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死的值不值
    对于在仙子堂时的授业恩师,方原已有三年多未见了,心里也一直有个念头,该在什么时候去这位恩师的故乡拜访一下。但却没想到,还没等到自己拜访这位恩师,便在这种情况下看到了朱先生,眼见那老头想也不想便要朝着前方那可怖的夜幕冲去,方原瞬间大惊。

    “朱先生……”

    他大叫着,便要上去阻拦。

    他知道,朱先生的修为并不高,冲了过去,是一定会送命的。

    “你做什么?”

    老执事一惊之下,回手抓住了方原的肩膀。

    “不能再这样了,他们会死的……”

    方原大叫了起来,用尽一身法力挣扎着了起来。

    “他们若不死,你又岂会有生路?”

    老执事面上也出现了一抹愤怒,用尽了全力,狠狠的制住了方原。

    “为了我一个人的生路,值得吗?”

    方原已全然没有了平时的淡然之意,厉声大叫了起来:“我知道宗主让你们一定要送我离开,可是你们想过没有,这样做值得吗?我值得你们花这么大的代价保着吗?这一路上过来,死了多少人了?……我与他们甚至连认也不认识,怎值得他们为我送死?”

    “宗主既然这般吩咐,便有他的道理!”

    面对方原的嘶吼,老执事只是沉声道:“你不应该考虑这些!”

    “宗主也不一定是对的!”

    方原怒吼,一身玄黄气鼓荡了起来,身周青气萦绕。

    老执事的手,居然都被他这一身法力弹了起来,没有扣住他。

    而方原挣脱了老执事的手,便立时一掠数十丈,飞快的冲到了朱先生的身边,一手扯着他的胳膊,反掌横剑于胸前,却只听得“哗啦啦”一阵响,无数剑光呼啸而来,皆被方原一剑拦下,然后他拉着朱先生,身形如鬼魅一般,瞬息之间,后退到了十余丈之外……

    “是你?”

    朱先生直到此时,才转过头来看,然后微微一怔,神情有些惊喜。

    “先生,弟子岂敢让先生为我犯险?”

    方原看着朱先生的那张,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是好,心里沉如千斤巨石。

    “好,好,好……”

    朱先生却未仔细听见他的话,这时候他看到了方原,又看到了急急赶来,护住了方原的老执事,已然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老脸之上,皱纹都一层层的展了开来,呵呵笑道:“我倒没想到,这一次青符横空,召集众弟子,原来是为了护着你,好,好,这太好了……”

    说着一叹:“不久前我刚接到传讯,说青阳宗不愿对上南荒妖王与阴山宗,被迫将你关于了死牢,还愤愤不休,恨不得立时打上仙门问个明白,路上遇到了青阳符,还是要过来看上一看……原来是为了送你离开,好,这很好,老夫这一趟青阳宗之行,不必去了!”

    “小方原莫怕,看为师帮你荡开一条血路……”

    这老头说着,居然猛然一抖长剑,便要再度向着前方原杀将过去!

    “我不是这个意思啊……”

    方原又惊又无奈,急忙拉住了朱先生,想要自己向前冲出,但忽然间,一条捆仙索从他背后飞了过来,绕在了他的身上,连匝数圈,却将他死死的绑住了,手脚动弹不得……

    那老执事,居然趁着他不注意,直接将他绑了起来。

    “快放开我……”

    方原愤声大叫,心间恼火到了极点,望着老执事的眼神满满都是不甘。

    就连朱先生,也有些不解的看着老执事。

    而那老执事则是冷冷淡淡的:“宗主做的对不对,是看你将来做的好不好,你若当真有心,便不要这让这么多人白死,也不要忘了曾有这么多人因你而死,让他们死的值些!”

    “可是我……”

    方原听了此话,内心里有无数话要说,但一时居然说不出口。

    此时就在他的面前,那些青阳宗弟子,都正从四面八方赶来,然后奋力向着那九幽刺客冲了过去。这些人里,倒有大部分人的实力还不如自己,他们面对着三位九幽宫勾牒使施展了出来的九幽宫秘法,明显是无能为力的。这时候与其说在恶战,倒不如说是在送死。

    老执事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但是他不会有分毫的心软……

    他这时候没有别的办法,只有这些青阳宗弟子送死,才有可能给方原创造生路!

    只是,他观察了半晌,心头似乎有些绝望。

    他根本看不出那夜布的破绽,不知道该如何才能破此秘术!

    恐怕只有金丹境界的长老来了,才有可能破此妖法吧?

    “将那青阳弟子抓来,走!”

    而在此时,九幽宫的一位勾牒使,见时机已然差不多,便陡然下令。

    随着他一声令下,立时便不知有多少九幽刺客,汹涌而来,冲向了方原。

    而那一片似乎无边无际的夜幕,也缓缓的笼罩了过来……

    “护人!”

    青阳宗弟子里,有人厉声大喝,拼命回头来,来护着方原。

    可是面对着九幽刺客,他们看起来简直像是风中残烛一般,动不动便瞬息之间,变得四分五裂,有些人死了都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随着半空之中,那一片黑暗向着方原迎头罩了过来,他们也一个个力有未殆,几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方原被拿下,却无力抵挡。

    “你去吧,自己逃命……”

    而那位老执事,在这时候,也长长的叹了口气。

    他收回了方原身上的捆仙索,而后,大袖鼓荡,头顶之上,一道白光冲宵而起,隐隐约约,而随着这白光出现,他的肉身,居然已经开始迸裂,可怖的气息涌现了出来……

    “他这是要……”

    方原忽然知道了这老执事的目的,心脏忍不住猛得抽了一下。

    “自毁道基,破我秘法么?”

    半空之中,有九幽宫勾牒使的声音冷冷响起来:“没用!”

    这话说的很简单,却又让人很无奈!

    九幽刺客,秘术如此之强,恐怕一位筑基修士拼命,真的是没用的……

    可就算是没用,又能有什么办法?

    这已经是那位老执事能做的最后的方法了……

    若能护着方原逃将出去,他自然会做,可是做不到的话,那便能护多远是多远……

    轰!

    老执事忽然浑身上下,都燃起了汹涌的火光,高有数十丈,便像是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人,力大无穷,顶天立地,狠狠的向着那一片夜幕攻了过去,无边野火烧炙苍穹……

    而朱先生见周围已经没有了旁人,则只好扯着方原,向后快步疾退。

    那位老执事最后的拼命之举,并未在九幽宫秘法之前支撑多久,那巨大的火人,将拳头砸进了夜幕之中,却没有起到任何作用,那幕夜是撕不毁,砸不着的,但偏偏有着莫大的威压,生生的将火人裹住,火焰一节一节的熄灭,然后继续向前涌来,笼罩向了方原……

    “好徒儿,有为师在前,谁也伤不了你……”

    朱先生想也不想,便挡在了方原身前,提着长剑,用力向前斩去。

    这一剑,当真是没有什么威力……

    但出人意料的,那一片夜幕,忽然之间被撕开了一条极大的口子!

    所有人都怔住了。

    在这恶斗之中,出现了片刻的死寂,然后无数的目光,都抬头向着半空看了过去。

    半空之中,夜幕之上,出现了一个枯瘦矮小的影子,戴着一个巨大的斗笠。

    正是他,破开了那笼罩天地的夜幕,阻止了夜幕向着方原裹来。

    “什么人?”

    片刻的寂静之后,还是九幽宫刺客先反应了过来。

    大惊之下,三道青幡同时一荡,左右环绕,急向着那黑影打了过去。

    与此同时,在他们下方,无数呼啸的剑光,也都齐齐改变了方向,向着那道黑影打了过去,那些漂浮在半空之中,犹如乌云一般的毒虫,更是遮天蔽日一般涌到了他身前……

    很明显,九幽宫刺客意识到了这个人的可怕,决定先解决掉他。

    “剑雨!”

    “幽云!”

    “遁空!”

    “夜布!”

    九幽刺客四大秘法,几乎同时涌向了那个半空之中忽然出现的人。

    “太血腥了!”

    那个半空之中出现的黑影,低头打量着这片战场,低低的叹了一声,然后他轻轻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以前的九幽宫刺客,讲究的是把杀人当成艺术,何时变得这等粗俗?”

    说着这话时,那四大秘法已经到了他的身前。

    而他则低叹了一声,忽然间双手结印,口中念出了一段长长的音节来。

    那音节听不懂有什么含意,只是变化之间无比之数,比人说话要快了十倍百倍一般。

    偏偏每个字音又无比的清晰,一字一字震荡虚空。

    也就在这尖锐而古怪的咒音之下,周围蜂涌而来的九幽宫刺客,忽然间同时大惊,无尽的剑光之后,有身穿青衣的刺客显露出了身形来,都奋力的捂着耳朵,惨叫着跌落了云端,居然都生生的掉落了下去,摔死在了地面之上,那乌云一般的毒虫,也哗啦啦成片掉落。

    就连那笼罩一片夜空的幕布,也一节一节,也被震成了齑粉,片片破碎。

    而那三位执掌青幡的九幽宫勾牒使,更是一瞬间如同见了鬼。

    “九幽秘法第五式……”

    “袅啼?”

    “你是何人,怎么懂得九幽宫秘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