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救援代价(二更)
    百花谷弟子在山坳里,搭起了一片宫帐,倒显得精美非常,布置舒适,相比起之前小竹峰弟子席天暮地,倒真是不可同日而语。吕心瑶很是客气,倒是把她的一间宫帐让给了方原与洛飞灵休息,却是位于营帐中间,最是宽敞精致,如今就在这宫帐之中,洛飞灵已经沉沉睡去,似乎在施展了那一式神通之后,她神念消耗颇大,如今总是一副睡不够的样子。

    而方原则已盘膝坐了下来,缓缓炼化着自己的法力。

    如今这一场血战,他委实疲惫不堪,只是更重要的,则是一身法力,实在是彻底的乱了套了,那无尽的血祭之力,使得他法力看起来比之前还要汹涌,连他都按捺不住。

    如今他缓缓吐息,便是想要将这些血祭之力都尽可能的炼去,只是行功大半天之后,还是无奈的叹了一声,缓缓的收了功,那些血祭之力,实在太恐怖了,虽然已经被他炼去了不少,但还有大量的血祭之力与自身的玄黄之气融合在了一起,已经变得十分驳杂难分。

    之前他的法力,乃是凝炼无比,精纯无比,而如今,却已变得混乱至极了。

    这与他修炼玄黄一气诀的初衷,已越走越远,就连他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调整回来。

    “我当时若不接受血祭之力,如今怕是早已惨死,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他心里暗暗想着,只是长叹了一声,便努力将这件事忘掉了。

    如今四大仙门求援之事,才是正经,这修为一事,却只能算作是末节了。

    “方原师兄,我可方便进来?”

    便也在此时,宫帐之外,响起了一个女子的声音,正是吕心瑶。

    “吕师妹,尽管进来!”

    方原忙起了身,见旁边榻上,洛飞灵睡相不佳,便又将被子帮她掩了一下,然后就看到吕心瑶笑意盈盈的走了进来,手里还托着一个木托盘,上面放着几瓶丹药,看到了方原,轻轻笑道:“方原师兄,你这一路杀将出来,许是法力消耗不浅,魔息湖内不好吐息打坐,我便特地为你和这位师妹准备了几瓶丹药,这可是我亲手炼制的,正适合你们养精蓄锐……”

    “多谢吕师妹!”

    方原轻声道谢,将丹药接了过来。

    吕心瑶看了睡在榻上的洛飞灵一眼,轻声笑道:“咱们本是小时候一起长大的交情,你还如此客气做什么,你且坐下,这丹药是我炼的,有些讲究,我来助你行功运气吧!”

    说着,她便已轻轻挽起了袖口,走上了前来。

    “这个……不必了!”

    方原犹豫了一下,还是道:“这丹药是留着给洛师妹的,我倒暂时用不着!”

    他这话倒不是客气,如今他体内法力雄浑,充斥血祭之力,可不敢让吕心瑶帮自己行功,万一被她感应到了自己体内的血祭之力,谁也不知道会生出什么事端来,再者,他与吕心瑶也是数年没见了,她如此客气,自己当然感激,可是如此亲昵,心里却有些不习惯了!

    “既然如此,那便等她醒了吧!”

    吕心瑶看了方原一眼,便也不再坚持。

    这时候其实不必方原多言,他那一身的法力之雄浑,根本想遮掩也遮不住……

    吕心瑶放下了丹药,也并不离开,而是笑盈盈的坐了下来,目光只是看着方原。

    方原也不便让人家离开,便也坐了下来,眼观鼻,鼻观心。

    这样一来,宫帐之内,倒是显得有些尴尬。

    过了半晌,还是吕心瑶轻轻笑了一声,道:“方原师兄,你我太岳城一别,三年未见,上次在魔息湖外遇到,也是时间匆匆,无暇叙旧,而今见了,你就没什么话想说?”

    方原听了,便也觉得该找些话,沉默了一会,道:“吕师妹近年来可好?”

    吕心瑶登时有些无奈的笑了起来,然后真的跟方原说了起来:“也算过得去!当年我入了百花谷之后,修行也算勤奋,只是修为一道,始终不如小袁师兄出色,想角逐真传是不可能了,不过还好我较为擅长丹术,便在此道痛下苦功,如此修炼了几年,倒也小有所成,如今已蒙我百花谷红丹长老看重,收我做了个入室弟子,虽比不得真传,也算有些收获了!”

    “入室弟子……”

    方原倒是微微一怔,然后拱手道:“恭喜吕师妹了!”

    他却是知道的,入室弟子,与真传弟子不同,真传弟子,是仙门择了出来传承大道的,而入室弟子,却是某位修行之人,选了出来传授自己衣钵的。在整个仙门来说,自然是真传弟子身份更高一筹,但对那位长老来说,却是入室弟子更值得自己倾尽心血来培养。

    入室弟子的地位,也要看自己背后的师尊地位。师尊地位高了,入室弟子在仙门里自然也也受人敬畏,师尊的地位低了,这入室弟子自然也不受待见,不过吕心瑶拜的这位师尊,方原却也是听说过她的,号称是越国第一大丹师,地位极其超然,举足轻重,倒非凡俗。

    也难怪吕心瑶住的宫帐,乃是这百花谷营地最精致的一处,位置也最安全。

    “呵呵,我这些微成就,在方原师兄面前可就不值一提了……”

    吕心瑶笑道:“我听说方原师兄如今已经是小竹峰真传大弟子,此事当真?”

    方原点了点头,道:“长老抬爱罢了!”

    “方原师兄还是这般谦逊!”

    吕心瑶听了却是一笑,道:“我可是听说,方原师兄这真传大弟子之位,不是凭空得来,而是你将一道青阳宗断绝许久的传承修炼成了,仙门特别奖励你的呢,之前我还跟小袁师兄说来着,你修炼的究竟是何等厉害传承呀,居然把他的怜花神典也比了下去……”

    “此言万万不可再提!”

    方原听了这话,却顿时皱起了眉头。

    他不知道吕心瑶是如何得知自己修炼了玄黄一气诀的,因为他修炼此传承,在青阳宗内虽然不算是个秘密,但也流传不广,放到了五大仙门来讲,自己还从未在人前展露过修为,知晓者更是寥寥无几,吕心瑶居然可以知晓此事,当真让他心里感觉怪异到了极点……

    更重要的是,他现在可不想和那百花谷弟子比较。

    无论吕心瑶刚才说的话是真是假,若要说玄黄一气诀胜过了怜花神典,都一定会让人心里不舒服的,或许会惹麻烦,方原此次是过来求人的,自然不愿横生这许多枝节……

    “好好好,我不说便是了……”

    吕心瑶见方原认真,便也笑了起来,道:“方原师兄这么多年过去,还是如此严肃!”

    “这话从何说起?”

    方原却忍不住苦笑了一声,向吕心瑶道:“对了,心瑶师妹,那几大仙门的真传……”

    “就知道你关心这个!”

    吕心瑶笑了一声,道:“他们如今都已经上路了,如今除了青阳宗,我们几大仙门的大部分领地,都是魔物遁走,黑暗魔息也淡薄到了极点,却是不必再像之前那样小心翼翼,可凭借法宝之力,极速飞掠,凭那几位真传的修为,大概最多两三个时辰,便会到了!”

    “如此便好!”

    方原点了点头,便又不说话了。

    “罢了,方原师兄便在此歇息着吧!”

    吕心瑶打量着方原一会,站起了身来,但临行之时,忽然像是想起了一事,道:“对了,方原师兄,咱们都是自己人,我倒有句话儿要提点你,不知道你想听不想听呢?”

    方原微微一怔,道:“吕师妹请讲!”

    吕心瑶点了点头,轻声道:“其实你们青阳宗遭劫之事,早在魔息湖天象有变之时,各大仙门便都已经留意到了,甚至商量要不要前去救援,只是那时候,你们青阳宗毫无消息,各大仙门自然也都以不知内中形势为由,按兵不动,只推说是在打探消息,但如今……”

    她顿了一顿,看向了方原:“你们出来求援了,形式便不一样了!”

    方原点了点头,明白其中的道理。

    以前四大仙门有借口,按兵不动,但如今,他们出来了,四大仙门便没这番借口了。

    “唉,既然青阳宗有难,四大仙门无论如何也要出手相助的!”

    吕心瑶轻叹道:“毕竟越国五大仙门同气连枝,若不相救,名声自然不会好听,可是,若是四大仙门出手相助的话,各门都会折损大量人手且不说,对魔息湖内资源的收集也势必就此中断,如今正是各大仙门大发横财之时,受了这损失,想必谁的心里都不痛快……”

    方原静静的听了半晌,却也听出了吕心瑶话里的弦外之音。

    “吕师妹说的道理我明白!”

    他微一思虑,便点了点头,道:“其实在我们出来之前,便与几位真传商议过,几大仙门相援是莫大恩情,我青阳弟子也非吝啬之辈,此次魔息湖试炼,青阳宗也颇有斩获,待到诸大仙门助我青阳宗弟子度过危机之后,一应所得,自当奉献出来,以谢诸脉大恩!”

    “有了方原师兄这番话,我便放心了!”

    吕心瑶这才向着方原点了点头,转身欲走,临去之时,忽然想起了什么也似,转头看了洛飞灵一眼,轻轻笑道:“我看这位师妹与方原师兄甚是亲近啊,难道你们二人有什么……”

    方原万万没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神色顿时有些尴尬,道:“吕师妹不要误会……”

    “我可没有误会,这位师妹虽然普通了些,倒是对方原师兄极好呢……”

    吕心瑶轻笑了一声,款款的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