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不要便是不要(二合一大章)
    “什么?”

    那黑衣侍儿说了半晌,本已万分笃定,却万万没想到方原神情疑虑半天之后,居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就连他也微觉一怔。过了许久,才目光幽幽,看在方原的脸上:“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我看得出来,你出身贫寒,命如芥草,只因不甘窘陋,这才咬牙修行,如疯如魔,只求一朝遂得凌云,做那人上之人,而今,仙道传承在你面前,无尽异宝便在手边,只消你点头应允,便可乘风而起,逍遥自在入九天,这难道不正是你想要的么?”

    “这天上从来都不会掉下金元宝来……”

    方原看着那黑衣侍儿,轻声发问:“你何不说说,我若想得这番传承,又该付出什么?”

    “付出什么?”

    那黑衣侍儿冷笑了起来:“看你这全身上下,一无长处,又有什么是我家主人能看得上的?只不过,若说你需要做些什么,也是对的,我家主人只需要一个传人,可惜你们却来了两个,若留下这个外人在此,秘密定会外传,方原,立刻杀了与你同来之人……”

    “我就知道定然没有这等好事……”

    方原摇了摇头,心想果然如此。

    “你不愿意么?”

    那黑衣侍儿似乎看出了他的犹豫之色,厉喝起来:“要你杀了那个丫头,不是为了我家主人,而是为了你,你便是得了我家主人的传承,也非一朝一夕之间便可崛起,我家主人有不少老对头,你也同样会有不少磨难,在你真正的成长起来之前,不可让人知晓此秘!”

    “我家主人亦是以杀证道,你想要获得他的传承,便也要杀!”

    “一来绝了后患,容你安心成长!”

    “二来也是为了献祭仙道,好更快的接受传承!”

    他厉喝声声,目光森森,直直的向方原心底看了过来:“杀!”

    “只要杀了那个丫头,你便可以继承了我家主人的大道,你便会成为世间至高的仙道传人,你便乘风而起,俯视世间,将我家主人的仙道贯彻下去,让他的威名再度响彻世间……”

    轰隆隆!

    随着他这话响起,似有无边响雷炸在了方原耳边。

    他的话里,似乎有着无尽的魔力!

    在他这话说了出来时,方原的眼前像是真的出现了自己乘势崛起,逍遥九天的一幕……

    但这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方原便清醒了过来。

    他心间已经有了决定,便不会再轻易的迷失,他不会再陷入那场梦里。

    “我杀不了!”

    他长叹了一声,望着那黑衣侍儿,道:“所以我注定继承不了你家主人的传承!”

    “什么?”

    第二次听到这话,那黑衣侍儿已有些发怒,双目森然,看在了方原脸上。

    “多谢你家主人厚爱,但我并不想继承他的仙道!”

    方原沉默良久,才轻声开口。

    他经历了那一场大梦,在梦里看到了那强者的一生,虽然那梦一旦醒来,便仿佛成了残影,诸般细节都已忘记,但他仍然记得那是很好的东西,他也知道如果继承了那些,自己确实前途无限,但他还是轻声回答道:“你家主人的一切都是很好的,但那不是我的……”

    黑衣侍儿没有开口,只是目光幽幽的看着他。

    方原直视着他的双眼,道:“你说的不错,我确实是想一朝踏作人上人,逍遥自在入九天,但我自己会修行,我会自己去经历那一生,然后走出属于我自己的大道来……”

    “你居然真的拒绝?”

    那黑衣侍儿愕然,旋及哈哈大笑:“你的大道?”

    他笑声越来越大,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笑声震荡四野,似乎连这片仙殿都在轰隆作响,犹如实质一般的目光,带着森然之意向着方原看了过来:“我家主人枯守近万年,不过是择一顺眼之人传承大道,再战九天,能选上你,便是你的福气,你居然不想要?”

    在他说出了这话时,那王座上的男子,居然像是动了一动,目光森然看了过来。

    只是那么一眼,便让方原感觉大山压在了头上。

    在这时候,他也只能咬紧了牙关,一言不发。

    “尔等不过蝼蚁,能被选中继承我家主人的大道,便是你十辈子修来的福气,哪里有你挑挑捡捡的余地?你可知道,若在万载之前,我家主人择取传人,该会有多少人打破了头颅来抢?若不是时间紧迫,无法再等,你以为这等传承,会落到你这样的蝼蚁身上?”

    那黑衣侍儿森然大喝,声音轰隆,震荡人之识海。

    “世间后辈无能,无力对抗大劫,就连你们这些仙门弟子,都是被他们抛弃在这里,只想当作祭品,献给大劫余息,以求推延大劫降世之日,苟延残喘几时,如今祭坛已起,尔等皆已是案上待宰羔羊,必死无疑,我家主人在此时选中了你,便是再给你一次生机……”

    那声声厉喝,直沉入方原心底,似乎要将他的道心彻底击碎。

    就连方原,此时都有一种感觉,像是被人踏入了尘埃之中。

    他像是看到了一道高大的身影,从蝼蚁之中将自己挑选了出来,赐予自己无边大道!

    这种感觉,让他恨不能立时跪将下去,五体投地般的感谢!

    但在他心里,却仍然有股子傲意,使得他虽然说不出话来,却还是咬着牙不放松。

    “痴儿,这般倔强,又为得何来?”

    而那黑衣侍儿见了,却又冷笑了起来:“你以为我家主人的传承,便是他的仙道,便是他留下的异宝资源?你错了,我家主人留下的,是他的无上气运,世间机缘造化无数,惟有气运,才是最强的造化,我家主人起于幽微,若无气运加身,断不能成为当世强者,又若不是大劫降临,乱了天地,我家主人甚至可以乖势而起,成为世间无二的绝世霸主……”

    说罢了这些,他又冷冷看着方原:“可是你呢?”

    “我见过无数的有缘之人来到这里,想要继承我家主人的造化,你是气运最薄的一人!”

    黑衣侍儿的脸上,忽然出现了些嘲讽之意:“吾观你命数,本是福浅缘薄之辈,生来十余载,也不过一口恶气沉于胸间,咬牙支撑,拼尽了若许年,才终于搏来了些许气运,爬到如今这只比蝼蚁高了一点的位置,但你底蕴浅薄,便是眼前的些许成就,也不过昙花一现,恐怕不日便要跌下云端,被人践入烂泥,永生永世难以翻身,我家主人愿意传你大道,为你逆天改命,让你有真正的底蕴,可以步入云端,便是你十世难求的福份,你居然不愿接受?”

    那无尽的冷笑,直接冲击着方原的心神,似乎要将他踏入泥中,死死碾碎。

    可方原心里那一股子不甘之意,却越发的激烈,直让他双眼都已变得血红……

    在听到了这声音的最后一句话,那种不甘之意,便已到了极点。

    “放屁……”

    在那强横无边的压力之下,方原的平静也已消失怠尽,当他的怒火终于冲破了那束缚,他的声音也脱口而出:“老子可以起来,是靠了我的本事,和什么见了鬼的气运相干?”

    “你家主人,修为盖世,只手遮天,可他也不过是个胆小鬼……”

    “从他看到了母亲自缢在他眼前开始,他便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

    “哪怕他成了仙王,成了至尊,他也从没有摆脱这种恐惧……”

    “所以面对大劫,他一定会失败!”

    大吼的同时,他身上那如山一般的压力终于消失了。

    身形得了自由,高高跳起,怒声说了出来:“而我,就算没有一切,但我从没怕过!”

    黑衣侍儿眼神在这一霎,也变得无比可怕:“凭你这蝼蚁,也敢妄议仙道?”

    “就算我命如草芥,但我心比天高!”

    方原森然开口,手里的魔印剑光一时耀眼,直朝那黑衣侍儿斩去:“刚才不愿明说,是给你家主人留了面子,我不愿传承他的仙道,是因为他的仙道离我想要的还差得远……”

    “你也不过是大劫之下冤魂一缕,在我面前装什么大头蒜?”

    就在方原这一剑斩出之时,也隐隐听到了一个声音响起,正是洛飞灵!

    “唰!”

    方原这一剑斩了出去,正好斩在了那黑衣侍儿身上。

    与此同时,也有一道红色刀光袭来,与他的剑光几乎同时斩在了那黑衣侍儿身上。

    “嗤”的一声,如撕厚纸,那黑衣侍儿居然被这一刀一剑斩得裂开了。

    同时裂开的,还有周围的一切。

    那黑衣侍儿,被斩得四分五裂,轻飘飘落地,化作了一张残破的黑色符纸。

    而这周围的一切,也都统统消失了,在方原面前展露了出来的,却是一片黑幽幽的山谷,哪有什么黑衣侍儿,哪有什么绝世仙殿,一切都像是幻影一般,烟消云散……

    只在刚才王座所在的位置,立着一个泥偶!

    那看起来就是一具普通的泥偶,塑的是一位身穿黑色战甲的男子,静静的立在山谷中间,也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月,身上的彩泥都已经剥落,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凄凉之意!

    而在泥偶身边,却是真的跪了许多枯骨,围作了一圈。

    明显可以看得出,这些枯骨身上,都有着浓烈的煞气,时时想要冲天而起。

    只不过,那泥偶身上,却散发出了一种可怖的威势,将这些气息镇压了。

    “这是怎么回事?”

    方原长长的吁了口气,半晌才回过了神来。

    “是渡劫仙偶在作怪……”

    听到了他的疑问,身后忽然传来了洛飞灵有些吃惊的声音。

    “什么?”

    方原微微一惊,急向洛飞灵问道。

    洛飞灵深吸了一口气,指着那泥偶道:“这就是渡劫仙偶,传说中都是无数岁月中为了抵御大劫而殒落的仙人所化,他们虽已殒落,却不甘寂灭,化作仙偶,仍然蛰伏于世间,一直有种说法,说天地之间的残留大劫气息,也就是黑暗魔息,便是因为被这些仙偶镇住了,才会老老实实的呆在一个地方,不散不灭不息,那些堕化的魔物,也不会随便的跑出去!”

    方原听了,顿时微觉诧异:“我以前从未在典藉上看到过……”

    洛飞灵道:“这是仙盟里的秘密,知道的人恐怕不多,也不会在典藉中写下来!”

    方原怔了一怔:“那刚才是?”

    “恐怕是有什么事情惊动了渡劫仙偶,它坐不住了,想要借个躯壳,重现世间……”

    洛飞灵长长的吁了口气:“幸亏你也没有被他慑住!”

    方原闻言,心里也有些无奈。

    低头看了一眼魔印剑,心想:“想慑住我心神的多了,这泥偶恐怕还得排到后面去……”

    “原来一切都是假的……”

    洛飞灵转头看着四周,也似乎心有余悸。

    刚才他们看到了一方仙院,无穷造化,可这时候举目四望,哪里有什么神兵法宝啊,都不过是几块埋在了土里半截的废铁,哪有什么丹药资源啊,不过是一堆粉碎的瓦砾,哪里有什么藏经宝阁啊,连竹片都已经腐朽成了泥土,一切都只是他们看到的幻觉……

    “这仙偶便是魔息湖的定子,万年不变,如今却有了这等异变,一定有大事发生!”

    洛飞灵长吁了口气,拉住了方原的袖子:“方原师兄,咱们赶紧离开吧……”

    方原点头答应了下来,便急与洛飞灵两个向着谷外奔去,走了没多远,两人却忽然眼前一亮,却见谷边生长着无数的奇花异草,宝药丛生,一片一片,就在眼前摇摆不定……

    “这些灵药,居然是真的?”

    方原与洛飞灵倒是微觉惊讶,原来那幻梦里,也不全是假的。

    “刚才他吓了咱们一跳,收他些利息……”

    洛飞灵便忽然做下了决定来,纤手一挥,一道法力卷出,拔起了大片的灵药。

    “到了这时候还不忘了采药……”

    方原苦笑了一声,指着不远处道:“灵药采这么多没用,挑那些宝药……”

    “哦……对!”

    洛飞灵恍然大悟,便纤指急点,把这里面的宝药采了个遍,都装进了乾坤袋里。

    “这些灵药没这么好碰的,快跑!”

    采完了宝药,方原与洛飞灵都知道必须赶紧离开了。

    刚才在幻象里,他们都不敢轻举妄动,只是问心的话,他们两个也确实不是那种为了些许资源造化便会丧失理智之人,可如今回到了现实,那也是不采白不采不是么?

    反正利息也已经收了,两人便更不停留,直朝着谷外冲去。

    “到处都找遍了,不见这两人的身影,他们一定就在里面……”

    刚要循着原路返回,却忽听得外面有声音响起,两人倒是吃了一惊,听那声音,正是各大仙门负责抓他们两个的弟子,没想到这群人居然还没放弃,一路追到了这里来……

    此时若要闯出去,无疑会与他们正面对上,方原不愿与他们拼命!

    但回头的话,却见这片山谷被群山环绕,像一方死地,哪里能找到出去的路口?

    “喵……”

    两人正有些心神不定间,忽听见一声猫叫,却见在他们身边不远处,那只白猫正蹲在了石壁上,目光冷幽幽的打量着他们两个,它见方原与洛飞灵两个人身上的气机都没有丝毫的变化,明显没有得到仙偶传承,神情有些诧异,然后却像是无奈一般,缓缓的甩了甩尾巴,像是大人在看着两个不成器的孩子,然后便慢慢悠悠的,向着这山谷尽头走了过去。

    “这贼猫又想害我们?”

    洛飞灵吃了一惊,一脸恼怒的看着那只猫。

    “它刚才……恐怕不是什么恶意……”

    方原却想到,这只白猫刚才也未必就是想把他们引到了这里陷害他们,或许,在它眼里,那仙道传承,本来就是一方大造化,它引得自己与洛飞灵过来,就是为了得到这造化!

    不过,它究竟知不知道这造化是什么,有无凶险,便不得而知了。

    但很明显,它看着自己和洛飞灵的眼神,并无恶意……

    ……恨意还是有的,尤其是看着洛飞灵的时候,恨的想要再上去咬她一口!

    “跟上它……”

    眼见那白猫轻盈的跑向了山谷一片崖后,方原心里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拉了洛飞灵的手,飞快的向前掠去,因为那只白猫走走停停,明显还是在等着他们两人的模样,便与刚才引路之时一般,这不由得让方原想到,或许,这只白猫如今是真要引着他们出去……

    到得了崖前,才发现前方居然有一条小径,那白猫正在尽头等着他们。

    “喵……”

    看到了方原跟上来,那白猫便摆了摆尾巴,又钻进了另一个方向。

    “这只贼猫,好好的耗子不抓,偏喜欢钻洞……”

    洛飞灵无奈的叫着,两只拐倒是速度不慢,紧跟在方原身后赶了上来,两人追在白猫身后,连绕了几个路口,避过了几处险崖,终于缓缓的到了平地之上,居然真的从那山谷里走了出来,不过也是在这时候,他们抬头看去,两个人顿时有些傻眼了起来……

    刚刚他们走了似乎也就几百丈的距离,但如今出来了,景物却已大有不同。

    就在他们眼前,居然出现了一大片疯狂嘶吼着的魔物,疯魔般的向着前方冲了过去。

    而在那片魔物的冲锋之处,却有一群仙门弟子拼命抵住,大吼着厮杀,法术灵光迸散,道道飞剑冲天,无数阵光闪烁,双方杀得极是惨烈,只是护着仙门弟子身后的一方云台……

    ……看那些弟子的衣饰,不是青阳宗弟子又是谁?

    “我们……居然回来了?”

    方原与洛飞灵看到了这一幕,心间都是一片诧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