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四大真传(三更)
    吕心瑶一去便是数个时辰,方原等在宫帐之中,渐渐有些心焦。

    在他和洛飞灵一路杀了出来时,便已发现,那肆虐的黑暗魔风,已有了止歇的势头,想必很快便有可能会分部消息,也可以断定,黑暗魔风一旦消失,青阳宗弟子所在的八荒云台必定会被魔物群起而攻之,谁也不知道可以支撑多久,如今各大仙门的救援,自然是越早越好,如今每多等一刻,众同门便会多一刻的凶险,方原性子再平淡,此时也有些按捺不住。

    只是到了这时候,他也总不能再去催促,没奈何之下,也只能强自忍耐。

    “方原师兄,刚才那位美女师姐好像对你颇有情谊呀……”

    正当方原等的心焦之时,身边却响起了一个打趣的声音,却见洛飞灵不知何时醒了过来,此时正盘腿坐在榻上,怀里抱着个酒葫芦,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你怎么醒了?”

    方原顿时觉得有些诧异。

    “我只是闭着眼睛躺着,其实没睡着,就是懒得说话而已……”

    洛飞灵灌了口酒,叹道:“不过当时我倒把你们说的话都听见了,我觉得那位师姐肯定对你有所企图,你们以前是不是……”

    方原摇了摇头,道:“你想多了!”

    “哦!”

    洛飞灵答应了一声,闷闷的灌了两口酒,忽然又忧心忡忡的道:“万一这位师姐真对你有意思,非要你牺牲色相才肯救援,这可怎么办啊?”

    方原见她一本正经的样子,恨得咬牙:“我现在已经后悔把你从魔物堆里背出来了!”

    洛飞灵顿时笑了起来:“背都背出来了,你还能再把我丢回去不成?”

    方原顿时气结,有种无处发力的感觉!

    如今他满腹心事,想得都是如何尽快的说动四大仙门救援之事,心里如同一团乱麻,这个丫头倒是如此没心没肺,居然还一个劲的打听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倒也实在让他无奈了,想训她两句,又想到这个丫头也是死里逃生杀了出来的,便又不忍心了,由她去吧!

    而他自己,闭上了眼睛养神,不准备理她的胡搅蛮缠了。

    洛飞灵见了,便故意叹了口气:“方原师兄,你说咱们来向四大仙门求援,会成功吗?”

    “当然,我们必须成功!”

    方原这一次睁开了眼睛,回答的很是认真:“不惜一切代价!”

    “可人家要是不想救怎么办啊?”

    洛飞灵叹了口气,托着下巴,一副十分犯愁的模样。

    方原沉默了一会,才轻声道:“咱们这一次,没有失败的余地……”

    “方原师兄……”

    也就在这宫帐里气氛稍显压抑之时,随着一声笑,吕心瑶轻盈的身姿出现在了宫帐门口。

    方原急忙站了起来:“吕师妹,可有结果了?”

    “几大仙门的真传都在商量,且跟我来吧!”

    吕心瑶说了一句,又看了一眼正在自己的床榻上喝酒的洛飞灵,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轻轻咳了一声,道:“那位师妹好像也恢复了不少,若无大碍,便一起过来吧……”

    “唉,我倦的狠,懒怠动弹,你们去吧……”

    洛飞灵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回答道。

    “这……”

    吕心瑶顿时有些无语的看了一眼方原。

    “咱们走吧……”

    方原也无奈,心想你刚才说话的时候可不像是倦的狠的模样,不过他也不想强迫洛飞灵,她既然不想去,便留她在宫帐里休息也好,于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与吕心瑶出了宫帐。

    “几大仙门真传,便在前方山谷议事……”

    吕心瑶在旁边引路,然后无奈的笑道:“方原师兄,我看这几大仙门的真传弟子心里都不怎么痛快,包括我那小袁师兄在内,你呆会与他们商议时,可万万不要争吵……”

    “这我自然晓得!”

    方原长长吁了口气,低声说道。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他又如何不懂?

    便在前面的山谷之上,正有一汪水潭,正是昨日小袁师兄种下了荷花打坐之处,如今便在水潭的四周,放置了诸多案几,而在案几之后,则盘坐着刚赶到不久的各大仙门的真传。

    不过,各大仙门也都只是来了一人,其他的诸位真传,还要坐镇四方。

    如今,这几人正商议各种安排,争执的厉害。

    离得尚远,方原便已经听到其中不少愤怒的冷言冷语。

    “青阳宗遭了这份天灾,那是他们倒楣,凭什么要我们各大仙门舍弃了这遍地的灵药,又得搭上不知多少弟子的性命前去营救?若是救援不成,难道非要让大家一起去死?”

    说话的是一位身披兽皮的壮汉,浑身上下缠着铁链,乃是百兽宗的一位真传。

    “呵呵,话也不能这么说,五大仙门同气连枝,咱们若是不救,那出去了可不得被他们说是不讲道义?”北首一个身穿白衣的年青男子,轻轻摇着折扇,乃是上清宗的一位真传,他淡淡笑道:“只不过洪豹师兄说的也有一些道理,那便是救援之前,先定后路……”

    “一定要全宗上下前去救援么?”

    一位身后背着剑匣的孤傲男子淡淡说道:“我玄剑宗出一半人手,便也够了!”

    “笑话,你玄剑宗出一半人手,那我们百花谷只出十个人手,是不是也够了?”

    此时说话的却是那百花谷的小袁师兄,神色也很是不悦。

    而方原远远的过来,将这些话都听在了心里,神情已显得有些无奈。

    “方原师兄,记着我说过的话……”

    吕心瑶转过了头来,轻轻一点,示意方原留心,然后才走上了前去,向着各大仙门的真传遍施了一礼,道:“诸位师兄,青阳宗的方原方师兄过来了,你们有什么话,尽可问他!”

    “呼……”

    方原也沉了口气,慢慢的向前走了过去。

    “呵呵,这位便是如今风头正劲的青阳宗一峰大弟子?”

    场间出现了片刻的沉默,旋及有人轻轻笑了起来,上下打量着方原。

    “青阳宗小竹峰真传大弟子方原,见过诸位师兄……”

    方原也朝众人都施了一礼,轻声道:“这一场试炼之中,我青阳宗遭蒙不幸,偶遇天灾,偌大魔息湖内所有的黑暗魔息与魔物,都齐聚青阳宗领地之内,致使吾宗上下弟子……”

    他刚要将青阳宗如今的险恶处境分说明白,忽然话被人打断了。

    “呵呵,你这话我却不爱听了!”

    说话的是那位兽灵宗的真传弟子,他冷笑了一声,看着方原,道:“说什么所有的黑暗魔息与魔物都聚集到了青阳宗领地之内,倒好像是我们沾了青阳宗的光似的,魔息湖内本来就险恶重重,咱们既然进了魔息湖来,应对一切险恶,本来就是咱们的试炼内容之一!”

    说着向方原看了过来:“青阳宗应对不了这险恶,是你们没用,难道还能怪在我们头上?”

    方原听了这样一番话,心下顿时有些不快,但还是强自忍住了。

    “方原师弟觉得我说的不对么?”

    那位兽灵宗的真传弟子却目光不善的看向了方原,咄咄逼人。

    “师兄说的有道理,只是无论如何,我青阳宗都已经遭遇此劫,独木难支,这才谴了我们几人出来求援,本来出来了我们十一个,如今活了下来的也不过只有我们二人而已,其他的师兄弟皆无丝毫音讯,想必已然遇难,还望四大仙门望在仙盟的面上,助我青阳宗一次!”

    方原深吸了一口气,按捺住心间怒意,轻声说道。

    “方原师兄还请放心,四大仙门同气连枝,救我们自然是一定会救的!”

    那位上清山摇着折扇的白衣男子淡淡的笑了笑,道:“只不过,四大仙门出手,实在非同小可,我们自己的试炼还未完成,便要救援青阳宗的话,每个仙门的牺牲都太大了,而且就算我们念在仙门同道的份上,不计这些得失,什么时候去救,该怎么救,也都是问题!”

    方原等他说完了,才道:“四大仙门若是肯伸援手,自然是恩比山厚,我青阳宗也非逐利之辈,此次试炼所得一应斩获,皆可奉献出来,弥补各大仙门中断试炼的损失……”

    “呵呵,这遍地都是灵药,我们会贪图青阳宗那点子资源么?”

    “这位方原师兄说的倒是大方,只是你就算全献了出来,我们四大仙门又该如何分配?”

    “唉,这一去,不知要折损多少仙门弟子性命,又岂是区区钱财所能衡量?”

    “……”

    “……”

    听了这一众真传的话,方原的心情渐渐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