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天开了
    轰!轰!轰!轰!

    随着方原一声大喝,身形也直接冲到了半空之中,狠狠的与小袁师兄撞到了一起,两个人那可怖的力量激散了开来,横扫虚空,使得九天之上浓重的黑暗魔云都撕裂了无数。

    然后短瞬之间,两人便交手无数次。

    到了这时候,两人什么法术玄功,都来不及用,只是拳指脚掌,打的翻翻滚滚。

    这时候他与小袁师兄两个人,一身的气机赫然都强横到了极点。

    可以说,这已经不是他们两个人在斗,而是那渡劫仙偶与被渡劫仙偶镇压了幽幽万载的枯骨们,在借了他们两个人的躯壳相斗。

    虽然这两者都已经死去了若许年,力量都削弱到了极点,但他们的意志都还残存,如今便将这所有剩余的力量都聚集了起来,进行着这场万载之后的旷世恶战……

    确实如小袁师兄所言,他继承的是道成空的仙道力量,强横到了极点!

    而方原继承的则是道成空曾经击败了他们,又将他们镇压了万年之久的败者之力,若从道理上讲,方原自然毫无胜算,因为这些人万年之前便已经败了,更何况万年之后?

    但真正的结果却非如此!

    道成空的仙道之力,虽然理论上讲是永存的。

    幽幽万载,不息不灭。

    但他如今所剩的,也仅仅是仙道法则而已,他甘愿被炼作渡劫泥偶,自囚于此,便是为了借助黑暗魔息的力量保存自身,滋养仙道之力,每三千年,便有一次新的黑暗魔息渡入其中,这些力量,都是为了让他的仙道不灭,有朝一日,可以重现世间,再战于九天之上……

    也就是说,他求的是生!

    而这些枯骨,则是被迫跪在他面前,没有一日不想求得自在,消散于世间。

    它们求的是死!

    在这种两者皆求而不得的情况下,渡劫泥偶心间只会感觉越来越恐惧,这种恐惧,才让他在意识到了魔息湖这场异变出现时,不顾一切,想要找一位传人,离开此地……

    他愈是恐惧,仙道之力便愈薄弱!

    可这些跪在了他身前的枯骨,却是每过一日,冤气便强横一分,除非可以消散于天地间。

    渡劫仙偶为了让这些枯骨陪着自己,又偏偏强行维系着他们一点灵识不灭,这就使得这些枯骨,怨气时时在增加,如今万载过去,早就已经达到了一个强横至极的程度!

    一消一涨,万年之前,泥偶或许压制这些枯骨很容易,但如今早已形势逆转。

    在第一次进入大梦幻象之时,方原就发现,这些枯骨的怨气,早已达到了一个顶点,只是被泥偶强行镇压而已,他们的力量此前无法凝聚在一起,便也发挥不出最强的实力来,而如今方原便是将他们的力量融合作一处,然后借他们的力量去对抗泥偶的力量……

    也正因为这种种原由,致使方原与小袁师兄,两个人居然平分秋色!

    一时间,他们的力量仿佛棋鼓相当,斗得天昏地暗!

    但在这种局面下,方原的心情却是大定,心里的一切猜想都已经验证了,他便也知道自己胜劵在握,随着这一场恶战展开,他也将玄黄一气诀发挥到了极致,在此之前,他一直在保持着玄黄一气诀的精纯,而如今,却是彻底的将它展开,去容汇并承接所有的力量……

    那无数的枯骨,皆有一道怨气,也皆有一点残灵!

    而方原,则是利用玄黄一气诀包罗万象的特质,将那所有的残灵都化作了一道法力本源,融入了自己体内,这也使得他,之前那本就显得有些驳杂的法力,彻底走向了驳杂的极致,而在这驳杂的极致,便赫然又形成了另一种精纯,那就是包罗万象,容纳万物的精纯……

    他的法力,此前乃是纯正的青色,后来变成了灰杂之色。

    而如今,居然又在朝着青色转化!

    与此同时,他的法力,也在不停的上涨!

    早已轻松踏过了练气九层的门槛,并朝着练气九层巅峰进发!

    包罗万象!

    这正是方原领悟的新一层道理!

    玄黄一气本身便很容易容纳其他性质的力量,之前他一度想要使得这些力量归于精纯,为此不惜自斩修为,可他后来,却忽然明白了,或许,再度将修为炼作精纯是不对的……

    或许,依着玄黄一气的特质,让它继续去容纳更多的力量,才是正确的!

    精纯的法力不叫包罗万象!

    真正容纳了万般特性的力量,才叫作包罗万象!

    这或许和法诀上面说的不同,但方原相信,这才是真正修炼玄黄一气诀的正确方向!

    此前青阳宗的前辈认为,玄黄一气诀修炼成了玄黄道基,可以渡法力于人,造就下一代高手,便是大成,但方原现在明白了,这只是玄黄一气诀的最初阶段而已,或是依着自己此时的猜想修炼下去,他相信玄黄一气诀可以走到一个超乎任何人想象的极高境界……

    “哈哈哈哈,方原,这就是你的玄黄一气诀?”

    小袁师兄在这时候,也是愈战愈猛,心情大好:“我看也不过如此啊……”

    轰隆!

    他双臂一振,直飞九天,偌大一片山谷上方,赫然都布满了红莲花瓣!

    然后那无尽的花瓣都落了下来,犹如流星雨!

    “呼……”

    方原听了,却紧轻轻叹了口气,道:“刚才只是借了冤气之力而已……”

    “……现在,才是真正的玄黄一气诀!”

    说完了这句话时,他双手轻轻一阖,周身青气流转,然后直冲上天!

    哗哗哗哗哗!

    那无尽的剑光向他打了过来,却皆被方原身边的青气阻住,二者在虚空之中,化出了道道绚丽的光芒,彼此交织辉映,耀亮了一方夜空,二人的身形僵持在半空,甚至隐隐显出了方原这边更为强势,因为他由下而上,还在不停的上冲,一寸一寸,渐渐接近小袁师兄!

    “这……这不可能!”

    小袁师兄明显有些不明白,他不知是怎么回事!

    但他很快便又厉声大吼,法力怒涨,强横无边的法力镇压了下来!

    这使得方原缓缓向上冲去的势头,渐渐的止住了……

    “哈哈……哈哈,你也不过如此啊……”

    小袁师兄似乎松了口气,大笑了起来,然后竭力将剑光挥将下来。

    “方原,你必死在我手里,因为你欠我的……”

    “我袁崖自幼修持,痛下苦功,十数年间未曾享过半分人间之乐,自三岁幼龄便长伴书香典藉,几乎将自己逼到了绝路。终于一朝仙门大考,获得仙榜榜首,百花谷长老亲自来寻我,将我收进仙门,一入仙门,便是真传之身,不知引来多少人羡慕,而这,都是我应得的!”

    “偏偏,就在我享受着这本属于我的一切时,你就像根鱼刺一样出现了。”

    “明明我才是仙榜榜首,凭我自己的学识得来的仙榜榜首,偏偏有人暗中传言,说我这榜首不实,说是因为你被取消了榜首之位,才轮到了我……就算你被取消了榜首之位,那也是仙门决定的,又不关我事,为何这么多人都下意识里觉得我这个仙榜榜首是走运得来的?”

    “这一切,难道不是特别的不公平?”

    这时候小袁师兄已然说不出话来,他只是神念鼓荡,将他自己的心思传递给了方原。

    而在这些神念浮动之时,他心间的怒意越来越强横。

    就连方原,也已经隐隐被他压制了下来……

    “方原,凭什么啊?”

    “我入了百花谷,依然勤奋修行,我甚至拼命修炼成了百花谷最难修炼的怜花神典,可也就在我准备找一个机会好好展露实力的时候,你又出现了,你去修炼了青阳宗的玄黄一气诀,又在太岳城仗剑斩妖,证明了自己的实力,这传言到了百花谷,你又夺我风头……”

    “我在仙门展露实力与机变,得到了长辈们的信任,让我独领一队,进入魔息湖进行试炼,可你又偏偏出现了,居然也是独领一队,还成为了真传大弟子,还是压我一头……”

    “我在魔息湖奋力恶战,除魔无数,同门皆敬我如神,可是你……你他妈却偏偏从魔物大潮之中杀将了出来,将他们本来是只会看着我的敬畏眼神夺了个干净,你……你……”

    “你他妈是什么人啊,为何偏要跟我过不去?”

    说到了最后时,小袁师兄一声暴吼,疯狂的剑光呼啸降临。

    “不听你说这些,我都不知道原来做了榜首,比我这个落榜的更累……”

    感受着这许多神念,与小袁师兄心里的不甘怒意,方原也是一声轻叹。

    他心里,倒有些哭笑不得,这当真是他没有意料到的事情。

    说着这话时,他一道神念递了下去。

    “五大仙门的师兄弟们,我需要你们助我一臂之力……”

    “将你们的法力,借给我!”

    在这时候,山谷的下方,五大仙门弟子,都已经成为了看客,呆呆傻傻的看着天上这两个人恶斗,既不知道该怎么帮忙,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躲,索性都成了木头人一般,傻傻的看着天上,直到方原这一声喊,他们才反应了过来,一时傻傻的彼此互望,不知所已……

    “给他……”

    几大仙门的真传弟子反应最快,青阳宗真传孟还真第一个低喝,一道法力打去!

    法力无形有质,既可以远距离伤人,也可以远距离渡予他人……

    如今这孟还真便是将法力遥遥击去,化作一道流光,涌向了方原的后背,而后转瞬间没入了方原体内,化作了他那一身法力的一部分,使得他那一身气势,明显更盛了几分!

    “哦哦,快快,快助方原师兄一臂之力!”

    其他仙门弟子,到了此时也都反应了过来,急急打出了法力!

    一时下方流光如雨,尽皆朝着方原涌了过去。

    百花谷、玄剑宗、兽灵宗、上清山、青阳宗……

    数百名弟子,尽皆打出了自己的法力!

    而他们所有的法力,则都涌进了方原的体内,融入了玄黄一气诀之中!

    在这里面,甚至还有一道略显紫意的法力,乍一看去,并不显眼,但若仔细感应,便可以发现那一道法力之凝炼,强韧,远远的超出了其他所有的仙门弟子,甚至超过了方原!

    那是洛飞灵打出的一道法力!

    “轰”“轰”“轰!”

    而方原承接了如此之多的法力,气息也是一涨再涨。

    他那一身的玄黄之气,之前只是刚刚转作了青气,但还不显得那般纯粹,如今却是精纯到了极点,已然有了一种天青之色,这是一种包含了各种颜色之后,又重新回归了精纯的天青之色,就像天空包含了无数的色彩,但一眼看了过去,却只让人觉得清澈到了透明!

    “是时候了……”

    方原在这一霎,也是长长的松了口气,轻轻笑了起来。

    其实他刚才不必向五大仙门的弟子借法力,只是他想将玄黄一气诀修炼到最高境界,与其事后再想办法得到五大仙门的法力烙印,却不如现在这个机会更好一些,于是他便伸手借了,而五大仙门弟子也毫不吝啬的给了,这却使得他那一身玄黄气,真正达到了极致!

    他的一身修为,也达到了练气九重最高巅峰。

    距离筑基,也只半步之遥,似乎只要他愿意,便随时可以迈过去!

    “到了现在,还要借那些蝼蚁的力量,你不觉得太晚……”

    小袁师兄则愈发的疯狂,大笑了起来:“……看样子你终究还是不如我!”

    “唉……”

    方原只是叹了口气,一言不发,便直接迈步向前虚空之中走了上来。

    那漫天的红莲花瓣,似乎对他再也形不成什么威胁,他只是两只大袖挥舞,所有的红莲花瓣便像是陷入了泥沼之中一般,动弹不得,然后他便直冲了上来,躲过了所有的红莲花瓣,来到了小袁师兄的面前,神情平静,双目淡然,若说他脸上只有一种表情,那便是同情!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方原你怎么……”

    小袁师兄惊恐到了极点,拼命大叫着,重得挥拳打了过来。

    在他头顶之上,魔云聚散,似乎也有另一股子意志大吼着,大叫着……

    但方原却不管这么多,只是挥手格开了小袁师兄的一掌,然后右手探出如电,直接扼住了他的喉咽,便如大人欺负小孩也似,狠狠用力,直将他从半空之中,生生按到了地上来……

    轰!

    小袁师兄直接摔到了地上,砸出了一个大坑!

    天地陡然间颤了一颤,那一具镇住了魔息湖的泥偶,也跟着颤了一颤。

    那凝聚可怖的黑暗魔息,也跟着颤了一颤。

    “这不可能……”

    袁崖身上的气机已经开始消散,但还是嘶哑着大吼:“玄黄一气诀不可能这么强……”

    “你到现在还不明白么?”

    方原居高临下的看着小袁师兄:“不是玄黄一气诀能强过了怜花神典,而是我强过了你,就像你一直被我压了一头,不是因为我想跟你过不去,而是你非要和我比而已……”

    小袁师兄这时候已经满脸通红,似乎有无数的话想说,只是说不出来。

    而方原则是直直看着他的眼睛,又补充了一句:“听了你刚才的话,我倒有些同情你了!”

    小袁师兄忽然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又震惊又不解。

    方原似乎知道他心里在怎么想,平静道:“所以我要帮你解脱!”

    然后他手掌陡然用力,一身法力灌了进去,直接扭碎了小袁师兄的脖子。

    “下辈子,你不会再和我生在一世,祝你好运了!”

    ……

    ……

    “喀”“喀”

    在小袁师兄脖子被扭碎的一霎那,不远处的渡劫泥偶身上,忽然也裂开了数道细痕!

    只是看起来很不起眼的数道细痕,却引发了惊天的变化!

    本来就魔云笼罩的魔息湖内,忽然间狂风大作,肉眼可见,不知有多少黑暗魔息向外狂涌了出去,无尽的魔云直向九宵冲去,周围山谷之外的魔物,更是忽然间发出了无尽的怒吼之声,然后轰轰隆隆,再也顾不得旁人,只是闷着脑袋,向着四方冲了出去,不知何处……

    “这是出了什么事?”

    有仙门弟子惊慌大叫了起来。

    “是方原师兄……”

    有见识多些的脸色凝重,低声道:“他……他将这魔息湖的定子拔去了!”

    定子没了,黑暗魔息便会散去,魔息湖便不存在了!

    确如方原所言,他没想办法出去!

    他只是将这魔息湖搞没了而已……

    ……

    ……

    “难道……难道真要逼死我不成?”

    那仙盟巡查使狠狠的瞪了青阳宗古默长老一眼,眼底几乎涌现了杀机,但在这时候,却也拿他们毫无办法,他暴躁无比的在场间连续走了几步,心间忽然发狠,厉喝道:“我去!送我进去,我拼着被黑暗魔息腐蚀,也要将那个丫头……将仙门弟子们救出来……”

    “唰……”

    所有人脸都白了!

    不解内情的人,几乎是傻了眼一般的看着巡查使!

    那魔息湖里面的,只是越国五大仙门座下,一群连筑基都没有的练气境界弟子啊,可以说连这位巡查使衣角上的灰尘都比不上,可巡查使居然要为了他们闯进魔息湖里面去……

    这得是一位多么高尚的人啊!

    不过,就算他想去,其他人也不敢送他进去送死!

    一时之间,一种绝望的氛围笼罩了所有人。

    “唉……”

    在这时候,古默长老心间也是一片绝望,缓缓抬头向魔息湖方向看了一眼。

    “咦?”

    他忽然间又抬头看了一眼,顿时呆住了。

    “怎么着,古默老弟,难道你有办法?”

    那巡查使正一腔怒意无法发泄,听到了古默长老的声音,立时阴瘆瘆的转过了头来。

    不过他顺着古默长老的视线一看,顿时整个人也呆住了。

    旋及场间所有人,都傻傻的抬头向着魔息湖方向看了过去……

    此时向着魔息湖方向远望,便可以看到,那是一方深邃而不见底的大湖,幽幽荡荡,甚至还能够看到那里面的魔息,正真如湖水一般涌动不已,可在这时候,却出现了奇异的一幕,那些湖水,居然正在向外蔓延,就好像是河水倒流,要涌回天上一般,着实奇异……

    “那是……”

    见到了这一幕,所有的仙门长老也好,执事也好,阵师也好,都瞪大了眼睛。

    “魔息倒流……”

    “是魔息湖的禁制消失了……”

    很快,便所有人都震惊了起来,有人忍不住,便要踏着腾云飞过去查看,但很快便被人一把拉住了,如今黑暗魔息散溢,正是可怖的时候,他们若是冲了过去,被黑暗魔息迎面冲击,甚至有可能会直接被污了丹光,堕化为魔,这个时候,当然只能远远的静观其变!

    随着第一缕黑暗魔息散溢,越来越多的黑暗魔息飘散了出来。

    远远看去,便像是地面上有一个正在喷发的火山!

    大片大片的黑暗魔息涌上了天空,然后被风吹向了四方,因为黑暗魔息太过浓郁,就连日头都挡住了,使得天地之间,似乎暗了几分,有些黑暗魔息直接涌向了四方,去了不知之处,有的则直接隐匿在了附近山间,很快便有兴奋的兽类嗷嗷大叫了起来……

    “黑暗魔息散溢了……”

    有人忍不住颤声大叫了起来:“恐怕越国的妖魔,会一下子多出十几倍来……”

    “毕竟这还是可以控制的……”

    更有人只是看着黑暗魔息的方向:“不知那些弟子们……”

    他们强行按捺着心间的焦迫,死死的忍耐着,直等了数个时辰之后,那魔息湖内的黑暗魔息才散溢的差不多了,直到此时,他们才急急的驾起腾云,向着魔息湖方向赶了过去,此前生人勿近的魔息湖,如今已经不见了,只剩了大片的荒山与幽谷,便这么曝露在了日头之下,显得苍白又狰狞,这些长老们都有大法力,几乎神识一动,便可以查遍千里之遥……

    也正因此,他们很快便定下了方向,急急向着一处山谷冲了过去。

    “在那里……”

    “天啊,他们都在那里……”

    遥遥看到了那个方向的山谷里面的人影,众长老顿时都激动了起来。

    “长老们来啦……”

    山谷之内,众弟子倒是远比各位长老们想象的淡定,有的正在为同门包扎伤口,有的正在帮着同门收敛尸首,有的正在静坐吐纳,有的则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聊天,看到了长老们腾云过来,他们也只是有人叫了一声,便都站了起来,只是没有人动,都看着一个人。

    方原回头看了一眼,笑了笑,又忍住,继续追着洛飞灵,一副严肃而充满了诚意的表情,柔声道:“洛师妹你别生气,我下次一定再把那只猫打一顿替你报仇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