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当然要救(一更)
    “我如今修为只在练气八层之上,尚未达到练气九层!”

    毕竟是来求人的,方原也不愿平白得罪人,因此他虽然觉得这袁姓的百花谷弟子问的问题有些多,还是客客气气的回了一句,道:“修为且不说,救人如救火,这位袁师兄……”

    “你居然也达到了练气八层之上?”

    那袁崖脸色沉默,半晌之后,才轻轻一叹,笑道:“咱们二人都参加过五大仙门设在了仙子堂的考核,算是同辈,我幸运些,得了仙榜榜首之名,入了百花谷之后,深受尊长厚爱,提携教诲,总算小有所成,但方原师兄却听说命途波折,屡受困顿,居然也有这等修为,实在让人佩服,不过就算是这等修为,也绝不可能从那片魔物大潮中杀将出来吧?”

    “原来他就是后来的仙榜榜首?”

    方原听了他的话,倒是微微一怔,神情有些诧异。

    当初他本是仙榜榜首,既然后来被取消了,自然便会有一个新的榜首出来,只是这位榜首并未入青阳宗修行,他自然也不熟悉,后来只是一心想要修行,自然更没功夫去关心这些,直到如今,听了这白衣真传的话,才知道原来他就是那时候的榜首,生得这般模样。

    但这些许的诧异,也只是一闪即逝。

    他皱着眉头看着那白衣真传,再次拱手一礼,道:“青阳势险,还请相助……”

    “呵呵,这件事又急个什么呢?”

    那白衣真传笑了起来,挥了挥袍袖,淡淡笑了一声,然后目光盯着方原,淡淡道:“不过,方原师兄虽然是练气八层的修为,但应该也不足以从那魔物大潮之中杀将出来吧……”

    “袁师兄,可不可以先不说这个……”

    方原忍不住打断了他,抱了抱拳,轻声说道。

    这话说了出来时,他心里已然有些无奈。

    以他的性子,当真是万般不愿求人,可到了这时候,形势总比人强!

    “哈哈,修行中人,不说修行,又说什么?”

    那袁姓弟子听了,却是哈哈一笑,满不在乎的摆了摆大袖,一片莲瓣轻轻从他袖子里飘了出来,笑道:“看样子方原师兄不太愿意说这个问题,倒也无防,我自己试试便好……”

    “你……”

    方原心间顿时生疑,诧异问道。

    但他话还未说完,那袁姓弟子袖子里飘出来的莲瓣,已经飘到了他面前。

    就在那莲瓣接触到了地面的一霎那,忽然间方圆十丈之内的地面之中,忽然间便生出了无数道尖锋可怖的红色利刃,每一道都有数丈之长,一道一道直指天空,方原心里吃了一惊,几乎想也不想便运转了飞天剑势,整个人似乎腿足不动,便瞬间冲到了半空之中。

    往下望去,道道红莲一般的利刃看得人头皮发麻。

    倘若不是他反应极快,飞天剑势又练进了骨子里,可以瞬间施展,这会已被穿心而死了!

    “你究竟想干什么?”

    方原的声音里已经有按捺不住的怒意。

    “不是说了么?”

    那袁姓弟子轻轻的笑了起来:“试一试罢了!”

    说着话时,袍袖再次一拂,却已经有三片莲花花瓣飞到了半空之中,方原头顶之上。

    “你……”

    方原怒喝,但话还没说出来,便只听得“咻”“咻”“咻”之音不绝,那飘在了半空之中的莲花花瓣陡然之间迸射出来了无数的剑气,交错纵横,几乎将方圆三十丈之内的整片天空都充斥了,方原更是直接被困在了这无数道剑气的中间,一时只觉身周皆是可怖红光。

    “腾挪剑势……”

    他想也不想,身形陡然翻转,这是从寡妇翻墙那一式里化出来的腾挪身法,忽左忽右,变化莫测,整个人在一瞬间像是变成了无数道影子,摇摇晃晃,直接从红莲剑阵里逃了出来,身上没有受到半点伤,只是眼神却已瞬间变得阴冷了起来,厉声喝道:“够了……”

    “你到现在为止,都不肯出手么?”

    那袁姓弟子低笑了起来,再次抬手,这一次,手里居然握了满满一把的花瓣。

    “这位师兄,我一再忍让,你若是再逼我……”

    方原心里也不由得发沉,又急又怒,沉声说了起来。

    “哈哈,不过是切磋一下而已,说什么逼你不逼你呢?”

    那袁姓弟子却大笑了起来,干脆又握住了一把的莲花花瓣,便要洒将出来!

    见到了这一幕,方原已然心底大惊,握紧了手里的魔印剑,一身法力飞快升腾了起来。

    伏在了她背上的洛飞灵,也有气无力的叫道:“太过分了,揍他……”

    “小袁师兄,你也够了……”

    不过也就在此时,忽然间一个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在这声音响起的同时,便见得山坳另一个方向,款款飞来了一位女子,她手里撑着一柄油纸伞,伞面上素笔描绘了无数淡色的花卉,身上穿着白裙,容颜姣好,清丽无双,宛若飘飘仙子,凌空虚步一般飘飞了过来,然后在方原与那袁姓弟子中间轻轻的落地,收起了伞。

    “唉,心瑶师妹,你可真会挑时候……”

    见到了她,那袁姓弟子便叹了口气,将手里握着的两把花瓣,轻轻收了起来。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方原幼时在太岳城仙子堂的同窗吕心瑶。

    “你就知道胡闹,不晓得方原师兄心里着急么?”

    她埋怨了那袁姓弟子一句,然后才转向了方原,款款行了一礼,笑道:“方原师兄,好久不见了,你也不要怪我小袁师兄,他其实是在逗你呢,实际上,在你们来求援之前,我们便已经猜到了青阳宗遭劫,早晚需要几大仙门援手,只是不知道里面形势如何,才不敢冒然闯入罢了,如今你们闯出来求援的消息,我在第一时间,便已禀报了我百花谷萧师姐了!”

    方原听了吕心瑶的话,登时微怔,又见她说的有理,心里顿时微微一跳。

    他强压下了心底的担忧,低声道:“那……几大仙门的意思是?”

    “当然要救!”

    吕心瑶正色道:“五大仙门同气连枝,犹如手足,青阳有难,我等岂有不救之理?”

    “如此……我便代青阳同门提前谢过了……”

    方原听了吕心瑶的这番话,倒是微一迟疑,然后郑重抱拳道了一声谢。

    从出了八荒云台之后,他心里想的念的,便是此事,如今好容易到了百花谷,得了句准话,心里倒也微微松了口气,吕心瑶答应的这般肯定,想来代表的是百花谷的意思。

    “不知……百花谷的诸位准备何时动身?”

    但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又问了一句。

    “何时动身?”

    吕心瑶闻言倒是笑了一声,道:“方原师兄,这场异变来的突然,若要救援,也不可冒然行动,适才我百花谷萧师姐说了,会立时安排各大仙门前来商谈,确定一应救援事宜,然后大家约好出兵时机,还请你们二位不要着急,便暂时在我百花谷营地休息片刻如何?”

    “如此……便多谢吕师妹了!”

    方原听她说的也有道理,只好暂时答应了下来。

    他这一番杀戮,两日奔波,也实在是有些疲惫的紧了,确实需要休养一番。

    “那就赶紧给方原师兄安排一下宫帐吧!”

    吕心瑶便笑了笑,向身边的两位百花谷弟子道:“你们几个好不知礼数,没看到方原师兄还背着一个人吗?一个个只知道傻站在那里看着,就不知道赶紧把人接过来?”

    她身边的两个仙门弟子听了,脸色微红,急忙上前来,要接过洛飞灵。

    “不要……”

    伏在了方原背上的洛飞灵却懒洋洋的道:“男女授受不亲,你们不要碰我……”

    那两个仙门弟子顿时有些傻眼,不服气的看着方原。

    “不用了,我还背得动……”

    方原神色也有些尴尬,低声谢过了那两位百花谷弟子。

    吕心瑶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洛飞灵,也不多言,只是安排仙门弟子带方原去自己的宫帐里休息,然后道:“方师兄先好生休息片刻,我先将大事安排妥当,呆会再过去看你!”

    方原再次向她道谢,才随着那两位仙门弟子去了。

    “呵呵,在背着一个人的情况下,居然能轻松躲过我的莲花剑阵……”

    直到方原离去了,那位盘坐在了荷叶上的小袁师兄才忽然间笑了一声,转头看向了正微微出神的吕心瑶,轻声道:“心瑶师妹,你这位旧时的同窗,独身仗剑,带着一个累赘,从魔物大潮之中杀将了出来,居然还是如此的法力雄浑,气如狼烟,果然很了不起呀……”

    “嗯?”

    吕心瑶过了一会,才反应了过来,笑道:“连小袁师兄都开始称赞别人了?”

    那小袁师兄淡淡一笑,道:“他既有这等本事,自然值得一赞!”

    吕心瑶轻轻笑了笑,轻声道:“我也当真有些意外,以前他可不是这个样子的,不过是有股子拼劲的寒门子弟而已,心胸格局都大不到哪里去,性子也是软弱,便有同门相欺,也是默不作声,没想到,三年不见,倒有了这样一番风采,还真是……让人有点意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