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四十章 百花谷弟子
    “总算还是,杀出来了……”

    不知冲杀了多久,方原忽觉面前一阵轻松,一剑斩空,险些摔倒在地,急忙以剑支地,才勉强撑住了身体,回头看看,一道黑线渐渐远去,烟尘滚滚,天清日朗,已是另一天地。

    过了好久,他才长长的松了口气,心里甚至有些不敢相信。

    这一刻,他只觉浑身酸软,身体像是灌了铅一般,居然有些不听使唤。很明显,这是肉身崩裂的征兆。他此时也想放开了一切,倒在地上大睡一场,不过此时却还是咬着牙,强行提着神智。他知道,哪怕是杀出了那一片兽潮,周围也不见得安全,还不能轻心以对。

    因此,他也只是略略喘了几口气,定了定神,便又缓缓起身,向前跑去。

    而在此时,他背上的洛飞灵悄无声息,居然像是已经睡着了,倒实在让人无奈。

    本想叫醒她,方原却微一犹豫,还是摇了摇头。

    刚才看到了洛飞灵那一式红鸾飞天,撕开天际之间的黑暗魔息的模样,实在是太恐怖了,绝非凡俗修士可以做到,而如今洛飞灵显得异常疲惫,不知是不是与这也有些关系。

    “洛师妹,撑着点,我们已经闯过了最难的一关,很快就要到了……”

    他低声说了一句。

    “嗯,让我再睡一会,你跑稳当点……”

    洛飞灵迷迷糊糊回答了一句,便不再多说话了。

    方原无奈的笑了笑,便咬着继续向前跑去,只是速度却再也提不起来了。

    他体内仍然充斥着各种诡异的力量,但肉身却受创不浅,跑得太快,定然摔倒。

    如今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哪一道仙门的领地,只知道若是向前赶去,必然可以找到其他仙门的试炼小队,通过他们,便可以及时向四大仙门求援,洛飞灵若有事,也可以救治。

    只不过,他也不知道其他仙门的试炼小队在哪里,只能这么一路向前冲。

    “唰!”

    也就在方原心里飞快的闪动着诸多念头之时,忽然之间眼前灵光一闪,一道飞剑直冲着他面前刺了过来,与此同时,前方已传来一声大喝:“大胆,何人擅闯百花谷领地?”

    “百花谷弟子?”

    陡然听到了那一声大喝,方原的身形也忽然之间停了下来。

    身形稳稳站在地上,陡行陡止,倒显得十分神异。

    而随着他的身形停下,那一道飞剑却也悬浮在了他身前丈余位置,不再向前。

    显然,对方这一剑也只是示警,并非真个要伤人。

    方原目光急急向前看去,便看到前方出现了几个身穿白袍的年青人,袍子上都以青丝绣了大朵的花卉,心里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看样子自己是到了仙门百花谷的领地之中,便急忙说道:“诸位师兄有礼,青阳宗真传大弟子方原,有急事要见百花谷真传!”

    “青阳宗真传大弟子?”

    那几个百花谷弟子闻言,也皆吃了一惊。

    真传大弟子之名,放在任何一个仙门都是身份不俗的存在,由不得他们不重视。

    更关键的是,他们此时皆神色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青阳宗领地所在的方向,这时候,那个方向的半边天空,都是漆黑如墨,一片魔息浩浩荡荡,看起来犹如幽冥一般,显然他们也有些吃惊方原居然可以从那等魔地闯出来,神情也顿时变得有些严肃了起来!

    “没想到你们真的可以杀将出来……边走边说吧!”

    其中一名年青人极是干练,也不多问,便直接祭起了一艘银梭,请方原上来,然后便调转方向,直向东南方向冲去,在银梭上便道:“之前我们也观察到了魔息湖内有异动,黑暗魔息随风而动,皆向北方流去,后来甚至连种种魔物也跟着过去了,我们便知道一定会有大事发生,我们几个,便是被小袁师兄吩咐,特地在这魔地边缘守卫观察着的……”

    “如此甚好,希望还来得及……”

    方原点了点头,神色也十分的凝重。

    此时在银梭之上,他四下看去,都觉得心间有些无奈。

    如今的青阳宗领地之内,魔雾幢幢,妖魔遍野,怪风肆虐,可谓绝地。

    但在这百花谷领地之中,居然又是另一番模样。

    别说丝毫没有那可怖的黑暗魔风了,甚至连黑暗魔息都淡薄到了极致,不仔细去感应,都感受不到黑暗魔息的存在,冷不丁都会让人觉得这里与外界都没有任何的区别了。

    而且举目四望,只有遍地的灵药光华,却无半只魔物踪影,实在是……

    “看样子我青阳宗果然运道不佳,我们的领地,大部分都被这黑暗魔息笼罩了,魔物也都聚了过去,众弟子性命难保,有倾覆之虞,可是其他几大仙门,却恰恰相反,他们这里的黑暗魔息,都已经流向了我青阳宗领地,魔物也逃了过去,倒使得他们压力轻松了许多……”

    “这哪里还是什么试炼啊,根本就是在遍地捡宝……”

    在方原打量着四周,忧心忡忡时,那位百花谷弟子也在看着方原,神情似乎有些惊诧,过了半晌,才忍不住道:“方原师兄是吧?刚才我们一直在观察魔物动向,刚刚才看到最后一波魔物自南方来,往北方去,前后不到半个时辰,便看到你冲过来了,你与那魔物……”

    “与他们正面撞上了!”

    方原知道他想问什么,吁了口气,道。

    那弟子顿时有些咂舌:“然后……你是直接杀过来的?”

    方原点了点头,道:“惭愧,也是九死一生,险些丢了小命!”

    “我的天,这是九死一生吗?”

    那百花谷弟子诧异的看了方原一眼,心间愈发的惊骇,暗想:“看他身上连点伤势都没有,一身法力也是雄浑可怖,丝毫不见半分萎蘼之态,可见仍有不少余力,这位年青的真传大弟子,实力当真是可怖非常,我们百花谷的小袁师兄,也是实力非俗,但他们两人相比……”

    其实他倒不知,方原此时肉身近乎崩碎,受的是暗伤,外表看不出来,若是他动手的话,甚至也看不出哪里有影响,可若是再让他撑上一时半刻,估计就直接彻底玩完了。

    “到了我们这一脉的百花谷弟子驻扎之地了,小袁师兄便在那里!”

    很快的,银梭已然到了一座山坳之前,顺手向前一指。

    却见就在前面山坳里,正有许多百花谷弟子进进出出,三人一组,或是奔向四面八方,或是从四面八方奔了回来,看他们脸上的笑意,便知道每出去一趟,都收获颇丰。

    而在山坳旁边的一座矮山之上,却有着一汪清潭,里面是法力化了出来的一池清泉,一株巨大的荷叶亭亭玉立,在荷叶上正盘坐着一位白衣的年青人,逍遥御风,极是洒脱。

    “就在看到这一场异变出现之时,我便知道青阳宗会有人来,如今你们终于到了!”

    盘坐在了荷叶上的年青人慢慢的转过了头来,望着自银梭上跃了下来的方原,目光有些诧异,在方原脸上停留了片刻,然后轻声道:“不过,刚才那一波魔物刚刚奔北而去,你们便自北方而来,想必是与那群魔物迎头撞上了,不知你们用什么办法躲过的那群魔物?”

    “小袁师兄,他们是直接从那群魔物里杀出来的……”

    不等方原回答,那位接方原过来的百花谷弟子已抢着说了,神情居然有些兴奋。

    “什么?”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吧?”

    “他背上可是还背着一个人呢,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本事啊?”

    周围的一众百花谷弟子,闻言也都大吃了一惊,望着方原的眼神都有些敬畏。

    甚至,更多的人是不信,不相信会有人可以从那群魔物里杀将出来。

    就算有,也绝对不会是他们练气境界的弟子。

    “此言当真?”

    便连那小袁师兄,也顿时有些动容,欠了欠身,死死的盯着方原问道。

    “只是侥幸罢了……”

    方原深呼了口气,道:“阁下便是百花谷真传袁师兄吧?”

    来的路上,他便已经问过同行的百花谷弟子,知道如今在这里的是百花谷弟子中的一脉,名唤袁崖,也是修行不久的一位天骄奇才,此时自然顾不上客套什么,急忙沉声开口。

    “魔息湖内陡生恶变,我青阳宗弟子伤亡惨重,余下之人被迫躲进了八荒云台之中苦守,但魔物齐聚八荒云台,随时有可能来攻,形势险恶,千钧一发,我们二人苦苦杀出重围,便是来向诸位仙门同道求援的,还望看在咱们越州一脉的份上,施展援手,救我同门……”

    周围众百花谷弟子听了此言,脸色立时沉了几分,但也没人说话。

    而那荷叶上的小袁师兄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此时只是目光死死的打量着方原,过了半晌,才忽然道:“方原师兄,恕小弟眼拙,居然有些看不出你修为的深浅……”

    方原闻言,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自己修炼玄黄一气诀,本来就是法力凝炼,气如虚谷,一般除非自己主动展露修为,或是修为高过自己许多的人,都不可能轻易的看出自己修为的深浅来,如今自己刚刚从魔物之中杀将了出来,更是获得了大量的血祭之力,这修为又暴涨了一大截,乱作一团。

    老实说,连他自己现在都有些说不清楚自己的修为,更何况是眼前这白衣年青人?

    只是,如此关键时候,他问自己的修为做什么?