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二十一章 酸酒一壶
    一道法力慑出,卷起了关傲,方原身形直接拔空而起,御空而行。

    早在练气境界时,方原便已经可以仗着一身玄黄气,飞掠虚空近百丈,如今筑基已成,更是有了腾空飞掠之能,虽然如今掌握的还不算太熟练,但短途赶路却也不在话下。

    他向着越国之东掠去,飞掠了没有多长时间,便见到前方原一座山峰之上,有人在朝着自己挥手,便徐徐吐出了一口气,小心的向着那山峰降落了过去,到了那里,却见孙管事正蹲在山头上抽烟,磕着烟锅站了起来,笑道:“事情都忙完啦,准备往哪里去呢?”

    方原道:“还没想好,先离开越国吧!”

    孙管事笑道:“那我送送你?”

    方原点头道:“好!”

    两个人连同跟在了身后的关傲,再度腾空而起,直向远空遁去。

    在他们头顶之上,风云变化,似有无数目光注视着他们。

    方原如今已经可以感受到青阳宗,甚至是越国四大仙门对自己的态度变化,他也知道自己此时可以不用离开越国,但他更清楚的是,自己只有离开,他不想让自己成为被仙门或是越国五大仙门花无数代价保住下来的人,而是想成为一个可以威胁到阴山宗与南荒城的人!

    想要做到这一点,他就必须离开!

    只是如今要离开的话,毕竟心里还是有一点遗憾的……

    抱着这一缕遗憾之意,他正要再度遁空而去时,却忽然听得一声清脆的鸣叫,远远的,便见到一只红色的雀儿振翅而来,那雀儿有拳头大小,嘴里却叼着一封淡红色的请笺,来的极快,仿佛一溜儿火光穿过了虚空,直接到了方原的面前,上下飞动,示意着方原。

    方原微觉诧异,伸手接过了请笺,打开了一看,神色却是微微有些柔和。

    孙管事好奇的伸长了脑袋:“这是什么?”

    方原笑道:“有人要请咱们吃饭!”

    孙管事呆了一呆:“这个时候吃什么饭啊?”

    方原道:“应该是有人想为我送送行吧,我也正想见她!”

    说着便见那红色的雀儿在前面引路,他们三人也腾空而起,那雀儿居然飞的极快,一道红光直贯天际,遥遥飞了约千余里之地,便已看到了一座青松郁郁的山峰之上,那雀儿往着山里一栽,便不见了踪影,三个人左右看看,倒是发现了一方仙台就在身边不远处!

    仙台便在半空之中,周围祥云朵朵,仙风道蕴,古朴雅致。

    “方原师兄……”

    仙台之上,一个穿着白裙的女孩儿,左手提了一个酒壶,轻轻的向着方原招手。

    方原心间那缕遗憾,忽然消失了……

    仙台上面坐着的正是青阳宗紫云峰的女弟子洛飞灵。

    这时候她穿了一件白裙,挽起了发髻,耳边垂了一个金环,只让人觉得似乎比平时多了一股子贵气。肌肤映雪,眸若星辰。其娇美清丽,绝非人间之色,宛若天人之姿,直让人自惭形秽,不敢直视。只是手里提着一把青铜的酒壶,嘴角又挂着一丝狡黠的笑意,才让方原心里可以确定,眼前这个直如仙子下凡一般的女孩儿,真的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洛飞灵。

    “好厉害的易容术,以前就连我也没有瞧出来……”

    孙管事瞥了一眼,摇了摇头,发出了一声由衷的感叹,拍了拍方原的肩膀。

    方原静静的看了洛飞灵一眼,也是轻声一笑,缓步向前走去,他仔细看去,便可以看得出来,洛飞灵还是那个洛飞灵,甚至看起来,连五官模样,都没有变过,只是气质大有不同,但这时候只消看得一眼,便让人觉得,这确确实实才是洛飞灵该有的模样,这是她的本相。

    而以前的,应是用些许秘术,改变了容貌,使得她那个时候虽然看起来也十分的清丽,但却不足此时的万一。不过也亏得如此,否则的话,恐怕青阳宗早就因她炸翻了天!

    方原还记得,曾有一次孙管事认识了洛飞灵之后,对他说过一句话。

    “这个女孩儿,是青阳宗藏不住的!”

    当时方原以为是孙管事在说洛飞灵的身份,只是略为认同。

    可在这时候,他却无比的认同了!

    不言其他,仅仅是洛飞灵这份娇美,怕也不是青阳宗可以留得住的……

    “知道你要走啦,我特地送送你……”

    洛飞灵从仙台上站了起来,指着四方,笑嘻嘻的道:“这里好不好?”

    “很好!”

    方原点头,便要准备过去。

    关傲傻怔怔的,也要跟着,但旁边的孙管事却一把拉住了他。

    关傲登时回头看了孙管事一眼:“你干嘛?”

    “你个大傻子,也不怕将来秃头……”

    孙管事拉着关傲:“走,我带你到下面湖里摸蛤蟆去……”

    “噢……”

    关傲看了方原一眼,顺从的点了点头。

    而孙管事则向方原眨了眨,拍拍他的肩膀:“方原师弟,这个价格不错,卖了吧……”

    方原:“……”

    还不及挽留,孙管事便已经带着关傲远远的下山去了。

    而远远的,空中尚有几片云气缀着方原,但在见到了方原登上此峰,又看到了峰上的洛飞灵之后,却立时悄无声息的远远遁开了,走的干脆利落,没有半分的犹豫,有几个不放心的,还想在旁边继续守着,却被其他几个死死的拉走了,倾刻间退到了百里之外。

    隐隐的,似乎还能听到几声长叹……

    ……

    ……

    “方原师兄,还不快来?”

    洛飞灵笑嘻嘻的看着孙管事下了山,小脸倒是微红,但很快便又笑了起来。

    方原便也不再客气,一步迈进了仙台来,与洛飞灵在那一方小小的仙案旁边坐了下来,洛飞灵取了两只小小的玉杯,一青一红,雕的十分精美,一只有青龙盘绕,一只有红鸾高飞,倒了两杯酒,将青杯给了方原,笑道:“这可是我藏了很久的酒,天下只此一壶……”

    说着撇了撇嘴,道:“早就想给你喝的,可你天天就知道修行!”

    方原看着洛飞灵的眼睛,笑道:“若早知有这等好酒,我也觉得亏了!”

    洛飞灵翻了个白眼:“你都没喝,就知道这是好酒啦?”

    方原道:“这是我想喝的酒!”

    说着端了起来,一口饮下。

    杯小酒浅,不过数钱,方原一口饮了下去,却只觉十分酸苦,但一道热线顺着喉间直流了下去,在体内却又似乎化作了一汪清泉,整个人都舒透了几分,他刚刚筑基的肉身,这时候也无形之中,便又多了一股子力量,就加那方道台,都更为剔透晶莹了几分……

    “这酒……”

    方原微微一怔,看向了洛飞灵,微微有些诧异。

    洛飞灵有些得意的道:“这可是我自己酿的,感觉怎么样?”

    方原道:“有点酸!”

    洛飞灵一脸的难以置信:“怎么可能?”

    说着端起一杯喝了下去,顿时脸色大变,吐出了舌头:“好酸……”

    方原顿时大笑。

    洛飞灵只是一个劲的发懵:“不对啊,明明放了很多天材地宝的……”

    方原无语:“这么多天材地宝酿壶酸酒出来,可真能败家……”

    “浪费了!”

    洛飞灵惋惜的摇了摇头,要将酒倒掉,方原忙接了过来,道:“其实味道还好!”

    心里却想着:“酒里这么多天材地宝,可不能浪费!”

    洛飞灵听了眼前一亮,看了方原一眼,笑道:“那我给你上菜!”

    方原心间略有些诧异,这里空旷无人,又该如何上菜?

    这一个念头还未闪过,便见洛飞灵双手轻轻拍了拍。

    随后四周山野顿时声声兽啼,一片嘈乱,不久之后,便见一只野猿翻山跃岭而来,手里端着一盘野蔬,还沾着些许清露,水盈盈的甚是诱人,放在了玉案上,便又跑回了山里。

    一只白鹿从山间跳跃了下来,到得仙台之前,将一枝灵芝放在了玉案之上。

    山下野塘之中,又有一只老龟爬上岸来,居然驼着一截碧藕,以及几个新鲜的莲蓬。

    最后时,却是头顶之上,一声清鸣,一只朱红色的大鸟展翅飞来,嘴里却衔着一根果枝,上面挂着满满的野果,一颗挤着一颗,晶莹剔透,鲜红饱满,轻轻扔在了玉案之上。

    “洛师妹,你究竟是……”

    方原也看得心间不由赞叹,忍不住问道。

    “我不告诉你……”

    洛飞灵则鬼灵精怪的一笑,却不肯说。

    方原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道:“那好,你不说,我也不问!”

    其实他早就发现了洛飞灵身上有秘密,早在魔息湖时,便知道这丫头绝非凡俗,不过以前他也只是觉得洛飞灵可能背景不俗而已,如今见到了今天她的模样,还有百兽献果的一幕,却觉得并没这么简单,这个丫头她背景何只是不俗啊,简直就是非常的不俗才对……

    不过洛飞灵既然不肯说,他便也不问!

    毕竟以前他也在洛飞灵面前施展过魔印剑的威力,洛飞灵事后也没问过。

    这是一个虽然调皮,却很懂事的丫头,自己也只当她是紫云峰的洛飞灵师妹就好!

    一壶酸酒尽饮,方原与洛飞灵都已微醺。

    虽然方原与洛飞灵酒量都不错,但这壶酒里,却是放了太多的天材地宝,几乎快要达到了仙酿的层次,浅浅一口,足以让人醉上数日,但方原却已经喝了很多,一滴未洒。

    到了最后时,倒是觉得这酸酒也很可口了起来……

    “唉,我累了……”

    一颗小小的脑袋,忽然靠在了方原的肩膀上。

    本来已有些朦胧之意的方原,浑身肌肉忽然绷紧,慢慢的转头,看了洛飞灵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