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零八章 成名之战
    “笑话!笑话!笑话!”

    “我甘龙剑名列阴山九大真传,便是在整个云州,我亦是人人颂道的天骄奇才,而你,不过是杂役出身,侥幸入门,迄今修行不足四年,筑基至今不到三个时辰,还想赢我?”

    云浮山后,半空之中,阴山真传甘龙剑已然如疯如魔,一条血宝白骨鞭挥舞了开来,天地之间,冤魂飞舞,血光滔天,更兼得怒火如潮,声声大喝里,深藏不甘愤怒之意!

    看起来,他似乎已经快要被方原激怒了,逼疯了。

    一个筑基六层的老牌筑基,还是堂堂阴山真传,如今却被方原压着打,众目睦睦之下,脸上怎么不怎么好看,尤其是在他连血宝这等损阴德坏名声的法宝都祭了起来之后,仍然死死的被方原克制住了,这就已经不是好不好看的问题了,他感觉到了一种近乎绝望的情绪!

    战宠不知去了哪里!

    释放了出去的符音,也没有半点回音……

    这就使得,原本高高在上,俯视越国一境的他,忽然陷入了一种凄苦的楚歌声里。

    “难道,就真的要这样生生被他消耗致死不成?”

    这时候的他,也是越战越感觉心里绝望。

    他那白骨鞭可引动无数冤魂,着实可怖,但方原手里的剑居然可以吞噬冤魂,却使得他怒不可遏了,这样的一战,越战他的血宝威力越受影响,没准最后都要废掉了……

    “那妖王法宝果然不俗,消磨下去,怕是还有其他妙处,于我不利……”

    “既然消磨下去,法宝也是毁掉,那不如干脆我来主动毁掉它好了!”

    “方原,今天我就跟你拼了!”

    不过真传就是真传,阴山真传甘龙剑绝境里,也升起了一股子狠意来,蓦然间,眼中闪过了一抹白茫,旋及在与方原动手之中,暗暗捏起了一个法印,同时口中仍然大叫着,方原既然想要激怒他,那么他便也摆出一副仍然被激怒的样子,似乎拼命般向前冲了过来……

    ……可也就在他冲上前了几步之后,却是法印一扬!

    轰隆隆!

    他陡得一抖白骨鞭,那鞭身之上,赫然已燃起了一篷一篷黑色的火焰,点点火焰余波连在了一起,犹如一片火云铺展在了天际,火云里面,则是一条又一条凄号的冤魂!

    随着这些冤魂的燃烧,白骨鞭的力量,也在一截一截的暴涨!

    阴山真传甘龙剑,赫然是在主动毁了这血宝,换取强横无边的一击之力!

    “这厮也真能豁得出去……”

    而到了这时候,方原脸色也阴沉了下来。

    他能感受到那白骨鞭上的力量节节暴涨,十分的可怖!

    那种自毁血宝,换取来的力量,是无法以常理衡量的,他这时候,刚刚筑基不久,无缺剑经第二卷的剑意,也只是初步领略,无论是哪种,对上了这种诡异的力量,都胜算不高,除非此时自己不顾一切,将魔印力量全部都引动出来,否则的话,心里的把握实在不大!

    但这让他有些不甘心!

    “这一战,我的目的便是要立威,成名!”

    “我要在越国,甚至在云州,都留下我的名字……”

    “倘若我是靠了魔宝之利,才战败了甘龙剑,那便是留名,此名也不是我想要的!”

    心里闪过了这些念头,也听到了阴山真传刚才大吼了出来的那些话,方原心念一定,身形冲宵而起,非但没有催动手里的魔印剑之利,反而陡乎之间,收去了所有的法力,就连剑身之上,那一道犹如魔眼一般的妖印,也在这时候忽然黯淡了下去,只如普通宝剑!

    “你说你是云州有名的天骄,这话错了!”

    身在高空之中,方原俯视着那阴山真传,低声道:“你还没有这资格!”

    “若非要在云州数出几个天骄来,那里面一定有我,却不一定会有你……”

    说完了这话之时,他右手持剑,左手却陡然捏起了法印,体内道基之力,瞬息引动,使得他身上出现了一种苍茫无尽,犹如混沌的气息,将一片虚空都笼罩住了,晦莫如深。

    “你……张狂!”

    阴山真传甘龙剑听了方原的话,只觉脸上火辣辣的疼,但与此同时,他却也感受到,方原那魔印剑上,隐隐压制着自己这白骨鞭的力量消失了,这顿时让他大喜,还以为是方原已经驾驭不了那魔印剑的力量了,心间暗道天助我也,然后拼命将白骨鞭祭了起来……

    那一片铺天黑焰里面,白骨鞭陡然冲了过来。

    居然如同一道龙影一般,横贯天际!

    只是这龙影,却是一条白骨之龙,挟着无尽妖邪之力,嘶吼着向方原冲来!

    “借天之力,行天之威!”

    而方原迎着那白骨龙影,迎着那漫天冤魂,眼神在这一刻,酷烈到了极点,随着法印捏起,他体内道基之上,那一抹雷光也在瞬间明亮了起来,相应的,在这一刻,他的气机已与上苍感应,那空中一片早早凝聚了起来的乌云之中,一道耀眼的闪电直接流落了下来……

    而方原,则陡然睁眼,一掌向前拍了出来!

    “喀嚓嚓……”

    随着他这一掌拍了出来,那一道闪电也跟着他的掌势,向前击去!

    “那是……雷法?”

    “那青阳宗弟子,从哪里学来的雷法?”

    “怎么可能,刚刚筑基,便能够驾驭雷法了?”

    “难道他是天生神雷宝身不成?”

    云浮山内外,看到了这一幕的修行中人,瞬间沸腾了。

    方原一掌引动天雷的那一幕,深深印在了他们的眼底,经久不灭!

    雷法,修行界里的禁忌法门!

    越国五大仙门,都有无数的低阶法术,任由弟子们去修习,磨炼自己一身法力。

    但这里,有火法、风法、木法、水法,却绝对没有雷法!

    因为雷法最难掌御,那是上苍之力!

    只有一些雄视一州的大仙门,或是那些传承万载的古老世家,承天之道的修行圣地,才有可能接触到雷法,而且便是雄视一州,也只是刚刚才有资格接触而已,却不一定真的,就像阴山宗一般,他虽号称云州第一的大仙门,却也没有雷法传承,因为他底蕴太浅!

    也正因如此,众修行中人看到了方原施展雷法,才顿时大吃了一惊……

    不过对方原而言,倒是简单的多了。

    他可以借下这一道天雷,就是因为他是天道筑基!

    五行筑基,便代表着修行之人筑基之后的潜力,拥有哪一脉之力,将来修行这一脉的功法神通,便会事半功倍,而方原除了五行筑基,还得到了天雷炼体,自然而然的,也就对天雷之力产生了一种亲切感,他能够感受到苍穹之中,那隐而不发,汹涌可怖的天雷之力!

    于是他便将这道天雷引落了下来,击向了阴山真传!

    这不是什么雷法,因为方原没用什么法门,他只是凭着本能行事!

    至于天雷降临之后,会出现什么后果,方原也不在意,只能凭自己的掌控力,去一点一点的引导,便是引导的不对了,大不了便是天雷反噬自身而已,反正他能承受得住!

    他要成名,要靠自己的本事击败阴山真传,因此冒这点险,是完全值得的!

    至于阴山真传甘龙剑,却没这么舒服了。

    轰!

    天雷下击,随着方原掌势一引,恰恰击在了白骨鞭上,那一道经过了不知多少妖邪阴法淬炼的白骨鞭,立时节节破碎,化作齑粉,而那随着白骨鞭而来的冤魂,也在这天雷轰击之下,凄嚎不已,一个个身上的怨气,直接被强行化解,然后清烟一般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噗……”

    阴山真传甘龙剑一口鲜血直喷了出来,在他自毁血宝,换取了强大的力量之时,却偏偏遭遇到了对这等妖邪力量最为克制的天雷之力,却立时使得他遭受了强大的反噬……

    这种反噬之力,几乎比直接被天雷击中还要重,断线风筝一般向下跌了出去……

    嘭!

    他直接摔在了地上,连骨头都不知断了多少根。

    模糊的眼神里,他看到方原一袭青袍,反手执剑,走到了他身前来。

    “方原……你敢杀我?”

    他提起了一身的残余力气,拼了命的大叫着。

    “我是阴山宗真传,你若杀我,师门定不与你干休,定不与你干休……”

    他似乎有些悲愤的大叫着,但话里却已满满都是祈求之意。

    “方原,慎重……”

    不远处,也有无数修行中人大叫了起来,其中甚至还有青阳宗的弟子。

    他们刚刚看到了这让人目眩神驰的一战,还没反应过来,便忽然间意料到了这个问题,这甘龙剑,毕竟身份不俗,毕竟他是阴山宗真传,在外行走,代表的便是阴山宗……

    倘若方原将他给杀了……

    那是代表着摆明了与阴山宗为敌不成?

    “南荒城妖王的儿子我都敢杀,那时候我只有练气四层!”

    面对这个问题,方原回答的非常简单:“如今我可是天道筑基,还不敢杀你一个阴山真传?”

    他说着话,一剑刺入了阴山真传甘龙剑的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