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九十三章 明里示弱,暗里搞鬼
    “青阳宗弟子逃了?”

    青阳宗客殿之内,甘龙剑宽袍缓袍,背靠在了狻猊兽的背上,神情显得十分的慵懒。

    而在他身前,则有一个身穿黄袍的女子,却是青阳宗龙吟峰的真传大弟子,名唤幕嫣然,她低声一叹,道:“可不是么?想必您也是知道的,前不久魔息湖出了乱子,好多魔物都跑了出来,我仙门弟子自然要四下里除魔,那些魔物,大部分都杀了,也有一部分是抓了回来,关在地牢之中,准备观察它们习性,也好研究对策,可没想到,这些魔物昨晚作起乱来……”

    甘龙剑似笑非笑的听着她的话,眼中似乎有一抹嘲讽之意。

    倒是这位幕姓的真传大弟子,十分的淡然,把一番话说的合情合理,滴水不露。

    “行了,不要再编故事了!”

    甘龙剑听她讲了这么多,似乎还很兴致的想要继续讲下去,却忍不住摆了摆手,笑道:“我也早就猜到会有这么一出,青阳宗的前辈们编故事可真有一套啊,不过这些我都不关心,我只关心一点,人在你们青阳宗地牢跑了,这可怎么办?还有被他盗走的法宝……”

    “那就不关我们的事了呀……”

    那幕姓弟子表情有些愕然,无辜道:“那个弃徒在青阳宗的一切洞府,修行之处,你要感兴趣,尽去搜寻好了,我们青阳宗一定不会阻拦,还可以派人帮着你找呢……”

    “呵,那若找不到又如何?”

    甘龙剑听得这敷衍的话,冷笑了起来,直接道:“青阳宗主在何处,我欲拜见……”

    那身穿黄袍的青阳宗女弟子幕嫣然带着歉意一笑:“宗主闭关了……”

    甘龙剑微微一怔,冷笑道:“那掌管戒律的太石长老何在?”

    幕嫣然遗憾道:“太石长老偶感风寒,病倒了……”

    甘龙剑脸色已经微微发青了:“秦长老……”

    幕嫣然有些同情的道:“秦长老说他不想见你!”

    “这……”

    甘龙剑怔了一怔,脸上倒是露出了一抹冷笑,轻轻的拍了拍狻猊兽的脑袋,叹道:“果然都是一群老狐狸啊,我也算前后都算计到了,却是没算到这些老家伙们的厚脸皮,看样子他们虽然对我客气,但敬的还真是我背后的仙门,却十分不将我放在眼里呢……”

    一边说着,一边缓缓站了起来,转头向那黄袍女弟子幕嫣然看了过去。

    幕嫣然不待他开口,便道:“慢走不送!”

    阴山真传甘龙剑微微一怔,脸上倒是出现了一抹笑意,道:“多谢!”

    出了客殿,甘龙剑与这狻猊兽并肩踏上了腾云,缓缓飘离了阴山宗。

    却见青阳宗上下,都是一片死寂,连个人影也不见。

    他来时,恨不能满宗上下都出现迎,走的时候,居然连个送的也没有,倒也实在可以让他感受到青阳宗的态度了,不过甘龙剑缓缓走在云气之上,脸上的阴怒却变成了冷笑。

    在他眼底,有着一抹深深的嘲讽之意。

    “明里示弱,暗里搞鬼么?”

    他离山之后,便径直向着东方一座城池掠去,在那城池之中,微辨方向,便落在了一座极其华美阔大的庭院之中,缓缓的往中厅一坐,旁边便见一个瘦削俊俏的少年,轻轻的捧了一碗茶走了上来,放在了他的手边,恭敬的说道:“公子辛苦了,比小奴预计的早些!”

    甘龙剑缓缓的扫了一眼四周,微微皱眉道:“九幽宫还没把人送来?”

    那少年道:“昨夜狻猊传音,告知了我们那个青阳宗弟子逃脱的方向,当时九幽宫刺客便跟了上去,只是担心在青阳宗旁边动手,会有青阳宗的长老出手干予,横生枝节,因此他们决定离得远些再出手,于是暗中潜行,跟着那三人,到了千里之外,才动起手来……”

    甘龙剑面色阴沉,冷声道:“既然已经动了手,人呢?”

    那少年微微一顿,小声道:“青阳宗下了血本,护送那青阳弟子的,居然是三位筑基境界的死士,他们悍不畏死,又不知从哪里找来了帮手,居然杀退了九幽宫的刺客,不过他们的目的地,也很明显了,应该便是想护送那方原离开越国,去元丰国的传送道台!”

    “居然失败了?”

    甘龙剑也是微微一怔,旋及面上闪过了一抹怒意,虽然他猜到了青阳宗私下纵徒的用意,并不着急,可是在这时候,听到了连自己提前布下的九幽刺客,都未拦下方原,却立时觉得有些愤怒了起来,满眼皆是火意,低喝道:“九幽刺客不是号称青幡一出,手到擒来么?”

    “怎么还会被人逃了?那青阳弟子若是往元丰国去,便必然是为了借元丰国问道山的传送大阵离开,倘若他一口气逃到了中州去,我又去哪里再找他讨要那件法宝?”

    那少年小奴忙道:“公子息怒,九幽宫刺客,既然已经接了这个买卖,那不达目的,绝不罢休,就算是追杀到中州去,怕也不会放过这个青阳宗弟子,更何况,他们刚才传信说,如今仍在跟着那个青阳宗弟子,也未必不能将他拿下,还望公子耐心,再等待片刻……”

    “呵,杀一个筑基修士,才不过三千灵精,我为了确保他们可以将这个青阳宗弟子完整的送到我面前来,又多加了两千灵精,不就是为了稳妥么?他们却还是让他逃了……”

    甘龙剑低声说着,目光闪烁:“倘若真让他青阳宗弟子走了,岂不是竹篮打水?”

    那小奴微微一怔,低声道:“公子还没有找到那法宝?”

    甘龙剑缓缓摇了摇头,道:“那青阳宗弟子住的小楼都翻遍了,都没找到任何东西,他身上我也看过,同样也没有,想必是被他藏在了某个地方,定要搜魂才行……”

    那小奴微微一怔,道:“那会不会是……被青阳宗给私吞了?”

    甘龙剑摇了摇头,道:“青阳宗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况且,他们也不会知道那法宝的重要性,否则的话,这个青阳宗弟子,恐怕早就被他们暗中杀掉,将一切都处理干净了,根本不会等着我找上门来,看他们如今的反应便可以知道,他们之前,确实对此毫不知情!”

    那小奴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可是公子,你也不知道那法宝的样子吧?”

    甘龙剑冷冷一笑,道:“就算不知,我也定能认得出来!”

    说罢了,倒是低低一叹,道:“师尊曾私下里对我说过,南荒妖王那老畜牲的儿子,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就算那银皮猴子是他的爱妾所生,又能有多少份两?我可是听说,在那猴子偷了他的法宝离开南荒妖后,老畜牲一气之下,连那个爱妾都一口吞了,毫无情面!”

    “这样的妖物,你说他讲什么父子情深,岂不是个笑话?”

    “恐怕这宝贝儿子在他面前被人杀了,他也不会在意,更何况这儿子还背叛了他?”

    “若是师尊所料不错,那件被盗的法宝,一定不是凡品!”

    “能够让南荒妖王如此重视,说不定那还会是一件传说中的神阶法宝……”

    说到了这里时,甘龙剑猛得抬起了头来,眼神之中,有着一抹酷烈之意闪过:“绝不能被那青阳弟子逃到中州去,传信给九幽宫的刺客,我不知他们在越国隐藏了多少刺客,又有多少掌旗的勾牒使,但我一定要他们在那青阳弟子逃出越国之前给我抓回来……”

    “请动两位勾牒使么?”

    那小奴倒是微微一怔,苦笑道:“这与九幽宫的规矩不合呀……”

    甘龙剑冷冷道:“他们没有第一时间将人拿下,便已经是自己坏了规矩了,现在我只管要人,谁论其他?别说什么两位勾牒使,便是三位,我也要了,但人一定要拿下!”

    那小奴闻言,也不敢再说,忙去一旁传递信息了。

    半晌之后,他一脸欣喜的回来,道:“九幽宫的账房说了,他们认为公子说的有理,你确实说过要九幽宫的刺客第一时间将人送来,因此那青阳弟子逃掉,是他们的过失,所以他们会答应你的条件,越国境界,所有的刺客都会调过去做这件事,并且不再收钱!”

    甘龙剑听了这话,心情才略略放松,慢慢的点了点头:“九幽宫倒还有些规矩!”

    说罢了之后,他长身而起,冷淡道:“不过也不能全信他们,我们也赶过去吧!”

    “吼……”

    在他们说话之时,狻猊兽似乎有些焦躁不安,低吼不已。

    甘龙剑皱了皱眉头,道:“丑儿闻到什么了?”

    那少年这才想了起来,笑道:“公子且来,小奴有个好玩的给你看……”

    “你胡闹些什么?”

    甘龙剑有些不满,冷冷的看了那小奴一眼。

    那小奴忙道:“公子息怒,这是小奴无意中发现的,绝对不会让公子失望的!”

    说着在前引路,甘龙剑耐着性子跟了过来,到了后院一间加上了诸多禁制的柴房之外,向着里面看了一眼,却见里面居然是关着年龄不大的一男一女两个人,眉头顿时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