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天生绝脉
    “这就是你要给我看的宝贝?”

    甘龙剑看着柴房里的一男一女,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

    那两个人里,男的高大魁梧,身披铁甲,甚是凶悍。女的则是娇小怜弱,皮肤白的如雪一般,属于让人看上一眼,便忍不住怦然心动,我见犹怜的那种。这两人似乎刚刚醒来不久,见被困于此,那男的便拼了性命往墙上砸去,居然力大无穷,将这柴房砸的晃动不已。

    只是这柴房毕竟布满了禁制,法力激荡下,他又怎么可能打得开?

    甘龙剑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有些不解的看向了那小奴。

    “公子且仔细瞧瞧那个女娃儿……”

    小奴笑了起来,很有点献宝的意思。

    甘龙剑闻言,便一道神识递了过去,在那女孩儿身上扫了一扫,顿时大吃了一惊,猛得推开了柴房的门,大步走了进去,那魁梧男子见他进来,立时一拳砸了过来,但甘龙剑只是微微侧身,在他胸口推了一把,这魁梧男子便噔噔后退了几步,背靠着墙,动弹不得了。

    甘龙剑那一推里,便已将他一身法力气血封住,动也动弹不得。

    然后甘龙剑并起右手食中二指,平贴在了那女孩儿的额头,然后又连续在她背心、小腹等数个重穴之处,逐一试探,脸色渐渐凝重了起来,讶然道:“居然是个天生绝脉的人?”

    小奴笑着点头道:“对,而且是个活到了这么大的天生绝脉!”

    甘龙剑越看越讶异,忽然转头看向了小奴,道:“你没动过她吧?”

    “我怎么敢?”

    那小奴忙道:“小奴当时奉了公子的命在山外守着,联络九幽刺客,待狻猊传音通了那青阳弟子逃脱的方向之后,我便通知九幽刺客们追了上去,但正要离开时,却偏巧不巧,在山外看到了这兄妹,别看这两人没什么本事,居然是去帮那青阳宗弟子逃走的,我便想着,好歹将他们抓了回来,没准到了必要的时候,可以用来要胁那个青阳宗弟子束手就范……”

    “嘿嘿……公子不要骂我,我最一开始,见了这女孩儿娇俏,倒还真有那么一点儿心思的,但很快便发现居然是个天生绝脉的好胚子,知道她潜力不俗,如何还敢动她?”

    甘龙剑回头,冷冷看了那小奴一眼,道:“下次再做这等事,我便一剑斩了你!”

    这小奴吓出了一身冷汗,忙道:“不敢了,以后不敢了……”

    甘龙剑又打量了一番那个女孩儿,倒如打量着奇珍异宝一般,自语道:“倒确实是个不错的胚子,天生绝脉本就稀奇,不过能活了下来的少之又少,像她这般长到这么大的,更是罕见至极,若去可以带她去修炼我阴山宗的那道传承,岂不是得天独厚,前途无量?”

    说罢了,倒是一皱眉:“不过你掳了她来,也就罢了,却把这男的也带来做什么?”

    那小奴忙道:“这男的身材魁梧,天生神力,若是炼铁甲傀儡尸的话……”

    “胡闹!”

    甘龙剑训了一句,道:“咱们阴山宗早就不炼那等邪法了,就连宗主,也明令禁止弟子修行那等邪术,以免伤了颜面,你倒还天天想着这些?再说,这人身上有修为,走的是青阳宗一路,多半就是青阳宗弟子,你拿他来炼铁甲傀儡,不是无故生出是非来么?”

    “哦……”

    那小奴被训了两回,便老老实实不敢说话了。

    “带着这个女娃儿走!”

    甘龙剑也不再多说了,只是淡淡吩咐了一句。

    那小奴大喜,便要上前来拉起那个肌肤如雪的女娃儿,但刚刚伸手,却只听得“呼”的一声,一只硕大的拳头砸了过来,居然是那个黑熊一般的魁梧男子挥拳打来,他刚刚才被甘龙剑以术法定住,谁能想到,居然盛怒之下,挣脱了禁制,跌跌撞撞,护住了女娃儿。

    “哎哟,这份蛮力,当真可怖……”

    那小奴也吃了一惊,急忙后退了几步,跃跃欲试。

    “你们……你们谁敢碰我妹妹?”

    那魁梧男子明显行动还有些不遍,只是懊恼的大吼着,挥舞拳头。

    “哼!”

    甘龙剑眉头一皱,淡淡道:“滚到一边去!”

    那魁梧男子野兽般嘶吼:“你们敢碰我妹妹,我就跟你们拼命!”

    甘龙剑脸上升起了淡淡的杀机:“本想放你一命,你却自己寻死……”

    那魁梧男子感受到了甘龙剑身上的杀意,也知道自己若不让开,必然会被甘龙剑杀死,但却没有分毫的犹豫,只是死死的护住了身后的小女孩儿,口中一连串的咆哮声……

    “我想去!”

    但也就在这时候,他背后的那个瓷娃娃一般的小女孩,忽然轻轻开口。

    空气仿佛瞬间凝固了,那魁梧男子震惊的回头:“小妹,你在说什么?”

    瓷娃娃一般的小女孩皱了皱小眉头,有些不耐烦般:“我说我想去!”

    甘龙剑听闻此语,倒是微微一怔,旋及笑了笑,倒不急着出手了。

    “小妹……你不能跟他们去……”

    那魁梧男子惊愕莫名,难以置信般的看着那小女孩儿,急劝了起来。

    “你没听到他们说么?”

    小女孩儿淡淡的说了一句,从他身后走出来:“我是可以修行的,也就可以活着!”

    “你……”

    那魁梧男子明显还要拦她,但是甘龙剑五指微动,他便再一次被定在了当场。

    他只能一脸愤怒,却毫无办法的看着小女孩绕过了他,走到了甘龙剑身边去,那个小奴想要过来拉住她,却被她皱着眉头绕过了,然后轻轻伸手,拉住了甘龙剑的衣角,拼尽了全力,额头之上青筋毕现,低低的吼了出来:“小妹……他们……他们是坏人啊……”

    那个瓷娃娃一般的小女孩转头向他看了一眼,娇美的小脸上,居然渐渐浮现了些许的冷嘲之意:“哥哥,你永远都是那么傻,你那位好人师兄,理都没理你就走了呢……”

    “小妹……你别去啊……”

    那男子拼命嘶吼了起来,忽然间踏出了一步。

    甘龙剑设在了他身上的禁制,居然第二次被他挣得松动了起来。

    “呵呵,这对儿兄妹,倒是有意思的很……”

    甘龙剑冷眼看着这一幕,却是低声一笑,五指一张,指尖之上,却是出现了淡淡的灵光,而后飞快的在那男子额头之上点了几点,抽离了几道灵光出来,那男子登时傻愣愣的站在原地不动了,脸上的神情极其古怪,而后甘龙剑则大袖一拂,长叹一声道:“走吧!”

    他带着那女孩与俊俏小奴离开了柴房,飞身踏上了云气,直向东方掠去。

    那小女孩这时候才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道:“你没杀了我哥哥吧?”

    甘龙剑淡淡道:“没有,我只是让他忘了一些事而已!”

    小女孩淡淡的“哦”了一声,道:“以后不要告诉别人,我有这样一个哥哥!”

    甘龙剑与那小奴对视了一眼,眼底都有些惊奇之色。

    而那个小女孩却不再言语了,只是小脑袋轻轻靠在了甘龙剑胸口。

    “公子,这一次出现,发现了这个女娃,再等九幽宫把那个青阳宗弟子送了过来,咱们可算是赚大了,回到仙门之后,两件大功加在一起,公子在功德簿上,又添重重一笔……”

    那俊俏小奴看看那女孩儿,又看了看甘龙剑,很是得意。

    “你此番功劳也不小,回去之后,我会让你成为真正的阴山弟子!”

    甘龙剑淡淡说了一句,虽然脸上表情不多,倒也确实看得出来,心情不错。

    顿了一顿,又轻声一笑:“不过这次,却也不要在这里耽误时间了,青阳宗野心不小,看起来老老实实,任由拿捏,实际上还做着重回云州第一仙门的梦,对咱们阴山宗来说,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威胁,回头还要禀告给师尊和长老们,须得好好收拾他们一番才行……”

    “哈哈,公子独身前来,便毁了他们最具希望的仙苗,压得青阳宗大话也不敢说一句,也是对他们一个不大不小的打击吧,而且师祖他老人家派出来了这么多弟子,都一事无成,惟有公子全凭了自己一人,办成了这大件大事,回去了之后,那也是非常露脸的……”

    二人说着话,已腾云疾向东方掠去,赶向方原逃走之处。

    在这时候,他们自然毫不怀疑九幽宫刺客的本事,毕竟被九幽宫盯上了的,任是谁也插翅难逃,更何况这一次九幽宫前番失利,已然动了真格,直接派出了三位勾牒使?

    青阳宗暗中反抗,倒遂了甘龙剑的意,毕竟这样也可以通过九幽宫来消耗青阳宗的暗中力量,这想必也是阴山宗乐于看到的,而在最后时,若是九幽宫刺客再将方原送了过来,那这一次出行,便真的圆满了,既消耗了青阳宗势力,又得天生绝脉,还得妖王法宝……

    可也就在此时,那俊俏小奴腰间的玉符闪出了一道灵光,那小奴登时笑道:“想必是九幽宫已经得手了……”说着取下了玉符,以神识一探,整个人却顿时呆了一呆。

    甘龙剑皱起了眉头:“如何?”

    那小奴吞了口口水,道:“九幽宫布下了天罗地网,但还是被那青阳弟子逃了……”

    “什么?”

    甘龙剑这一惊非小:“难道是青阳宗的长老暗中出手了?”

    那小奴呆呆的摇了摇头,道:“说不好,九幽刺客全军覆没,还不知原因……”

    甘龙剑眉眼一时冷了下来,面上如同罩上了一层寒霜。

    “好个青阳宗,居然还有这等胆量吗?”

    他再度抬起了头时,目光已然有些忿恨:“那青阳弟子倘若真逃出了越国,便必定会借传送大阵,离开云州,这一时半会,却又去哪里找他去?可恶,分明便已经将他捏在了掌心,居然还能出这等忿子,这件板上钉钉的大事,到头来最终还是功亏一篑了吗?”

    一边想着,冷汗都从他的后背渗了出来。

    听到了这个消息,他第一个反应却不是失望,而是害怕!

    只有他自己知道为了做成这件事,他冒了多大的险……

    这一次出山游历,暗中寻访南荒妖王世子下落的阴山宗弟子,可不是只有他一个,他与众师兄弟们都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若是可以完成,那无疑是大功一件,不过他毕竟聪明,又有狻猊这等异兽,却是第一个真正的找到了线索,也找到了斩杀妖王世子的方原……

    到了这时候,他本可以上报师尊,或是联系其他几位师兄弟,一起将方原拿下。

    可是甘龙剑在确定了这个消息后,却有了些许私心,想要独自看一眼那个让师尊都认为很重要的法宝,也想将这么一件大功揽入自己怀中,因此他便独自一人上了青阳宗!

    虽然对青阳宗说,他已经上禀仙门,但那只是为了威慑!

    实际上,这件事他还在尽可能的压着,要等拿下了方原之后,再禀告师尊。

    试想,倘若凭借一己之力,将这件大事做得圆圆满满,这是何等威风?

    可万一这件事失败了,那就是因为他的贪功之心,打草惊蛇,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了!

    师尊对这件事如此看重,却被自己搅黄了,那会如何责罚自己?

    “你在害怕……”

    那个靠在了他怀里的小女孩,忽然抬起了头来,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他。

    “闭嘴!”

    甘龙剑一脸铁青,低声喝道。

    “我感觉到你在颤抖,若是拿不住那个人,你会受到很重的惩罚么?”

    可小女孩却并不怕他,仍然仰头看着他,轻声说道。

    “你又懂得什么?”

    甘龙剑低声训斥,很有些不耐烦。

    “我跟你去了,便应该是你的同门了吧,如果我帮你拿下了他,你会分些功劳给我么?”

    那个小女孩很认真的看着他说道。

    “你?”

    甘龙剑微觉诧异,旋及冷笑:“你能有什么办法?”

    那小女孩考虑了一会,道:“你回去把我哥哥抓起来吧,然后想办法给那个人传音,如果他不肯回来自投罗网,就杀了我哥哥,我当时看他和我哥哥关系很好,也许会回来!”

    小女孩声音很好听,脆生生的,但甘龙剑听着,居然一阵心里发冷。

    但他还是考虑了一下,旋及冷笑道:“那人又不是傻子,你哥哥值得他回来送死?身为仙门真传,谁还没有点铁石心肠,他倘若是这么容易被要胁的,便也不配做这个真传了!”

    “不试试又怎么知道?”

    小女孩却平静的说道:“而且若是我哥哥不够,那么他肯定还有一些别的亲人,比如师傅啦,族人啦之类的,他的师傅,可能有青阳宗护着,你不能随便动他们,但他的族人和亲人里,总还是有一些吧,你去把那些人都抓过来,他不回来便杀个干净,或许能打动他!”

    “你……”

    甘龙剑低头看着那个小女孩,眼神里居然有些惊恐之意。

    那跟在了他身边的小奴更是偷眼看着那个小女孩,一脸的惊讶表情。

    不过甘龙剑还没来得及回答,这小奴腰间玉符一亮,又有一道灵光袭来。

    那小奴猛得反应了过来,忙探知了玉符之中的内容,却是更呆了,傻傻的转头看了过来。

    “又出了什么事?”

    甘龙剑也不知在想什么,神情很是懊恼,冷声喝问。

    小奴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九幽宫说,那青阳弟子没有趁机离开越国,而是调头回来了,如今他正大张旗鼓的冲向云浮山,看起来就好像是在……在挑衅一般!”

    “什么?”

    甘龙剑呆了一呆,下意识加快了速度。

    而那个小女孩听了,便不再言语了,只是瓷娃娃一般的脸上,似乎有些失望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