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一路行,一路战
    “无论如何,一定要将你送出越国……”

    而在这时候,刚刚经历了一番大战的方原等人,正继续向前赶着路。

    两位执事,以及一众青阳宗弟子,都在与九幽宫刺客的拼杀之中,损耗不少,更有多人丧命,但那一众九幽宫刺客,也总算还是被他们杀散了,又一次得到了些许赶路的时间。

    不过在向前赶路之时,众人心里却也都明白,这一番赶路,恐怕轻松不了多少……

    九幽宫刺客,一旦盯上了人,便如附骨之疽,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而且看他们的模样,似乎已经猜到了方原等人的目的地,这一路上,更是不知会有多少刺客拦路,也正因此,杀散了这一批刺客之后,那些活了下来的青阳宗弟子也没有散去,而是继续一路随行,有的帮方原等人打掩护,扰乱追踪者的气机,有人只是随时准备动手。

    可是到了这时候,方原心里,却已经感觉异常的不是滋味。

    他没想到,自己这番逃亡,会有这么多人为之丧命……

    他向来是独身往来,习惯了的,不愿与人打太多交道,也不愿接受别人太多因果。

    别人冷落他,他并不在意。

    因为他习惯了独处,内心强大,别人的冷落伤不着他!

    可别人对他太好,他反而感觉不自了!

    他不喜欢欠别人的,可是他现在感觉欠别人的已经多到还不清了!

    看到了那么多的青阳宗弟子,为了护送自己,死在了九幽宫刺客剑下,这滋味……

    “宗主给我们三人的口谕,是把你当作宗主一脉的传人,将你护送离开越国!”

    那两位老执事里,其中一个,仿佛看出了方原所想:“也正因此,我们才敢祭起护道符,召唤青阳弟子前来护法,千年之前,为了护送宗主一脉的传人,在妖魔的追杀下逃生,连青阳宗大长老都丧生在了妖魔爪牙之下,如今我们护送你,牺牲这些许人,又能算得了什么?”

    “算得了什么?”

    方原登时苦笑。

    他没想到自己有享受这个待遇的资格,他还没有拜入宗主一脉。

    退一步讲,就算是拜了,也只是记名弟子,不算是真正的宗主传人……

    但如今,这些人还是如此做了!

    三位老执事很可能没有想这么多,他们只是因为宗主的一个口谕,便用尽了一切可用的方法去完成这个目标,将自己送出越国而已,只是这些事情,却让方原内心煎熬……

    你们自己的命也很值钱,何必为了我而丢弃?

    一路行,一路战!

    东行三千里,于药鼎山一带休憩之时,九幽刺客来临,又是一场血战。

    且战且走,到了小清河一带时,九幽刺客自水中出,伏击众人,又是死伤惨重。

    又行两千里,到了白奴岭一带时,九幽刺客大批到来,青阳弟子死伤惨众,就连一位执事,都被刺客毒杀,只剩了一位执事,带了方原,杀出了重围,径直向着洛河逃去……

    第一次召集而来的青阳宗弟子,早已不够了。

    因此带着方原逃了出来的老执事,已经召集了第二次,然后是第三次……

    每一次祭起护道符,都有人数不等的青阳宗弟子到来。

    他们连方原的面都没见过,但却会二话不说,护送着方原向外闯去。

    “再往前走三百里,便出了越国范畴,到了那里,便是元丰国的领地,元丰国是修行大国,规矩森严,九幽刺客在那里必定不敢太过疯狂,而且到了元丰国,也有仙盟之人驻扎在那里,你就可以通过仙盟之人,接引到云台之上,然后用仙盟功德开启传送大阵……”

    老执事沉声向方原说道:“最后这三百里,便是最后一关了!”

    听了老执事的话,方原也知道有道理,但心间却是发沉:“这最后三百里,能过去吗?”

    老执事能分析出来的,九幽刺客没道理分析不出来。

    倘若老执事觉得过了这三百里,便是坦途,那九幽刺客一定会让这条路更难走!

    “我们都可以过不去,但你必须要过去!”

    老执事沉声说着,走在了方原身前,手里提了一柄生锈的铁枪,缓缓向前走去。

    在他们身后,有数十位服饰各异的青阳宗弟子,散乱的跟在他们身后。

    而在不远处,还有更多的青阳宗弟子正在赶来。

    在前方,正是一片暮色沉沉之时,这一天又将要过去了,天气阴晦,乌云催城,低垂在半空之中,偶有电光划过,也是一片死气沉沉,方原不知道,那乌云里有着多少凶险!

    “九幽刺客,收钱要命,还从没做过这等赔本的买卖……”

    “分明只是一个练气境界的弟子,平时最多也就一千灵精,如今收了五千,已是大赚特赚,却没想到,居然这么难杀,非但没有赚到多少,反而折了不少人手进去……”

    一道青幡,自乌云里飞了出来,低声冷笑着。

    “九幽宫做的买卖太多,早晚要赔个底朝天……”

    老执事见到了青幡,就知道自己的猜测果然是真,冷笑了起来。

    他们固然知道这最后三百里的重要性,九幽刺客也不会不知道,他们要闯过去,偏偏九幽刺客就不会让他们闯过去,想必,在他召集青阳宗弟子,准备一鼓作气,闯过这最后一段路时,九幽刺客,也已想尽了办法,将越国境内的刺客都召集了起来,与己等一战了吧!

    “凭你们青阳宗的这点本领,怕是没有资格让九幽宫赔个底朝天……”

    也就在说话之时,另一道青幡,从乌云之中飘了出来。

    “第二个勾牒使……”

    老执事眼神冷了几分,心间微微生出了寒意。

    勾牒使,便是执掌青旗的九幽刺客,他们已经不是普通的杀手,而是筑基境界,掌握了九幽秘法的大刺客,这种人放到任何地方,都是一个可怕的存在,之前一位勾牒使,便已经让他们举步维艰,如今出现了第二道青幡,也就意味着第二位勾牒使也赶了过来……

    这若使得他们有些想不明白,越国之地,能有一位勾牒使,便很难了。

    如今这第二位,是从哪里来的?

    “九幽宫一诺千金,说了让你三更死,留你到五更,便是我们的不是,不过还好,甘公子要的是活人,所以也不算砸了招牌,但我们两人以秘法传送而来,却是要尽快做成这买卖!”

    可也就在老执事这个念头升起时,又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这次是在身后响起的!

    他猛然回头,然后就看到了第三面青幡。

    这使得他呼吸稍稍停顿,没想到第三个勾牒使也出现了!

    小小越国之内,居然聚集了三位勾牒使……

    这恐怕怕是已经可以刺杀某位仙门长老的力量了吧?

    “呆会我们会给你创造机会,自己逃吧!”

    老执事不再多言,而是转头向着方原看了过去,低声说道。

    方原没有回答,因为老执事也没有问他的意思。

    老执事只是单纯的告诉他这件事而已!

    “青阳弟子,有九幽妖邪作乱,杀之无赦!”

    那位老执事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声音陡然提高,一声厉喝!

    “哗啦啦……”

    随着他这一声大喝响起,周围一众青阳宗弟子,则都祭起各种法宝,拼了命的向前打了过去,九幽刺客也是一声厉啸,纷纷赶上了前来,但很明显,他们已经吃过了之前与青阳宗弟子硬拼的亏,这一次却学乖了,那三位勾牒使,同时长啸,三道青幡已然一飞冲天。

    到得半空之中,那三道青幡,碰撞在了一起,一时乌光散溢。

    本来还只是暮意深深的黄昏,天地之间,却忽然间变成了深夜……

    天地都遮蔽了起来,抬手不见五指。

    三位勾牒使出手,却不是为了和青阳宗弟子硬拼来着,九幽刺客最不擅长的便是硬拼,他们三人凑到了一起,便是为了施展一道只有红幡勾牒使才能施展的一道秘术……

    九幽第四秘法:夜布!

    不知有多少被那片夜色笼罩的青阳弟子,都悄无声息的坠落了下去。

    那片夜色,居然像是鬼门关!

    但在另一边的虚空之中,天上还飘着那一道青阳护道符!

    有那道符印在,周围还是有无数的青阳宗弟子,放下了手上的一切,赶过来助阵!

    老执事此时没有出手,他也不让方原出手。

    他反而只是观察着,想要找到一条合适的路,送方原离开这里。

    因此,出手的便只有那些赶了过来的青阳宗弟子,他们的修为都并不高,筑基之人数量都非常的少,因为也只有这些修为不高的青阳宗弟子,才会离开仙门,隐于红尘……

    可能不是所有的青阳宗弟子都来了。

    可能有的青阳宗弟子看到了这护道符,却装作没有看到。

    也可能有人赶来了,发现局势险峻,便又悄悄的走了……

    但无论无何,还是有很多人赶了过来,然后依着护道符指引,向前冲了出去……

    方原在这时候也终于有些按耐不住了,心里有团火在烧!

    他看到,蓝袍的道人赶了过来,向着夜幕冲去……

    他看到,锦衣的富家老爷赶了过来,向夜幕冲去……

    他看到,持着卦旗的郎中赶了过来,向夜幕冲去……

    最后时他看到了一个人,却让他彻彻底底的呆住了。

    那是一个身材佝偻的老头子,身穿灰色布袍,手里持着一柄剑,急急赶了过来。

    这一刻,方原如遭雷击,喃喃道:“朱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