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七十章 再回山谷
    此时的八荒云台之外,早已汇聚了大量的魔物,皆不停的向着八荒云台冲击。而在这一片魔物中,小袁师兄则是背负了双手,立身于一座高峰之上,神情冷淡的俯视着下方的八荒云台。众魔物从他身边冲过,便仿佛是被一种奇异的力量间隔,居然对他视而不见,而他在这一片魔物里,也是一片的信心满满,十分笃定的等待着众仙门弟子将方原送将出来。

    一个是死,一个做自己的傀儡奴,他觉得这个问题并不难选!

    他仿佛已经看到了众仙门弟子蜂拥而出,跪求自己收作傀儡,赐一条生路的模样!

    便像他身后的吕心瑶师妹一般……

    他并未等太久,八荒云台便开启了。

    他看到各大仙门弟子蜂拥而出,弃八荒云台于不顾,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

    这一刻,他望着下方的仙门弟子,直觉得有种高高在上,俯视着一群蝼蚁的感觉,这使得他心里升起了一种奇妙的感觉,原来我天生就是这般的强者……

    不过很快的,这种感觉,便又被一抹不快的回忆冲淡了……

    他想起了方原!

    “方原啊方原,休怪我定要杀你,委实是你自己找死!”

    “我本来很是尊重你,甚至想要堂堂正正的一战,可你是怎么做的?”

    “那一战你赢了也就罢了,但你居然羞侮我……”

    “那一战时,我确实有些心急,被你抓住了破绽,施展一种高明剑法击败了自己!”

    “可那很明显,那是一种练气境界顶尖的剑道水准!”

    “可以断定,这剑道一定与青阳宗传说中的传承有关……”

    “我输了,怪我心急,这没什么好抱怨的,再战一场便是!”

    “可你是怎么想的?”

    “你居然说那是什么劳什子雷霆霹雳霸绝九天剑……”

    “那可是一种逗小孩子玩的剑法啊,你说用此剑击败了我,是在羞侮我吗?”

    “你是想毁了我的名声吗?”

    “你是想向所有人证明,我都不值得你用出真正的实力吗?”

    从那时候开始,自己便真正的恨上了他,也正是因为这种恨意,哪怕看到他逃走了凶险重重的魔雾笼罩之地,自己也跟了进去,哪怕他诡异万分的失去了踪影,自己也一力坚持,定然将他找出来,哪怕最后他们发现了那个迷雾重重的山谷,他也毅然闯了进去……

    在那山谷之中,所有的仙门弟子都疯了!

    他们为那些灵药宝药而疯,为那些绝世神兵而疯,为那些享誉世间的修行典藉而疯,就连心瑶师妹这等强大的心志,都在最后时,因为一炉神丹而疯了,但自己没有,自己只想找到方原,于是自己一路闯将了进去,进入了山谷最深处,经历了那一场诡异万分的大梦……

    然后,他得到了渡劫泥偶的传承!

    在那时,他真的想要疯狂大笑,他真的想要感谢方原,正是因为他,自己才闯进了这片山谷,也正是因为自己想尽快找到他,才毫不留恋任何的灵药丹兵,一路入内……

    自己居然碰到了这等大造化!

    原来这场试炼本来就是一个陷阱,但没关系,自己总能活下来的。

    而且自己将一飞冲天,直上青云……

    再看那方原也好,各大仙门的真传也好,不都是蝼蚁一般?

    可偏偏,在接受那大道之时,他感觉到了一种情绪!

    那是一种有些失望的情绪!

    然后他听到了泥偶那句话,它居然在遗憾,它认为方原才是最合适的传人!

    原来那寒门也来过这山谷了!

    原来他没有选择这传承,而是很快的离开了……

    这种认知,使得小袁师兄疯了!

    他不愿接受这个事实,我明明已经通过了心炼之路,明明已经开始接受这仙道传承了,但你却感觉遗憾,你却觉得这传承应该给那个落榜寒门,可恶,这实在太可恶了,凭什么啊,凭什么在我每一件最值得骄傲的事情上,你都要来插一脚,都要来证明我不如你?

    于是,小袁师兄立志一定要来杀了方原!

    他要用方原的血去证明,自己才是最强的,自己才是真正的仙榜榜首!

    然后,他便不顾一切的来了!

    虽然明知道这些仙门弟子,包括那寒门,终将会死在这里,他也来了!

    他要赶在这些人死之前,亲手杀死方原,证明给那个人看……

    你没有选错我!

    我才是最强的……

    “他在那里……”

    八荒云台的仙门弟子都已经出来了,这些人也都看到了山顶之上的小袁师兄,眼神顿时变得敬畏而恐惧,那确实是一种蝼蚁看向了命运掌控之人的眼神,这使得小袁师兄从那一番沉寂里清醒了过来,他准备向着这些人走去,然后等着他们将方原交到自己的手里……

    “布阵!”

    但也就在此时,忽然间一声大吼,却见得所有的仙门弟子,都依序而变,居然结成了一道金光浮甲阵,道道金芒在虚空之中绽放,犹如朵朵金莲,交所有的仙门弟子都护在了其中,而方原则又在这些人的最中间,然后他们居然没朝着自己走来,反而向着西方冲去……

    “他们……这是想要做什么?”

    小袁师兄的脸色冷了下来,刚刚压抑了下去的杀意,又在腾腾升起。

    轰!轰!轰!

    不但他说些什么,那无边的魔物,便都已经向着那些离开了八荒云台的仙门弟子冲将了过去,大阵周围,立时生起了无数的厮杀,浓重的血腥味都弥漫了起来,然后所有的仙门弟子,却没有一个慌乱,只是在拼命大叫着:“护好方原师兄,向前走……快向前走……”

    “护好……方原……师兄?”

    小袁师兄听到了那声声大吼,眼神彻底的冷了下来。

    “蠢人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你们都是仙门弟子,没有一个蠢人,但你们却表现的更蠢……”

    “你们是见了棺材,也不落泪啊……”

    冷冷说着这些话时,他忽然间一口气提了起来,双臂在虚空之中一振,立时不知有多少红莲花瓣出现在了他身边,然后又化作了道道红莲剑光,在他身边飞舞旋转,看起来便像是他一个人掌握了千万道剑光一般,然后他便这么直直的,朝着下方的仙门弟子杀了过去!

    “那个疯子又来了,变阵!”

    而在此时,众仙门弟子之中,几位真传早就留意着小袁师兄,他们知道他一定会攻过来,心里早有了准备,在这时候,便同时一声大喝,负责一方阵角的百花谷弟子,同时祭起了仙门法术,朵朵锦花盛放了开来,布满一片虚空,道道灵光冲霄起来,抵住了无尽剑光!

    在百花谷弟子的一力坚持下,他们乃是抵抗小袁师兄的第一道防线!

    “嗤”“嗤”“嗤”

    红莲剑光与百花大阵相撞,也不知摧落了多少花瓣,一时残影如雨……

    修为低些的百花谷弟子,都大口的喷出了血来,但依然咬着牙坚持着……

    而在这时,接近一百多位百花谷弟子联手祭起的百花大阵,便是筑基修士也没这么轻易的打破,小袁师兄也是如此,他那红莲剑光虽然可怖,却也不可能轻易的撕碎这个大阵,在百花谷众弟子的坚持下,前面的仙门弟子,已经护送着方原,飞快的向前赶了过去……

    “既然如此,我也不会留手……”

    小袁师兄望着方原远去的方向,目光发寒,再次提气,又狠狠击落了下来。

    既然是蝼蚁,那反抗自己者便该杀!

    哪怕这些蝼蚁,都是自己认识的蝼蚁……

    “方原师弟,要去哪里?”

    这时的大阵之中,众仙门弟子却顾不上后面的百花谷弟子了。

    他们选择了相信方原,便拼尽了全力护着方原向前赶了过来,在这时候,方原的伤势还未减缓,只能抬手一指,而洛飞灵却像是知道方原心里所想,直直的向前指了过去,叫道:“我知道他要去哪里,距离很近,再向西行百丈,然后向左一转,便应该到了……”

    说罢了,她转头看了一眼方原,眼底有些忧色。

    有句话她想要问,但到了嘴边,最终还是没有问出来……

    “这个地方准确吗?”

    众仙门弟子一边赶路,一边大叫着。

    洛飞灵终于摇了摇头,决定相信方原,大声叫道:“非常准确,我很认路的……”

    不过也就在此时,最早杀穿了一片魔物,冲到了洛飞灵所言位置的仙门弟子,却都已经诧异的转头向她看了过来:“可是这个地方……除了荒山野草,什么都没有啊……”

    方原顿时微微一怔,转头看了过去,然后也呆住了。

    之前他与洛飞灵,从这片山谷之中逃了出来,然后就抬头看到了八荒云台,但如今,他们按着原路返回,再次来到了这片山谷之外,居然一片陌生荒凉,全无那山谷的影子……

    方原心里想的很简单。

    既然问题是因那山谷中的泥偶而起,那要解决问题,自然还要再回到山谷中去。

    如今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想法,只是这也必须先回到了那个神秘的山谷才能解决,可他之前明明记得,自己与洛飞灵就是从这个地方出来,然后便一眼看到了八荒云台的,如今原路返回,本来应该看到那山谷的存在,如今偏偏遍目野山,一切都陌生至极……

    这却与当初他们一从山谷出来,便看到了本该在千里之外的八荒云台一样了。

    一切都是平凡里露着诡异……

    “方原师弟,你是要找这里吗?”

    “这里什么都没有啊,你要找的是什么?”

    “不好,那疯子又追上来了,玄剑宗弟子,准备迎敌……”

    周围人七嘴八舌,惊恐莫名,一边与魔物厮杀,还一边要提防着那个疯了般的小袁师兄,甚至说起来,小袁师兄比魔物还可怕,哪怕他们如今人多势众,也没人愿意和小袁师兄正面放对,那个疯子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力量,实在太可怕了,他们只能勉力支撑着……

    而在这种局面下,方原的心神也强行提了起来!

    他与洛飞灵对视了一眼,确定了他们刚才赶过来的路径没错……

    那也就是说,出了问题的是那个山谷……

    那根本就不是一个可以循路找到的山谷,他们之前对这路线的记忆全无用处!

    之前他们是那只神秘的白猫带过去的,现在想要回去,多半也只能依靠那只白猫!

    想到了这一点,方原心里忽然一动,急忙转目四望。

    周围魔雾翻涌,魔物横行,皆在与仙门弟子展开激烈的厮杀,而在后方,小袁师兄还是疯魔了一般,将无尽的红莲剑光斩落下来,众仙门弟子将他护在了最中间位置,从他的角度看去,到处都是人,到处都是魔物,一片混乱里,似乎根本就不存在那样一个白色的影子。

    那只猫……如今去了哪里?

    周围的仙门弟子伤亡越来越多,无尽怒吼悲声。

    方原的心神也急急的提了起来,几乎出了一身冷汗……

    找不到那个山谷,他便不知道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周围那些仙门弟子焦急的催促,每多耽搁一点时间,这份焦急便会更揪心一些,仿佛有火烧着心神……

    “方原师兄,你看那里……”

    也就在此时,洛飞灵忽然拉了拉方原的袖子,指着一个方向。

    方原顺势望去,心里顿时一醒,就见到数十丈外,一株参天古木的树叉之上,那只白猫懒洋洋的趴在了树上,正无精打采的看着这边的恶战,仿佛这些仙门弟子的性命危急,一场血肉横飞的恶战,在它看来都非常的无聊一般,在这凶险万分的环境里,当真十分显眼!

    “它果然在这里……”

    方原一眼看到了它,却顿时大喜。

    他立时挥着手,不顾一切的向个方向冲去。

    旁边的仙门弟子见状,便立时改换了阵法,护着方原上前。

    来到了那株古木之前,然后他们便也看到了那只白猫,心下登时异常诧异,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却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毕竟这时候对于他们来说,只有那凶恶的魔物和疯了的小袁师兄才是威胁,其他但凡不向着他们出手的都是好人,都不值得去关注什么。

    “喵……”

    那只白猫见到方原带着一群冲了过来,也立时警惕起来,拖着长腔叫了一声。

    望着那只白猫有些警惕的模样,方原生怕把它吓跑了,急忙在它十丈之外站定,深呼了一口气,道:“白猫啊白猫,我知道你有灵,之前多谢你将我从那山谷之中领出来,但如今我等仙门弟子性命垂危,危在旦夕,我需要再回那山谷一次,希望你可以帮我带路……”

    他说的非常认真,把这白猫当成了人在求助。

    但那白猫听了,却没什么反应,低头舔着自己的爪子。

    方原顿时怔住了。

    其他的仙门弟子也愣住了,周围的人都傻傻的看着方原。

    “方原师弟,你说的方法,就是要找这只白猫?”

    “这……明明就是一只普通的猫啊……”

    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蔓延了开来,这些仙门弟子选择了相信方原,也将方原说的办法当成了惟一一株救命稻草,可是当他们看到方原所做的只是在一只白猫面前说着人话时,却不由得傻了,心里有种诡异之极的感觉,难道说,方原师兄其实也疯了?

    他不会是被小袁师兄吓坏了,于是慌不择言吧?

    在周围尴尬又有些疑惑的眼神里,方原深吸了口气,又道:“请你引路,此恩难忘!”

    那只猫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舔完了爪子,便趴在那里,懒洋洋的甩着尾巴。

    方原顿时有些无奈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做。

    他遇着别的事都很有主意,但遇到了这种软硬不吃的猫……

    “这只猫在装傻!”

    洛飞灵见了,却有些生气,提起了拐杖道:“我先敲它一拐试试……”

    “嘶……”

    那只猫一见到她,立时弓起了后背,白毛直竖,一副警惕的模样。

    连叫声都变了,不再是“喵”,而是一种威胁敌人时从嗓子里挤出来嘶吼声。

    周围众仙门弟子都有些无语了,如今可是关乎性命的危急时刻,怎么方原与洛飞灵两个都与猫较起劲来了,虽然在魔息湖这等鬼地方,看到了一只猫,确实很让人觉得诡异,但再诡异,这只猫看起来也十分的普通啊,跟外面见到的猫当真没有什么别的不同……

    不过也就在这时,方原却忽然间心里一动,想到了一个主意。

    “洛师妹,你过来!”

    他忽然间开口,很认真的向着洛飞灵说道。

    “干嘛?”

    洛飞灵有些诧异,蹦了两下,到了方原身边。

    方原也不多说,抬手往她脑袋上拍了一巴掌。

    一下子把洛飞灵打的愣了,周围仙门弟子也呆了。

    方原却是看着那只猫,认真道:“我知道她得罪过你,现在我替你出气了!”

    仙门弟子:“……”

    洛飞灵:“……”

    那只白猫也愣了半晌,却忽然间露出了一副惊喜又满意的模样,居然站了起来,得意洋洋的瞥了洛飞灵一眼,然后甩着长长的尾巴,慢慢悠悠的朝着一个地方走去,走出了几步之后,还回头看了方原一巴,长长的尾巴指着一个方向,一副冷傲的模样!

    “我的天,它在指路……”

    到了这时候,再傻的仙门弟子也看出来了,这只猫果然不普通!

    普通的猫哪有这么丰富的表情,还会指路?

    “快快快,跟上它!”

    这回不用方原说话了,其他人都催促了起来,快步跟了上去。

    只有洛飞灵傻傻愣在原地,半晌才反应了过来,跳脚道:“你们给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