如今若我若帮你重新接起修行之路,便惟有将一道玄黄之气,打入你的体内,替你补全神魂,让你再度拥有一个完整的心智……”

    “不过,这一道玄黄之气给了你,却并不需要你也跟着我修炼玄黄一气诀,玄黄一气诀是个不错的功法,却不适合你,你天生神力,体魄无双,本来就是一个巨大的宝藏!”

    “关傲师兄,说句实在话!”

    “我从来没有羡慕过任何人的资质,因为我自己资质就很不错!”

    “但如果非要说有谁的资质让我羡慕,这个人便是你……”

    “你们兄妹两个,还真……算得上是怪胎啊!”

    发完了淡淡的牢骚之后,方原盘坐青石之上,暗运玄功,一指点出。

    他点在了关傲的额心,一道玄黄之气,便自他指尖,一闪而没。

    于这一刻,关傲则是浑身一震,双眼之中,出现了片刻的混乱之色,再之后,他忽然间一声低吼,抱着脑袋跳了起来,满脸都是扭曲而痛苦的表情,时而迷茫,时而兴奋,时而激动,时而愤怒,居然直接抱着脑袋向一块巨大的岩石上撞了过去,嘭一声,岩石裂了。

    方原知道他这是在重塑神智时必经的过程,也不阻止他,只是静静的看着。

    他这个方法,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但仍然不能说有完全的把握。

    不过若能治好关傲,那便是好事一件。

    若是治不好……反正也不会更坏!

    关傲那种痛苦,足足持续了一柱香的功夫,周围的岩石被他撞的破破烂烂,几株合抱粗的大树,都被他给拦腰撞断了,到了这时候,他才渐渐的停了下来,蹲在地上喘着粗气!

    他的头顶之上,似乎有淡淡的灵光闪烁。

    不知又过了多久,他才终于长长的呼了口气,迷茫的转头向四方看了过来。

    看到了方原时,他猛得一怔,然后脸上露出了迷茫之色:“方小哥……”

    方原脸色凝重了起来,慢慢的走到了关傲身前,轻轻捏起了一道法印。

    一缕法力,在空中殿开,却化作了一个抱着花瓶的女孩儿模样。

    方原轻声问道:“你认得这是谁么?”

    “这是……”

    关傲脸色一僵,呆呆的看着那空中的女孩。

    方原心神微微一提,有些关切的等着关傲的回答。

    关傲呆了半晌,终于还是说了下去:“这是你媳妇么方小哥?”

    “呼……”

    方原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但终究还是放下了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