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六十六章 该离开了
    “那魔鹰……死了吗?”

    “它还在动,搅天覆地,凶横可怖……”

    “就连鸡临死前,还会折腾一会,更何况是它,我看它必死无疑……”

    场间众仙门弟子时都已经心神激动了。

    远远的看着那座小山也似的巨鹰落在了魔物之间,胡乱翻腾,将下方潮水一般的魔物都远远的扫飞了出去,甚至它身下的地面,都刮去了厚厚的一层,这些仙门弟子的心神也都已经绷紧到了极点,既兴奋而激动的看着这一幕,又害怕那魔鹰命硬,还能再活转过来。

    不过也有些修为深厚的,心间却是大定,他们都看到了刚才方原那一道剑光所斩的方向,恰在鹰喉,力量强横,几乎将整个鹰颈都撕裂了一半,这魔鹰是断断活不成了……

    “再补他几下,省得它借尸还魂……”

    虚空之中的真传弟子,彼此对视了一眼,也都觉得有些难以置信,谁能想,这凶狂无敌,几乎将他们团灭的魔鹰,居然被方原这样一个青阳宗的新晋弟子给一剑斩杀了?

    更可怖的是,说是一剑,便真的是一剑!

    距离方原出手,到斩杀这只魔鹰,前后只不过数息功夫……

    他……修行不过三年,怎么可能会有这等本事?

    不过震惊归震惊,他们还是没有失了方寸,立时决定上去补上几刀。

    “呼……”

    不过在这时候,方原却也看不到那些仙门弟子又敬又畏,难以置信的眼神了,他这时候已然一头栽落了下来,青袍猎猎,速度越来越快,像一颗石头般,直直的坠落了下来……

    “坏了……”

    方原的心里,也大惊了起来:“终究还是算错了一点……”

    刚才为了斩杀这只魔鹰,他与陆青官两个人合力推衍,确保不会有半分的闪失,而在自己出剑之时,也集中了全部心神,整个过程的确没有出现半分的纰漏,从一飞冲天,却斩杀魔鹰,都计算的分毫不差,但没想到,一直到斩样子魔鹰之后,最后一步,却还是有些失算了,他没想到自己受伤如此之重,降落地面的方向,以及对肉身的掌控,都差了许多……

    他本来应该落回小竹峰弟子的大阵之中,由他们护住,却没想到,根本回不过去了,直接就这么摔了出去,一丝法力也提不起来,居然眼睁睁看着便要一头栽落到地面上……

    “刚出了这么一个大风头,难道要摔死?”

    方原心里苦笑了起来。

    这么高的距离直摔下来,便是自己怕也无幸。

    更退一步讲,就算自己能活下来,掉在了那魔物群中,不也是被群魔分尸?

    “咦?方原师兄不太对劲……”

    “天啊,他怎么就这么摔下来了?”

    不过,周围的众仙门弟子,眼见得方原已经距离地面不足三丈,居然还没有丝毫祭起飞行法宝的势头,终于也有人发现了不对。

    这才意识方原刚才在那一剑里,居然已经受了重伤,如今分明便没有半点自保之力了。

    他们也立时大惊,空中的诸位真传,一时都顾不上去给那魔鹰补刀了,而是立时回身,急急的向着飞速下坠的方原赶了过来,想要接住他,只不过,他们毕竟距离太远,方原又下坠太快,根本已不可能接住……

    “方原师兄……”

    小竹峰弟子也都在大叫,拼命的想要赶过去。

    但在这时候,凭他们的修为,想穿过中间这么多的魔物,根本不可能!

    “姑姑,一九四了……”

    在这一刻,洛飞灵脸色也凝重了起来,忽然间心里默念了一声,双拐在地上一点,整个人直接跃出了大阵,人在空中,便要默念心咒,催动某一道秘法前去将方原给救下来……

    “兽灵宗弟子,冲……”

    但还不等她诵起心咒,便忽听得一声咆哮。

    远远的,就看到守在了最外围的兽灵宗弟子齐声大吼,他们因为战法缘故,本来就最适合与魔物贴身近战,此时当然守在最前方,因而,他们也是距离方原最近的仙门弟子,本来他们一个个都恨方原恨的要死,但在这时候,也不知是谁一声大吼,他们却忽然反应了过来!

    几乎没有思索的时候,所有人都立时向前冲杀了出来。

    他们直接就放弃了可以护身的大阵,冲进了魔物大潮之中,然后犹如数道直线,迅速的向前冲了过来,沿途所有的魔物,尽皆被他们身前战兽之魂冲飞,犹如真的数只战兽向前冲刺,居然真的赶在了方原掉下来之前,便冲到了那一方地面,然后同时高举双手!

    “嘭……”

    方原也恰在这一刻掉落了下来,身体接触到的,却是软绵绵的灵光。

    他废力的睁开了眼睛,便看到自己是落在了一只巨大的狼背之上,本以为是魔物,却发现这狼背没有分毫邪异气机,只是灵光幻化的战魂,这才明白自己是被兽灵宗弟子接下了,然后就看到七八个汉子,将他护在了中间,一边怒吼着,一边向外冲了出去。

    “兽灵宗的师兄们,我来为你们开路……”

    前方,又出现了上清山弟子的身影,杀进了魔物群中,接应那几个兽灵宗弟子。

    “有我玄剑宗护法,你们尽管安心回去!”

    周围有无数的魔物向着这几个兽灵宗弟子冲了过来,但很快便有数道剑光飞来,护持在左右,一层一层的护住了兽灵宗的几位弟子,飞快的向着大阵之中冲了过去……

    “天啊,他受伤怎么这么重?”

    “快喂他百花丹……”

    大阵之中,百花谷的弟子也迎了上来,一看方原的伤势,立时大惊,没有半分犹豫,便将百花谷最为珍贵的丹药取了出来,飞快在塞进了方原的嘴里,然后帮他炼化着……

    迷迷糊糊之际,方原又感觉到了无数只软软的手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探查伤势,然后便有人掰开了自己的嘴,喂了自己一颗甘甜的丹药,那药性发作也是极快,很快便使得他身体之内感觉暖洋洋的,就连因为肉身撕裂,那似乎无处不在的痛苦都渐渐消逝了……

    “方原师兄……”

    “你们……”

    小竹峰的弟子赶了过来时,方原已经被四大仙门弟子的围满了,他们知道四大仙门弟子对方原的不满,此时心下都有些担忧,想要接人过来,又怕四大仙门的弟子不肯……

    “把他接回云台之中休息吧……”

    百花谷的几位女弟子,将方原送了过来,并向为首的小乔师妹嘱咐道:“他分明是受了暗伤,以前不显,如今这一次才迸发了出来,又吃了疯魔丹,肉身撕裂的厉害,虽然服了我百花谷的百花丹,也很难立时起效,你们回去之后,记得喂他清心丸……还有宝脂散!”

    小乔师妹只觉一阵发懵,呆呆问道:“为何要用宝脂散?”

    那百花谷弟子不屑的白了她一眼,道:“用别的伤药,会留疤的!”

    小乔师妹顿时惭愧不已,慌忙与其他的小竹峰弟子簇拥着方原入了云台去了。

    “呵呵,谁能想到呢?”

    那天上飞着的诸位真传,见方原已被四大仙门弟子救下,也尽皆松了口气,然后他们对视了一眼,脸上尽皆带着些苦笑:“这五大仙门第一真传的名头,居然被他抢了去……”

    “若是传言没错,他应该才修行了三年时间吧?”

    百花谷的萧师姐转头看着孟还真,苦笑道:“才修行了三年时间,便有这等本领,难道他是你们仙门某个长老,甚至是宗主的私生子,暗中得了无数点化,才有这等本领?”

    “唉……”

    孟还真长叹了一声,笑道:“连我现在都忍不住这样想!”

    虽然嘴上打趣着,但他们心里却明显都有些心有余悸……

    无论如何,那魔鹰死了便好!

    魔鹰死了,他们便不必死了……

    虽然,杀掉了魔鹰的是方原,这让他们有些难以置信……

    但回想起刚才方原的出手,他们也觉得,那一剑确实是无可挑剔的……

    “轰!”“轰!”“轰!”

    苦笑一声之后,他们便也不再多言,而是同时转身,向着那只在地上垂死的魔鹰打了过去,无数道灵光尽皆轰在了它的身上,那只魔鹰立时最后挣扎了几下,渐渐不动了……

    周围的烟尘,也终于缓缓的平息了下来!

    然后他们都松了口气,忽然朗声叫道:“魔魁已灭,群魔无首,杀!”

    下方众仙门弟子,心气早就提了起来,此时闻言皆是大笑,拼命向前杀了过去。

    刚刚还有些气势低蘼,被魔物压着打的他们,此时暴发出了无穷的力量。

    不知有多少人,都拼了命一般的,向着魔物冲杀了过去……

    众魔物因魔鹰已死,少了意志上的压制,本来攻势便是一缓,如今又见仙门弟子势强,更是有不知多少溜了号,这八荒云台面临的最大一次的凶险,很快便又撑过去了……

    如今的仙门弟子,看着八荒云台附近的一片狼藉,都是心下惴惴。

    事已至此,他们都松了口气,但还是不免担忧。

    内心里,只是期盼着,千万不要再出现魔鹰这等恐怖的存在了……

    上苍似乎也听到了他们的祈祷,剩下的三天里,果然轻松了许多!

    一天又一天的过去,魔物去了又来,有时势大,有时势弱,但始终没有再出现魔鹰那等强横的魔物,仙门弟子们经过了连番的奋战,好歹都将这些魔物给杀退了……

    而经历了五日的大战,整座八荒云台周围,简直可以说血流成河,惨不忍睹。

    但八荒云台立于无尽黑魔之中,兀自巍然不动,灵光不减……

    终于,第五天还是到来了!

    当众弟子们杀退了刚刚袭来的一批魔物,看到了东方微微泛起的白色时,他们都长长的松了口气,险些摔倒在地。如今在魔息湖内,便有日头东升,那也看不见,但随着东方微微泛白,他们便知道,这是外面已经迎来了新的一天,又有一个难熬的夜过去了……

    而他们期盼了数日之久,经历了不少忐忑的试炼,也终于要结束了!

    传送大阵,应该开启了吧……

    “诸大仙门弟子,救治伤者,清点人数,准备离开……”

    已经有诸仙门真传在大喝,指挥着各大仙门的弟子。

    而已经撑到了这一刻,各大仙门弟子也都兴奋莫名,纷纷行动了起来,哪怕身躯再疲惫,这时候也是激动的,毕竟,经历了这数日的黑暗大战,没有什么,比离开更重要了……

    “百花谷弟子,尽快收敛同门尸骸……”

    “兽灵宗弟子,但凡还能喘口气的,速速报上名来……”

    一时间,种种命令都吩咐了下去。

    也很快便有一道道的回复还到了他们手里,然后诸般真传便同时都留意到了一个问题。

    还有一批人没到!

    这连续数日的大战,自然是有人死有伤,各大仙门都未例外,甚至连顶尖的仙门真传,也殒落了数人,这些都是意料之中的,生死有命,也怪不得旁人,可关键是,各大仙门都已发现,他们之前派了出去追杀那“黑白双煞”的仙门弟子,居然仍然都未回来……

    如今,试炼已将结束,为何他们还不见踪影?

    若说他们在外面遇到了什么凶险,伤亡惨重,倒也可以理解,但无论如何,四大仙门,差不多派出去了有近二百余弟子,其中有不少的天骄,以及袁崖这样的真传弟子,还有吕心瑶这样的入室弟子,身份都是不俗,实力也颇为深厚,便是有什么凶险,那起码也可以逃回来数人,但结果却是完全毫无音讯,却不免让人心里又疑惑又担忧了起来……

    生见人,死见尸,都好说,但总不能就这么糊里糊涂的把他们扔在这里。

    “不论如何,还是要问问那位方原……”

    几大仙门真传商议了一番,沉声做出了决定。

    “也罢,言辞上客气些吧,找人去告诉他,四大仙门不是忘恩负义之辈,记得他斩杀魔鹰的大功,也承认他是这越国仙门第一真传的身份,只希望他可以给我们些线索……”

    “呵呵,他在这一次试炼之中表现如此惊艳,恐怕就算真的证明了是他毁了云台,长老们也不会……”百花谷萧师姐苦笑着,便要率众入那八荒云台,询问方原一句。

    “谁是五大仙门第一真传?”

    但也就在此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个淡淡的声音。

    诸位真传同时吃了一惊,转头看去,便见不远处的山坡上,浓浓的黑暗魔息之中,一道瘦削的影子缓缓走了出来,却见他身上穿着一件脏乱的白袍,隐约可以看得出绣了几朵莲花,头发披垂了下来,整个人身上的气质显得有些阴冷,又有些发寒,正是百花谷最年轻的真传弟子袁崖,而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女子,同样显得有些冷漠阴森,却是吕心瑶……

    “袁崖?”

    “心瑶师妹?”

    百花谷弟子看到了他们两个,登时大吃了一惊。

    没想到刚刚提到他们二人,便见到他们出现在了这里,居然就这么回来了。

    “你们出了什么事?”

    “其他的仙门弟子呢?”

    众人大惊之下,便急忙迎了上去,快速的追问。

    “我在问你们,谁是五大仙门第一真传?”

    袁崖忽然间抬起了头,冷冷的朝着他们看了过来,目光带着股子难言的寒气。

    这种寒气,使得几大仙门真传同时一怔,停下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