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四十六章 还有一个办法(三更)
    方原修炼玄黄一气诀的事情,并不算是个秘密,因为修行这等事,除非青阳宗打算把方原一辈子留在仙门之中,不让他见光,否则总会被人发觉的,因此对这件事,便也没有刻意隐瞒,只是毕竟方原才开始修炼此诀不久,小有所成,也不过是一个月之前的事情,就连青阳宗弟子,都对这一道传承知之甚少,更何况是在青阳宗十万八千里之外的百花谷呢?

    而且从小袁师兄刚才的话来说,他不但知道自己修炼了玄黄一气诀,还知道自己已经将此法修炼到了第一个境界,所以才会既要心法,也要自己的修炼心得,可谓又准又狠……

    自己还没有在仙门之外行走过,谁有可能对自己这般了解?

    自然是一个一直关注着自己,并且在青阳宗之内有熟人的人了……

    早在太岳城伏妖之时,方原就知道这位旧时的同窗一直在关注着自己。

    只是,就连他也没想到,她已经关注到了这等程度……

    “方原师兄,不知你意下如何?”

    那小袁师兄还在淡淡的笑着,轻声道:“提前说好,我不稀罕这什么玄黄一气诀,只是想看看它是不是有什么玄奥之处罢了,而且我也不会让你吃亏,会拿秘法给你换的……”

    “当然!”

    说到了这里,他又忽然轻拍了一下手,笑道:“这件事我们都会保密,不教外人知晓!”

    “我不是在担心给了你这玄黄一气诀之后,会被谁知晓,或是给我带来多少麻烦……”

    方原直到此时,才忽然抬头,定定的看着小袁师兄,轻声道:“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老实回答我,就算我将此诀给了你,你可能保证百花谷倾尽全力救我青阳宗同门?”

    那位小袁师兄,倒像是没有想到这样一个问题。

    他略略一怔,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了,半晌才道:“我一定会倾尽全力!”

    “我明白了!”

    方原点了点头,便不再多言,而那小袁师兄,也微一沉默,然后离开了宫帐。

    “方原师兄,你与小袁师兄谈的如何了?”

    不知何时,吕心瑶回到了宫帐中来,神色很是关切。

    这时候方原神色已经平静了下来,像是心里已经有了主意,目光淡淡的看着吕心瑶,道:“吕师妹来的正好,倒是可以帮我给小袁师兄传个话儿,他说的话,我不能同意……”

    吕心瑶听了,顿时微微一怔,觉得方原的目光有些古怪,太透彻了。

    但旋及,她的脸上便露出了些许失望的表情,轻轻叹了一声,淡淡道:“方原师兄,我不知道小袁师兄跟你谈了什么,又要求了什么,只是觉得,如今青阳宗的同门正性命垂危,急需救援,在这关键时候,你便是受些委屈又如何?须知道,你现在已经不是当年那寒门牧牛儿了,在仙门也修行了这么几年,难道就连一点男儿丈夫的气魄都没有学到吗?”

    方原听了她的话,忽然觉得有些可笑,抬起头来,眼神古怪的看了她一眼。

    而吕心瑶则是迎着他的目光,脸色略冷,有些冷傲的看了过来。

    “明明是你自己眼界太浅,看不到我家方原师兄的大气魄才对……”

    也就在正想着怎么回答他才更有些气势时,却忽有一个不悦的声音在吕心瑶的身后响了起来:“方原师兄本是要飞上九天的凤凰,你却让他低头去抢野鸡的米,可不可笑?”

    “这话倒是说的有些好听……”

    方原心里十分满意,转头看了过去,便见洛飞灵出现在了宫帐门口。

    她这时候也不知从哪里溜达了一圈回来,身上沾着些许夜雾,小脸也被露水打湿了,倒别有一番娇媚,此时仿佛是听到了有人说方原,心里不乐意,挺着下巴走了进来。

    “你懂什么……”

    吕心瑶正说到了关键时候,却被人打断,心情自是有些不悦,转过头来便要训斥。

    但刚一转头,便迎到了洛飞灵的目光,心底里也不知怎么,却忽然跳了一下。

    她忽然觉得,这个平时她连看也不会多看一眼的女弟子身上,居然多了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清冷气质,那绝对不会是普通女弟子可以有的,那双清澈的眸子,居然让她生出了一种毫无来由的自惭形秽之意,这使得她心神一时为之夺,刚说出的话立时咽回了肚子里。

    稍稍定了定神,她才恢复了从容之意,略带狐疑的看了洛飞灵一眼,便将心底的无尽猜测压了下去,只是本来想说的话,却无论如何也说不下去了,只是冷冷的看了方原一眼,淡淡道:“看样子方原师兄果然有一身傲骨,但我只希望,你现在还知道自己来做什么的吧!”

    说罢了,直接转身向帐外行去。

    在走到了站在宫帐门口的洛飞灵身边时,她下意识的让了让身子,斜着出了门。

    “那个丫头究竟是怎么回事?”

    走在了帐外荒山之上,她心里还觉得有些诧异,甚至有些余悸浮动,心里暗想道:“刚见时我只以为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丫头,没想到居然看走了眼,以后倒要留心一下……”

    “呵呵,心瑶师妹,若我猜的没错,你那位同窗……”

    夜幕里,忽然传来了一声轻笑,吕心瑶抬头看去,便见小袁师兄自一株大树之后转了出来,脸上带了些许淡淡的笑道:“应该还是拒绝了吧?”

    “呵,寒门子弟,大抵如此!”

    吕心瑶冷笑了一声,道:“本事没有几分,那股子傲性儿却是不低,我刚才过去,本想着激他两句,没成想他倒挺坐得住,如此也好,那就再拖一会吧,反正拖不起的也不是我们,我倒要瞧瞧,真拖到最后了,他是不是真有那股子魄力,眼瞧着青阳宗弟子去死!”

    小袁师兄叹道:“他要真敢这么拖,这个人也就废了,青阳宗容不下他!”

    吕心瑶脸上微微露出了冷笑,道:“咱们且等着便是,其他仙门要提什么条件且不说,但咱们百花谷的条件上,却一定要加上玄黄一气诀这一条,呵呵,这寒门我了解,绝不信他有短短三年时间之内,从杂役爬到真传大弟子之位的本领,想来定是那玄黄一气诀带来的好处,而且我之前看过,他那一身的法力,倒也着实不浅,此等玄功,抵过无数资源……”

    小袁师兄冷笑了一声:“什么玄黄一气诀,未必便胜得过咱们百花谷怜花神典!”

    吕心瑶闻言,顿时苦笑了一声,道:“你个傻子,那玄黄一气诀也不是咱们自己修炼的,而是要交到仙门手中,拿到了青阳宗的这道传承秘法,无论它究竟有多少威力,对于咱们百花谷而言都有大用,而一旦立下了此功……那凤凰台一脉的真传大弟子之位,还能跑得了?”

    “若是如此……那我也一定会将这次的筑基机会让给心瑶师妹你的!”

    小袁师兄也跟着笑了起来,只是目光里,总还是有些不屑。

    “这俩人想要玄黄一气诀!”

    而在此时,宫帐之中,方原也正揉着眉头,轻叹着向洛飞灵说道:“我没答应!”

    洛飞灵听了顿时瞪大了眼睛:“当然不能答应了,仙门秘传,岂可轻易示人,哪怕是为了救助同门,若是给了别人的话,仙门也一定不会原谅你,以后问题多的很呢……”

    “其实这还不是最麻烦的!”

    方原苦笑道:“麻烦的是就算我答应了他们所有的条件,他们也不见得会真心救援……”

    “刚才听他们议论了一会,我也算是看透了,这些人啊,估计都是已经打好了出功不出力的主意了,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我若答应了他们的条件,他们确实会出兵,但是在真正救援的时候,每遇到一只魔物,便打上半天,甚至还故意搞些伤亡出来,然后时间差不多了,立刻便收兵,如此一来,谁也不能指责他们,毕竟他们已经尽了全力,只是魔物太强而已!”

    洛飞灵闻言却是呆了一呆:“也就是说,他们的救援,注定会失败?”

    “何止是失败呢……”

    方原脸上露出了些许嘲弄之色,淡淡道:“青阳同门还是会死,而我又代表青阳宗答应了他们这么多条件,甚至他们还会让我签下血契,到时候,就算救援失败了,青阳宗弟子死光了,但这血契还在,青阳宗便是欠了他们的,如果他们来讨,你说青阳宗兑不兑现?”

    “这……这不是落井下石吗?”

    就连洛飞灵也呆了一呆:“我想到了他们无耻,但没想到会这么无耻!”

    “人之常情罢了!”

    方原只是淡淡说了一句,神色倒是平静,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洛飞灵过了一会,才小心翼翼道:“方原师兄,若是此事真不可行的话……”

    “此事当然不可行……”

    方原轻轻叹了口气,道:“所以我也不求援了,换个方法来解决问题吧!”

    洛飞灵顿时呆了一呆:“什么办法?”

    方原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轻声:“我需要一件飞行法宝,地图,以及……”

    他话还没有说完,便看到洛飞灵呆呆的张开了手里的一个乾坤袋,只是往里面扫了一眼,方原便顿时瞪大了眼睛,这里面的东西,居然全都是他所需要的,比他想的还要多。

    他顿时见鬼了一般的看着洛飞灵:“你从哪里弄来的?”

    洛飞灵傻傻道:“你刚才陪着他们打嘴仗时去百花谷弟子那里偷的……”

    方原也有些傻眼:“你也想到了这个办法?”

    洛飞灵有些不好意思,有点尴尬的笑了笑,小声道:“我……我一开始就打的这个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