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九十六章 证明他们值得
    面对着九幽秘法,青阳宗一众人,都已近乎绝望,因为那确实是一种他们平时连想都不会想的力量,九幽刺客闻名天下,确实是因为他们有那份实力,那些秘法,已经不是青阳宗弟子平时修行的道法可以敌得过的,面对这些诡异而又悍不畏死的刺客,除非他们有足够的实力,强行以境界来碾压,否则的话,他们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战,该如何去对抗……

    但更没想到的是,在这危急关头,居然又会生出了这等异变!

    那一道身影,来的无比突兀。

    最初时,还有人以为这是青阳护道符招唤来的弟子,但待到那人一出手,他们便立时知道自己想得错了,对方绝对不是青阳宗弟子,他使的,居然是九幽刺客一脉的路数……

    更可怕的是,他的本领,又明显高过了这些刺客!

    而在这时候,比青阳宗弟子还要惊恐的,便是那些冷酷无情的九幽刺客了。

    “越国怎么会有其他的九幽刺客在?”

    “未结金丹,便可独自施展袅啼之术,你是……”

    他们话还没说完之时,已经不约而同的做出了一个选择,同时向另外三个方向遁走。

    他们明显不是傻子,有自己的一套判断标准,知道这道黑影,不可硬敌。

    “九幽宫里,何时有了可以逃走的规矩了?”

    那道黑影,却是低低的一叹,然后也跟着一步跨了过去。

    那三道青幡,同时向着三个方向飘走,而且去势极快。

    可是这个人,却是更快,他身形一晃,便犹如一道黑影,直接消失在了天地之间,再出现时,赫然便已经到了左侧那道青幡的中间,劈手向那青幡打去,然而便听得“呼啦”一声,那道青幡应声炸裂,居然空无一物,可在他的身后,却有一剑直向他后脑刺了过来。

    “嗤!”

    这道黑影,头也没回,只是右手向后一送。

    在他掌间,有一道诡异的剑光,直接刺进了自己身后的虚空之中。

    “嗤……”

    一个身穿红袍的男子显露出了身形来,满脸都是难以置信之色,鲜血从嘴角涌了出来。

    他与这个人,都施展了遁空之术,却明显这个人比他技高了一筹。

    可是这道黑影,却片刻不停,杀了这位勾牒使之后,便立时向着另一道青幡追了过去。

    那一道青幡眼见得逃不过,便忽然间在空中一晃,召集了刚才散落八方的毒虫过来,密密麻麻,犹如黑云,直向这黑影涌来,面对这可怖又细密,数量不知有多少的毒虫,任是修为再高,恐怕也要头皮发麻,可这黑影见到了毒虫,居然嘿嘿一声,笑出了声来。

    “呼!”

    他忽然间猛烈的吸了一口气,像是气吞山河。

    那无尽的毒虫,便都被他这一口气,生生的吸了过来,像是在吞吐一片黑烟也似,居然一只不剩的,全部吞入了腹中,把个周围的青阳宗弟子都看得愣了,一阵冷汗全涌……

    “你是九幽刺客,你究竟是谁……”

    那召唤了幽云过来的勾牒使也明显吓坏了,立时确定了两件事。

    一来这个黑影,必然是九幽刺客,因为九幽刺客的秘术,或许有可能外传,但有一些方法,是只有九幽刺客才能炼得出来的,毕竟说将毒虫纳入体内,普通人这么做了,只有一个可能,便是被毒虫吃光了血肉,不剩分亳,只有经历过最严苛训秘法训练的九幽刺客,才能将毒虫吞下,而不被毒虫反噬,眼前这道黑影,非但在九幽宫修炼过,而且必定不是凡俗!

    但他又想不出此人是谁来……

    此人的本领,必定在青幡勾牒使之上,甚至超越了赤幡无常使。

    但那等人物,无一不是九幽宫长老之属,他们又怎么可能来助青阳宗?

    “身为刺客,话不能太多!”

    那黑影却不回答,急赶上来,低声道:“你知道我不会告诉你,还这么问,便是废话!”

    说着话时,他已然张口!

    “呼……”

    刚才被他吞下的毒虫,又被他吐了出来。

    犹如黑云,直笼罩住了那青幡左右,便只听得惨叫连连,那青幡附近,一道红袍身影显化了出来,但根本看不见脸,便又被黑雾淹没,到了最后时,只剩了一具枯骨……

    “哗……”

    这枯骨从半空之中跌落了下去,摔成了碎片!

    “三十年前,九幽宫出了一位新人,年仅十七岁,便将九幽秘术修炼到了第五式,最喜施展枭啼一术,曾在试炼之中,生生咒杀了二十三位同阶刺客,得到宫主看重,意欲破格赐为无常之命,但那新人却在第一次接买卖时,趁机潜逃,三十年间,再未露面……”

    而直到此时,场间便已只剩了最后一名勾牒使,他险然已经不想再逃了,也知道自己逃不掉,而是飞快的显露出了身形来,急急将一道灵光打向了九天之中,传递消息!

    而他本人,则回身向着那黑影迎了过来,同时大喝。

    “就是你……”

    “人皆传你逃入了中州,没想到,你一直都在越……”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陡然中止。

    那道黑影直接迎上了前来,二指入剑,直接刺入了他的喉咙!

    然后轻轻一绞,那名勾牒使,便已经化作了一篷血雾!

    “你明知道要死在我的手里,一了百了,为何还要拼死告密害我呢?”

    这黑影低声一叹,缓缓的五指收拢。

    那一道灵光,已经飞出了数百丈外,转瞬便会消失,但随着他五指收拢,天边的夜色却忽然浮动,那一道传递消息的灵光,撞到了夜色之上,居然飞不出来,缓缓飞来……

    一直飞到了这条黑影的手中,被他轻轻捏碎!

    “还好出手之前布下了夜布,不然以后休想安宁了……”

    他低声叹着,似乎有些庆幸。

    这一片血淋淋的战场,意外的安静了下来。

    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结束,也不知道那黑影究竟是谁,又为何要出手相助,但活了下来的青阳宗弟子,则都已经聚到了方原身边来,左右护住,有些警惕的看着那道黑影。

    “前路已经清理干净了,你可以继续走啦!”

    那道黑影缓缓的转过了头来,声音低沉的说道。

    “你……你究竟是谁?”

    方原从众青阳宗弟子里走了出来,望着那人的背影,低声问道。

    “这个不重要……”

    那人低声回答,轻轻摆了摆手。

    方原微微一顿,又问道:“那张字条,当时是你给我的?”

    “当时时间紧迫,只能送张纸条,没想到还是没让你避开这场大麻烦……”

    那黑影无奈的叹了口气,似乎有些遗憾。

    方原双眉一凝,低声道:“你究竟是……”

    “我只是一名浪迹天涯,孤苦无依的浪子,只想寻找一个温暖的港湾……”

    对方声音沧桑,悠悠长叹。

    方原忍不住了,道:“孙师兄,能不能说简单一点?”

    那黑影顿时呆了一呆,傻傻的抬起了头来,下意识道:“你咋知道是我?”

    却见他这一抬头,斗笠之下,一张瘦脸,满满都是错愕,两只不大的眼睛滴溜溜的转来转去,一脸的尴尬,不正是每天啰哩啰嗦,每天都叫着方原喝酒吃肉的孙管事又是谁?

    方原皱眉道:“你戴的斗笠不就是杂务监除草时遮阳的吗?”

    孙管事呆了一呆,忙摘下了斗笠一看,无奈的拍了拍脑门,道:“来时太急了,随手摸了一个!”似乎是身份被方原看穿了,却是一下子收不住嘴,道:“我本来不想出手的啊,只是忽然看到有九幽宫召集所有刺客的秘令,知道你这回麻烦大了,这才赶了过来的……”

    “唉,这次一出手,完喽,好日子过到头了,九幽宫一定会查到我……”

    方原急忙伸手,示意孙管事停一下,低头凝思了半晌,才道:“你怎么会是九幽……”

    孙管事无奈道:“谁还没点过去啊!”

    方原:“……”

    正觉得有一肚子话想要问个清楚,但在他身边,朱先生已经踏着飞剑过来,看了孙管事一眼,又拍了拍方原的肩膀,道:“时间不多了,有些话可以以后再说,阴山真传该追来了……”

    孙管事也忙道:“对对,以后再问吧,要不要我再送送你?”

    方原点头道:“要!”

    孙管事顿时呆了一呆,道:“我就是客气客气……”

    方原则不再多说了,只是长长吁了口气,看向了朱先生,自己这位仙子堂时的座师,如今灰袍之上,已经沾满了鲜血,却是刚才混乱之中,他也被九幽刺客斩了一剑,而其他的青阳宗弟子,他都不认识,却也一个个的身上带伤,甚至有人性命垂危,看起来凄惨至极。

    目光再透过了这些人,向下看去,可以看到就在不远处,有一具焦糊的身影。

    那是刚才自毁了道基的老执事,他这时候已经死去多时了。

    “我先不走了!”

    方原沉默了好一会,才忽然间说出了这句话。

    朱先生等人顿时呆了一呆,半晌之后,他脸上隐有怒意,低喝道:“这么多人一路护送你过来,就是为了帮你夺一条生路,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终于送你到了这里,你却不走了?”

    “这些人为什么护我?”

    方原看着朱先生,脸色有种隐忍的愤怒:“他们是在赌,赌我值得他们这样做!”

    他看向了那老执事的骨骸,低声道:“所以我要去证明他们这样做确实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