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七十八章 玄黄之意
    大醉三天之后,自然便是归途。

    五大仙门弟子各自分别,回归仙门。只有些许佼佼者约好,会在某个时间,一起前往云浮山筑基。这也是所有得到了筑基机会的真传弟子们接下最重要的事情,魔息湖试炼之中,他们都得到了不少资源,便是缴仙门之后,手头也会余下不少,这些资源,基本上可以将他们的修为提升到练气境界的巅峰,然后准备妥当了,便会去利用云浮山的地气尝试筑基。

    云浮山是越国的一处特殊山脉,因灵脉交汇,形成了地脉,乃是让修行之人筑基的福地,不过地脉之气有限,却不可能满足太多的修行之人,惟有仙门真传弟子,才可以借此地气尝试筑基,至于普通弟子,那还是继续积累功德,等功德数够了,向仙门换取筑基丹吧。

    当然,也有一些仙门弟子会在这时候下山,四方游历,自己寻求修行造化。

    他们都已经通过了试炼,便是在这时候下山,也仍然是堂堂正正的仙门弟子。

    若真有了大造化,还是可以继续回仙门来修行的!

    青阳宗仙门各位执事长老等人,对这些参加完了试炼归来的弟子,自然也有一番迎接,此外别的事情也不少,安排弟子修行,收取各峰弟子们在试炼中取得的灵药,以及安葬在试炼中丧了命的弟子,还有根据试炼之中各人的表现进行仙门内部的赏罚功过等等等等……

    总之所有的事情,都不是一时半会可以梳理的清的,但这却不关方原的事情了。

    他回到了小竹峰来,云长老便与他长谈了一番,问他的修行之事。

    实际上,方原离开了魔息湖之后,云长老与古默长老二人,便已经看出了他的气机变化。

    首先是他的修为增涨快得惊人,在他进入魔息湖之前,还只是练气七层修为,如今居然已经有了练气巅峰的火候;其次,他之前的法力,虽然也会给人一种玄奥难测的感觉,但更多的却是凝炼如丝,清澈纯粹,但如今却多了一种更为复杂与玄妙的感觉,十分玄妙。

    不过好歹这两位长老,都有几分养气功夫,魔息湖试炼刚刚结束时,一大堆的事情等着处理,他们便也没有急着问这些小事,直等回到了山门,才抽出时间来仔细询问方原。

    “魔息湖内的诸般经历已经对长老们详细的说过,不过有些关于我自己的事情我隐去了未说,在杀出魔域出去求援之时,我便身受重伤,屡屡陷落在重重魔物包围之中,在那等险境界下,我为了保命,曾经吞服过一株宝药和不少灵药,倒是帮我提升了不少的修为……”

    方原早就在离开魔息湖时,便想好了说辞,如今便又向云长老讲了一遍。

    对于他修为的大幅度提升,只推说是宝药与灵药的效果。

    这在魔息湖试炼之中,本也是常见之事。

    几乎每一次试炼,都会有仙门弟子因为服用了灵药或是宝药,而修为大涨的事情出现。

    不过正常情况下,仙门是不允许这样做的,因为灵药与宝药的药性,本来就没这么容易炼化,冒然服下灵药或是宝药,虽然有提升修为的可能,但更多的却只可能是肉身爆裂而亡。

    更有一层原因在于,这些灵药与宝药,仙门都要收取一部分的,弟子们私自服用,这也是一种因私侵公之举,若是人人发现了灵药宝药都自己吃了,那仙门的资源又从何而来?

    当然了,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仙门规矩没这么死板,是允许特殊情况出现的!

    这一次青阳宗弟子之中,明显服用过宝药,修为大涨的,只有关傲与方原二人。

    关傲是因为被神宵峰弟子打伤,性命垂危,然后由方原亲自拍板,定下了此事,有小竹峰一众弟子作证,虽然在仙门某些长老眼里,关傲的性命未必值得上那一株宝药,但方原这个做法却无可厚非,因此他们却也不能惩罚关傲,更不会指责方原,这件事就揭过了!

    而方原的情况更特殊,当时他可是要出去求援!

    当时他一人的身家性命,牵系所有弟子的安危,在这种情况下,别说为了保命,服下几株灵药什么的了,就算是有再大的错,只要是为了保证求援的成功,都是可以谅解的!

    因此,或许私吞灵药之事,违反了仙门的规矩,仙门却不会指责方原什么。

    而对于云长老个人来说,方原的修为提升,本来就不是一件坏事,他就更不会多问了。

    他关心的是另外一个问题!

    “我观你一身法力,已然晦莫难言,连我如今都看不透你的修为,这实在是与历代修炼玄黄一气诀的弟子之中,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情,可细查你一身的法力,又似乎仍然是先前那先凝炼通透,甚至比之从前,还隐有过之,在这次的试炼里……你究竟经历了什么?”

    云长老以最直接的言语问了出来。

    而对这个问题,方原也沉默了半晌,然后抬起了头来,道:“这一块弟子也说不清楚,玄黄一气诀,本就是凝炼非常,清澈通透,因此,弟子平时修行也非常小心,可在魔息湖内,因着诸般险境,弟子无奈之中,也炼化了一些其他的力量,诸位渡劫泥偶身边的枯骨怨气,五大仙门弟子的法力烙印等等,这倒使得我这一身法力驳杂了不少,大有变化……”

    他斟酌着,将自己法力变化的诸般原因讲了一遍。

    事无巨细,皆毫无保留的托出。

    他也知道,以云长老的修为与见识,若想瞒过他实在不易,倒不如索性说出大部分的真相,甚至在最后时,他连故意哄骗五大仙门弟子借法力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只是自己曾经接受魔印剑里的血祭之力和曾经炼化过黑暗魔息的事情却绝口不提,这两件事太难解释。

    “到了最后,弟子以身为引,借枯骨怨气,毁了魔息湖的定子,也终于打开了一条生路,在那时候,跪尸予我的无尽冤气,便已然散尽,但它们的残余灵性,以及众仙门弟子借给我的法力,却都有一部分融入了我的法力之中,又将我的法力性质改变了稍许,从一个极致,走向了另一个极致,便成了如今这模样,表面上看起来,倒像是恢复了最初的模样……”

    老老实实的说到了最后,方原眼神坦荡的看着云长老:“依着弟子来看,我现在修炼的玄黄一气诀,或许已经不是长老们之前所见过的玄黄一气诀了,但这条路……未必有错!”

    说到了这里,他便停了下来,心里的那个猜测,并未直接说出来。

    在这时候,他说的太多,反倒容易出现相反的效果!

    而云长老果然也是见识非凡,方原讲述的经历里,已经让他心里升起了一个念头,眼神有些惊奇,过了半晌,才轻轻道:“你且不必担心,我看你现在的法力,倒比以前更为凝实了,此事非但不是坏事,正相反,可能是你的大造化,就连我现在也在想,难道说,以前玄黄一气诀之所以这么难修炼,就是因为我们历代以来,都在一个关节上搞错了?”

    “难道说,玄黄一气诀的包罗万象,并非淡到了极致,而是指浓到了极致之意?”

    方原听了云长老这话,顿时放下心来。

    这正是他希望云长老自己想到的,也是他之前的猜想!

    以前的玄黄一气诀,讲究一个凝炼通透,清澈见底,追求法力的纯粹,心法上讲,将一身的法力修炼的纯粹无比,便可以容纳万物,便会有无尽的可能,因此每一任修炼玄黄一气诀之人,都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惟恐法力不够纯悴,惟恐法力不够凝炼……

    可方原却无意中发现了这样一个可能,或许真正的纯粹,不是法力里面什么都没有,而是什么都有,之前的玄黄一气诀之所以难修炼,便是因为它几乎封死了所有的可能,这与心法里面所讲的拥有无尽的可能本身便是相悖的,倒是如今的方原,更贴近了这一点……

    玄黄一气诀里的玄黄二字,指的便是天地的颜色!

    玄为天色,黄为地色。

    而天地之色,看起来纯透,但实际上包罗万象,万事万物,无不蕴含其中!

    这才是玄黄之意!

    当然了,方原发现这个秘密,是靠了天衍之术,这件事不怎么好解释。

    倒是云长老,修为高深,见多识广,悟透这一点,才算合情合理!

    “若真是如此,你修炼成了此诀之后,便不仅仅是重现当年的这一道传承了……”

    云长老皱着眉头,神色凝重:“……你甚至会超越之前的传承!”

    “这一点弟子现在还不敢想,初步的印证,便是看我能否筑基成功……”

    方原认认真真的回答道,并不敢显得有太多把握。

    “应当如此!”

    云长老点了点头,然后便沉默了下来,如今他心下显然也有些不敢确定,毕竟他修为再深厚,也从来没有真正的修炼过玄黄一气诀,只能从道理上去推衍而已,却有一种隔岸观花之意,内心踌躇了半晌,才沉沉开口道:“筑基之事,确实是你现在最要紧的事,不过以你目前的修为看来,恐怕筑基丹是不行的,便是普通的地脉筑基,也是远远不够……”

    他微一犹豫,脸色沉了下来:“所以我之前的打算是对的,你要进入云浮宫去筑基!”

    “进入玄浮宫?”

    本来神色还挺平静的方原,顿时大吃了一惊,险些叫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