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一十五章 神医洞府
    问遍了玉罗山周围的几个村落,却是没有听见有人说在玉罗山见过神仙的踪影。在这一片山域里,甚至连妖魔之事都很少有传闻。偶有几个妖兽吃人的传闻,方原分析着,也只是一些厉害点的野兽而已,怕是连妖兽的级别都算不上。这顿时让他有些茫然了起来。

    退隐的再彻底,只要在这片山域间修行,也一定会有很什么痕迹留下的。

    而这些修行者的痕迹,在凡间百姓眼中,往往都会演化成神仙事迹。

    方原便是想通过这一点,来确定那位隐修的高人在不在这山中。

    可这个结果,却让他有些失望,不过他也没有放弃,只是觉得那位散修行踪实在隐秘而已。在这山村里又呆了几日,采购了些许药材,银子给的足够,渐渐与村民们混的熟络了起来,有人问起他的来历,便说是千里之外来的药材商人,来乌迟国收购药材来的。

    至于关傲,如今方原都不必解释什么,村民便将他当作了方原的护卫。

    实在关傲往那一站,便足有别人一个半高,黑黝黝似座铁塔也似,实在太有威慑力了。

    当然,他不能说话,一说话就破功了。

    说话之前,村里的狗见了关傲都不敢叫唤,说话之后,顽童们却都敢缠着他玩耍了。

    “这个娃子,看起来有些痴症啊?”

    村里的老族长与方原打了几次交道,也熟络了,凑了过来说话。

    “之前过流沙河的时候,遭了劫匪,脑袋上挨了一锤,现在还没缓过劲来呢!”

    方原随口向老族长解释。

    “唉,出门在外人不容易啊,你没扔下他,是个好掌柜!”

    老族长称赞了方原一声。

    这时候方原,却是稍稍以法术改变了些许容貌的,看起来四十来岁,再加上他行事沉稳,言语间滴水不漏,因此村里人才能信他是来入山收购药材的药商,没有起疑心。

    若是不然,见到了他十七八岁的面孔,估计会当作是谁家的小少爷走丢了也说不定。

    “他于我有救命之恩,当然不能扔下他,还要找机会为他治伤呢!”

    方原看了一眼蹲在不远处和一群顽童玩“媳妇跳井”的关傲,低声说道。

    这话倒是实话!

    老族长听得连加赞叹,忽然像是想起来似的,道:“你之前打听这山里有没有神仙,倒是没见过,不过以前听说,八十里外的鬼哭崖倒是住了一位老神医,以前经常下山给村人看病,医术很是高明,什么疑难杂症老寒腿,都是药到病除,而且老神医的心眼也好,遇到穷人家经常白白给药呢,村里人都念他好,十里八乡的,都要给他立生祠呢,只是那位老神医不同意,这才没有立起来,只是好几年过去了,也不知他现在还在不在那山上住着了!”

    “老神医?”

    方原心里微动,便不动声色的问了个清楚,暗暗记在了心里。

    当天夜里,住下之后,方原便祭起飞行法器,直接向着三百里外老族说的鬼哭崖赶去,这鬼哭崖挨着一道瀑布,夜里听着水声风声,便如鬼哭一般,因此才得了这么个怪名字。

    据老族长说,这位老神医便是在鬼哭崖那里结了茅屋住着,很多年了。

    方原驾御法器,七十多里路自然不在话下,不到半个时辰便到了。

    他在这鬼哭崖周围找了一圈,倒果然是找到了那个茅屋,只是发现这茅屋已然破败不堪,塌了半边,也不知多久没人住过了,绕着茅屋一走,更是在不远处的古树下面,看到了一个孤伶伶墓碑,色泽新润,看样子立了不久,周围还有一些香烛残灰等祭拜过的痕迹。

    碑上写着:活命恩人孙神医之墓!

    方原看了之后,顿时心情有些复杂,低低叹了口气。

    万万没想到,好容易在这玉罗山,找到了一个勉强可以对得号上的,居然也死了?

    只是,这老神医,究竟是不是那九姑说的散修?

    心间一动,方原走到了墓碑后面,一道神识,向着坟垄之中扫了过去。

    这一扫之下,却又微觉吃惊,却见那坟垄之内,居然只有一口空空的薄棺,放着一双崭新的寿衣,心里思量了一番,隐约猜到了真相:这墓,应该就是这位老神医曾经治救过的村人给他立的,想必是他们知晓老神医去世了,却又没有他的尸骨,便立了一个衣冠冢。

    这也是正方原考虑的,若那老神医,当真是那位九姑所说的散修的话,定然不会允许自己的尸骨埋入凡人墓穴里面的,而且他真正住的地方,也一定不会只是那小小的茅屋!

    这般想着,方原便又起了身来,依着周围灵脉的走向,推敲出了一片最适合建下洞府的山崖,然后在那周围转了半个时辰,终于有所猎获,在一株古树的前面留了下来……

    那古树后面,乃是看起来一片荒无一物的山坡,里面生满了荆棘,看起来十分的正常,但方原却从这古树周围,感觉到了淡淡的法阵力量,他可以猜得出来,古树之后,定然不是自己看到的这么简单,倘若可以破开这周围的法阵,说不定能够发现一个隐秘的洞府。

    可也是在略略推敲了这法阵之后,方原却有些失落。

    看样子,自己真的是来晚了!

    那位散修,或说是村人口中的老神医,可能是真的死了!

    因为护着这一方洞府的法阵,并非修行之人随手布下的防御法阵,而是一种死阵,这种阵法不是随意开合的,而是专门用来守墓用的,它结结实实的将那方洞府藏在了里面,不被外人发现,也不会容许有什么人随便闯入,若是要强行打破,只会连洞府也一起毁灭!

    若想进入这洞府去,一般来说,只有一个方法,那便是机缘!

    因为即便是死阵,也会有一个随意变化的生门,可以让人进入洞府里面,在典藉里面,这个生门,有一个别称,叫作“机缘之门”,也就是说,有机缘的人,才能进入此间!

    或许一个人修为再高,也破不开此阵。

    但说不定什么时候,一个牧牛娃儿跌个跟头,可能就滚到那洞府里去了。

    一些寿元耗尽,临死前却还想留传承在人间的散修,经常会用这方法。

    这便是求老天爷为自己找一位传人!

    方原忽然对那位不知过多少年才有可能出现的传人满腹怨念。

    自己运气果然不够好。

    九姑没有骗自己,这里确实有一位散修,她也说的不错,这位散修寿元将尽,估计是有心想要寻找传人了,但他还是来晚了一步,那位散修已经坐化了,只剩一方洞府!

    偏偏这洞府只有老天爷答应才能进得去!

    无奈的方原在这大阵之外驻足了片刻,转身踏上法器离开了。

    回到了村落之后,第二日,便带了药材,与村人道别,然后他带了方原到了距离最近的一座小镇,购买了一些适用之物,然后便又连夜赶了回去,仍是回到了这山里,便在那洞府附近,崛了一个石洞出来,又让关傲去砍了一些树木,在那山坡上搭了一座木屋。

    先将崛了出来的洞府打扫干净,又设下了几道禁制,然后便唤了关傲过来,取些干肉与馒头,清水等等,让他吃了一个饱,自己则只是吞了一颗灵丹,略略养了会精神!

    做完这些,他便再一次回到了那大树之前,暗暗的感应起了那护着了洞府的大阵来。

    大半天时间便这样过去了。

    大阵气机虽然不显,但布阵手法却很是高明,以方原对天地之力的感应,却也足足用了大半天时间,才感应到了那么一丝一缕而已,但方原很有耐性,前前后后用了七八天的时间,终于略有所得,然后他便又回到了洞府之中,取出了几道算筹,慢慢的推衍计算了起来。

    终于一夜功夫过去,他长吁了口气……

    收起了算筹,他来到了那大阵之前,低低的叹了口气。

    “老前辈,我得高人指点,前来求你的传承,却未想迟了一步,已是天人永隔!”

    “你留下大阵护着洞府,想必也是在等有缘人得你传承,但我主动寻来,却不得其门而入,老天爷倒是给你给我开了个玩笑,连让你看我一眼都没有,便将我拒绝了……”

    “不过晚辈不想就此放弃,倒是无礼了!”

    他取了一柱香,以符火点燃,然后轻轻插在了大阵前面。

    望着烟气袅袅,他低声道:“晚辈打算自己破开此阵,求得您老传承,还望恕罪!”

    说罢了,他便转身回了洞府,开始着手准备破阵之事。

    方原的运气确实不够好,但幸好他不是靠了运气活着的!

    他相信的是自己的本事!

    旁人遇到了这等事,或许会失望而返,但方原却没这么容易改变主意!

    既然那散修已逝,大阵守关,那么自己便破解了这大阵好了!

    他在阵法一道的造诣,本来就很不错,小竹峰第一。

    或许小竹峰第一的水平,远不足以破开这位散修留下的死阵。

    可是方原很有信心,他学东西很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