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四十八章 立时救援
    早在听那四大仙门的弟子打嘴仗之时,方原便明白了一个道理……

    那就是,想要四大仙门全力出手救援,只有一个办法,那便是毁掉他们的退路!

    魔息湖与外界生死两重天,除非达到了修行极度高深的境界,可以直接撕开这道壁障,否则的话,就只能依靠外面的传送大阵传送进来,然后在试炼结束时,通过早先留在了这魔息湖内的五座八荒云台传送离开。在他们传送进来时,还有外面的各长老帮他们确定位置,传送到任意指定的区域,但在这魔息湖里面,便只能集中到八荒云台统一传送了……

    可以说,八荒云台,便是四大仙门的退路,是他们的命根子!

    而四大仙门不想真的出手救援青阳宗,便是因为他们不想去拼命,而且他们也没有什么理由来拼命,因为很明显,他们有着遍地的灵药可以采,又可以轻轻松松的完成试炼,等到试炼时间快要结束时,直接往八荒云台里一扎,安安稳稳的等着传送出魔息湖就是了……

    一切都像是安排好了一样的舒服,为什么要拼命?

    所以方原终于决定毁掉他们的八荒云台!

    如此一来,他们面前就只剩了惟一一条出路,那便是青阳宗的八荒云台!

    现在,他们就有了拼命的理由了!

    当然了,这个惟一的方法,是非常阴损的,也是非常狠辣的!

    一旦这么做了,那就等于是将四大仙门逼上了绝路……

    所以方原一开始,确实是想通过与四大仙门的交涉,得到他们的援助的。

    这也是他一开始,会放低了姿态面对四大真传的原因。

    直到他发现四大仙门的真正目的只是想通过他签下无数的契约,从青阳宗捞到足够的好处,然后到了救援之时,也只是装装样子,不会真的出力之时,这个想法才彻底的打消了!

    也是在那时候,方原心里才升起了这个疯狂的想法……

    洛飞灵当然和他不一样,这个丫头是从一开始就决定了要用这个办法……

    方原也是得知了她有这个想法之后,才明白为什么她到了百花谷之后,一直都表现出了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因为这个丫头早就已经料到了四大仙门的反应,所以她一开始就准备了用这个方法,而正好,那些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方原的身上,倒把她给忽略了……

    轰!轰!

    眼睁睁看着自己面前那座兽灵宗的八荒云台里面,忽然间升起了惊天的火光,道道灵力接连破碎,然后将云台本身也摧起了无尽碎片,黑暗浪潮直冲到了天上,方原心里也沉沉叹了口气。八荒云台是无法直接靠爆炎符炸掉的,不过方原推衍出了这八荒云台内部大阵的运转规律,然后以爆炎符摧毁了这等大阵的一环,使它得阵力自行反噬,彻底的毁灭……

    这等于是用八荒云台自己的力量毁了自身。

    哪怕是八荒云台再坚稳,可以抵御再多的魔物,从内部毁了起来,也一样的简单!

    “这一下子,麻烦可大了……”

    做之前心情有些沉重,做完了之后,方原倒有些放松了下来,无奈的苦笑。

    “无论救援成与不成,四大仙门都非找我拼命不可……”

    “惟一的解决方法便是……跑得远远的,打死不承认!”

    心里这般想着,方原便直朝着玄剑宗领地,与洛飞灵之前约好的碰头之处飞掠了过去。

    ……

    ……

    “什么?那两个青阳宗弟子不见了?”

    也就在方原炸掉八荒云台之时,百花谷领地之中还是一片详和,刚刚在小袁师兄的陪同下,各大仙门的真传都已饮酒尽兴,看起来情绪都不错,不但品尝了百花谷精心酿造的仙酿,也在这一场酒宴之中达成了一些协议,然后他们才慢慢的走了出来,准备着去将那位青阳宗弟子拉过来,再多争取些东西,却也就在此时,忽然听到了一个让他们有些意外的消息!

    “这可是在魔息湖,他们要走,能走到哪里去?”

    乍听得这个消息,几大仙门的真传都有些诧异,一时琢磨不明白。

    “难道是被我们的话伤了心,独自跑回去和青阳宗同门共生共灭了?”

    上清山的真传弟子诧异的猜测了一句,却觉得这有些不怎么可能。

    “哼,管他去了哪里?”

    那兽灵宗的弟子洪豹也皱着眉头思索了一番,忽然冷笑了起来:“也不是洪某小觑了他,这青阳宗的天骄实在格局太小,咱们为了他们青阳宗的事情费心费力,他第一个不耐烦了不说,如今居然还干脆的走了人?这是对四大仙门应有的敬意么?我看,他们青阳宗同门的性命,他自己也不怎么放在心上,那咱们又何必操这份闲心,不如大家直接散了吧……”

    那位背着剑匣的玄剑宗弟子淡淡道:“或许是你们兽灵宗开的条件太高了,把他吓跑了!”

    听了这话,吕心瑶与小袁师兄两个人脸色也低沉了几分。

    “高又怎么样?”

    兽灵宗洪豹却冷笑了起来,懒洋洋的道:“这本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他不答应,我们兽灵宗便不出手,难道他还能将刀架在我们脖子上逼我们去救援不成?”

    轰!轰!轰!轰!

    话犹未落,忽然之间,远远听到了一片巨响,东南天际,有火光冲宵。

    “那是怎么几回事?”

    几位真传顿时都吃了一惊,快步奔上了山巅,遥遥望去:“有人斗法么?”

    “不像是斗法,倒像是爆炎符……”

    “这周围连魔物都没有了,使用爆炎符做什么?”

    声声猜测里,倒是吕心瑶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立时脸色都变了:“不会吧?”

    过了没多久,也就在几位真传都在商量着要不要飞过去查看一下时,忽然间虚空之中,道道灵光流转,他们的传信玉符都收到了几道神念,看到了之后,所有的真传脸色都在瞬间变得铁青一片,简直如同见了鬼一般,彼此四望时,都能看到一张张丢了魂一般的脸!

    “四大仙门的八荒云台被炸了……”

    “这……这他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吕心瑶心里打了一突,半晌之后,才有些艰难的开口:“……他把刀架在了我们脖子上!”

    ……

    ……

    不到一柱香时间,四大仙门便已经乱作了一团。

    本来正在快快乐乐,欢欢喜喜的采集着魔息湖之内的灵药的他们,乍一听说了这个消息,直接都傻了眼,扔了手里的灵药便向着八荒云台冲去,然后一个一个,呆呆的看着那还冒着黑烟的云台发愣,心境仿佛在一瞬间经历了天上地下,有种绝望的情绪在心间回荡……

    “这……这就是他逼我们救援的方法吗?”

    百花谷仙门的八荒云台附近,四大真传都已经到了,皆傻傻的看着那一片废墟。

    年龄最长的真传弟子萧师姐这时候已经是一脸的愤怒,忽然狠狠的向着小袁师兄与吕心瑶看了过去,厉声大喝:“我跟你们说了要顾及仙门颜面,虽然要讨些补偿,但不可将他们逼得太紧,究竟向他们提了什么过分的意见,竟使这两个人做出了这等疯狂的事情来?”

    “我们……我们也没说什么啊……”

    吕心瑶与小袁师兄两个,都显得有些脸色苍白,冷汗一个劲的流了下来。

    “萧师姐,这或许也不怪心瑶和袁崖两个人,想必,那两个青阳宗弟子,也是意料到四大仙门救援之时,都不会太过尽心,所以才用了这种方法,逼我们不得不救援吧?”

    另一位百花谷真传叹着气,低声道:“问题是现在,我们该怎么做?”

    旁边的百花谷弟子,这时候早就听明白了事情真相,一个个的义愤填膺,早被点燃了怒火,纷纷大叫了起来:“快快快,快去捉拿那两个胆大包天的青阳宗弟子,他们做出了这等疯狂之事,便是我百花谷的死敌,一定要将他们抓住了,碎尸万段才能消解此恨……”

    “对,必须抓住他们两个,否则我百花谷颜面何存?”

    声声大吼里,百花谷萧师姐忽然冷冷的看向了吕心瑶与小袁师兄两个,阴瘆瘆的道:“四大云台之间距离相隔并不近,想要毁掉云台,更非易事,他们两个是如何做到的?”

    吕心瑶脸色立时有些苍白,顿了一顿,才低声道:“刚才已经查探的清楚了,他们两个趁着我们与三大仙门真传议事之时,打晕了我百花谷弟子,盗去了几件厉害法宝,又将我们准备来对付魔物的爆炎符等物偷了不少,此事本该提早发觉的,但我们当时忙着……”

    “也就是说,他们不但毁了八荒云台,就连毁掉八荒云台的东西,都是百花谷出的?”

    萧师姐甚至怒极反笑,冷冷的盯住了吕心瑶与小袁师兄两个:“既然这样,那就由你们两个去把他们抓回来吧,若是让他们轻易逃了回去,看你们还有什么脸在百花谷呆下去!”

    吕心瑶闻言登时有些吃惊,而那小袁师兄则恨声道:“好,我一定将他抓回来!”

    “萧师姐,那我们……怎么办呢?”

    其他仙门弟子闻言,却都是呆了一呆,过了半晌,才有人小声问道。

    “怎么办?”

    那萧师姐忽然厉喝:“其他所有百花谷弟子立时集结,丹药符宝法器统统带上,不惜一切代价,不计一切损失,全力赶赴青阳宗御敌,谁敢有半分懈怠,立以门规严惩!”

    众百花谷弟子听得一阵懵懂:“我们……不等其他三大仙门一起商议了?”

    “救援就是救援,商议什么?”

    那萧师姐恨恨道:“青阳宗危在旦夕,哪还有时间可以浪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