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瞎子打狗
    “小袁师兄生气了,这寒门倒了大楣……”

    在看到了小袁师兄出手的一刻,吕心瑶心底也是暗暗吃了一惊。

    她本来想劝小袁师兄施展无穷碧荷阵,此阵乃是小袁师兄修炼的怜花神典中的一道神通,最是难以纠缠,施展了此阵,定然可以将方原缠住,等待其他仙门的追兵赶过来,但没想到的是,小袁师兄也不知怎么想的,竟不听她的,一出手便是攻击力最强的红莲剑阵。

    红莲剑阵一出,筑基之下,恐怕没有几人可以讨得了好去!

    她虽然知道方原不弱,但同样也不相信他是红莲剑阵的敌手……

    也就在这一刻,她瞬息间闪过了一个念头,暗暗取出了一枚玉符。

    这枚玉符,可以映照虚空,留形存影。

    小袁师兄施展了红莲剑阵,方原便多半要倒楣了,退一步讲,就算他真这么强,不会被红莲剑阵斩杀,也必定会施展出保命的青阳宗绝学来才有可能保住性命,而只要他一施展出来,自己便可以用玉符留下这一幕,回头便可以交给萧师姐,当作证据,逼得方原认罪……

    一道虚光,悄无声息的映向了虚空,捕捉着方原的身影。

    眼见得此时方原已经被片片红莲所笼罩,难以逃脱,吕心瑶已经在等着方原施展玄黄一气诀,或是其他青阳宗不传之秘的时候,却没想到,迎着那无尽的红莲,方原居然没有丝毫的慌乱,甚至没有试图施展法术,而是身形陡然一变,忽左忽右,闪烁难定,直冲了出来。

    “这是什么身法?”

    眼见得方原一道剑光如天外流星,直向自己刺来,小袁师兄也吃了一惊。

    他这红莲一出手,便是铺天盖地,对手除了逃走或是抵抗,几乎没有别的办法。

    他修炼成了怜花神典以来,也与人斗过几次法,还未见过这等诡异的身法!

    此时的方原,身形几乎与剑光裹在了一处,犹若流星一般,瞬息之间腾挪了几次,居然十分诡异的从漫天红莲之中钻了出来,真有种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意境……

    “这叫寡妇翻墙!”

    方原低声回答,身形已到了小袁师兄身前,剑光陡然如同匹练,森然刺了过来。

    “你敢羞辱我?”

    小袁师兄哪里相信方原那诡异的身法,会有这等粗俗的名字,还以为方原是在故意耻笑自己,顿时大怒,双手连续变换法诀,厉喝道:“你真以为我这红莲剑阵能如此轻易逃脱?”

    “幼稚……”

    随着这二字出口,他陡然之间,捏起了法印!

    “咻”“咻”“咻”

    那些飘散在了天地之间,仿佛枯叶一般纷纷洒洒的红莲,便在这一霎那,被小袁师兄的神念牵引,陡然向着方原的身形卷了过来,然后随着小袁师兄的法印,齐齐变化,却只听得破空之声不绝于耳,每一片红莲都化作了一道红色尖刺,似剑非剑,似矛非矛,密密麻麻,瞬息之间交错在虚空之中,而方原更是逃无可逃,直接被这些尖刺困在了中间……

    身法再强,也需要有地方腾挪转身才可以!

    但这红莲剑阵的最强之处,便是直接肃杀一片虚空,灭杀剑阵之中的一切生灵!

    “他输了?”

    在这一霎,百花谷弟子尽皆大吃了一惊,纷纷伸长了脖子看了过来。

    那一片红莲剑阵,直叫人头皮发麻,他们想不出来,方原在这剑阵里如何能活下来。

    而吕心瑶在这时候,也是心神微动,下意识想到:“那寒门,不会真这样死了吧?”

    倒是方原身后的洛飞灵,此时看的一脸兴奋:“这红莲剑阵好厉害……”

    “铜墙铁壁……”

    而方原在这一霎,还是一副平静的脸色,也没有别的动作与表情,只是陡然之间,长剑横胸,一道剑势陡然显化了出来,绕在了他身周,森森剑气如同漩涡,旋转不休!

    这一招,正是蕴含了无缺剑经里防守之势的一招剑法!

    无尽红莲剑光击来,尽皆击在了剑围之上,一阵“叮叮”乱响,竟无一道破入剑势!

    “你这红莲剑阵确实诡异难防,几无破绽……”

    方原拦下了无尽莲光,陡然之间,身形冲天而起,如同神邸,直入九宵。

    “……但我一剑横胸,同样也是无坚不摧,无剑可破!”

    说着话时,他已居高临下,一剑斩落了下来。

    “你不过是一介落榜寒门,在我面前猖獗什么?”

    小袁师兄又惊又怒,眼睛都已血红,蓦地一声大吼,双臂一振,立时不知有多少红莲花瓣在他身周飞舞,而后道道剑光破空而出,居然像是化成了千百道飞剑,被他无数的手臂持着,疯魔一般的向着方原斩了过来,那犀利可怖之处,简直像是千百人同时在使剑!

    只一个人,便施展出了百多人才会有的凶威!

    这,才是真正的红莲剑阵之秘!

    别个擅长神通之人,都不喜欢与人短兵相接,小袁师兄则是恰恰相反。

    他巴不得别人近他的身来,好被他的疯狂剑势剁成肉酱。

    “瞎子打狗……”

    可是此时,方原这时候迎着小袁师兄的剑阵,却只是心里默默的念了一声。

    而后,他迎着那冲着自己疯狂涌了过来的红莲,没有再次防御,因为这时候他也留意到,离着小袁师兄越近,这红莲越多,自己承受到的压力便越大,若是防御的话,便立时会被逼入下风,伤不了敌人,因此他只是脑海中闪过了一念,便想到了另一式剑招……

    这式剑招名字唤作瞎子打狗,便是指这一剑之快,之多,之烈。

    瞎子闻得狗吠,心下惊慌,不知该如何躲避,只能挥起棒子,一阵乱敲!

    这一式剑招的名字,便是因此而来。

    以前方原不愿用这一招,是因为这一招实在太没技术含量了,简直就像是为了凑数才收录进来的,说白了,其实就是憋着一口气,朝着对方乱砍乱刺,不讲什么章法,也不讲什么发力技巧,反正只要一口气不停的胡乱刺出去就行了,能不能伤着人,那是另一回事!

    但也就在方原背着洛飞灵,从魔物大潮里杀将了出来之时,他对这一招却有了别的领悟。

    那时候,他无意中进入了一种随心所欲的境界。

    只要出剑,这一剑便必定合乎心意,心念所至,既剑之所至!

    而这,也正是他无缺剑经第一卷即将大成的征兆,所以,他便又挑选了这一招,以它为雏形,融入了自己对剑道的理解,将这没用的一招,化成了自己剑道中最强的一招!

    唰唰唰唰唰唰唰……

    他这一冲将下来,掌中剑光,陡然之间,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百……

    随着他身形冲将下来,谁也数不清他出了多少剑!

    此时他赫然是迎着小袁师兄身边的千百道红莲剑光,直接以攻对攻,以剑破法!

    你有红莲剑光千百,我只一剑,便破你这千百道剑!

    那无数的红莲花瓣,化作道道可怖剑光向他袭了过去,可却尽皆被他的剑光击退,斩碎,居然没有一道剑光漏网,也没有一瓣红莲落空,而在这过程之中,方原则直直的向着小袁师兄冲了下来,两人的身形几乎霎那之间便交错在了一起,然后迸发出了滔天灵气与法力!

    在这一刻,两人赫然都是已经拼尽了全力!

    那小袁师兄一身法力都鼓荡了起来,全力摧动着身周的红莲剑光,连绵不绝。

    而方原则是双目冰冷,强吞一口气,手里的魔印剑疯狂向前劈斩,势头一波猛似一波!

    “唰唰唰唰唰……”

    他们两人在倾刻之间,都不知道碰撞了多少次,互相斩击了多少次。

    那种剑光交错,肆意纵横,简直让人目眩神驰,心生敬畏……

    两个人,竟似有种平分秋色,难分上下之意。

    但不同的是,小袁师兄那一身法力,总是有尽头的,他强撑一口气,到了最后,便未免有些难以为济,但方原却是不同,他体内本就各种诡异法力澎湃汹涌,此时巴不得有这么一个机会,拼命发泄了出去,一剑一剑斩去,法力居然越来越强,出剑也是越来越快……

    “嘭……”

    此消彼长之下,小袁师兄终于还是有一剑未曾跟上,立时便被方原抢得了先机,剑势暴涨,直将他压在了下风,而后一步快,步步快,掌中魔印剑飞舞,生生将小袁师兄身边的红莲剑阵破了去,然后魔印剑呼啸纵横,耀眼的剑光直向着小袁师兄额头斩落了下来……

    “这是……这是玄黄一气诀之威?”

    小袁师兄剑势被破,已如待宰鱼肉,只能呆呆看着这一剑斩落了下来。但他脸上,却明显带着种疯狂与不甘交杂的神色,居然不关心自己的性命,反而拼命大叫了起来……

    “当然不是……”

    方原这一剑狠狠斩落,到了他面前时,却陡然间一收,剑光凝滞。

    “……这是雷霆霹雳霸绝九天剑!”

    说完了这话,剑身猛得一转,结结实实的将小袁师兄拍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