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八十章 宗主一脉
    “小竹峰弟子方原,你可知今日唤你来所为何事?”

    大殿正首,朝着方原,盘坐了五位老者,分别是青阳宗五大长老,云长老与古默长老皆在其中。而在五位长老中间,盘坐着的则是一位长须男子,身穿黄袍,看起来四五十岁年纪,但气机却显得深不可测,正是如今的青阳宗宗主陈玄昂,见到了方原进来,他便开口问道。

    方原当然知道是什么事,但面上却要装作沉默肃穆,低声道:“弟子不知!”

    陈玄昂道:“说来倒也简单,首先来说,仙门倒欠了你一份褒奖,魔息湖试炼之时,云长老力排众议,要你独领小竹峰弟子参与试炼,那时候我还有些不放心,谁能想到,这次试炼之中,你居然立下了大功,甚至说一众同门生死,都由你一力挽回,此乃第一件大功!”

    “而后来,你更是在五大仙门弟子生死垂危之时,一剑斩魔魁,解了众弟子之厄,更赢得五大仙门弟子钦佩,奉你为真传第一人,这是光耀宗门的好事,此乃第二件大功!”

    “试炼结束时,魔息湖却又生出了异变,众弟子被困其中,脱身不得,你一剑斩了堕落的百花谷弟子袁涯,更是大胆拔去了渡劫仙偶,救得五大仙门弟子脱困,此事就连仙盟巡查使都对你另眼相看,赞誉不绝,这当然就能算得上是此番立下的第三件泼天大功了……”

    青阳宗宗主陈玄昂平声静气,缓缓道来,殿下诸位长老与执事,以及几位真传大弟子,都静静的听着,有人听了,脸色愈发的欢喜,也有人越听脸色越是难看,但谁也不敢打断宗主的话,直到他说完了这几件大功,平静的看着方原道:“这几件大功,任何一件,都是足以列为青阳仙典的,你一次便做出了三件来,仙门有功则赏,又岂会对此视而不见?”

    方原将虚伪发挥到了极致,道:“都是弟子应该做的!”

    周围几位年青些的真传与执事听了,脸上都露出了一种很微妙的表情。

    倒是宗主陈玄昂听了,轻轻一笑,似乎倒是十分满意,笑道:“若你只是立下了些许功劳,仙门倒好赏你,不过你这番功劳不小,倒让我都有些为难了,你想要怎么赏啊?”

    方原道:“全凭宗主做主!”

    “唉……”

    周围人都已经无语了。

    而宗主陈玄昂也笑了起来,道:“那便这样吧,你是仙门真传,小竹峰大弟子,一应法宝资源,自然不会缺了你的,不过念及你修炼仙门秘传心法,如今已功德圆满,将要更上一个台阶,若能修炼得成,也是我青阳之福,为了你筑基稳妥,我与几位长老商议,决定对你另开先河,将你送入云浮山殿进行筑基,这机会甚是难得,你应该也会满意了吧?”

    “这……”

    方原当然满意,甚至他的脸上都忍不住露出了惊喜之色来。

    这件事云长老说过之后,他便一直有些不敢相信,因为这对于他这等仙门弟子来说,未免是一件太大的惊喜,因此哪怕早就知道,亲耳听见此事之后,还是忍不住开心起来!

    然后也就在这时,他心里憋了许久的那句话,便在犹豫着要不要说出来!

    “哼!”

    不过也就在此时,忽然间不远处传来一声冷笑。

    转头看去,便见那发出了冷笑之声的,乃是一位高冠黄袍的老者,他面色腊黄,不苟言笑,坐在了那里,便给人一种死气沉沉之意,方原从未见过他,但从他的坐次,便可以猜得出他的身份来,正是执掌神宵峰,于青阳宗五大长老之中名列第二的秦烽秦长老……

    他这等身份,自然不可能无故冷笑,也没人可以忽视他的冷笑。

    因此方原只好将想要说出来的话咽回了肚子里,宗主陈玄昂也转头看向了他。

    “秦长老,可是还有什么意见?”

    问出了这句话时,宗主倒没有不耐烦,但无论如何,也有些无奈。

    因为他们之前,明显是商议过了,这时候秦长老再发不满,未免有些迟了。

    “意见?”

    秦长老闻言,淡淡笑了一声,道:“此事乃是云师兄一力促成,他连宗主都可以说服,老夫又能有什么意见,再加上宗主刚才也说了,这孩子确实立功不少,虽然赏他的方法多的很,但你们非要用这种方法赏他,老夫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开启云浮宫,乃是一件影响仙门百年布局的大事,老夫却觉得不该如此轻易的确定下来,少说也得再观察些时日……”

    “再观察些时日?”

    其他的长老及执事等等,闻言都皱起了眉头来。

    在方原这等年纪,与其他仙门的真传相比,争的就是修行之时快的那一线,如今方原的修为与实力,已经在真传之中出类拔萃,若是让他快些筑基,他就可以一直保持这个势头,将别人远远抛在身后,但若是再观察一段时日,别的真传都筑了基,他这优势便淡了!

    仙门培养人才,从来都是宁争一线,莫缓三分,这秦长老之言,又是何意?

    仿佛看出了众执事与长老心间所想,秦长老冷笑了一声,道:“你们把这云浮宫筑基当成了什么?这可是仙门数百年才有的一次机会,而且也仅有这么一次机会,向来只有宗主一脉的传人才有这资格,说白了,这就是专用来培养下一任宗主的造化,而且就算是宗主传人,想要进入这云浮宫,那也需要经历三大考验,十次试炼,确定心性与天资之后,才可以进入其中,如今这孩子不过修行了三年,经历了一次魔息湖试炼,你们便要将这机会给他?”

    大殿之内,一时倒是都沉默了下来。

    众执事倒都觉得秦长老虽然这番话的有些突兀,似有些生事之嫌,但也不无道理。

    而秦长老在这时候,则又向宗主陈玄昂看了过去,大袖一抬,揖了一礼,道:“宗主,你不愿结道侣,自然没有子肆,但我在十年前便劝你,该从自家的俗世后辈之中,选一位天资优异的后辈教导,可你也只说他们天资不佳,没有合适的,一直拖到了现在,但此后五百年,你真不打算寻找道侣了?真不打算再收一位自己的传人?这件事,不知你想过没有?”

    “哗……”

    无数双眼睛都朝着宗主看了过去。

    秦长老问这些话,已有些无礼,不过秦长老本来就身份超然,曾经的他还是宗主的师兄,这般态度,倒也可以忍受,只是这话里的内容,却显然有些对宗主不满的意思了……

    倒是宗主陈玄昂,沉默了半晌之后,轻轻的笑了笑:“秦师兄说的有理……”

    大殿之内,众人顿时竖起了耳朵,心想难道宗主真就这般答应啦?

    不过陈玄昂开了口之后,却又是轻轻的一叹,道:“这件事我也考虑过,但最终还是答应了云长老,原因倒也简单,云浮宫筑基的造化,虽然难得,但毕竟也是一种修行资源,是修行资源,便是要用来培养小辈的,方原这孩子在我青阳宗开始修行,一路走来,诸位都看在了眼里,这一次魔息湖试炼,严峻异常,更是远超了咱们青阳宗的三大考验,这孩子能够一路闯将过来,力挽狂澜,委实已经证明了他的天资与心性了,他难道还配不上这个机会?”

    “修行之路,只争一线,这孩子有这资格,又有这本事,还有三件大功在身,就连仙盟巡查使,都向他递出了橄榄枝,我们青阳宗若再不好好培养,岂不被人笑话咱们没有眼光?”

    听了宗主的话,大殿之内,众人倒都沉默了起来。

    宗主说的话自然有道理,方原如今的表现来看,也确实配得上这个机会,但是……

    “仙门是讲规矩的地方!”

    还是秦长老开了口,淡淡道:“这位小竹峰弟子,或许确实有得到这个机会的资格,但他毕竟不是宗主一脉,如今宗主将这机会给了他,那将来宗主一脉的传人如何培养?更退一步讲,诸位也都知道仙盟看中了他,那倘若他将来真的在结丹之后,去了仙盟又怎么办?”

    此言一出,满殿皆惊,众人恍然大悟,原来秦长老还有这份担忧。

    历年来,各大仙门,都会有一些顶尖的人才,离开宗门,进入仙盟效力,这本是好事,各大仙门自然也不会阻止,甚至会鼓励,但这鼓励,却还是有个内在的原则的,那便是,事关仙门命运,身系仙门传承之责的后辈,一般都不会舍得放他们进去,因为一入仙盟,这些人便等于是离开了仙门,只为仙盟效力,便是仙门的生死存亡,都与他们关系不大了……

    而仙门,还是要有人来传承下去的,因此,重要的资源,往往都不会用在这些人的身上!

    毕竟,如果青阳宗真花大力气,将他培养了出来,他却离开了宗门,去了仙盟……

    那这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只是听了这句话,一直沉默的云长老却忽然开了口。

    他说的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别说仙盟,他便是去了魔边,也一样是我青阳弟子!”

    场间众人,倒一时哑口无言。

    云长老说的当然有道理,可事情上,事情又哪里有这么简单?

    不过话已说到了这里,若再说下去,那未免便是又一阵争吵了,秦长老便也住口不言。

    倒是在这时候,宗主陈玄昂有些无奈的笑了起来,道:“两位长老说的都有道理,不过我倒有一个更简单的办法,既然一方面,咱们要依循仙门规矩,一方面,又要培养弟子,想要两全其美,也未必没有办法,最简单的一个办法便是,方原,你以后跟了我修行可好?”

    此言一出,满堂皆惊,所有人都齐齐向宗主看了过去,包括云长老在内!

    宗主这话的意思,难道是要……收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