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七十二章 真正的玄黄一气
    “你……还是拒绝?”

    方原的回答,出乎了场间所有人的意料,一时间周围倒是沉默了起来。

    所有人都怔怔的看着他,不知他此言何意,更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只是明显的,所有的仙门弟子在这时候,倒是都略略吁了口气,只要方原不是打的那个主意,那么他们便不必太过担心,也证明了他们刚才没有信错人。

    只不过,松了口气之后,紧跟着而来的便是疑惑……

    方原究竟打算怎么带他们离开?

    而在此时,被堵在了山谷之外的小袁师兄,则是脸色微微一凝之后,露出了些许喜色,似乎是逃得了一命般的模样,当然,这种情绪,很快就让他感受到了无尽的羞耻。

    天啊,我居然在因为这个寒门放弃了与我争夺这个机会而感到庆幸……

    我……我究竟是有多怕他?

    这种恨意,充斥了他的心间!

    他恨方原,居然连自己最引以为傲的传承都不肯要……

    他恨那泥偶,居然要将自己已经继承了一半的传承随便的转赐给方原……

    他恨那些仙门弟子,你们不是与方原有仇吗?

    为何如今却都表现出了一副如此相信他的模样?

    他甚至恨自己,恨自己为何越来越怕方原,而不是越来越轻视他?

    种种恨意,便让他更坚定了一个信念!

    那就是杀了方原!

    只有杀了他,才能洗去自己道心上的裂痕,才能再度做回曾经那个高高在上的自己……

    ……当然做不回去也无所谓,先杀了方原再说!

    这使得他再次狂吼出声,狠狠的向着百花谷边缘的仙门弟子将打将了过来!

    如今他距离山谷越来越近了,距离那气机传续的泥偶越近,他这一身的法力也越来越强,甚至可以明显看到,那由数百名仙门弟子布起的大阵,在他的奋力轰击之下,居然已经出现了些许裂痕,而那一众的仙门弟子,在这时候的脸色也是越发的古怪苍白,已然接近了极限,似乎在下一息功夫,便会被他轰碎大阵……

    “无知幼子……”

    那个泥偶,在听到了方原的回答之后,也沉默了半晌,然后冷笑了起来,那声音里并无怒意,甚至没有失望之色,只有淡淡的嘲讽与轻蔑:“本尊看上你,是因为你气运虽浅,但心性不错,或许在将来会有些看头,但这并不代表,有人可以连续两次拒绝本尊的善意……”

    “在你刚才说出了那句话时,你便再与本尊大道无缘了,惟有死路一条!”

    在他这声音响起之时,似乎有某种气机在消敛。

    那种感觉,就像是某个存在苏醒了过来,与方原说了两句话,便要再度睡去。

    而且随着他睡去,他笼罩了整座山谷的意志,也在收敛。

    此前,正因为他这意志笼罩住了整片山谷,才使得众魔物都不敢靠近,但如今随着他的意志敛去,那些魔物也再度聚拢了过来,仙门弟子的压力,更是瞬间便大了数倍……

    本来就支撑的有些勉强的他们,如今更是濒濒可危……

    而那小袁师兄脸上,更是忽然多了一抹嘲讽笑意!

    其他的仙门弟子心间则是更为惊慌,他们仍然不知道方原心里打着一个什么样的主意,但他们知道,若是再不采取什么措施,恐怕他们所有人都要死在这片山谷之中了……

    而在这种种复杂的情绪里,方原只是缓缓的向前走去。

    他脚步一直未停,如今已走到了泥偶身前,然后淡淡道:“谁说惟有死路一条?”

    泥偶似乎有些嘲讽般的看着他:“我的传承只有一道,也就只有一个人可以离开……”

    方原深深的呼了口气:“但我若没打算离开呢?”

    他的话使得周围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万分不解的看着他。

    甚至他们在想,这个方原是不是真的疯了?

    不然为何如今说起了说来,总是给人一种捉摸不透,看似平静,却似乎有些疯狂的话来?

    只不过,方原做了出来的,明显更疯狂。

    他陡然间将胸腹之间的一口气吐了出来,然后一身气机疯狂升腾了起来。

    那是玄黄一气诀修炼出来的法力!

    在众仙门弟子看来,那法力简直强横的可怖!

    明明方原才修炼了三年左右的时间,一身法力,居然已经达到了练气八层巅峰,甚至触摸到了练气九层的边缘,这法力之强简直可怖,更为可怖的是,那法力赫然给人一种无比驳杂的感觉,既有仙道暗蕴的玄门正宗,亦有诡邪难言的血腥之意,还有一些看不透的黑暗……

    这时候他们看着方原,就像是看着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

    看不透,想不明白!

    一般人气机展露了出来,便可以让人一眼便看明白他的修为!

    但方原不是,他如今展露了出来,却让人感觉更为深沉,深不可测一般!

    只是更让人想不明白的是,方原如今露出这一身的修为来做什么?

    要知道他的法力再雄厚,与那泥偶身上的气机相比,也完全不值一提!

    泥偶早已是死物,只有些许残留的意志。

    可仅仅是这残留的意志,便已足以将方原这点儿修为碾压无数遍!

    “其实要解决眼下的难题,也非常的简单……”

    方原展露了自己的修为,轻轻的叹了口气,认真的看着泥偶,道:“我们不必离去,只需要让你离去就好了,你是这魔息湖的定子,因为有你的存在,这魔息湖内的黑暗魔息才会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这片魔息湖才会存在,也就是说,你本身便是魔息湖的一部分!”

    这些话周围的仙门弟子都听不太明白,倒是洛飞灵眼前一亮。

    这渡劫泥偶的存在,本来就是各地魔息湖或是魔谷的最高秘密之一,寻常的仙门弟子是不知道的,不过她却知道这件事,方原所知的一切,也都是自己之前告诉了他的。

    也正因此,听到了方原的话,她隐隐猜到了什么。

    可旋及便又紧紧的皱起了眉头,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做……

    “就算如此……”

    那渡劫泥偶意志微微波动,并不在意:“以你蝼蚁般的力量,又能做什么?”

    泥偶说的是实话!

    在它面前,方原确实和蝼蚁差不多,甚至就算是这所有的仙门弟子加起来,他们的力量对泥偶来说恐怕也算不上什么,它说这些人是蝼蚁,甚至都没有侮辱之意,只是实话!

    可方原听了,却反而有些疯狂一般的笑了起来:“是么?”

    然后下一息,他便忽然间聚拢了自己所有的力量,生生向着泥偶打了过去!

    轰!

    他这一击,蕴含了他的所有法力,势头着实凶险万分!

    众仙门弟子,包括真传在此,大概也都不太敢直接接下这样可怖的一击!

    但这一击,在泥偶面前,却犹如清风也似!

    它看似简简单单的立在这里,但却与整座魔息湖息息相连,气机无限,方原这一击,简直就是在向着整个魔息湖出手,那已经不是能不能动摇魔偶的问题了,而是荒唐可笑……

    别说那泥偶不将这一击放在眼里了,众仙门弟子也是万分的不解。

    而那小袁师兄,则更是忍不住要放声长笑,然后直接闯将进去,将方原击杀在手下!

    只不过,下一息,他们便同时大惊。

    因为方原那一击,不仅是弱小,而且还打错了方向……

    他根本没有打到泥偶身上,而是打在了泥偶身下!

    在那泥偶身周,跪着无数具枯骨,方原在梦里看到过,这些枯骨,都是生前与泥偶为敌之人,在他们死后,也都被泥偶镇在了这里,永生永世的跪着他,永生永世的向他忏悔,如今,这些枯骨们已经积赞了幽幽万载的怨气,只是被泥偶镇着,却永生不得自在……

    方原这时候,便是击向了那些枯骨!

    相对于那些枯骨而言,他这一击,仍然是非常弱小的……

    可他的目的却不是要击碎这些枯骨……

    “我是做不到什么……”

    在将玄黄之气打将出去之时,他声音沉沉响了起来:“但他们可以!”

    轰!

    那数十上百具枯骨,零零散散,跪在了泥偶周围,每一具枯骨之上,都凝聚了强横的怨气,交错纵横,这使得那所有的怨气,形成了一片犹如压抑怒海一般的存在,就像是火山到了爆发的边缘,但却被泥偶强行镇住,死死的维持住了最基本的平衡与稳定……

    但随着方原那一道玄黄之气打了过来,情形已然大变……

    所有被压抑了万载的怨气,陡然得到了一个渲泄的口子!

    “你在做什么?”

    泥偶的怒吼之声,陡然响了起来,震彻四方。

    在这一霎,似乎连魔息湖都动荡不安。

    但也在这时,方原的声音却更显得霸道而绝决:“当然是在接受传承……”

    “……不过你的传承我不喜欢,他们的还可以!”

    方原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响亮,到了最后时,居然隐隐有了一种可以撼动泥偶的气势:“我以玄黄之气,帮你们融合力量于一处,若你们的枯骨之中,还有些许意志存在,那便将你们的力量都给我吧,我会借助你们的传承,拔去这魔息湖的定子,也助你们求得自在!”

    轰!轰!轰!

    在方原那玄黄之气笼罩住了那些枯骨之时,异变陡生。

    其中一具枯骨之上,那强横到了惊人的怨气,忽然之间便升腾了起来,融进了他的玄黄之气里,然后使得方原那本来就有些驳杂的玄黄之气,在这一霎变得更为驳杂,也更为强大,那种力量,简直已经超出了方原这等修为可以有的极限,几乎有了冲天之势!

    紧接着,便是其他的枯骨!

    所有的枯骨身上,都散发出了惊人的气息!

    它们本来便有着强横的怨气,这便和他们体内,都有些许残余意志未散,这却也是泥偶故意留下来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生生世世感受着跪在了自己面前的耻辱!

    万年以来,它们没有一刻不想摆脱泥偶的镇压,离开这里,求得自在。

    但他们毕竟是死物,单个的力量都不如泥偶,分散了开来,也不可能挣脱泥偶,如此一来,便只能一起跪着,惟一的变化便是怨气越来越深,终日不知所以的哭号着……

    可如今,方原却给了他们一个机会!

    他用自己的玄黄之气,将这些零散的怨气,集中到了一起!

    玄黄之气,本来就有包罗万象的特点。

    若是别人的法力,只会使得这些怨气爆发了出来,零星四散,泾渭分明,但方原的玄黄一气记住,却可以将这所有的怨气,都融合一起,化作一道强横无边的力量……

    然后通过这汇聚出来的力量,真正的打破泥偶的镇压。

    “你……是在找死……”

    泥偶在这一霎,真正的出现了愤怒的情绪。

    然后随着那无声的力量暴吼,天地之间,一时魔云滚滚,肉眼可见,在他身上,有一道强横的气机飞了出来,加持在了谷外的小袁师兄身上,然后小袁师兄的力量,瞬间便涨了无数倍,这却是它已经顾不上小袁师兄能否承受了,他要借着这副躯壳,镇压方原!

    之前他一直看不上方原,认为他只是蝼蚁,但如今显然变了。

    这只蝼蚁,已经真正的威胁到了他!

    “唰”

    小袁师兄在这一刻,浑身上下都出现了瓷器般的裂纹,鲜血迸射了出来,但他身上的气机却暴涨无穷,双手向前一分,居然直接撕碎了众仙门弟子的大阵,将这些仙门弟子震得四分五裂,然后身后带着一溜儿血光,直冲进了山谷中来,如一朵魔云镇向了方原!

    “方原……方原……最终你还是要死在我手里……”

    小袁师兄此时被那泥偶的意志加持,但神智还是他的,这时候他感受到了无穷的力量,居然有些兴奋之意,一边大吼一边冲了过来,双掌挥舞之间,引动了无尽的血色……

    “我继承的是仙王之力,你注定会不如我……”

    他一边大吼着,一边身形弥漫在了虚空之中,高高在上,一掌向下击来。

    “原来……玄黄一气诀真正的包罗万象之意,是这个样子啊……”

    “原来这条路不是要退回去,而是要向前,走到极致……”

    “我不知道当初创下了这门玄功的人本意是什么样的……”

    “但我知道,若是这样走去,便是创出了这门玄功的祖师爷,也比不上我……”

    而在这时,方原也已转过了头来,喃喃自语。

    他的模样,看起来比小袁师兄好不了多少,同样也是一身鲜血,乱发飞舞,但他的脸色却是平静的,甚至还带着一抹感悟到了什么也似的惊喜,在这时候,他也转过了身来,背后只见阴风荡荡,似乎有数百道模样各异的冤魂,在空中张牙舞爪,在为他助威……

    然后他冷眼看着冲了过来的小袁师兄,陡然间一步跨了出去。

    “你不是一直想领教一下玄黄一气诀的威力吗?”

    方原在这一刻却是冷喝,毫无惧色的冲向了半空之中:“我成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