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宗主有命
    “方原,你也不要觉得委曲,仙门对你已然不薄。你看得出来,仙门想要培养你是真的,宗主要收你为记名大弟子也是真的,想要送你入云浮宫筑基更是真的。这本是多少人修炼十辈子也求不来的福气啊!可是你比较倒楣,杀谁不好,偏杀了那南荒妖王的宝贝儿子,若是惹得他一怒之下,亲自杀到了越国来,咱们青阳宗又怎么抵挡得住?所以,与其满宗上下都陪着你去死,不如便由你替大家背了这个罪过吧,事后咱们青阳宗弟子,好歹念你个好!”

    青阳宗,黑岩峰下,地牢之中。

    几位老执事轻叹着,对方原说了一番话,在他们手里拿着一道玉简,递到了方原身前来:“这件事一出,怕是谁也救不了你了,便是仙盟,也不可能阻止南荒妖王为他自己的儿子报仇,更何况你还没有让仙盟亲自为你说话的资格,所以还是认了这个命吧,咱们青阳宗的玄黄一气诀,那是必须要留下来的,我们也不想对你动粗,所以你还是先自己写下来才好……”

    而听着这些人苦口婆心的劝说,方原只是平静的看着他们,眼神发冷。

    他盘坐在栅栏之后,身上的捆仙索仍然没有解去,脸上漫无表情,甚至都没有怒意。

    他对这件事,已经失望到了极点。

    在大殿时,他本来还有无尽的怒火,但当时宗主一道气机,镇住了他,不让他说话,到了这平时都是用来关押妖魔的黑牢之中,他便也灰了心,索性更不想开口说些什么了!

    看着那几个平时态度详和,如今却怎么看都有些阴险的老执事,他只是在想……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位阴山宗的真传,就是奔着自己来的吗?

    或许当初自己确实是斩杀了南荒妖王的儿子吧,那只银皮的猴子,在临死之前,确实喊过到什么“南荒”之类的话,只是自己当时没有细听,也不会去细听,因为那猴子实力不浅,在当时那情况下,自己若不抓住那惟一一个机会将他杀掉,最后死的便很可能是自己!

    若是再来一回,自己还是一样会杀掉他!

    若说因果,那就是因,而如今自己得到的,便是果?

    仙门,曾经在自己的心目中,那是高高在上,如巍巍大山一般不可动摇的存在,但如今,他却真正的见到了仙门的本质……又或说这个本质他早就知晓,只是他凭着自己的奋进,一直在仙门里享受着一些正面的好处,可是如今,造化弄人,他见识到了这黑暗的一面了!

    他早就知道仙门是这个样子的,只是心里还是不免失望……

    仙门已经决定要牺牲掉他,那当真是谁也救不了他了吧……

    事已至此,他又能怎么样呢?

    他甚至内心里,隐隐的想起了曾经在魔息湖里,那个渡劫泥偶在大梦之中对自己说过的话,那泥偶说自己气运浅薄,能有如今的些许气运,也是全靠了自己一口恶气吞入腹中,硬生生撑到了这时候的,但就算是这点儿地位与成就,也不过是昙花一现,很快便要遭逢大劫,跌入污泥之中……难道说,他说的这一切,居然都真的,自己真的没有这么一份气运?

    可是凭什么啊……

    气运是谁定的?

    凭什么自己已经做到了最好,却偏偏不能一直走下去?

    难道冥冥之中,真有什么力量决定着自己的命运?

    在心里这般想着的时候,他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来,当初那纸条谁给自己的?

    这阴山宗真传的到来,明显是出乎了任何人意料的,就先宗主与各位长老,也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可当时那写纸条给自己的人又是谁?

    他提醒自己“快逃”,是不是就是因为他预见了这件事情的出现,所以提醒自己避祸?

    那纸条也不知是什么时间给自己的,但只可惜,他当时在施展天衍之术,推敲自己的修行之路,发现这纸条时,已经太晚了,走不掉了!

    更退一步讲,或许当时那个局面下,就算他提前看到了纸条,也不会走吧……

    “而如今……自己就该认命了么?”

    他又忍不住想了起来。

    心里始终有一股子不甘之意在作崇,但他真的不知该怎么办!

    现在的他,还是太弱小了……

    “呵呵,不肯说么?那就惟有搜魂了……”

    那几位执事见方原发着呆,对他们的话置若罔闻,顿时冷笑了起来,其中一个人,缓缓的走上前来,便要对方原施展搜魂之法,强行抽离他识海之中关于玄黄一气的记忆……

    “可要小心些……”

    旁边一位执事见了,忙道:“这搜魂之术很是凶险,所搜之物,愈是简单具体,愈容易成功,可是咱们想搜的,却是他修炼玄黄一气诀的前前后后所有记忆,一个不慎,便容易缺失了稍许,说不定便前功尽弃,你可有把握吗?”

    即将出手的执事把手收了回来,道:“要不你来?”

    第一个执事连连摆手:“我也没有把握!”

    很明显,此事慎重,他们也都不敢冒然尝试。

    “还是我来吧!”

    也就在此时,他们的身后,忽然一个冷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众执事转头一看,急忙齐齐躬身行礼。

    此时在拐口后方,赫然已经多了一道身影,身穿黄袍,正是执掌神宵峰的秦长老。

    他面无表情,冷淡淡的向前看了过来。

    “秦长老,你……”

    “这个人我们来问,你们都先出去吧!”

    秦长老淡淡吩咐,几位执事自然不敢不从,忙躬身行礼的去了。

    而后秦长老走到了黑狱前面来,面无表情的打量着方原,方原也直视着他。

    过了许久,秦长老才淡淡道:“你好像很不服气?”

    方原低声开口:“我确实很不服气!”

    秦长老面露讥讽道:“那你觉得仙门怎么做才好,为了你一人,对抗南荒妖王?”

    方原硬硬的打断了他的话:“道理我都懂,可我还是很不服气,我没有做错……”

    秦长老脸上忽然露出了一抹讥讽似的笑容:“你若早知那妖魔的身份,还敢斩他么?”

    方原回答的杀气满满:“再来十次,还是一样!”

    不过说了这话,眼神倒是有些黯然:“不过后事要处理的更干净些就是了……”

    “呵呵,凭你,能处理的干净?”

    秦长老冷冷的看着他,忽然道:“难道你就没想过,这件事该告仙门处理?”

    方原微微一怔,没有回答。

    “我不信你对这件事完全没有察觉,就算斩妖除魔的时候没有,后来你拿到那只妖魔的法宝时,也一定会有所狐疑,但你从来都没有试图告诉仙门,甚至是对于最信任你的云长老也是如此,这又是为什么?”秦长老接着说了下去:“因为你从来都没有信任过仙门!”

    “唰……”

    方原猛然抬起了头,直向着秦长老看了过去。

    “你从来没有信任过仙门,又或者说,你从来都信不过任何人!”

    秦长老目光有些冷淡的扫了方原一眼,有着掩饰不住的厌恶,缓缓向前走来:“所以我当真不喜欢你这样的弟子,甚至说有些讨厌,心机深藏,不形于色,纵然身如草芥,却仍心比高天,一心只想往上爬,为此不惜一切手段,不像个仙门弟子,倒像石缝里的一株野草……”

    说着话时,他已然走到了方原身前来。

    而迎着他的话,便是方原,也只觉得一阵心神动摇……

    秦长老说的话,很难听,但某种程度上……似乎也是正确的!

    他确实不相信仙门……

    或者说是不相信任何人……

    难道这场祸端,当真是他自己咎由而取?

    “胆大妄为,心机深沉,一心一意,只想冲到更高的地方……”

    秦长老已然走到了栅栏前来,右手抬起,五指之上,汇聚了灵光,犹如冷电,缓缓的向着方原的额头按了下来,方原知道那是他想要施展搜魂之术的征兆,也知道这只手按到了自己额头上时,自己就真的完了,拼命的想要挣扎了起来,可是捆仙索在身,又能挣扎到哪去?

    “我实在很不喜欢你这性子,但或许……”

    但也就在此时,秦长老的手掌,探到了方原身前来,却没有按在方原的额头,而是忽然向下一探,将方原身上的捆仙索扯了下来,然后随手丢了一个包袱进来,同时口中低声说了下去:“……这就是仙门看重你,认为你值得付出这么大代价保你的原因吧?”

    捆仙索一去,方原法力回来,但他整个人却呆了,他向地上一瞧,却见是自己的乾坤袋,甚至还有他那柄长剑,这些都是白天时被人搜去了的,没想到秦长老却都给他带了过来。

    他呆呆的看着秦长老,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青阳宗弟子方原听命!”

    秦长老仍是那样一副冷淡模样,淡淡道:“宗主着你出山游历,不结金丹,不要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