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斩妖除魔有问题吗?
    更让殿内诸人都意想不到的是,如今可正是青阳宗宗主的收徒盛典啊,各大仙门长老与真传都赶了过来观礼,可见此典之重,也可见青阳宗及越国四大仙门对方原这株仙苗的看重,而这阴山宗真传,居然在此时指责即将拜在青阳宗宗主门下的方原杀过南荒妖王幼子?

    这却让殿内众人心间,除了惊异,更多的是不信……

    南荒妖王世子,那是何等身份,又会是何等本事?

    而这青阳宗弟子,表现再惊异,也不过是练气境界吧,他能杀得了妖王世子?

    两个人身份与地位相差太遥远了吧!

    “阴山宗的小友,你来我青阳宗观礼,蔽宗上下,无不以礼相待,但你说话却要注意一些,妄加指责吾宗弟子,可是当我青阳宗真怕了你,不敢向阴山宗宗主问罪不成?”

    在这时候,大殿深处,一个声音冷冷远了出来,却是青阳宗宗主陈玄昂站了起来。

    在这时候,他也是一脸的阴沉,无形的压力呼啸不已。

    “宗主息怒,且听我慢慢讲来!”

    面对着压抑了怒火的青阳宗宗主,便是甘龙剑显然也不敢表现的太过猖獗。

    忙回身行了一礼,这才轻轻开口道:“想必诸位都知道,我阴山宗坐镇于九幽与云州之间,调解云州与魔城的矛盾,已有千年,因地毗魔城,倒也与妖族有些往来,这位南荒妖王,便是吾师尊的挚交,而我与妖王座下的妖帅妖将,也有几分交情,有时也会饮酒论道……”

    “哼,你堂堂仙门真传,居然与妖魔饮酒论道?”

    殿内众人听了,已有一些,愤愤不平,心间暗怒。

    虽然如今仙盟在上,为了抵御大劫,不许各大仙门与妖魔之属再起争执,以免内耗了力量,对于仙门修士与妖魔的结交,更是支持,再加上许多地方,因与妖魔地处偏远,久无交集,早就忘了妖魔与人族之间的大战,因而也将仙门与妖魔结交,都当成了常事了。

    但云州却是不同,毕竟千年之前吃妖魔的亏吃的太大了,恨妖魔恨到了骨头里,一代一代的传了下来,可说九州之中,除了霸下州之州,最恨妖魔的便是云州,虽然千年以来,关于妖魔叩关的记忆,已经淡化了不少,但人人提起妖魔来,还是下意识的愤恨不已……

    如今听得这阴山真传一口一个,讲起了与妖族之间的交情,他们心底,又怎能爽快?

    阴山宗地毗魔城,若说与妖魔有些接触,倒也理解,但这真是把妖魔当成挚交好友了吗?

    这位阴山宗真传讲述这一切,却十分自然,说罢了由来之后,便微微一顿,继续道:

    “也就在半年之前,南荒妖王膝下有位爱子,生来顽劣,宠溺至极,居然惹下了大祸,盗了妖王的一件宝贝,逃出了南荒城来,妖王无奈,只好着人查访,后来才找到线索,原来他逃进了云州来,再过之后不久,妖王更是发现,他这位爱子的命灯忽然熄灭了……”

    他说的简单,殿下诸人听了,却顿时心下一寒,打了个突。

    这妖王之子,真是死在了云州?

    阴山真传甘龙剑看了一下众人的反应,继续讲了下去,淡淡道:“爱子被杀,妖王自然大怒,当下便要亲往云州,来查此事,不过被我师尊劝住,此事因在云州境内,诸位妖将妖帅,自也不便查访,因此南荒妖王便求到了我师尊头上,由我与几位师兄弟下得山来,以游历为名,暗访此事,出山之时,我师尊便曾说过,此事关乎云州安危,不可大意……”

    “而我下得山后,一路循踪履迹,终于到了南越之地,却在这里,完全失去了妖王世子的踪迹,若是所料不差,那妖王世子遇害之地,便应该就在此处,后来我在那里查了数日,终于听人说起,曾经在太岳城一带,有青阳宗弟子斩妖除魔,而被他们所斩的妖魔,行事作风,倒与那位妖王世子有些相似,遍查数日之后,我便渐渐知道了这件事的大概过程了……”

    听他说到了这里,殿下众人已有不少,心间惊惶,向方原看了过去。

    方原曾经在太岳城斩妖除魔,这件事可不是个秘密。

    甚至一度曾经是各大仙门练气境界弟子之中人人称颂的一件传奇之事!

    方原正式在仙门崛起,也是在那件事之后!

    倘若这甘龙剑猜测是真,那岂不是说,方原斩的那妖魔,居然是妖王世子?

    这件事,可当真是……

    “阴山的小友慎言!”

    也就在此时,青阳宗掌管戒律堂的太石长老,已森然开口:“我青阳宗弟子,向来除魔卫道,别说在太岳城一带,便是在云州各处,怕也都有我青阳弟子斩妖除魔的痕迹,丧命在了我们剑下的妖魔这么多,你若无实证,又凭什么便说这妖王世子是吾宗弟子杀的?”

    殿下众人听了,倒是暗暗点头。

    心想若无实证,青阳宗确实大可不必认下这件事。

    不过那阴山真传甘龙剑闻言,却是轻轻一笑,道:“晚辈不是鲁莽之辈,自然不能因着些许传言,便指责青阳宗弟子,在那时候,我也只是有所怀疑而已,只是心下,对这位于太岳城一役扬名立万的青阳宗弟子留了心,稍稍打探了一下,便听说了这位青阳宗弟子在那斩妖之事后,忽然崛起,于仙门扬名,成为真传,又在魔息湖试炼之中,大放异彩……”

    说罢了这些话,他便笑吟吟的看向了方原:“到了这时候,我便差不多确定了!“

    “胡说八道!”

    周围忽又有几位执事同时开口喝叱:“吾宗弟子崛起,又与那妖王世子有什么关系?”

    甘龙剑冷冷笑了一声,道:“诸位莫非忘了,这件事可不仅仅是妖王世子之死,还有他从南荒妖王手中盗出的一件宝贝,妖王世子死了,你们说这宝贝将会落在谁的手中?”

    说着这话,他眯起双眼,淡淡的向方原看了过去,轻声道:“那件宝贝倒不值得什么,不过若是落在了练气境界的弟子手里,倒确实作用不小,想必帮助一个本来在仙门之中寂寂无名,道路坎坷的弟子一朝崛起,扬名立万,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你说对不对,方原师弟?”

    甘龙剑说着,目光已经看向了方原,轻轻笑了起来,目光却隐隐发寒。

    “正是在你太岳城归来之后,才开始崛起的吧?”

    “是不是你当时便已经得到了这件宝贝呢?”

    “在仙门夺得真传,又在魔息湖内大放异彩,做到了诸多旁人做不到的事情……”

    他一句一句,问了出来,距离方原愈来愈近:“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件宝贝呢?”

    “唰”“唰”“唰”“唰”

    大殿之内,顿时有无数目光向着方原看了过去。

    其实听了这么多,他们也有些相信了这阴山宗真传的话了。

    毕竟方原当初在太岳城斩妖魔之事,知者不少,而且在那前后,也并没有太多斩妖除魔的事情出现,再加上,众人只需稍稍一捋这个时间,便已发现,方原自仙门之中崛起,确实是从太岳城归来之后,后来他做出的一系列惊人大事,本来就让人难以置信……

    如今,倘若是借助了南荒妖王的宝物,便可以解释得清楚了!

    “这一切都是你的猜测,若是如此,便指责我青阳宗弟子,未免太霸道了些……”

    在这时候,只有青阳宗小竹峰的几位执事,厉声大喝了起来。

    谁也不知道他们此时心里怎么想,但嘴上当然要为青阳宗弟子说话。

    只可惜,甘龙剑想来早有准备,闻言却只是冷笑了一声,道:“我就知道青阳宗不会如此轻易认下此事,你们说的也对,刚才那些都是我的猜测,只是我想问一句,昨夜我与段飞渊师弟论道饮酒,酒至兴起,想到自己需要炼制一件宝物,需要水行妖类的趾骨一段,并愿以一颗火系妖丹来换,段师弟很是高兴,便带着我在青阳宗炼宝窟里参观了一番……”

    说到了这里,他摊开手来,掌心里赫然多了一截银纹萦然的骨节,然后他扫视众人,轻声笑道:“若是青阳宗坚不承认此事,却不知这妖王世子的骸骨,是如何出现在了你们炼宝窟之内的呢?又或是,你们觉得南荒妖王,认不出他自己那亲生血脉的骸骨?”

    “哗……”

    此言一出,大殿之内,立时一片哗然!

    谁也没想到,这位阴山宗的真传,悄无声息之间,居然连这等实证都拿到了。

    “这……”

    而那神宵峰真传大弟子段飞渊听了这话,则顿时脸色苍白。

    而在这大殿之内,更是不知有多少人,都目光复杂的向他看了过来。

    昨夜这位阴山宗真传甘龙剑邀他饮酒,他自是喜不自胜,言语之中,少了警惕,后来又听这位阴山宗的真传想炼一件法宝,却少了水行妖类的骨骸,并愿意以一颗火系妖丹来换,他又岂能错过这件好事?当然一口应承了下来,连仙门都未通告,便带他入了炼宝窟去,那里有着青阳宗历代弟子斩妖魔之后带回来的骸骨,都是用来炼宝或是炼药的宝物!

    当然了,一些绝世大妖的骸骨,那是至高资源,他也没有权力带着甘龙剑进去,因此只是带着在一些不成气候的妖物库存之中转了一圈,随他挑选了几件也就罢了,而这阴山真传,转悠的时间倒是不短,他当时还担心这阴山真传眼光太高呢,不过转了许久之后,他却忽然只挑了一段品质并不怎么高明的水妖遗骨,而且只拿了其中一小段,就说足够用了……

    当时的他,还觉得十分庆幸,但谁能想到,这阴山宗真传居然是这个目的!

    “方原师弟,你还有什么话想说么?”

    阴山宗的真传甘龙剑说到了这里,则轻轻将那趾骨收了起来,双手负于身后,看向方原。

    直到此时,一直站在了那里,沉默不语的方原才抬起了头来。

    “我只有一句话想问……”

    他脸色非常平静,从这位阴山真传说出了太岳城降妖一事后,他便知道这事根本躲不过。

    别说对方骗过段飞渊,拿到了妖魔骸骨,就算没有,他也有的是方法证明这件事是自己做的,当时看到了那妖魔本相尸首的,不是只有自己,还有太岳城一甘贵胄,倘若他对那些人搜魂观神,很容易便可以确定这样一事,甚至说……这阴山真传很可能已经这么做过了!

    只有他已经这么做过,才会如此断定那妖魔是自己斩杀的,才会一直在暗中盯着自己!

    所以,到了这时候,再狡辩什么的都已经没用。

    因此他只是缓缓看向了殿内众人:“就算是我杀的,斩妖除魔,有什么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